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6日 星期二

胡適:書院制史略


胡適:書院制史略


我為何講這個題目?因為古時的書院與現今教育界所倡的「道爾頓制」*精神大概相同。一千年以來,書院實在占教育上一個重要位置,國內的最高學府和思想的淵源,惟書院是賴。蓋書院為穩固古時最高的教育機關。所可惜的,就是光緒變政,把一千年來書院制完全推翻,而以形式一律的學堂代替教育。要知我國書院的程度,足可以比外國的大學研究院。譬如南菁書院,它所出版的書籍,等於外國博士所做的論文。書院之廢,實在是吾中國一大不幸事。一千年來學者自動的研究精神,將不復現於今日了。所以我今日要講這個書院的問題。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alton_Plan


本題計分兩節:第一,書院的歷史;第二,書院的精神。茲分別言之:

一、書院的歷史

一、精舍與書院 書院在頂古的時候,無史可考;因古代的學校,都是私家設立,不甚出名。周朝學制,亦無書院的名稱。戰國時候,講學風起,私家學校漸為人所器重。漢時私家傳授之盛,為古所未有。觀漢朝的國子監太學生,多至數萬人,即可見學風之盛。六朝時候,除官學外,復有精舍。此精舍系由少數的貴族或士大夫在郊外建屋數椽,以備他們春夏射御,秋冬讀書的處所。惟此精舍,仍由私家學塾蟬蛻而來,其教授方法,與佛家講經相同。佛家講經只許和尚沉思默想,倘和尚不明經理而欲請教於大和尚,此時大和尚就以杖叩和尚之頭,在問者雖受重擊,毫無怨言,仍俯首思索如故。有時思索不得,竟不遠千里朝拜名山,俾一旦觸機覺悟,此法系啟發學者思想。不借外界驅策而能自動學習;所以精舍也採取佛家方法。其後道家講經,也和佛家相同。到唐明皇的時候,始有書院的名稱。書院之有學校的價值,固自唐始,但至宋朝更進步了。

二、宋代四大書院 書院名稱,至宋朝時候才完全成立。當時最負盛名的書院,如石鼓、嶽麓、應天、白鹿洞,世人稱為四大書院。這些書院,都系私人集資建造,請一個學者來院主教,稱他叫山長。書院大半在山水優秀的地方,院內廣藏書籍,使學生自修時候,不致無參考書。此藏書之多,正所以引起學生自由研究的興趣。此四大書院,不獨藏書很多,並且請有學者在院內負指導責任。來茲學者,如有困難疑惑之處,即可向指導者請教;猶如今日道爾頓制的研究室。所以宋朝的書院,就是為學者自修的地方。

三、宋代書院制度 宋代書院制度,很可研究。每一個書院,有山長一人,系學識豐富的人充任。書院裡藏書極多,有所謂三舍制,就如湖南潭州書院,分縣學、書院、精舍三種。在州府縣學裡讀書,都是普通之才;優者升入書院。當時書院的程度,猶如今日大學本科,倘在書院裡考得成績很好,就升入精舍。此時猶如今日入大學研究院了。又當時又有所謂大學三舍制,就是在宋仁宗的時候,大興學校,令天下皆設官學,自己復於京師設立大學。考他的組織方法,也有三種階級,在州縣學讀書,稱曰外舍,等於大學預科;經一種考試升入內舍,等於今日大學本科;再經嚴格的考試,就升入精舍,等於今日大學研究院。這種制度,已在浙江書院實行了。

四、宋代講學之風與書院 宋代講學之盛,古所未有。當時所謂州學、縣學、官學,只有其名,而無其實。此等學校,吾無以名之,只得叫它曰抽象的學校,大概一位老師就是一個學校,老師之責任,就在講經。當時入官學者甚少,國子監太學生都可花錢捐得。然而尊崇一派奉為名師,日趨聽講者亦甚多。聽講時大半筆記,不用書籍,如《朱子語錄》,即學生所做的筆記。教法亦大半采佛家問答領悟之法,至於講學之風,迨南宋時可謂登峰造極。當時學生所最崇拜的,只有二人,因此分為二派:一派當推朱子,而另一則為陸象山派。朱陸既歿,其徒散居各處,亦復以講學為號召,所以私立的書院,就從此增多了。

五、會講式的書院 會講式的書院,起自明朝,如無錫東林書院,每月訂有開會時間。開會之先,由書院散發請帖,開會時由山長主講一段,講畢,令學生自由討論,各抒意見,互相切磋,終以茶點散會。
六、考課式的書院 考課式的書院,亦起自明朝。此式定每月三六九日或朔望兩日,由山長出題,凡合於應試資格的人,即可往書院應試。書院並訂津貼寒士膏火辦法,供寒士生活之用。此等書院,僅在考試時非常忙碌,平時無須開門,考課者亦不必在場內,只要各抒讜論而已。

七、清代的書院 清時學術思想,多不尊重理學一派,只孜孜研究考據實用的學問。學者貴能就性之所近,分門研究,研究所得,以筆記之。有時或做極長的卷折,以示造詣。所有書院,概系公立。山長由州府縣官聘請富有學識者充之。山長薪水很大,書院經費,除山長薪水外,又有經臨等費。學生除不收學費外,又有膏火津貼獎賞等。所以在學足供自給,安心讀書,並可以膏火等費贍養家室,不致有家室之累。每一書院,藏書極多,學生可以自由搜求材料,並有學識豐富之山長,加以指導。其制度完備,為亘古所未有,而今則不復見了!




