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3日 星期六

Dhammapada 《法句經 》;《佛教聖典》 和漢對照;《出曜經》

我2012年8月的這則筆記Dhammapada 《法句經 》;《佛教聖典》 和漢對照;《出曜經》,很雜亂。2017.9 重讀,仍不知如何改善。

 問Ken Su:

關於『出曜』一詞,僧睿〈出曜經序〉云(大正4·609b)︰『出曜之言,舊名譬喻。即十二部經第六部也。 ... 然據《出曜經》卷六云(大正4·643c)︰『六者出曜所謂出曜者,從無常至梵志采眾經要藏演說布現以訓將來,故名出曜。』 據此,『出曜』是『優陀那』 ...

他答
 Dear HC,

   在西元一世紀以前,佛教仍然期望用「十二分教 dvaa-dasa」(巴利「九分教」)來編輯「佛陀的語言(那個梵文直譯是「佛說」)」,(nava-angika 九分支),「分」是來自angika的翻譯」), aa 代表 a 長音ā。「十二分教」也譯作「十二部經」的意譯。

 《長阿含經》卷12:「十二部經自身作證,當廣流布,一曰《貫經》,二曰《祇夜經》,三曰《受記經》,四曰《偈經》,五曰《法句經》,六曰《相應經》,七曰《本緣經》,八曰《天本經》,九曰《廣經》,十曰《未曾有經》,十一曰《譬喻經》,十二曰《大教經》,」(CBETA, T01, no. 1, p. 74, b19-23)
《增壹阿含經》卷21〈29 苦樂品〉:「十二部經如來所說,所謂契經、祇夜、本末、偈、因緣、授決、已說、造頌、生經、方等合集、未曾有及法辯。」(CBETA, T02, no. 125, p. 657, a2-6)

《雜阿含經》卷41:「修多羅、祇夜、受記、伽陀、優陀那、尼陀那、阿波陀那、伊帝目多伽、闍多伽、毘富羅、阿浮多達摩、優波提舍」(CBETA, T02, no. 99, p. 300, c5-8)。

avadana 或 apadana 就是「阿波陀那」,玄奘譯為「譬喻」,古譯為「出曜」,是用「故事(而不是比喻,「比喻」是另一個字 upamā)」來講解佛法。
在《出曜經》的佛教門派(部派)裡,他們是傳說的是「十二分教」(錫蘭、泰國、緬甸傳的是「九分教」,並未把「譬喻」當作「佛說 Buddhavada」),「十二分教」的前五個很固定,後七個的次序常會因部派而異,《出曜經》這一部派是排在第六位。

鳩摩羅什弟子僧叡傳的十二分教是排第六位。

《大智度論》卷25〈1 序品〉:「修妬路、祇夜、弊迦蘭陀、伽陀、優陀那、阿波陀那一筑多、闍陀、為頭離、[8]頞浮陀達摩、優波提舍」(CBETA, T25, no. 1509, p. 246, c25-28)

「apadana 譬喻」與「upamā 譬喻」中文一樣,這樣的例子還很多,所以不能從漢譯經文相同,就推斷為同一個用字,必須依靠前後文或其他語言的平行文本。

            Yifertw
出曜經序
《出曜經》者,婆須密舅法救菩薩之所撰也,集比一千章,立為三十三品,名曰「法句」;錄其本起,繫而為釋,名曰「出曜」。「出曜」之言,舊名譬喻,即十二部經第六部也。
有罽賓沙門僧伽跋澄,以前秦建元十九年,陟葱嶺、涉流沙,不遠萬里來至長安,其所闇識富博絕倫。先師器之,既重其人,吐誠亦深。數四年中,上聞異要,奇雜盈耳。俄而三秦覆墜,避地東周。後秦皇初四年,還轅伊洛,將返舊鄉,佇駕京師,望路致慨,恨《法句》之不全、《出曜》之未具,緬邈長懷,蘊情盈抱。
太尉姚旻篤誠深樂,聞不俟駕,五年秋請令出之,六年春訖。澄執梵本,佛念宣譯,道嶷筆受,和碧二師師法括而正之。時不有怙,從本而已。舊有四卷,所益已多,得此具解,覽之畫然矣。予自武當,軒衿華領,諮詢觀化,預參檢校,聊復序之。
弘始元年八月十二日僧叡造首


出曜經_目錄

www.suttaworld.org/big5.../212.htm - Cached - Translate this page
出曜經行品第九, 信品第十一, 沙門品第十二. 出曜經道品第十三, 道品之二, 出曜經利養品第十四. 利養品下 ... 出曜經如來品第二十二, 如來品之二, 出曜經聞品第二十三 ...

-----

The Teaching of Buddha 和漢對照佛教聖典

The Teaching of Buddha ( 和漢對照佛教聖典), 東京:財團法人佛教傳道協會, 第731刷, 1992

日本‘佛教傳道協會’的創辦人。出生於廣島縣。父為淨土真宗本願寺派淨蓮寺第十六世沼田惠生。母為虔誠佛教徒。受母感化有志于傳道。大正四年(1915)為淨土真宗本願寺派選赴美國傳教,後畢業於美國加州大學,獲統計學碩士學位。大正十四年(1925),創辦英文雜誌《The Pacific World》寄贈全美各地,後因資金困難雜誌停刊。昭和九年(1934),沼田氏辭去內閣統計官一職,設立株式會社三豐製作所。昭和四十年,創辦財團法人佛教傳道協會,以森川智德為首屆理事長。佛教傳道協會成立後,沼田氏在該協會之中設立佛教講座、推廣佛教音樂、翻譯大量佛典為英文、贈送《佛教聖典》,為弘傳佛教於世界各地而努力不懈。
「佛教傳道協會」是由日本的一位大企業家沼田惠範( 1897-1994 )於一九六九年創辦。沼田雖然自小信奉淨土真宗,卻沒有狹隘的宗派意識。他成立該協會的目的是要「促進 ...

