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7日 星期一

胡適、 丁文江:良朋久聚更艱難

取自:                                             
胡適其他詩作      1..   2..   3..    4..   5(其他)    博士多情
http://www.booksloverhk.com/poetrecent29d.htm

丁文江是留英學生,他在地質調查所工作,兼在北京高等師範教書。胡適一人在北京,認識丁文江後,經常到他家。在丁文江眼裏,胡適是該操心的小弟弟 ,因為胡適比他小四歲,胡適對此很是感動。1920年3月,胡適的嘗試集剛出版,丁文江見胡適飲酒太多,從胡適的嘗試集裏的朋友篇裏摘出幾句詩,請梁啟超題寫在扇子上送給胡適 ,其詩云:
少年恨污俗,反與污俗偶。自視六尺軀,不值一杯酒。倘非朋友力,吾醉死已久。。。。。。。
丁文江死後,胡適寫文章說:他認識我不久之後,有一次他看見我喝醉了酒,他十分不放心,不但勸我戒酒,還從嘗試集挑了我的幾句戒酒詩,請任公先生寫在扇子上送給我。
 

1924年的7月,病中的胡適應丁文江夫婦邀請到北戴河居住了一個月。初夏,丁文江租了一所避暑的房子,給胡適留了一間。這裏房間背山面海,風景迷人,一邊亨受海風 ,一邊考據歷史,是一大享受。 在北戴河,胡適寫了一首  鵲橋仙 - 七夕:
疏星幾點,銀河淡淡。新月遙遙相照。雙星仍舊隔銀河,難道是相逢嫌早。   不須蛛盒,不須瓜果,不用深深私禱。學他一歲一相逢,那便是天孫奇巧。
"學他一歲一相逢",說明胡適很愉快,希望一年一次,到此避暑。

在胡適眼裏,丁文江是個科學家,但他也很有文學天才,古文和白話文都寫得很好,他寫的英文可算是中國人之中的第一把手。 1931年8月初,丁文江和夫人史久元到秦皇島消夏,邀請胡適去,并寄來兩首懷念胡適的絕句:
記得當年來此山,蓬峰滴翠沃朱顏。而今相見應相問,未老如何鬢已斑。峰頭各采山花戴,海上同看明月生。此樂如今七寒暑,問君何日踐新盟。
8月5日,胡適吟詩(答丁在君):
頗悔三年不看山,遂教故紙老朱顏。只須留得童心在,莫問鬢毛斑未斑。
次日,胡適帶着兒子祖望到秦皇島消夏。 8月12日,丁文江沒有買到帽子,很着急,胡適寫(先生買帽)小詩打趣說:
買到東來買到西,偏偏大小不相宜。先生只好回家去,晒壞當頭一片皮。
胡適在詩後說: 丁先生最怕禿頭,今天帽子壞了,買不着帽子,急得不得了。
在沙灘上,丁文江赤脚走,祖望(胡適兒子)問父親:丁伯伯為甚麽叫"赤脚大仙","丁伯伯喜歡光脚啊"胡適說。其實丁文江是為了治病 。 海邊的沙灘上,有富人溜狗留下一堆一堆狗糞,丁文江嘴裏啣着雪笳烟,用赤脚指着,問祖望:"這是甚麽?"。"狗屎"祖望說。 丁文江說: "這是仙人留下靈丹,服之可登仙"。 "你吃!你吃!"祖望叫道。 胡適聽了哈哈大笑。 他事後吟詩(恭頌赤脚大仙)記下此事:
欲上先生號,"神仙未入流"。地行專赤脚,日下怕光頭。吐納哼哼響,靈丹處處丟。看他施法寶 ,嘴裏雪茄抽。
晚上,胡適想到日間和丁文江的談天對話,寫詩(在秦皇島,與丁在君同住):
夜坐聽潮聲,天地一般昏黑。只有潮頭打岸,湧起一層銀白。忽然海上放微光,好像月冲雲破。一點___兩點___是漁船燈火。

這次暑假後,發生了九。一八事件。 8月17日,胡適帶着祖望回北京。分別前,丁文江用元微之贈白香山詩原韻寫二詩送胡適:
留君至再君休怪,十日流連別更難。從此聽濤深夜坐,海天漠漠不成歡。逢君每覺青來眼,顧我而今白到鬚。此別原知旬日事,小兒女態未能無。
1931年,胡適回北平後,步丁文江原韻寫了(答和在君): 二首其一
亂世偷閒非易事,良朋久聚更艱難。高談低唱聽濤坐,六七年來無此歡。
附1932年丁文江將自己在野外寫的詩,請胡適用毛筆抄寫,送老友林斐成:
不妨忙裏且偷閒,千畝林園兩座山。筑室峰頭三百尺,愛從高處看人間。絕壁懸崖別有天,俗塵飛不到岩邊。故都勝事誇三海,那抵山中一勺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