二、書院的精神

一、代表時代精神 一時代的精神,只有一時代的祠祀,可以代表。因某時之所尊奉者,列為祠祀,即可覘某時代民意的趨向,古時書院常設神祠祀,帶有宗教的色彩,其為一千年來民意之所寄託,所以能代表各時代的精神。如宋朝書院,多崇拜張載、周濂溪、邵康節、程頤、程顥諸人,至南宋時就崇拜朱子,明時學者又改崇陽明,清時偏重漢學。而書院之祠祀,不外供許慎、鄭玄的神像。由此以觀,一時代精神,即於一時代書院所崇祀者足以代表了。

二、講學與議政 書院既為講學的地方,但有時亦為議政的機關。因為古時沒有正式代表民意的機關;有之,僅有書院可以代行職權了。漢朝的太學生,宋朝朱子一派的學者,其干涉國家政治之氣焰,盛極一時;以致在宋朝時候,政府立黨籍碑,禁朱子一派者應試,並不准起復為官。明朝太監專政,乃有無錫東林書院學者出而干涉,鼓吹建議,聲勢極張。此派在京師亦設有書院,如國家政令有不合意者,彼輩雖赴湯蹈火,尚仗義直言,以致為宵小所忌,多方傾害,死者亦多,政府併名之曰東林黨。然而前者死後者繼,其製造輿論,干涉朝政,固不減於昔日。於此可知書院亦可代表古時候議政的精神,不僅為講學之地了。


三、自修與研究 書院之真正的精神惟自修與研究,書院裡的學生,無一不有自由研究的態度,雖舊有山長,不過為學問上之顧問;至研究發明,仍視平日自修的程度如何。所以書院與今日教育界所倡道爾頓制的精神相同。在清朝時候,南菁、詁經、鐘山、學海四書院的學者,往往不以題目甚小,即淡漠視之。所以限於一小題或一字義,竟終日孜孜,究其所以,參考書籍,不憚煩勞,其自修與研究的精神,實在令人佩服!



三、結論

本題擬舉二例,作為結論:一、譬如南菁書院,其山長黃梨洲先生,常以八字告誡學生,即「實事求是,莫作調人」。因為研究學問,遇困難處若以調人自居,則必不肯虛心研究,而近乎自暴自棄了。二、又如上海龍門書院,其屏壁即大書「讀書先要會疑,學者須於無疑中尋找疑處,方為有得」,即可知古時候學者的精神,惟在刻苦研究與自由思索了。其意以學問有成,在乎自修,不在乎外界壓迫。這種精神,我恐今日學校中多輕視之。又當聲明者,即書院並不拒絕科學,如清代書院的課程,亦有天文、算學、地理、歷史、聲、光、化、電等科學。尤以清代學者如戴震、王念孫等都精通算學為證。惜乎光緒變政,將一千年來的書院制度,完全推翻,而以在德國已行一百餘年之學校代替此制,詡為自新。使一千年來學者自動的研究精神,將不復現於今日。吾以今日教育界提倡道爾頓制,注重自動的研究,與書院制不謀而合,不得不講這書院制度的略史了。


原文網址:https://read01.com/8n2ym2.html



*ドルトン・プラン (the Dalton Plan) またはダルトン・プランは、1920年代にアメリカのマサチューセッツ州ドルトン小学校においてヘレン・パーカーストにより指導・実施された教育指導法である。パーカースト自身は、当初、ドルトン実験室案 (Dalton laboratory Plan) と呼んだ。

概要[編集]

ドルトン・プランを主体にした学校は世界各地に作られており、最も有名なものはパーカースト自身が創立したニューヨークプレップ・スクールであるダルトンスクール(en:The Dalton School 別名 Children's University 子ども大学、児童大学)である。
ドルトン・プランは彼女が教師としての最初の赴任校で1人で40人の生徒を指導する体験をしたことがきっかけとなり、その後学んだマリア・モンテッソーリの自発性、自主性を重んじる着想(モンテッソーリ教育)やジョン・デューイの問題解決学習などの長所を取り入れて練られたものである。クラスの人数が多くとも児童一人一人の能力を伸ばす目的で考案された。中心になるのは自由と協同という考えであ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