日本‘佛教传道协会’的创办人。出生于广岛县。父为净土真宗本愿寺派净莲寺第十六世沼田惠生。母为虔诚佛教徒。受母感化有志于传道。大正四年(1915)为净土真宗本愿寺派选赴美国传教,后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获统计学硕士学位。大正十四年(1925),创办英文杂志《The Pacific World》寄赠全美各地,后因资金困难杂志停刊。昭和九年(1934),沼田氏辞去内阁统计官一职,设立株式会社三丰制作所。昭和四十年,创办财团法人佛教传道协会,以森川智德为首届理事长。佛教传道协会成立后,沼田氏在该协会之中设立佛教讲座、推广佛教音乐、翻译大量佛典为英文、赠送《佛教圣典》,为弘传佛教于世界各地而努力不懈。

****

東方白神農的腳印 (思考語錄),有點無聊。
有一句"不有":連你自己都非你所有, 更遑論你的妻兒與財產。" (頁116)


似乎出自法句經》 (Dharmapada):

( Wikipedia
法句經巴利文Dhammapada),又譯為曇鉢偈,為佛教典籍,有許多不同版本。
漢 傳版本為法救撰,三國吳天竺沙門維祗難等漢譯,共二卷十九章39品,包含了423首詩*。《法句經序》中說:「曇鉢偈者,眾經之要義,曇之言法,鉢者句也。而法句經別有數部,有九百偈,或七百偈,及五百偈。偈者結語,猶詩頌也,是佛見事而作,非一時言,各有本末布在諸經。......是後五部沙門, 各自鈔眾經中四句六句之偈,比次其義,條別為品,於十二部經靡不斟酌,無所適名,故曰法句。」根據傳統,這些都是佛陀在不同場合中說的詩句,當中大部份跟道德有關,其後經佛教僧侶所編輯而成。
季羨林認為四十二章經即是大夏文本的《法句經》。
南傳佛教中也有巴利文本的《法句經》。)


*



法句 (Dharmapada),支謙(《法句經》序):「曇缽偈者,眾經之要義,曇(Dharma)之言法、缽(pada)者句也。而法句經別有數部,有九百偈、或七百偈、及五百偈,偈(Gatha)者結語,猶詩頌也,是佛見事而作,非一時言,各有本末布在諸經。」(CBETA, T04, no. 210, p. 566, b15-19)
http://yifertw.blogspot.com/2010/09/1.html

《法句經讀書會》1 ---2010.12.29


2012.6.23

Dear HC,

 翻了一下你的部落格《書海微瀾》

Sayings of the Buddha from the Pali Nikayas 片山一良《佛的語言──巴利佛典入門》

"千千為敵,一夫勝之;未若自伏,為戰中勝。" (法句經)

最近輪流在四、五篇論文之間著墨,好像養了五個小孩,輪流抱一抱每個小孩,剛好這星期大都浸在《法句經》裡。漢文《大藏經》有三國時候支謙譯的《法句經》(CE 220),(CE 代表 Common Era),西晉時候法炬、法立的《法句譬喻經》(CE 300?),苻秦、姚秦時候竺佛念的《出曜經》(CE 400),北宋時候天息災的《法集要頌經》(CE 1050)。
其他語言有巴利語《法句經》(BE 87),波特那《法句經》(CE 400?),犍陀羅《法句經》(CE 100?),藏文《法句經》(CE 1200?),我預定的目標是訂正支謙譯的《法句經》(CE 220)來作為其他《法句經》的參考,也藉以澄清和其他版本《
法句經》的關係。
除了巴利語《法句經》之外,其他《法句經》已經非常、
非常少人閱讀,未經特別研讀,也無法掌握大部份偈頌的準確意涵(主要是譯文古樸、難以理解,也亟需校勘、詮釋)。當然還是有十首左右的《法句經》偈頌,一般佛教徒還算熟悉。如「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
在這過程當中,與朋友共同關注的特別現象是,《法句經》
的一部份偈頌也出現在耆那教經典之中,這對於號稱是「佛陀語言最忠實記錄」的《法句經》來說,值得深省。有一些原因已經提出探討。
除了宗教信仰之外,
我總是認為宗教是人類這種宗教的獨特的群體活動,可以作為「文化史」的一個剖面來探討。
Ken Su




(2012.7.3 HC補充


關於《經》 的補充:

胡適《白話文學史(1921)有相關節目, 頁115-17
三世紀的譯經--維祇難論譯經方
維祇難竺將炎的《經》
胡適選
教學品》3多聞品3慈仁品1;《言語品》1;《明哲品》3;《羅漢品》1;《利養品》1

經》乃是眾經的要義,是古代沙門從眾經選出四的偈,分類編簒起來的。因為其中偈語本是眾經的精華,故譯出之後仍見精采,雖不加雕飾,而自成文學。

黑體字表示其中個有一  選入胡適自編的每日一詩.” (《胡適選注的詩選》台北 遠流1986 184)


