2016年12月8日 星期四

草稿:"胡適與4位日本禪學學者:鈴木大拙、塚本 善隆、入矢義高、柳田聖山" (鍾漢清先生,2016.12.17)





鈴木大拙、1870-1966
塚本 善隆、1898-1980
胡適、1891.12.17-1962.2.14
入矢義高、1910-1998
柳田聖山、1922-2006

鈴木大拙-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 Wikipediahttps://zh.wikipedia.org/zh-tw/鈴木大拙鈴木大拙(すずきだいせつ、D.T.Suzuki,1870年10月18日-1966年7月12日),本名貞太郎〔ていたろう〕,別號也風流居士。日本石川縣金澤市人。曾於1963年被提名諾 ..

胡適(1891年12月17日-1962年2月24日)
入矢義高 - Wikipediahttps://ja.wikipedia.org/wiki/入矢義高入矢 義高(いりや よしたか、1910年〈明治43年〉12月13日 - 1998年〈平成10年〉6月30日)は中国古典文学研究者(文学博士)で、中国禅を中心とした仏教学者である。柳田 聖山(やなぎだ せいざん、旧姓:横井(よこい)、1922年12月19日 - 2006年11月8日


胡適與日本的佛學、禪學學者論學過的,可能超過10人。
譬如說,我在2014.3.9 寫下的塚本 善隆 (1898-1980):

........此信是分幾日寫成的,寫的太長了,千萬請先生原諒。並請塚本入矢諸先生指教。   胡適敬上1961.1.15 夜寫完(胡頌平《胡適之先生年譜長編初稿‧第十冊》台北:聯經,1984,頁3440-3452)
 塚本 善隆(つかもと ぜんりゅう、1898年2月8日 - 1980年1月30日)は、浄土宗僧侶、仏教史学者。中国仏教研究の第一人者。.....
塚本 善隆博士的漢譯資料還可以找到,而且與我們今天談的主題密切相關:在台北的大陸書局翻譯日本二玄社的《書道全集 唐II》末兩篇的解說者,就是他:《106-109 道安禪師碑 》《110-111大智禪師碑 》(兩篇在頁182-84內):大智禪師就是義福 (638-736),他是神秀的弟子,晚年,開元二十二年 (734)與曹溪慧能門下的神會和尚展開大規模的辯論余滑臺大雲寺,"謂義福、普寂所宣揚神秀之禪並非達摩禪的正統。......."

胡適的一處有趣錯誤:邑義、邑會、法義。塚本善龍博士《提謂波利經》hushihhc.blogspot.com/2015/11/blog-post_22.htmlNov 22, 2015 - 1961.10.7 胡適作一則《提謂波利經》筆記,《初編》3759-3758 ... 我最感興趣的是,塚本博士的版本都比胡適校的正確,為"邑義",而且日本學界知道其 ...

台語與佛典: 法友飛鴻176 :曇靖撰「《提謂波利經》二卷」yifertw.blogspot.com/2015/11/176.htmlNov 22, 2015 - 1961.10.7 胡適作一則《提謂波利經》筆記,《初編》3759-3758. 道宣《續僧傳》裏已說 ... 塚本把"邑義"屬下讀,解作"民間信養團體"!我曾校各本,皆作" ...

......隋開皇關壤(隋朝開皇年間關河地區),往往民間猶習『提謂邑義』(常有民間進行依循《提謂波利經》修行方式的法會),各持衣鉢,月再興齋(民間參加的人士各自穿法衣(類似今日海青)拿鉢),儀範正律(符合真正《律典》的威儀規範),遞相監檢(互相監督檢查以合《律典》),甚具翔集(參加人數相當眾多)云(據說,代表非作者親自觀察所得)。====================為何是『提謂邑義』?因為這是與在家人士學佛有關的學佛活動。
                       Yifertw 2015-11-22 21:44


日本諸先生著作的中文翻譯,以鈴木大拙的為最多、柳田聖山的為其次,也僅數本、入矢義高先生的最少,只有胡適之先生相關的部分。

胡適與日本的佛學、禪學學者論學過的,可能超過10人。我們今天只能談胡適與鈴木大拙、塚本 善隆、入矢義高、柳田聖山等4 位。
由於鈴木大拙是前輩、高壽1870-1966,認識得比較早,所以"胡適與鈴木大拙"要分開來談。
塚本 善隆曾是"中国仏教研究の第一人者。"他與胡適之先生的糾錯不在禪學。我們在上文中就簡單帶過。



入矢義高、柳田聖山兩先生與胡適的論學紀錄,大體可以從"柳田聖山編《胡適禪學案》,由日本東京中文出版社出版,1974年12月"一書中找到
本書前有柳田的長篇題解《胡適博士與中國初期禪宗史之研究》。也收錄入矢義高先生的追憶胡適之先生漢與胡先生的論學通信:致入矢義高書簡544-1與入矢義高討論早期禪宗史料(只錄其五,待補 1959-60),更包括胡適1960年致柳田聖山長書簡 614-1與柳田聖山談禪宗史綱 (胡適 1960),文末要求與"塚本"、"入矢"諸先生指教。


~~~~

[PDF]
柳田聖山與中國禪宗史研究[註1]
enlight.lib.ntu.edu.tw/FULLTEXT/JR-MAG/mag144053.pdf
by 何燕生 - ‎2007

學術報導/ 柳田聖山與中國禪宗史研究──深切懷念柳田聖山先生 .... 一位研究中國禪宗的知名學者,特別是對唐代禪宗和敦煌禪宗的文獻具有深厚的造詣,撰寫.

柳田聖山與中國禪宗史研究( 何燕生 中國禪學(第五卷)2011)

柳田聖山/ 中國禪學第三卷 2004/2006 第3卷/2011第五卷

"柳田聖山與中國禪宗史研究 "可能稍全面介紹柳田先生的旨要 ( 何燕生 中國禪學(第五卷)2011

"WHAT WAS THE BEST TIME AND PLACE TO BE ALIVE?"文末介紹先生反鄉
發現日本的發展已讓他無家可歸
先生最想見禪宗初期的一些大師.....

中國禪學(第五卷) CHAN STUDIES


