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0日 星期五

彭明敏《寫給台灣的備忘錄》;胡適、彭明敏與我(李筱峰)




寫給台灣的背忘錄 (彭明敏教授新書發表會)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mjrixqKxGk



















彭先生1996年總統選舉期間,到東海演講,我恰巧在校園。

幾年前,帶好友到胡適之先生墓致敬。先前,彭先生很早就去獻花。
李筱峰
彭明敏教授《寫給台灣的備忘錄》新書發表會


墓前,彭明敏先生敬獻的花圈。2011年12月17日。胡適先生說謊
****


此版本有美國日本名家*賴世和教授的讚詞
可能還有許多新內容
唯一缺點是缺索引

勞先生的一篇書評 並沒有收入他80歲的紀念論文中:
《清華學報》(Tsing Hua Journal of Chinese Studies)第1卷 第 2 期 民國四十六年四月:
雷夏:圓仁入唐求法巡禮記〈英譯本〉

雷夏,圓仁入唐事蹟





彭明敏《自由的滋味》台北:玉山2009,頁97
1960年參加西雅圖中美文化會議的四十多名學者中, 彭明敏彭先生最年輕。
行前, 蔣介石召見。
有人質疑彭的資格等,胡適百般護他。
1961年9月9日胡適日記: 彭明敏等多人來訪。
胡先生在日記中2長段介紹彭明敏約於1951-52,取得中基會的fellowship,要到普林斯頓大學跟Prof. John C. Cooper 學空中國際法,那時Cooper 正要去加拿大的McGill 大學創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Law of the Air。胡適幫彭明敏可以隨師去McGill 並多留一年。彭以優異成績取得碩士,論文以法文寫成。彭明敏很快到法國取得博士學位。(現為NCSD (待查)研究講座)
胡先生說,不到10年, 彭明敏已有機會回McGill 大學的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ir and Space Law的第3任所長。




中研院近史所學術討論會
時 間 : 99年4月15日 (四) 下午3:00
講 題 :我與胡適的一段緣─ 兼談戰後台大的學術環境
主講人 : 彭明敏教授
地 點 : 近史所研究大樓一樓會議室




公共電視台世紀旋風

到了台灣以後,他也資助過異議分子彭明敏和桀傲奇才李敖等人。胡適一生身體力行了他對自由主義和個人主義的主張,體現他的人道關懷,是公共知識分子的標竿。 ...

一九六四年彭明敏被捕,之前他和一名美國人一起吃過飯,黃彰輝認識這名後來被驅逐出境的美國人。我當時想,彭明敏怎麼會做那種事?他各種條件都很好,是台 灣知識份子中升官最快的學者。彭明敏當官和中央研究院院長胡適有關,不知是不是住得近的關係,彭明敏和中研院總幹事全漢昇很好,他把彭明敏介紹給胡適,胡 適再向蔣介石推薦彭。一九六一年我還在台大當講師,彭明敏已經是聯合國顧問。誰知他忽然轉變,寫出《台灣人民自救宣言》而被捕。當時我根本沒管這些事情, 我連自己會不會在黑名單裡、哪時候會被抓走都不知道,所以盡量避開這種事。」

一代台灣精英的傳奇——讀彭明敏回憶錄《自由的滋味》 - [HI-ON]鯨魚網站




 中共的資料

 
彭明敏——“台獨教父” 
劉佳雁




彭明敏于1923年8月15日生於台中縣大甲鎮,祖籍台灣省高雄縣。彭氏家族是五代以前從福建遷到台灣的。從其祖父開始,彭氏家族就是台灣基督教 長老教會的成員。彭明敏的父親最初在台中縣大甲鎮行醫達18年,並擁有了大量的田産(以當時計量約合40甲以上),此後才回到高雄。

由於家境富有的緣故,彭明敏從小學到中學上的都是日式學校,這在當時是僅有少數台灣上層子弟才能享受的教育。1939年高雄中學肄業後,彭赴日本 求學,先後就讀于關西學院中學部和京都第三高等學校文科,1942年畢業後考入東京帝國大學法學部政治科。彭明敏在日本讀書期間,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戰進入 盟軍反攻階段。1945年,因戰爭關係被迫肄業,當年為逃避日本的強制徵兵,彭明敏前往長崎投靠在那裏行醫的長兄,途中遇上美軍空襲,被炸斷了左臂。戰 後,彭明敏于1946年返回台灣,進入台灣大學政治係學習,1948年夏畢業後留校任助教。1951年,彭獲得“中華文化教育基金會”獎學金,赴加拿大麥 吉爾(McGill)大學學習國際航空法,取得法學碩士學位。1953年7月,彭明敏轉入法國巴黎大學,一年後取得法學博士學位。