事日為明故  事父為恩故  事君以力故  聞故事道人

多聞品第三       十有九章

多聞品者 亦勸聞學 積聞成聖 自致正覺



假令盡壽命 勤事天下人 象馬以祠天 不如行一慈

慈仁品第七             十有八章
慈仁品者 是謂大仁 聖人所履 德普無量


 象馬
1. 象和馬,後常指騎乘。北魏楊衒之《〈洛陽伽藍記〉序》:“王侯貴臣,棄像馬如脫屣;庶士豪家,捨資財若遺跡。”一說指財富。見 範祥雍 校注。南朝梁僧祐《釋迦譜》卷一:“即以金銀雜寶,像馬車乘及以村邑,而用供給此婆羅門。” 北周庾信《陝州弘農郡五張寺經藏碑》: “加以像馬無恡,衣裘是捨。春園柳路,變入禪林;蠶月桑津,迴成定水。” 唐劉禹錫《送僧仲剬東遊兼寄呈靈澈上人》詩: “前時學得經論成,奔馳像馬開禪扃。”2. 指海象與海馬。章炳麟《訄書·原變》:“鼠遊於火,忍熱甚也;海有像馬,噓吸善也。”
1. 象和馬,後常指騎乘。北魏楊衒之《〈洛陽伽藍記〉序》:“王侯貴臣,棄像馬如脫屣;庶士豪家,捨資財若遺跡。”一說指財富。見 範祥雍 校注。南朝梁僧祐《釋迦譜》卷一:“即以金銀雜寶,像馬車乘及以村邑,而用供給此婆羅門。” 北周庾信《陝州弘農郡五張寺經藏碑》: “加以像馬無恡,衣裘是捨。春園柳路,變入禪林;蠶月桑津,迴成定水。” 唐劉禹錫《送僧仲剬東遊兼寄呈靈澈上人》詩: “前時學得經論成,奔馳像馬開禪扃。”2. 指海象與海馬。章炳麟《訄書·原變》:“鼠遊於火,忍熱甚也;海有像馬,噓吸善也。”
 ◎ 假令 jiǎlìng(1) [if]∶假設,如果假令有取。 ——唐· 柳宗元《柳河東集》(2) [acting county magistrate]∶臨時代理縣令--------------------------1. 假如;即使。 《史記·管晏列傳贊》:“假令晏子而在,餘雖為之執鞭,所忻慕焉。”《晉書·蔡謨傳》:“假令不能者為之,其將濟乎,將不濟也?” 唐李白《上李邕》詩:“大鵬一日同風起,摶搖直上九萬里。假令風歇時下來,猶能搊卻滄溟水。” 清平步青《霞外攟屑·錢東麓》:“曩時年壯氣盛,精力足副,假令今日為之,恐不復能如昔時矣。” 章炳麟《五無篇》:“假令政權墮盡,則犬馬異類。”2. 謂暫時代理縣令。唐柳宗元《送薛存義之任序》:“ 存義假令零陵二年矣。”




法句經(二卷)    尊者法救撰
法句經卷上                尊者法救                            吳‧天竺沙門維祗難等譯
          
 法句經卷上
法句經序
曇鉢偈者,眾經之要義,曇之言法,鉢者句也。而法句經別有數部,有九百偈,或七百偈,及五百偈。偈者結語,猶詩頌也,是佛見事而作,非一時言,各有本末布 在諸經。佛一切智,厥性大仁,愍傷天下,出興于世,開顯道義,所以解人。凡十二部經,總括其要,別為數部,四部阿含,佛去世後阿難所傳,卷無大小,皆稱聞 如是,處佛所在,究暢其說。是後五部沙門,各自鈔眾經中四句六句之偈,比次其義,條別為品,於十二部經靡不斟酌,無所適名,故曰法句。
諸經為法言,法句者由法言也,近世葛氏傳七百偈,偈義致深,譯人出之,頗使其渾。惟佛難值,其文難聞,又諸佛興,皆在天竺,天竺言語與漢異音,云其書為天 書,語為天語,名物不同,傳實不易。唯昔藍調安候世高,都尉佛調,譯梵為秦,實得其體。斯已難繼,後之傳者雖不能密,猶常貴其寶,粗得大趣。始者維祗難, 出自天竺,以黃武三年來適武昌,僕從受此五百偈本,請其同道竺將焰為譯,將焰雖善天竺語,未備曉漢,其所傳言或得梵語,或以義出音,迎質真樸,初謙其為辭 不雅,維祗難曰:佛言依其義,不用飾;取其法,不以嚴;其傳經者令易曉,勿失厥義,是則為善。坐中咸曰:老氏稱美言不信,信言不美;仲尼亦云書不盡言,言 不盡意;明聖人意深邃無極,今傳梵義實宜經達。是以自偈受譯人口,因修本旨,不加文飾,譯所不解則闕不傳,故有脫失多不出者。然此雖辭朴而旨深,文約而義 博,事鈎眾經章有本,句有義說。
其在天竺,始進業者,不學法句謂之越叙,此乃始進者之洪漸,深入者之奧藏也。可以啟矇辯惑,誘人自立,學之功微而所苞者廣,寔可謂妙要也哉。昔傳此時,有 所不解,會將炎來,更從諮問,受此偈輩,復得十三品,並校往古,有所增定,第其品目,合為一部三十九篇,大凡偈七百五十二章,庶有補益,共廣問焉。
法句經卷下                  尊者法救撰                吳‧天竺沙門維祇難等譯
法句經卷下

-----
《禪:答胡適博士》(鈴木大拙引下


他的教訓是:禪那與般若為一(定慧一 體);何處有禪那,何處就有般若,何處有般若,何處就有禪那;
它們是不可分的*(1) *參看The Dhammapada(經》)三七二行。) ----