~~~~~

柳田聖山編,《胡適禪學案》(台北:正中書局1974

目次


胡適博士肖像(入矢義高 藏)
出版原契
回憶胡適之先生(入矢義高 ) 1

胡適博士與中國初期禪宗史之研究(日文 柳田聖山 27/ 漢譯 李迺揚 )5


(這篇的結論對胡適之先生的評價,採用”同時代知識人”的佼佼者,吉川幸次郎教授,在1968年寫的《(胡適)其時其人》(折り折りの人/ 應時而興的人)。 值得注意的是,吉川所談的他們代表「哈佛委員會」到台灣開會,而《胡適之先生年譜長編》稱為「中日韓三國學者會議 」,1960年10月31日 胡適作一場”佛教史”的演講,《年譜長編》 有摘要 (pp.3349-50)。不過吉川說的重點/特色: “胡適在演講中自由引用日本的《續藏》和高麗的《大藏經》” (第45頁),《年譜長編》等,卻沒有(未)表現出來。)

…….最後,批評胡適為人,不妨借用吉川幸次郎博士所寫的《其時其人》(《吉川幸次郎全集第十六卷》)的一節,作為本文的結束。儘管當代國際知識份子追憶胡適的文章很多,恐怕無出其右者: 最後相會是又過了六年的昭和三十五年 (案:1960),去台北參加哈佛委員會。胡氏講演佛教史時,順口引用日本《續藏》和高麗《大藏經》,非常成功。又在中央研究院長的南港公館,共飲威士忌,大概是逝世的前一年。

世人對氏的毀譽兼半,毀之者連文學革命提倡者的功績,都想一筆抹殺,我認為不妥。氏之後,如氏之對日本的業績,有如此敏感的中國學者,恐怕不多見了。戊申六月二十三日 (案:1968年)---一九六八年所寫的這篇文章,也可以視為後進學者對胡適治禪的評價。……在相當期間還不能忽視胡適的遺業。……. (柳田聖山《胡適博士與中國初期禪宗史之研究》,柳田聖山編《 胡適禪學案》(台北:正中書局,1974,頁21-22))




胡適博士禪學年譜( 柳田聖山)  47


第一部

菩提達摩考 53
《壇經》考之一: 跋《曹溪大師別傳》(胡適 1930) 66
壇經考之二(記北宋本的《六祖壇經》)(胡適 1934) 76
白居易時代的禪宗世系94
荷澤大師神會傳(胡適 1930) 99
《楞伽師資記》序 (胡適 1931) 143
楞伽宗考(胡適) 153

附錄 196
〈從譯本裡研究佛教的禪法〉 197
禪學古史考 (胡適 1928) 215
論禪宗史的綱領 235海外讀書雜記 240


第二部 253
新校定的《神會和尚遺著》兩種後記 253
《神會和尚語錄》的第三個敦煌寫本《 南陽和尚問答雜徵義: 劉澄及解說》( 神會和尚遺集 )增訂版 333
跋斐休的唐故圭峰定慧禪師傳法碑 395
跋寶林傳殘本七卷 423
讀書隨筆 437 (採用胡適 原信1959.5.29) 記日本"入唐求法"諸僧的目錄裏的"南宗"資料


第三部
胡適談中國禪學的發展 (上) 一二講/ 458-2
胡適中國禪學的發展 (下) 三、四講
禪宗史的一個新看法  522
致入矢義高書簡544-1與入矢義高討論早期禪宗史料(只錄其五,待補 1959-60)
致柳田聖山書簡 614-1與柳田聖山談禪宗史綱 (胡適 1960)

第四部 658-1
Essay in Zen Buddhism by Daisetz Suzuki (First Series), From the Times Literary Supplement, Thursday, August 25th, 1927---724

Development of Zen Buddhism in China, From the Chinese Social and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Vol. XV, No. 4, January 1932, Peiping--722

Ch'an (Zen) Buddhism in China , its History and Method, from the Philosophy East and West, Vol. III, No. 1, April 1953,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689
禪宗在中國:它的歷史和方法 (胡適)

An Appeal for a Systematic Search in Japan for Long-Hidden T'ang Dynasty Source-Materials of the Early History of Zen Buddhism, from Buddhism and Culture, Edited by Susumu Yamaguchi, delegate the Planning Committee for the Commemoration of Dr. Suzuki's Ninetieth Birthday, Kyoto, 1960--667



柳田聖山
生命在印佛經的板
早期禪宗
"宗教最重要的不是殿堂、儀式、聖像、經書的形式,而是信仰的精神。基督徒最重要的不是遵循教會的規定,而是活出耶穌的樣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