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8日 星期三

簡單評論:平金恆煒:面對獨裁:胡適與殷海光的三次諍論/兩種態度;新書發表會

HC案:我不很相信這種所謂態度說及對"「容忍比自由重要」"之曲解。
胡適面對的是"自由中國"在美國的立足點和雷案 (蔣的真正動機還搞不清楚);以雷震 (監獄中)對胡適的信心,可以證明此點。
殷海光面對的衝突,是另一層級的。



在台灣,若連號稱中國自由主義之父的胡適,都在蔣介石威權之下屈服而不敢維護雷震和殷海光,並自圓其說「容忍比自由還更重要」,只剩雷、殷等極少數知識份子相信自由主義,當然擋不住威力強大的民族威權主義(見金恆煒新著《面對獨裁──胡適與殷海光的兩種態度》)蘋論:毀損國旗是表意自由 2017.11.8

胡適主張「容忍比自由重要」 金恆煒出書批他向獨裁蔣介石低頭

2017-10-22 17:08
〔記者陳鈺馥/台北報導〕政論作家金恆煒今舉行「面對獨裁:胡適與殷海光的兩種態度」新書發表會,國史館館長吳密察、前總統府秘書長陳師孟等人皆出席與會,談論胡適和殷海光面對國民黨獨裁政權的歷史,陳師孟表示,胡適早年雖主張自由主義,但後來卻向獨裁者蔣介石低頭,與殷海光面對威權的態度大相逕庭。
新書發表會主持人彭文正指出,這本書是黑白分明的台灣近代史,書中狠狠批鬥蔣介石,也談及自由主義者胡適,批判胡適去當了蔣官,還主張「容忍比自由重要」,反觀殷海光遭受迫害,也不改其志氣。彭更認為,殷海光如果活在當代,應會是台獨主義者,胡適雖主張自由主義,但有官做,他就去做,這比較像台北市長柯文哲的態度。
陳師孟則說,胡適原是自由主義者,最後卻服膺於威權主義,放棄自己過去理念,走向獨裁那一端,貧賤不能移、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這三個胡適都沒做到,胡適太窮,去美國要靠國民黨蔣介石講接濟資金,後來老蔣要胡適接中研院院長,一聽到是中研院院長,馬上就向蔣介石低頭,更向獨裁者低頭。
陳師孟說,金恆煒在書中談及,殷海光與自己祖父陳布雷的一段歷史,當年殷海光在黨報中央日報作主筆時,1948年11月4日寫社論批蔣,引發蔣介石大怒找了陳立夫去關切,當時祖父在他自殺前幾天,曾向蔣介石勸說,「那是年輕同志不必去追究」,此事反映其實背後陳布雷有在出力。
國史館館長吳密察則說,台灣民主化運動不可以沒有外省人的參加,所謂外省人也不是都像蔣介石那樣,也是有不一樣的外省人,1950年代的台灣絕不像教科書所寫的那樣,這當中有大小角力及政治影響,金恆煒透過當事人日記、回憶錄,大部分都是私文書,利用穿透紙背的能力,洞機眉角將關鍵書寫出來,將兩人重新評價出來。

面對獨裁:胡適與殷海光的三次諍論/兩種態度

作者: 金恆煒
出版社:允晨文化,2017.10.1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67396
書聲:允晨新書快報
----


2013年,養病中的金恆煒總編輯去了美國芝加哥大學,探望讀書的兒子,和幾位老友,一有空就溜到芝加哥大學圖書館,翻看獨家資料,從而秘密寫作了《面對獨裁--胡適與殷海光的兩種態度》這本三十萬的皇皇鉅作。回到歷史科班的名筆,寫出了一本金石鉅作,重新耙梳了兩代自由主義知識分子,胡適與殷海光,在面對獨裁者的道德抉擇。
作為白話文運動的倡議者,中央研究院在台復院的首任院長,胡適的歷史貢獻,難以抹滅:不過,在「自由中國」一案,與「吳國楨案」的舉措態度上,始終留有模糊地帶,到底原因是甚麼?轉折之處何在?對一個聲望崇隆的自由主義知識分子的胡適來說,他真實的想法又是甚麼?這本三十萬鉅著讀起來,卻不枯燥,漸次剝除表層,有如敦煌石窟的壁畫,一層層剝落,一層層彰顯,更重要的,還重現當年捲在此公案中的人,他們的證詞。上世紀五0年代的台灣,曾經有機會往另一個方向,一個正常國家的路向前進,可惜錯過了……。
我一九九0年三月到允晨擔任編輯時,初識同樓辦公的當代雜誌金恆煒總編輯,一晃近三十年。我的憂國之思從不像他那樣深重,宜乎如今往酒肆間取暖,抒寫年歲流光,所幸藉由出版平台,我多少也能貢獻台灣社會一點甚麼,這本《面對獨裁》提醒我們的不只是歷史教訓,重現前賢音聲,也提醒知識分子,不忘初心,為自己定位。檢視我們的永遠是歷史,只是我們自己看不到。
由於編輯作業遲延,直到今天才上市,還請包涵。