1954年夏,彭明敏返回台灣,隨即被聘為台灣大學政治係副教授。1956年,彭又赴美國哈佛大學國際事務研究中心進行訪問研究,回臺後晉陞為教 授,時年34歲,成為台灣戰後最年輕的教授。1961年8月,彭出任台灣大學政治系主任、公法研究所主任,彭也因此一躍而成國民黨當局刻意栽培的少數“臺 籍精英”之一。作為島內的國際法學權威,彭備受國民黨當局重用,曾代表當局出席了分別於東京和美國西雅圖舉行的哈佛大學國際問題研究會與“中(臺)美文化 合作會議”等國際性學術會議。1961年至1962年間,彭不僅獲聘為“行政院國家發展科學委員會”講座,而且還獲國民黨當局“遴選”,參加了專門討論台 灣教育、科學發展問題的第二次“陽明山會談”,成為當時島內年輕有為的“社會名流”。1961年,彭還以法律顧問身份成為台灣當局“駐聯合國代表團”中唯 一的臺籍人士,備受矚目。1960年和1962年,彭明敏先後獲蔣介石兩度接見。1963年,在國民黨當局控制的“國際青商會中華民國總會”主導下,彭當 選為台灣第一屆“十大傑出青年”,成為臺當局的“明日之星”。

然而,由於從小受日式教育的熏陶和長老教會家庭的深刻影響,同時受到西方文化的影響,彭明敏並沒有如外界所揣測的那樣,成為國民黨當局刻意培養的“學術精英”、“明日政壇之星”,相反卻變成了“台獨”勢力的同路人。

1964年中秋節,彭明敏與其學生謝聰敏、魏廷朝共同起草了“台灣人自救運動宣言”,未及散發即被台灣當局逮捕,次年4月彭與魏廷朝各被判刑8 年,謝聰敏則以撰稿人被判刑10年。由於彭的主張符合美國政府的“一中一台”政策,為尋求國民黨之外新的代言人,彭明敏事件發生後,美國以所謂人權為藉口 進行干涉,在彭做了口頭與書面“悔過”的前提下,國民黨當局被迫於1965年11月給予彭特赦,免刑出獄,但臺當局仍對其進行了日夜監視。1970年1 月,在美國的精心策劃下,彭明敏化粧逃出台灣,在瑞典尋求“政治庇護”,並曾擔任瑞典斯德哥爾摩人類博物館亞洲部門資深研究員。隨後,台灣當局以涉嫌“內 亂罪”為由,對其下達了“通緝令”。1970年9月,彭又以所謂“無國籍政治難民”身份進入美國,先後受聘于密歇根大學中國研究中心資深學術研究員兼法學 院訪問教授、俄亥俄州賴特(Wright)大學客座教授。

在美國期間,彭明敏徹底走上了與“台獨”分子合流的道路。彭一到美國,就著手創立了“福摩薩研究所”。1972年,彭出任“台灣獨立建國聯盟世界 本部”(簡稱“台獨聯盟”)主席,但不久便因其想法、做法與其他成員格格不入而分道揚鑣。但是,彭並未因此放棄其“台獨”理念,隨後他又參與發起成立了 “臺美協會”,出任董事。1975年間,彭還巡迴美國芝加哥、洛杉磯、休斯敦、華盛頓等城市,參加所謂“台灣人民眾大會”,並擔任主講人。1979年,他 又參與創立了“台灣建國聯合陣線”,並率團遊説美國國會及在美國眾議院作證,要求美國政府制定“與台灣關係法”。但受當時整個中美關係大氣候的影響,總體 而言“台獨”勢力在海外華人圈中的影響有限。

1982年,彭明敏參與發起成立了“台灣人公共事務會”(即FAPA),出任名譽會長,1986年當選會長。在其主持下,該組織積極從事遊説美國 國會的活動,企求國際勢力壓迫臺當局解除“戒嚴”,實現民主化。但由於彭缺乏組織能力,加上財務困難,1988年被迫辭職。1989年3月,他另起爐灶宣 佈成立了“亞太民主協會”並自任理事長,宣稱要“促進國際社會對台灣的正確認識,協助台灣國際地位正常化”。