---《印度佛教漢文資料選編》( 湯用彤) 北京大學出版社 2010 p.21

《法句經》第三十七

生死品    十有八章
生死品者 說諸人魂 靈亡神在 隨行轉生
命如菓待熟  常恐會零落  已生皆有苦  孰能致不死
從初樂恩愛  可婬入胎影  受形命如電  晝夜流難止
是身為死物  精神無形法  假令死復生  罪福不敗亡
終始非一世  從癡愛久長  自此受苦樂  身死神不喪
身四大為色  識四陰曰名  其情十八種  所緣起十二
神止凡九處  生死不斷滅  世間愚不聞  蔽闇無天眼
自塗以三垢  無目意妄見  謂死如生時  或謂死斷滅
識神造三界  善不善五處  陰行而默到  所往如響應
欲色不色有  一切因宿行  如種隨本像  自然報如影
神以身為名  如火隨形字  著燭為燭火  隨炭草糞薪
心法起則起  法滅而則滅  興衰如雨雹  轉轉不自識
識神走五道  無一處不更  捨身復受身  如輪轉著地
如人一身居  去其故室中  神以形為盧  形壞神不亡
精神居形軀  猶雀藏器中  器破雀飛去  身壞神逝生
性癡淨常想  樂身想癡想  嫌望非上要  佛說是不明
一本二展轉  三垢五彌廣  諸海十二事  淵銷越度歡
三事斷絶時  知身無所直  命氣煴煖識  捨身而轉逝
當其死臥地  猶草無所知  觀其狀如是  但幻而愚貪



感謝. 我讀一下Wikipedia (法句經)的日文版或許你也可參考
http://ja.wikipedia.org/wiki/%
E6%B3%95%E5%8F%A5%E7%B5%8C

法句経』(ほっくぎょう)、または『ダンマパダ』(Dhammapada)は、原始仏典の一つで、釈迦の語録の形式を取った仏典である。語義は「真理の言葉」といった意味であり、原始仏典の中では最もポピュラーな経典の一つである。『スッタニパータ』と共に原始仏典の、最古層の部類とされる。
パーリ語の日本語訳として、中村元訳『ブッダの真理のことば・感興のことば』、友松円諦訳『法句経』が有名である。
パーリ語だけでなく、サンスクリット語でも同様の経典が『ウダーナヴァルガ』(Udânavarga)として存在する(漢訳として竺仏念訳『出曜経』等がある。なお、上記の『ブッダの真理のことば・感興のことば』には、パーリ語版、サンスクリット語版の両方が訳出されている)。説一切有部によって編纂されたとされ、詩句が大幅に増広されており、思想的に見てもパーリ・ダンマパダよりは後に成立したとされている。

目次

日本への伝来 

ダンマパダは漢訳仏典『法句経』として伝来していたが、「小乗のお経」と認識され、ほとんど顧みることがなされなかった歴史がある。なお、漢訳の大蔵経においては、本縁部に含まれている。
ダンマパダに日が当たるようになったのは明治期以降であり、ヨーロッパでの仏教研究でダンマパダが重要文献として扱われていたことの影響が大きい。

書誌情報 

邦訳

英訳

  • The Dhammapada: The Path of Perfection. Anonymous; Juan Mascaro (Paperback ed.). Penguin Classics. (May 30, 1973). ISBN 0-14-044284-7.
  • Dhammapada: The Sayings of the Buddha. Shambhala Pocket Classics. Thomas Byrom (Paperback ed.). Shambhala. (November 9, 1993). ISBN 0-87773-966-8.
  • The Dhammapada: The Sayings of the Buddha. John Ross Carter; Mahinda Palihawadana (Paperback e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December 15, 2008). ISBN 978-0-19-955513-0.
  • The Dhammapada. Classics of Indian Spirituality. Eknath Easwaran (Paperback ed.). Nilgiri Press. (April 13, 2007). ISBN 978-1-58638-020-5.
  • The Dhammapada: A New Translation of the Buddhist Classic with Annotations. Gil Fronsdal (Paperback ed.). Shambhala. (December 5, 2006). ISBN 1-59030-380-6.
  • The Dhammapada. Balangoda Ananda Maitreya; Thich Nhat Hanh (Paperback ed.). Parallax Press. (August 1, 1995). ISBN 0-938077-87-2.
  • Word of the Doctrine. K.R. Norman. Pali Text Society. (1997). ISBN 0-86013-335-4.
  • The Dhammapada: Verses on the Way. Modern Library Classics. Glenn Wallis (Paperback ed.). Modern Library. (January 9, 2007). ISBN 978-0-8129-7727-1.

パーリ語原典 

関連文献 

関連項目 [編集]

外部リンク [編集]




*****
美國 白壁德教授在20世紀初即有英譯本

(南傳巴利語)Dhammapada 法句經











  • 了參 法師 譯(文言文版)
  • 敬法 法師 譯(白話文版)
  • 英文版

  • Availability of English translations (Print:):
    Scores of English translations exist. The following are particularly recommended: Dhammapada: A Translation, Thanissaro Bhikkhu, trans. (Barre: Dhamma Dana Publications, 1998), The Dhammapada: The Buddha's Path of Wisdom, Acharya Buddharakkhita, trans. (Kandy: Buddhist Publication Society, 1996), and The Dhammapada: Pali Text and Translation with Stories in Brief and Notes, Narada Thera, trans. (Buddhist Missionary Society, India, 1978; available from Pariyatti Books).

