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6日 星期二

胡適海外買書記 (1)張伯謹/ 王信忠/湯島聖堂








 《胡適日記》1928年11月20日 談《朱舜水全集》等:
舜水集中有《與陳遵之書》,中間推崇日本上公源光圀甚至。我最喜歡他的話:
 世人必曰古人高於今人,中國勝於外國,此是眼界逼窄,作此三家村語。
 舜水到過安南,日本,故有點比較的眼光。他在當時即看重日本,不為無見。-


1953年1月18胡適日記全集 9 : 1953-1962
頁9東京湯島聖堂
 依 朱舜水作的大成殿1/32模型蓋的----郭桓 《朱舜水》 1937,台北:正中,1964,  頁107

www.eastasia.ntu.edu.tw/chinese/data/200411/全文.pdf
檔案格式: PDF/Adobe Acrobat
 介紹8種《朱舜水全集》
2 新訂朱舜水集補遺. 七、朱舜水寄安東省菴書(一六六五年). 一二○三~六.................. ........................................... 62. 八、朱舜水寄安東省菴書(一六六九年). 一二四五.




1953年1月18胡適日記全集 9 : 1953-1962
頁9東京湯島聖堂
駐日本大使館公使張伯謹函教育部吳士選政院節省外匯免費周折可否仍照原意由教育部逕函董大使辦理--民國四十四年五月十七日1955 駐日本大使館公使張伯謹  箋函士選吾兄道鑒:頃奉五月十三日大札,眾望程切。現在外匯艱難,政院審慎,自在意料之中。為免周折及動用國內外匯起 見,可否即照兄最初所言,由貴部逕函董大使辦理。因此事董大使曾下手令,並令會計處擬稿,雖又收回,實已宣布。且董大使上週又催詢數次,伊對此事甚關切, 亦甚願經過伊手完成也。特覆,即頌遵祺      弟伯謹頓國史館館內出版品

1944年7月, 胡先生在哈佛講學時, 王信忠到過飯店,  見"年譜長編"。

王信忠著:《中日甲午戰爭之外交背景》(臺北:文海出版社,1964 年再版).....其实,何柄棣所介绍的人物,还只是西南联大的一部分。西南联大还有一个人物在何柄棣的书中也出现过,这个人说是王信忠。可惜,何柄棣提到王信忠时,只是说 他住在哥伦比亚大学附近的房子,是1947年王信忠转让给他的。然而,王信忠(他的文章常用的名字是“王迅中”)是西南联大早期非常活跃的人物。他是战前 清华大学毕业生,后来到日本东京大学攻读政治学学位,对日本政界十分熟悉。西南联大到昆明的最初几年,王信忠发表过许多关于日本的评论,特别是凡是日本内 阁变动时,他便如数家珍地介绍这届内阁成员的历史源流、所属派系、人脉关系,并由此推测这届内阁的外交政策和对华方针。西南联大教授在昆明最早创办的政论 刊物是《今日评论》,其后是《当代评论》。而王信中是这两个刊物的主要撰稿人,也是当年在昆明各报刊上发表日本评论最多的人。(仅我掌握的资料,王信忠发 表的时评和政论文章,就有《南进声中的日寇诡谋》、《三国同盟与中日》、《十年来的中日关系》、《日本军部与元老重臣》、《欧战爆发后敌国外交的动向》、 《敌国内政外交的动向》、《日本外交政策的检讨》、《日本新阁的动向及对欧战的态度》、《日本内阁的更迭与今后的政局》、《论日苏关系》、《日本参加欧战 问题》、《近卫第三次内阁》、《阿部新阁的出路》、《卷土重来的日寇对华攻势》等等。)1943年8月10日,王信忠离开昆明,他启程的前一天,《云南日报》特发表了一则消息,题为《王迅中教 授赴美考察》,内称他“奉令赴美考察”,“出国期间约两年”。此后,这个人就像蒸发了一样,再也得不到他的任何信息了。我也是在研究西南联大的国际关系史 研究时,发现这个人的。但是,前两年我去西南联大的后身云南师范大学,向该校西南联大研究同仁问起王信忠时,他们竟然不知道西南联大还有这么一个人。不 过,如果今天我们研究西南联大的日本观察与研究,无论如何不可能绕开王信忠。何柄棣介绍的陈体强,以及我提到的王信忠,不过都是一个例子,它说明真实的西 南联大,与我们今天所了解的西南联大,还有一些需要而且应该缩短的距离。张世英、何柄棣、何兆武三书读后-近代中国研究




隔日的東京"山東" ,不知何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