上世紀八十年代末,島內外政治局勢發生了深刻變化。隨著李登輝的上臺,台灣當局採取縱容、放任“台獨”勢力的政策,海外“台獨”勢力紛紛返臺,島 內“台獨”勢力也快速發展,“台獨”思潮在島內氾濫蔓延。1990年5月,台灣當局籌備召開“國是會議”,李登輝擬議邀請彭明敏出席,但因當時國民黨內非 主流派的強烈反對而未能實現,但在島內外造成了一定的聲勢。1991年6月,臺“最高檢察署”正式宣佈撤銷了對彭的“通緝令”,從而為其返臺從事“台獨” 活動掃清了障礙。1992年底台灣舉行第二屆“立法委員”選舉前夕,彭覺得返臺的時機已經成熟,遂于同年11月1日由美國經香港返回了台灣。當時,民進黨 視其為台灣的所謂“政治先知”,並組織了2000群眾和200部宣傳車前往機場接機。

彭明敏返臺前後,雖一再聲稱將“無意問鼎公職”,不涉足政治活動,但實際上自其返臺之日始,便投入民進黨“立委”候選人的助選活動。1994年3 月,彭明敏糾集一幫跟隨者成立了彭明敏文教基金會,積極擴充實力,並以此為陣地組織“台灣國際論壇”,宣揚“台灣主體意識”和“台灣命運共同體”觀念。臺 當局確定“總統直接民選”後,彭明敏便開始籌劃參選“總統”。為此,1995年2月彭突擊加入民進黨,以爭取民進黨支援其參選。同年3月20日,彭正式宣 佈參選,歷經半年的黨內初選,在基本教義派“台獨”勢力的聲援與支援下,彭最終成為民進黨“總統”候選人。然而,由於彭參選後堅持強烈的“台獨”訴求,在 次年3月的選舉中彭只獲得21%的得票數,創下民進黨成立以來歷次重大選舉中的最低得票記錄。選後,民進黨內對選舉結果進行了深刻檢討,激進的“台獨”主 張被認為是此次選舉失利的主要原因之一。民進黨隨後開始了“轉型”。出於對民進黨“放棄台獨理想”的不滿,1996年4月9日,彭明敏從民進黨出走成立了 “建國會”,並自任會長。此後,以彭明敏為首的“建國會”與民進黨內的基本教義派相互呼應,成為民進黨“台獨轉型”的牽制力量。2000年“總統”選舉中 彭公開出面為彭明敏助選。同年5月,民進黨上臺後,彭明敏被聘為“總統府資政”,2001年再獲續聘。

自上世紀60年代以來,彭明敏因為在國民黨一黨統治時代,公開鼓吹“台獨”而成為“台獨”分子眼中的“英雄”。30多年來,彭一直堅持“台獨”立場,並提出的一整套的“台獨”謬論,因而被“台獨”勢力奉為“台獨教父”,也被民進黨內基本教義派尊為偶像。

彭明敏的“台獨”思想及其主張的核心是“一中一台”。這種主張集中反映在“台灣人自救運動宣言”和《台灣在國際法上的地位》等著作中。彭宣稱:“ ‘一個中國,一個台灣’早已是鐵一般的事實”,“日本統治台灣五十年,(台灣)完全跟中國斷絕了”、“台灣就是台灣,中國就是中國。台灣非中國的一部 分。”

彭還是“台灣地位未定論”的鼓吹者,他認為,“自從1895年台灣割讓給日本以後,直到現在並沒有任何條約或任何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文件,將台灣重 新劃歸給中國。1943年開羅宣言和1945年波茨坦宣言……並無法律約束力”;“1951年日本與盟軍所訂和約和1952年日本與國民黨所訂和約,都僅 規定日本放棄對台灣主權及其他一切權利,但這些條約並未曾指明日本放棄台灣以後,誰取得台灣主權”,“台灣及其台灣人民的國際地位必須重新確定”、“台灣 地位不是中國內政問題”。

“住民自決論”也是彭明敏“台獨”的主要主張。彭宣稱:“讓我們台灣人決定我們自己的前途,台灣屬於台灣人民”。為“住民自決論”尋找依據,彭還 處心積慮地將兩岸的中國人作一區隔,捏造出“命運共同體”觀念,聲稱台灣人“同大陸中國人從來沒有共同的歷史”,“台灣住民幾世紀來所經歷的,是與中國人 完全不同的體認,結果便發展出與中國人不同的性格和認同”,台灣的當務之急是“建立台灣命運共同體”。

