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4日 星期四

楊聯陞書評、李約瑟《中國的科學與文明》(即《中國科學技術史》1954)、評《評論 Joseph Needham 李約瑟、Wang Ling 王鈴、Derek Price 普賴斯《天鐘:中世紀中國偉大的天文鐘》1960、《漢學書評》

 楊聯陞書評、李約瑟《中國的科學與文明》(即《中國科學技術史》1954)、評《評論 Joseph Needham 李約瑟、Wang Ling 王鈴、Derek Price 普賴斯《天鐘:中世紀中國偉大的天文鐘》1960、《漢學書評》


李約瑟CHFRSFBA英語:Noel Joseph Terence Montgomery Needham,1900年12月9日-1995年3月24日),生於英國英格蘭倫敦生物化學家。所著《中國的科學與文明》(即《中國科學技術史》)對現代中西文化交流影響深遠。他關於中國科技停滯的李約瑟難題也引起各界關注和討論。

在劍橋主要是做李約瑟的客(宿舍規矩不同,早餐時同桌有寒暄者,有隻自看報者)。看他所藏的書。談到赫連勃勃「蒸土築城,錐入一寸,即殺作者,而並築之」,他大有興趣,立刻檢出《晉書》原文,要我口譯,他在卡片上打字。其勤真不可及。那時的助手是王鈴,有時在鄭德坤博士家會晤,鄭講考古與藝術,是哈佛前輩。 後來李約瑟等的大著第一冊(近於通史)出版,我在HJAS有長評,指出若干錯誤。再會面時就有些冷落了。
衛理告訴我,他評此冊說其中有許多錯誤(many mistakes),李約瑟告訴衛理:「你必須再舉二十多條錯處才可以說許多錯誤。」衛理說:「我又寄給他十幾條,也就罷休了。」
由此可見,書評用數量詞,特別要慎重。如 a few 是三五個, several 就多些,可說五七個,some,a number of 若干(前者較少)都有分別。定冠詞 the 的使用,更是重要。西洋人自己有時也不敢定,有人說如果可冠可不冠之時以不用為宜,亦是一法。
李約瑟、王鈴合著第一冊 (hc案:中國的科學與文明)討論沈括,提到《忘懷錄》,有游山水必備之器物的單子。有一處需要泥船(mud boats),我覺得奇怪,檢書原來是泥靴(mud boots),可能王鈴發音欠準確,李約瑟沒聽清,致誤。不過,若依常情推測,亦可能猜出此類錯誤,只是他們做的是開荒的工作,一年不知要看要譯多少書,豈能毫無失誤 ! 讀者要心存恕道。我對於李約瑟的巨著還是十分敬佩的! --- 楊聯陞《漢學書評2016 書評經驗談1985

李約瑟《中國的科學與文明》(即《中國科學技術史》)第一卷 導論 李約瑟著,王鈴協助;1954  

楊聯陞書評 (《哈佛亞洲學報》第18卷第1、2合期,1955年6月):評《李約瑟著《中國科學技術史》第一卷 導論 》,中文見:楊聯陞《漢學書評》頁278-295


中譯者王存誠有篇中譯 書評導語》,載《漢學書評》頁121-26

"...... (《中國科學技術史》)兩個譯本竟不知用楊(聯陞)先生之言,不僅原錯照搬,翻譯中又添新錯。......" (p.123)
類似李約瑟主編的大部頭《中國的科學與文明》(即《中國科學技術史》),可以採用的方式是先印試刊本,供世界專家參考、改正,之後再正式出版。不過,此法耗費頗大,而李約瑟找的合作者,已是世界第一流的專家。




 ~~~~楊聯陞書評 (《美國東方學會會刊》第80卷第4期,1960年):評《評論 Joseph Needham 李約瑟、Wang Ling 王鈴、Derek Price 普賴斯《天鐘:中世紀中國偉大的天文鐘》1960 》,中文見:楊聯陞《漢學書評》頁438-446


蘇錦坤: HC 送我楊聯陞《漢學書評》一書,評論 Joseph Needham 李約瑟、Wang Ling 王鈴、Derek Price 普賴斯《天鐘:中世紀中國偉大的天文鐘》,書中居然把「校以三八之氣,考以刻鏤之分」,翻譯成「forty-eight ch'i 四十八氣」,英文還註明「原文誤把四十八氣寫作三十八氣」。李約瑟也真膽大妄為,居然敢憑常識作校勘(校勘須有不同版本的「異讀」作根據),當場被楊聯陞抓到疵漏:「三八之氣」是指「二十四節氣」,這是基本常識呀!原文蘇頌是說「與二十四節氣相比較,來顯示在(天文鐘)的刻度上」。
楊聯陞又說,蘇頌原文「蓋觀四七之中星,以知節候之早晚」,李約瑟等人將「四七之中星」譯作「forty-eight stars」,英文還註明「應該作 twenty-eight constallations 二十八星座」,完全不知道「四七(是)二十八」,原文就是說「二十八宿(ㄒㄧㄡˋ)」。最後還被楊聯陞酸了一句:「沒有想到兩位數學家會在簡單的算術算錯兩次!」
就我個人來說,要經過許多年,我才知道「耶穌十二門徒中的約翰與施洗者約翰是不同人」、「林肯不姓林、華盛頓不姓華」、「釋迦牟尼不是姓釋迦、名牟尼」,《增壹阿含29.9經》:「諸有四姓,剃除鬚髮,以信堅固,出家學道者,彼當滅本名字,自稱釋迦弟子。」(CBETA, T02, no. 125, p. 658, c10-12)。這裡的四姓是指「婆羅門、剎帝利、吠舍、首陀羅」四caste (種姓);這是說,出家以後,佛弟子就無出身種姓、來自豪門貴族或貧斥人家之分。印度、錫蘭或西域出家人,有出家人在出家之後取了「法名」,並沒有改姓「釋迦」的記載。http://yifertw.blogspot.tw/2016/11/blog-post_24.html