    目錄










  • 第一:雙品 YAMAKA-VAGGO (001~020)
  • 第二:不放逸品 APPAMADAVAGGO (021~032)
  • 第三:心品 CITTAVAGGO (033~043)
  • 第四:華品 PUPPHAVAGGO (044~059)
  • 第五:愚品 BALAVAGGO (060~075)
  • 第六:智者品 PANDITAVAGGO (076~089)
  • 第七:阿羅漢品 ARAHANTAVAGGO (090~099)
  • 第八:千品 SAHASSAVAGGO (100~115)
  • 第九:惡品 PAPAVAGGO (116~128)
  • 第十:刀杖品 DANDAVAGGO (129~145)
  • 第十一:老品 JARAVAGGO (146~156)
  • 第十二:自己品 ATTAVAGGO (157~166)
  • 第十三:世品 LOKAVAGGO (167~178)
  • 第十四:佛陀品 BUDDHAVAGGO (179~196)
  • 第十五:樂品 SUKHAVAGGO (197~208)
  • 第十六:喜愛品 PIYAVAGGO (209~220)
  • 第十七:忿怒品 KODHAVAGGO (221~234)
  • 第十八:垢穢品 MALAVAGGO (235~255)
  • 第十九:法住品 DHAMMATTHAVAGGO (256~272)
  • 第二十:道品 MAGGAVAGGO (273~289)
  • 第廿一:雜品 PAKINNAKAVAGGO (290~305)
  • 第廿二:地獄品 NIRAYAVAGGO (306~319)
  • 第廿三:象品 NAGAVAGGO (320~333)
  • 第廿四:愛欲品 TANHAVAGGO (334~359)
  • 第廿五:比丘品 BHIKKHUVAGGO (360~382)
  • 第廿六:波羅門品 BRAHMANAVAGGO (383~423)
  • 敬法(尋法) 比丘 譯(白話文版): Zip 壓縮檔 (50 KB)
  • 了參 法師 譯(文言文版); 明法 比丘 註:HTML; Zip 壓縮檔 (309 KB)
  • 巴利語法句譯註(Pali-Chinese Dhammapada with Exegeses) 廖文燦 譯註:RTF (2,789 KB); Zip 壓






    Ken Yifertw

    Yesterday 10:02 AM  - 
    Shared from +1
     -  Public
    Comparative Dhammapada - Home Page »
    A Comparative Edition of the Dhammapada. with parallels from Sanskritised Prakrit edited together with. A Study of the Dhammapada Collection. by. Ānandajoti Bhikkhu (2nd revised edition July, 2007 - 2...
    縮檔 (247 KB)
  • 南北傳《法句經》的對照表[The comparative catalog of Dhammapada (Pali) & Dharmapada (Chinese)]: ZIP -- 35 KB; doc -- 376 KB
  • (北傳) 法句經 (大正藏第4冊No. 210): ZIP -- 75 KB; doc -- 258 KB{【經文編碼及註腳】-- 法雨道場2006.8.}
  • 2017年9月19日 星期二

    胡適給蔣介石壓力的行事風格『更多的民主,更多的自由』故事 1960

    會重複,沒關係
    胡適給蔣介石壓力的行事風格『更多的民主,更多的自由』故事 1960
    王鼎鈞先生的回憶錄《文學江湖》(臺北:爾雃 2009 /2009.3-2013.3 五刷)
    此書很精彩,應該可傳世。王先生豈只是散文大作家,此書優點極多,是本言之有物又有據的回憶錄 (幾乎事事研究過) 。唯一小缺點是缺索引,其實對他有影響的一些人,他都在各分章說一些,譬如說"胡適"的故事,並不只出現在那二章...... 同樣,他對《中國時報》的創始人余紀忠的描記也如此。
    有2章與胡適相關:
    「胡適從我心頭走過」,頁103-112,「我從胡適面前走過」,頁205-213。
    此外他處也有其他重要軼事的說明,譬如說《文學江山 ‧方塊文章》的故事:
    頁243—45 有關在1960年蔣介石第三次連任後在國民大會演說的重點,由胡適私下轉述給各大報,即蔣答應給台灣『更多的民主,更多的自由』。
    這是胡適給蔣壓力的行事風格。作者說,
    此時雷震已入月獄,胡適並未成為『垂頭喪氣百無一用的老秀才』。當然,我這些話也只能留到今天才說。(245)

    胡適 《名教》 (1928);〈名字〉魯迅

      
    〈名字〉魯迅

      我看了幾年雜誌和報章,漸漸的造成一種古怪的積習了。
      這是什麼呢?就是看文章先看署名。對於這署名,並非積極的專尋大人先生,而卻在消極的這一方面。
      一,自稱「鐵血」「俠魂」「古狂」「怪俠」「亞雄」之類的不看。 
      二,自稱「鰈棲」「鴛精」「芳儂」「花憐」「秋瘦」「春愁」之類的又不看。
      三,自命為「一分子」,自謙為「小百姓」,自鄙為「一笑」之類的又不看。
      四,自號為「憤世生」「厭世主人」「救世居士」之類的又不看。

