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日 星期三

胡適的《白話文學史》下的 "《朋友》為第一首白話詩,百年紀念"說法




 "胡適《朋友》為第一首白話詩,百年紀念"只是一種說法。 胡適的《白話文學史》上溯久遠.....

所以,說林紓的白話詩《閩中新樂府》比胡適找20年 (閩中新樂府-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那也是說說而已。



蝴蝶

兩個黃蝴蝶,雙雙飛上天。
不知為什麼,一個忽飛還。
剩下那一個,孤單怪可憐。
也無心上天,天上太孤單。


自胡適老先生1917在《新青年》上發表了咱中國的第一首白話詩《蝴蝶》(原名《朋友》)以來,這一百年里中國現代詩歌在西方文學的影響下和本國詩人的發揚光大下,各種流派眾采紛呈,大約也有上百種之多。
在這些名字各異的流派中,對於普羅大眾來說,最廣為人知最著名的大概是「新月派」和「朦朧詩派」。新月派知名大約是因為徐志摩的浪漫和緋聞帶來的名氣,朦朧詩派當然是因為它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凡是經歷過八十年代詩歌黃金年代的人,無人不知,以至於「朦朧」都成了一個時代的流行詞。至少對我而言,北島、顧城、食指、梁曉斌、江河、舒婷等人的詩歌曾深深烙在了我充滿喧囂和憂鬱的青春時代。
下面就是那首具有劃時代意義白話詩原名為《朋友》。說實在的,以百年後的眼光看來,真的很幼齒。曾經那麼語言華美講究的舊體詩,為了改造成大白話,一代大師不惜犧牲滿腔才情,變身為幼兒水平,以來達到文學改革的目的,啟蒙真是不容易。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zh-tw/culture/lax242.htm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