~~~~
 中國科學技術史》乃李約瑟研究所李約瑟博士和國際學者們所編著的一套關於中國的科學技術歷史的著作「SCIENCE AND CIVILIZATION IN CHINA」的中文翻譯本。李約瑟在書中列出中國人的發明:火藥造紙術印刷術指南針。他還考察了鋼鐵冶煉技術、機械鐘錶、以及把旋轉運動變成直線運動的傳動帶和傳動鏈、拱橋和鐵索橋、深井鑽探設備等工程技術發明,水上航行用的明輪船、前桅帆、後桅帆、水密隔艙和尾舵等。
李約瑟寫道:「就技術的影響而言,在文藝復興之時和之前,中國佔據著一個強大的支配地位。……世界受中國古代和中世紀的頑強的手工業者之賜遠遠大於受亞歷山大時代的技工、能言善辯的神學家之賜。」
中文翻譯本由李約瑟 《中國科學技術史》翻譯出版委員會翻譯,(主任委員 盧嘉錫、副主任委員 路甬祥等)由科學出版社出版和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綱目[編輯]

李氏原本構思是寫一冊,後來越寫越多,現今有7卷,具體分為:[1]
  • 第一卷 導論 李約瑟著,王鈴協助;1954   
  • 第二卷 科學思想史 李約瑟著,王鈴協助;1956   
  • 第三卷 數學、天學和地學 李約瑟著,王鈴協助;1959   
  • 第四卷 物理學及相關技術  
    • 第一分冊 物理學 李約瑟著,王鈴協助,羅賓遜(K.G.Robinson)部分特別貢獻;1962
    • 第二分冊 機械工程 李約瑟著,王鈴協助;1965   
    • 第三分冊 土木工程與航海技術 李約瑟著,王鈴、魯桂珍協助;1971    
  • 第五卷 化學及相關技術
    • 第一分冊 紙和印刷 錢存訓著;1985 [2]  
    • 第二分冊 煉丹術的發明和發展:金丹與長生 李約瑟著,魯桂珍協助;1974   
    • 第三分冊 煉丹術的發明和發展:從丹砂到合成胰島素的歷史考察 李約瑟著,何丙郁、魯桂珍協助;1976   
    • 第四分冊 煉丹術的發現和發展:設備與理論 李約瑟著,魯桂珍協助,席文(Nathan Sivin)部分貢獻;1980
    • 第五分冊 煉丹術的發現和發展:內丹 李約瑟著,魯桂珍協作;1983   
    • 第六分冊 軍事技術:拋射武器及攻守城技術 葉山(Robin D.S.Yates)著,石施道(Krzysztof Gawlikowski)、麥克尤恩(Edward McEwen)和王鈴協助;1995
    • 第七分冊 軍事技術:火藥的史詩 李約瑟著,何丙郁、魯桂珍、王鈴協助;1987    
    • 第八分冊 (未完成)
    • 第九分冊 紡織技術:紡紗與繅絲 庫恩(Dieter Kuhn)著;1986   
    • 第十分冊 (未完成)
    • 第十一分冊 鋼鐵冶金 Donald B. Wagner著;2008    
    • 第十二分冊 陶瓷科技 Rose Kerr與Nigel Wood著,蔡玫芬與張福康部份貢獻;2004
    • 第十三分冊 採礦 Peter J.Golas著;1999    
  • 第六卷 生物學及相關技術
    • 第一分冊 植物學 李約瑟著,魯桂珍協助,黃興宗部分特別貢獻;1986   
    • 第二分冊 農業 白馥蘭(Francesca Bray)著,1988   
    • 第三分冊 農產品加工業和林業 丹尼爾斯(Christian A. Daniels)和孟席斯(Nicholas K. Menzies)著;1996
    • 第四分冊 (未完成)
    • 第五分冊 發酵與食品科學 黃興宗著;2000 
    • 第六分冊 醫學 李約瑟與魯桂珍著,席文(Nathan Sivin)編輯;2000
  • 第七卷 社會背景
    • 第一分冊 語言與邏輯 哈布斯邁耶(Christoph Harbsmeier)著;1998   
    • 第二分冊 總結與反思 李約瑟著,Kenneth G. Robinson編輯,黃仁宇部份貢獻,伊懋可(Mark Elvin)導論;2004
截至2014年7月,以上第一至四卷、第五卷第一、二、五至七分冊、第六卷第一、第五及第六分冊,共14冊的中譯本已出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