    ------
      中國是個沒有宗教的國家,中國人是個不迷信宗教的民族。 ——這是近年來幾個學者的結論。有些人聽了很洋洋得意,因為他們覺得不迷信宗教是一件光榮的事。有些人聽了要做愁眉苦臉,因為他們覺得一個民族沒有宗教是要墮落的。    於今好了,得意的也不可太得意了,懊惱的也不必懊惱了。因為我們新發現中國不是沒有宗教的:我們中國有一個很偉大的宗教。     孔教早倒霉了,佛教早衰亡了,道教也早冷落了。然而我們卻還有我們的宗教。這個宗教是什麼教呢?提起此教,大大有名,他就叫做“名教”。     名教信仰什麼?信仰“名”。     名教崇拜什麼?崇拜“名”。     名教的信條只有一條:“信仰名的萬能。”     “名”是什麼?這一問似乎要做點考據。 《論語》裡孔子說,“必也正名乎”,鄭玄注:
                   正名,謂正書字也。古者曰名,今世曰字。
    《儀禮聘禮》注:
                            名,書文也。今謂之字。《周禮大行人》下注:
                            書名,書文字也。古曰名。《周禮外史》下注:
                          古曰名,今曰字。《儀禮聘禮》的釋文說:
                         名,謂文字也。總括起來,“名”即是文字,即是寫的字。     “名教”便是崇拜寫的文字的宗教;便是信仰寫的字有神力,有魔力的宗教。    這個宗教,我們信仰了幾千年,卻不自覺我們有這樣一個偉大宗教。不自覺的緣故正是因為這個宗教太偉大了,無往不在,無所不包,就如同空氣一樣,我們日日夜夜在空氣裡生活,竟不覺得空氣的存在了。    現在科學進步了,便有好事的科學家去分析空氣是什麼,便也有好事的學者去分析這個偉大的名教。     民國十五年有位馮友蘭先生髮表一篇很精闢的《名教之分析》。馮先生指出“名教”便是崇拜名詞的宗教,是崇拜名詞所代表的概念的宗教。     馮先生所分析的還只是上流社會和知識階級所奉的“名教”,它的勢力雖然也很偉大,還算不得“名教”的最重部分。     這兩年來,有位江紹原先生在他的“禮部”職司的範圍內,發現了不少有趣味的材料,陸續在《語絲》,《貢獻》幾種雜誌上發表。他同他的朋友們收的材料是細大不捐,雅俗無別的;所以他們的材料使我們漸漸明白我們中國民族崇奉的“名教”是個什麼樣子。     究竟我們這個貴教是個什麼樣子呢?且聽我慢慢道來。     先從一個小孩生下地說起。古時小孩生下地之後,要請一位專門術家來聽小孩的哭聲,聲中某律,然後取名字。現在的民間變簡單了,隻請一個算命的,排排八字,看他缺少五行之中的那行。若缺水,便取個水旁的名字;若缺金,便取個金旁的名字。若缺火又缺土的,我們徽州人便取個“灶”字。名字可以補氣禀的缺陷。      小孩命若不好,便把他“寄名”在觀音菩薩的座前,取個和尚式的“法名”,便可以無災無難了。      小孩若愛啼啼哭哭,睡不安寧,便寫一張字帖,貼在行人小便的處所,上寫著:
                     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個夜哭郎。過路君子念一遍,一夜睡到大天光。
    文字的神力真不少。    小孩跌了一交,受了驚駭,那是駭掉了“魂”了,須得“叫魂”。魂怎麼叫呢?到那跌交的地方,撒把米,高叫小孩子的名字,一路叫回家,叫名便是叫魂了。     小孩漸漸長大了,在村學堂同人打架,打輸了,心裡恨不過,便拿一條柴炭,在牆上寫著詛咒他的仇人的標語:“王阿三熱病打死。”他寫了幾遍,心上的氣便平了。    他的母親也是這樣。她受了隔壁王七嫂的氣,便拿一把菜刀,在刀板上剁,一面剁,一面喊“王七老婆”的名字,這便等於刮剁王七嫂了。     他的父親也是“名教”的信徒。他受了王七哥的氣,打又打他不過,只好破口罵他,罵他的爹媽,罵他的妹子,罵他的祖宗十八代。罵了便算出了氣了。    據江紹原先生的考察,現在這一家人都大進步了。小孩在牆上會寫“打倒阿毛”了。他媽也會喊“打倒周小妹”了。他爸爸也會貼“打倒王慶來”了。(《貢獻‧小品》九期,頁七八)
        他家里人口不平安,有病的,有死的。這也有好法子。請個道士來,畫幾道符,大門上貼一張,房門上貼一張,毛廁上也貼一張,病鬼便都跑掉了,再不敢進門了。畫符自然是“名教”的重要方法。
