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4日 星期日

關於"徐復觀 v 梁容若"; 徐復觀詈罵胡適



Dear HC,
你送我的書( hc:《胡適之先生晚年談話錄》)
看完了。
原作者胡頌平的兒子胡宏造就讀東海大學建築系, 1961.9.11, 胡宏造帶了他的同學漢寶德、華昌宜、程儀賢來見胡適。
這些人名應該可以在東海大學查得到。
書中 231 頁,提到三國康僧會譯的《六度集經》,譯了「泰山地獄」,這是順應中國漢末民間認為死後魂魄上泰山,於是將佛經的的地獄譯為「太山地獄」,可以說是附會了。
233頁,提到
胡適說:「任何事我都能容忍,只有愚蠢,我不能容忍。」
我對於當今各電視台過度報導命相風水,真是新聞界的恥辱,每次見到此類節目與新聞報導,就要破口罵人。
239頁提到羅光著的《利瑪竇傳》195頁,明朝(末年)四大和尚:達觀、憨山、祩弘(姓沈)、三懷,「三懷」應該是「蕅益智旭(姓鍾)」才對。
274頁,胡適提到在上海看痔瘡,留學德國的西醫黃鍾告訴胡適,在他的醫院開刀之後還會復發,要他開刀後去看一位中醫,結果整整36年到胡適去世未再復發。
284頁提到徐復觀詈罵胡適(1962.1.5):
與285頁自稱後學,對胡適先生揄揚以邀請到東海小住並演講的信函相比(1958.4.23)顯得前後不一致。
以前曾有師長叮嚀,勿以小齟齬而絕至交,勿要求、期望人而過度。
讀了此段記載,也警惕到,則被人應該就事論事,依理講理。過度了,就像此一情況,反而成為徐復觀先生作為新儒家之累。
Ken Su

「胡博士擔任中央研究院院長是中國人的恥辱,是東方人的恥辱。我之所以如此說,並不是因為他不懂文學,不懂史學,不懂哲學,不懂中國的,更不懂西方的,不懂過去的,更不懂現代的。而是因為他過了七十之年,感到對人類任何學問都沾不到邊,於是由過分的自卑心理,發而為狂悖的言論...」

----hc 答
謝謝.......
徐復觀等都是有某種"自卑" 所以奴才像和道貌像都有 連方東美在1978年演講臨死不久 都還在傳"胡適辱國"等匪夷所思的故事


****

梁容若 《大度山雜話》1968《常識與人格》1968;徐復觀《論戰與藝術》曹永洋編1982

      這兩本應該是自印的書:分別為"求真叢刊"之一、之二;
    《大度山雜話》包含《常識與人格》,後獨力出書。
    《常識與人格》為梁容若編著的,主要是反擊徐復觀對他的攻擊。
      經銷處:臺中 : 中央書局,台北市 : 三民,

    《大度山雜話》 民57[1968] 856.9 3334 


    梁容若《常識與人格》(關於徐復觀的學格與人格) 民57[1968] 078 3334 (張鴻鈞贈台大圖書館)

目次
    徐復觀的學格與人格 (論徐復觀與國文教授)  梁容若      1
       對於徐復觀藝術觀點的批判                              虞君質      24
      徐復觀的故事                                                       居浩然      38
      為民主評論編者徐復觀申辯                                孔祥齡     43
      論不知為不知                                                        溫春秋     50
      為民主評論事與錢穆書                                        張其昀     57
      為民主評論事復張其昀書                                    錢穆         62
       胡適之先生哀詞*                                                  毛子水       65
       如此學人!如此風度!                                       孫旗          69
        張則貴(即曾湘石)的本來面目                            梁容若      75
        關於劉新皇                                                           梁容若       79
        寓言五則                                                               沈自彤       82-87



            *毛子水的"胡適之先生哀詞"文末有"編者案" (頁68): 徐復觀公然向我說過,他罵胡適的原因,是因為他"不識抬舉",拒絕做在野首領。徐本來是想在胡先生"庇蔭之下"大肆活動的, 胡不"庇蔭"他,就要大罵了。正如他本來要在我的"庇蔭之下 " (看本書十頁徐君親筆信)混日子的, 我不能被他頤指氣使,充分利用,就發動攻擊了。

徐復觀有"簡答毛子水先生",收入《論戰與藝術》曹永洋編,1982,131-33

******
徐復觀《論戰與藝術》編,台北:志文,1982,
(曹永洋編的"論戰",收17篇,卻沒收徐復觀與李敖的論戰和上法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