為因應島內形勢的變化,彭對其“台獨”主張一度做出過某些修正,特別是1995年參選“總統”後,彭開始回避“住民自決”口號,轉而聲稱“台灣事 實上自1949年以後就沒有受過其他國家的統治,台灣早就是一個獨立的國家”,甚至説“維持現狀,其實就是等於支援台獨”等等。然而,這些所謂調整只是一 種虛應故事的表演,其內心裏的“台獨”理念始終沒有改變過。

彭明敏與李登輝主政時期的台灣一些政壇重要人物有著朋友或師生關係。據彭自誇:“被捕的前一天還與李登輝在一起”,“在大學的時候,我和李登輝就 是很熟的朋友,郭婉容(前政務委員)是我的親戚,連戰的結婚證書上介紹人是我,錢復(監察院長)的大學畢業論文,指導教授也是我”。而且,彭在民進黨陣營 也有許多學生如姚嘉文、張俊雄、李鴻禧等,其中李更成為陳水扁當政後的“國師”。彭與李登輝的關係超常密切也已是公開的秘密。彭在美國期間,李就曾派其親 信好友與彭聯繫,李登輝非常重視彭的建議,多年來,彭一直是李的“超級幕僚”,李登輝有關台灣是“獨立主權國家”、“兩岸分裂分治”、“總統直選”等主張 大多來源於彭明敏的思想。由於長期以來堅定的“台獨”信念,彭也一直是“台獨”勢力爭取與支援的重要人物。彭明敏因與李鴻禧的特殊關係,而與陳水扁淵源較 深,頗獲陳的倚重。陳入主“總統府”後,立即聘彭為“資政”,彭也成為少數幾個在府內專設有辦公室的人。可以預見,彭的“台獨”思想對民進黨當局的決策特 別是有關兩岸關係政策將産生一定影響。

(本文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台灣研究所)

中國網2002年4月9日
-------

胡適、彭明敏與我

胡適、彭明敏與我
簡介:
胡適惜才,得知彭明敏要攻讀博士的學費發生困難,於是寫信告訴彭說,他已經找到一位善心人士可資助學費了。從此這位善心人每年都寄學費給彭明敏,讓其安心完成博士學位,並返台任教成為台大最年輕的教授。彭明敏一直想知道這位「為善不欲人知」的恩人到底是誰,但胡適絕口不透露。直到胡適過世,錢思亮才告訴彭明敏,這位資助他的恩人,就是胡適本人。讓彭教授至今仍感念不已......。