        死了的人又怎麼辦呢?請一班和尚來,念幾卷經,便可以超度死者了。念經自然也是“名教”的重要方法。符是文字,經是文字,都有不可思議的神力。    死了人,要“點主”。把神主牌寫好,把那“主”字上頭的一點空著,請一位鄉紳來點主。把一隻雄雞頭上的雞冠切破,那位趙鄉紳把朱筆蘸飽了雞冠血,點上“主”字。從此死者靈魂遂憑依在神主牌上了。     弔喪須用輓聯,賀婚賀壽須用賀聯;講究的送幛子,更講究的送祭文壽序。都是文字,都是“名教”的一部分。     豆腐店的老闆夢想發大財,也有法子。請村口王老師寫副門聯:“生意興隆通四海,財源茂盛達三江。”這也可以過發財的癮​​了。    趙鄉紳也有他的夢想,所以他也寫副門聯:“總集福蔭,備致嘉祥。”    王老師雖是不通,雖是下流,但他也得寫一副門聯:“文章華國,忠孝傳家。”    豆腐店老闆心裡還不很滿足,又去請王老師替他寫一個大紅春帖:“對我生財”,貼在對面牆上,於是他的寶號就發財的樣子十足了。    王老師去年的家運不大好,所以他今年元旦起來,拜了天地,洗淨手,拿起筆來,寫個紅帖子,“戊辰發筆,添丁進財。”他今年一定時運大來了    父母祖先的名字是要避諱的。古時候,父名晉,兒子不得應進士考試。現在寬的多了,但避諱的風俗還存在一般社會裡。皇帝的名字現在不避諱了。但孫中山死後,“中山”儘管可用作學校地方或貨品的名稱,“孫文”便很少人用了;忠實同志都應該稱他為“先總理”。    南京有一個大學,為了改校名,鬧了好幾次大風潮,有一次竟把校名牌子抬了送到大學院去。    北京下來之後,名教的信徒又大忙了。北京已改做“北平”了;今天又有人提議改南京做“中京”了。還有人鄭重提議“故宮博物院”應該改作“廢宮博物院”。將來這樣大改革的事業正多呢。    前不多時,南京的《京報附刊》的畫報上有一張照片,標題是“軍事委員會政治訓練部宣傳處藝術科寫標語之忙碌”。圖上是五六個中山裝的青年忙著寫標語;桌上,椅背上,地板上,滿鋪著寫好了的標語,有大字,有小字,有長句,有短句。    這不過是“寫”的一部分工作;還有擬標語的,有討論審定標語的,還有貼標語的。    五月初濟南事件發生以後,我時時往來淞滬鐵路上,每一次四十分鐘的旅行所見的標語總在一千張以上;出標語的機關至少總在七八十個以上。有寫著“槍斃田中義一”的,有寫著“活埋田中義一”的,有寫著“殺盡倭賊”而把“倭賊”兩字倒轉來寫,如報紙上尋人廣告倒寫的“人”字一樣。“人”字倒寫,人就會回來了:“倭賊”倒寫,倭賊也就算打倒了。    現在我們中國已成了口號標語的世界。有人說,這是從蘇俄學來的法子。這是很冤枉的。我前年在莫斯科住了三天,就沒有看見牆上有一張標語。標語是道地的國貨,是“名教”國家的祖傳法寶。    試問牆上貼一張“打倒帝國主義”,同牆上貼一張“對我生財”或“抬頭見喜”,有什麼分別?是不是一個師父傳授的衣缽?     試問牆上貼一張“活埋田中義一”同小孩子貼一張“雷打王阿毛”,有什麼分別?是不是一個師父傳授的法寶?    試問“打倒唐生智”“打倒汪精衛”,同王阿毛貼的“阿發黃病打死”,有什麼分別?王阿毛盡夠做老師了,何須遠學莫斯科呢?    自然,在黨國領袖的心目中,口號標語是一種宣傳的方法,政治的武器。但在中小學生的心裡,在第九十九師十五連第三排的政治部人員的心裡,口號標語便不過是一種出氣洩憤的法子罷了。如果“打倒帝國主義”是標語,那麼,第十區的第七小學為什麼不可貼“殺盡矮賊”的標語呢?如果“打倒汪精衛”是正當的標語,那麼“活埋田中義一”為什麼不是正當的標語呢?    如果多貼幾張“打倒汪精衛”可以有效果,那麼,你何以見得多貼幾張“活埋田中義一”不會使田中義一打個寒噤呢?    故從歷史考據的眼光看來,口號標語正是“名教”的正傳嫡派。因為在絕大多數人的心裡,牆上貼一張“國民政府是為全民謀幸福的政府”正等於門上寫一條“姜太公在此”,有靈則兩者都應該有靈,無效則兩者同為廢紙而已。    我們試問,為什麼豆腐店的張老闆要在對門牆上貼一張“對我生財”?豈不是因為他天天對著那張紙可以過一點發財的癮嗎?為什麼他元旦開門時嘴裡要念“元寶滾進來”?不是因為他念這句話時心裡感覺舒服嗎?    要不然,只有另一個說法,只可說是盲從習俗,毫無意義。張老闆的祖宗傳下來每年都貼一張“對我生財”,況且隔壁剃頭店門口也貼了一張,所以他不能不照辦。    現在大多數喊口號,貼標語的,也不外這兩種理由:一是心理上的過癮,一是無意義的盲從。    少年人抱著一腔熱沸的血,無處發洩,只好在牆上大書“打倒賣國賊”,或“打倒日本帝國主義”。寫完之後,那二尺見方的大字,那顏魯公的書法,個個挺出來,好生威武,他自己看著,血也不沸了,氣也稍稍平了,心裡覺得舒服的多,可以坦然回去休息了。於是他的一腔義憤,不曾收斂回去,在他的行為上與人格上發生有益的影響,卻輕輕地發洩在牆頭的標語上面了。    這樣的發洩感情,比什麼都容易,既痛快,又有面子,誰不愛做呢?一回生,二回熟,便成了慣例了,於是“五一”“五三”“五四”“五七”“五九”“六三”……都照樣做去:放一天假,開個紀念會,貼無數標語,喊幾句口號,就算做了紀念了!    於是月月有紀念,週週做紀念週,牆上處處是標語,人人嘴上有的是口號。於是老祖宗幾千年相傳的“名教”之道遂大行於今日,而中國遂成了一個“名教”的國家。


        我們試進一步,試問,為什麼貼一張“雷打王阿毛”或“槍斃田中義一”可以發洩我們的感情,可以出氣洩憤呢?     這一問便問到“名教”的哲學上去了。這裡面的奧妙無窮,我們現在只能指出幾個有趣味的要點。    第一,我們的古代老祖宗深信“名”就是魂,我們至今不知不覺地還逃不了這種古老迷信的影響。 “名就是魂”的迷信是世界人類在幼稚時代同有的。埃及人的第八魂就是“名魂”。我們中國古今都有此迷信。 《封神演義》上有個張桂芳能夠“呼名落馬”;他只叫一聲“黃飛虎還不下馬,更待何時!”黃飛虎就滾下五色神牛了。不幸張桂芳遇見了哪吒,喊來喊去,哪吒立在風火輪上不滾下來,因為哪吒是蓮花化身,沒有魂的。 《西遊記》上有個銀角大王,他用一個紅葫蘆,叫一聲“孫行者”,孫行者答應一聲,就被裝進去了。後來孫行者逃出來,又來挑戰,改名叫“行者孫”,答應了一聲,也就被裝了進去!因為有名就有魂了。民間“叫魂”,只是叫名字,因為叫名字就是叫魂了。因為如此,所以小孩在牆上寫“鬼捉王阿毛”,便相信鬼真能把阿毛的魂捉去。黨部中人制定“打倒汪精衛”的標語,雖未必相信“千夫所指,無病自死”;但那位貼“槍斃田中”的小學生卻難保不知不覺地相信他有咒死田中的功用    第二,我們的古代老祖宗深信“名”(文字)有不可思議的神力,我們也免不了這種迷信的影響。這也是幼稚民族的普通迷信,高等民族也往往不能免除。 《西遊記》上如來佛寫了“唵嘛呢叭迷吽”六個字,便把孫猴子壓住了一千年。觀音菩薩念一個“唵”字咒語,便有諸神來見。他在孫行者手心寫一個“迷”字,就可以引紅孩兒去受擒。小說上的神仙妖道作法,總得“口中念念有詞”。一切符咒,都是有神力的文字。現在有許多人真相信多貼幾張“打倒軍閥”的標語便可以打倒張作霖了。他們若不信這種神力,何以不到前線去打仗,卻到吳凇鎮的公共廁所牆上張貼“打倒張作霖”的標語呢?    第三,我們的古代聖賢也曾提倡一種“理智化”了的“名”的迷信,幾千年來深入人心,也是造成“名教”的一種大勢力。衛君要請孔子去治國,孔老先生卻先要“正名”。他恨極了當時的亂臣賊子,卻又“手無斧柯,奈龜山何!”所以他只好做一部《春秋​​》來褒貶他們:“一字之貶,嚴於斧鉞;一字之褒,榮於華袞。”這種思想便是古代所謂“名分”的觀念。尹文子說:善名命善,惡名命恩。故善有善名,惡有惡名。 ……今親賢而疏不肖,賞善而罰惡。賢不肖,善惡之名宜在彼;親疏賞罰之稱宜屬我。 ……“名”宜屬彼,“分”宜屬我。我愛白而憎黑,韻商而捨徵,好羶而惡焦,嗜甘而逆苦。白黑商徵,羶焦甘苦,彼之“名”也;愛憎韻舍,好惡嗜逆,我之“分”也。定此名分,則萬事不亂也。    “名” 是表物性的,“分”是表我的態度的。善名便引起我愛敬的態度,惡名便引起我厭恨的態度。這叫做“名分”的哲學。 “名教”,“禮教”便建築在這種哲學的基礎之上。一塊石頭,變作了貞節牌坊,便可以引無數青年婦女犧牲她們的青春與生命去博禮教先生的一篇銘贊,或志書“列女”門裡的一個名字。 “貞節”是“名”,羨慕而情願犧牲,便是“分”。女子的腳裹小了,男子讚為“美”,詩人說是“三寸金蓮”,於是幾萬萬的婦女便拚命裹小腳了。 “美”與“金蓮”是“名”,羨慕而情願吃苦犧牲,便是“分”。現在人說小腳“不美”,又“不人道”,名變了,分也變了,於是小腳的女子也得塞棉花,充天腳了。 ——現在的許多標語,大都有個褒貶的用意:宣傳便是宣傳這褒貶的用意。說某人是“忠實同志”,便是教人“擁護”他。說某人是“軍閥”,“土豪劣紳”,“反動”,“反革命”,“老朽昏庸”,便是教人“打倒”他。故“忠實同志”“總理信徒”的名,要引起“擁護”的分。 “反動分子”的名,要引起“打倒”的分。故今日牆上的無數“打倒”與“擁護”,其實都是要寓褒貶,定名分。不幸標語用的太濫了,今天要打倒的,明天卻又在擁護之列了;今天的忠實同志,明天又變為反革命了。於是打倒不足為辱,而反革命有人竟以為榮。於是“名教”失其作用,只成為牆上的符篆而已。    兩千年前,有個九十歲的老頭子對漢武帝說:“為治不在多言,顧力行何如耳。”兩千年後,我也要對現在的治國者說:

                     治國不在口號標語,顧力行何如耳。
         一千多年前,有個龐居士,臨死時留下兩句名言:
                      但願空諸所有。慎勿實諸所無。

    “實諸所無”,如“鬼”本是沒有的,不幸古代的渾人造出“鬼”名,更造出“無常鬼”,“大頭鬼”,“吊死鬼”等等名,於是人的心里便像煞真有鬼了。我們對於現在的治國者,也想說:

                    但願實諸所有。慎勿實諸所無。

    末了,我們也學時髦,編兩句口號:

                   打倒名教!名教掃地,中國有望!

                                                                                                  十七、七、二。




           


    關於的迷信,除江紹原、馮友蘭的文章之外,可參考
    Ogden and Richards: Meaning of Meaning, Chapter 2.
    Conybeare: Myth, Magic and Morals, Chapter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