圖說:李筱峰教授說,2011年12月胡適120歲冥誕前,彭教授邀他到墓前獻花,李老師說當時彭教授深深行三鞠躬禮,然後佇立沈思,喃喃默念。雖未出聲,但李筱峰則說已完全聽到他真摯感恩的心語。(圖:李筱峰教授)
提倡民主自由的中國學者胡適,是影響我極深的一位人物。直到今天,我常常不經意地回想起我年少時代讀到他這句話時心中的興奮,胡適說:「為個人爭自由,就是為國家爭自由;為自己爭人格,就是為國家爭人格。民主自由的國家,不是一群奴才建立得起來的!」這是自由主義者的經典句型,這種自由主義精神,在中國政治文化裡面是嚴重缺乏的。有時候我在想,如果中國的政治人物與學者,都有像胡適這樣的自由主義精神、中國人都能普遍認識胡適所提倡的民主自由,我不一定要主張台灣獨立。
說起台灣獨立,彭明敏教授是如假包換的台獨前輩。這位台獨前輩對於老師輩的胡適先生,也是充滿着尊敬與感恩,不只是因為他認同胡適的民主自由理念,而是感恩胡適對他在留學期間的栽培與資助。胡適對彭明敏的恩惠,有一段感人的故事:彭明敏留學時發表在國際學術雜誌上的論文被胡適看到了,胡適寫信給作者彭明敏,兩人因此建立起魚雁之交。胡適於書信中得知彭要攻讀博士的學費發生困難,於是寫信告訴彭說,他(胡適)已經幫他(彭)找到一位善心人士可以資助他的學費。從此這位善心人士每年都寄學費給彭明敏,讓彭明敏安心完成博士學位,並返台任教台大政治系,成為台大最年輕的教授。彭明敏一直想知道這位「為善不欲人知」的恩人到底是誰,但胡適絕口不透露。直到胡適過世,錢思亮才告訴彭明敏,這位資助他的恩人,就是胡適本人。讓彭教授至今仍感念不已。這段感人的往事,彭明敏在他的回憶錄《自由的滋味》中,有動人的敘述,我初次讀到這段故事,熱淚盈眶!
1961年彭明敏任台大政治系系主任﹐同年被聘擔任聯合國大會中華民國代表團顧問(據云,是胡適向蔣介石推薦的),並於1963年當選第一屆十大傑出青年。以當時彭明敏的地位與身分﹐若願奉迎蔣政權﹐想必飛黃騰達﹐但他耿介的個性﹐寧願忠於知識份子的本分。他以一介國際法權威﹐有感於台灣在國際社會上若不改弦更張,有朝一日將無法立足。就在彭明敏當選十大傑出青年的隔年(1964年),他與學生謝聰敏﹑魏廷朝﹐起草〈台灣人民自救宣言〉。他們在宣言中指出蔣政權利用「反攻大陸」神話蒙蔽人民﹑實施軍事戒嚴統治。呼籲台灣人民必須在「極右的國民黨」與「極左的共產黨」之間走出自己的道路。宣言中說:
「『一個中國,一個台灣』早已是鐵一般的事實!不論歐洲、美洲、非洲、亞洲,不論承認中共  與否,這個世界已經接受了『一個中國,一個台灣』的存在。…團結一千二百萬人的力量,不分省籍,竭誠合作,建設新的國家,成立新的政府。重新制定憲法,保障基本人權,成立向國會負責且具有效能的政府,實行真正的民主政治。以自由世界的一分子,重新加入聯合國,…」
彭教授師生三人計畫將這份宣言印發給全島各界精英人士。但宣言尚未發出,三人即被特務人員查知﹐而遭逮捕,判處重刑。
彭明敏被判處八年有期徒刑,所幸因其國際聲望﹐獲蔣介石特赦,但行動仍遭監視,處境隨即危險,於是在多方暗助下於1970年1月偷渡到瑞典﹐轉赴美國。除在美國密西根大學擔任法學客座教授外,彭明敏並從事台灣獨立運動。1972年出任台灣獨立聯盟總本部主席,後來又與台灣海外同鄉學者創立台灣人公共事務協會(FAPA),擔任會長(1982)。1990年擔任亞太民主協會理事長。
在海外流亡了廿三年後﹐台灣的政治也有了相當的開放。1992年彭明敏返回台灣。1996年被民進黨推舉參選台灣有史以來的第一屆民選總統,與他在台大時的同事李登輝競選。在體制外為台灣的民主與獨立奮鬥的彭明敏﹐雖然輸給了在體制內隱忍攀爬的李登輝,但彭仍獲得21%(227萬多張)選票。
彭明敏雖然沒有當選總統,但是他對台灣的民主化與獨立運動有其無法磨滅的貢獻。而這個貢獻的上源,我們不能不追溯到胡適先生。
儘管來自中國的胡適,沒有主張台灣獨立,其國家認同當然是大中國,但是受胡適恩惠的彭明敏,以及受胡適啓蒙的我,我們所追求的台灣獨立的根本立場,與胡適的自由主義立場則毫無二致。
2011年彭教授決定回台定居。是年12月17日恰逢胡適120歲的冥誕,彭教授邀我於冥誕前一天一同前往南港胡適墓園追思。彭教授在胡適墓前獻上鮮花,深深行三鞠躬禮,然後佇立低頭沈思,嘴中喃喃默念,良久不已。他雖未出聲,但站在身旁的我已完全聽到他真摯感恩的心語。我也向胡適墳前默禱:適之先生,年少時代讀您的著作,受您民主思想的啓蒙,得以擺脫中國國民黨的法西斯窠臼,走上追求民主自由的不歸路….您是我重要的啓蒙師。
台灣獨立的路線很多,有以「台灣民族主義」為論述者,有以社會主義為論述者,我和彭明敏教授對台灣獨立的主張,則以自由主義、國民主權為基礎。這也是彭教授對我這位後生晚輩百般照顧關切,而能建立起忘年之交的契合之處。我們期待台灣能建立永保民主自由的獨立國家,我們當然也期待中國有朝一日能夠民主化。希望胡適的民主自由的精神,能夠成為台海雙邊的契合之處,到那一天,統獨已不再是爭議的問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