書成自記

  這是一本意外的書。這裡的「意外」,不是學者、作家出書時所說的在寫作計劃之外的那種意外;我的「意外」是真的意外,是超乎人力掌控的生命之意外;本書是 扎於两次癌患意外下的劫餘之書。

  二○一○年八月,我得了胰臟癌,依當時的各種資訊,存活率很低,低到只有百分之十,甚至百分之二。一位朋友的哥哥是腫瘤專家,看了我各種病例報告後,判決很簡單:「兩年」。於是被迫放下手上所有工作,包括經營了二十多年的《當代》及出版社、政治評論專欄以及廣播、電視談話節目等等。一貫被忙碌填滿的生活,旦夕之間全抽空了,只能聽憑癌細胞在身體裡搞殖民。

  二○一○年九月大手術之後,承昭姿的安排,到和信做化療與電療,院長黃達夫先生常到病房探視。黃院長博聞多識,跟我上下古今談了很多,很引發我們的談興,他或許是透過「談聊」來做心靈馬殺雞?

  五周的化療、電療結束之後,繼續追踪,每三個月做一次斷層掃瞄。二○一三年,看來情況穩定且樂觀,內人與我遂起念到芝加哥探視寫論文的兒子,預計待三個月,等他論文殺青。三個月的停留,本來打算接受長青兄的建議,趁機寫一本與胰臟癌拚摶的書;長青兄的尊翁患胰臟癌過世,他認為這本書可以風行一時。

  芝加哥幸有老友楊誠、譚愛梅兄嫂、許達然夫婦及新朋友李旭登、林瑛莉伉儷等,不算寂寞。最好的是,能與兒子同到芝加哥大學,他做研究,我摸到圖書館去,瀏覧台港雜誌,還可借出細讀。基本上我關注的是五○年代台灣政治的文章、書籍,尤其吸引我注意的是吳國楨事件中胡適的角色,我也注意到殷海光與胡適的分歧。解嚴後《自由時報》根據吳國楨回憶手稿並訪談吳夫人黃卓群女士,一九九五年出版《吳國楨傳》,附錄了當年最犯蔣家忌諱的文献,包括〈吳國楨啟事〉、吳國楨給蔣介石的五封信、致國民大會書、宋美齡與吳國楨夫婦來往書信以及吳國禎與尼克森的來回信等等,據說後來國民黨所以派人暗殺江南,就是因為江南要訪問吳國禎,披露那些書信、檄文,抖出那一段黑暗醜陋不堪聞問的兩蔣穢史。可怪的是,《吳國楨傳》中獨獨缺少他與胡適論戰的過程。如此關鍵緊要的史實,為什麼吳的回憶錄及吳國楨夫人訪談不着一字?受好奇心的驅使,開始蒐看這方面的文獻。芝大圖書館存有LOOK全套,我影印了一九五五年吳國楨挑戰蔣家父子的文章,”Your Money has Built a Police State in FORMOSA”(〈你們的錢在福爾摩沙建立了警察國家〉)。可惜的是,胡適針對吳文發表在《新領袖》(The New Leader)的反駁文章“How Free is Formosa?”(〈福爾摩沙有多自由?〉沒有見到。芝大圖書館館藏獨缺《新領袖》,館員告知可向別的圖書館調閱,但一算時間,來不及了,只好作罷。不過圖書館藏有中國學者楊金榮的書《角色與命運──胡適晚年的自由主義困境》,摘譯了胡適《新領袖》文章的一小部分內容,後來披覽、蒐羅各方材料時,發現《中華日報》當年即有譯文,自不必麻煩美國的友人代勞。

  回台之後開始廣泛閱讀,也開始着手撰寫殷海光與胡適因吳國禎事件而引發的諍論,並重建此一公案的始末。初稿將完未完之際,醫生發覺我又得了淋巴癌,萬幸不是胰臟癌復發,折騰了長達約半年的化療、電療,幾乎纏綿床榻,苦不堪言。二○一三年十二月下旬政大舉辦﹝自由與獨立—紀念張忠棟教授八十冥誕學術研討會﹞,張忠棟教授是我尊重的舊識,我奮力提出〈胡適:自由主義者還是蔣政權的捍衛者〉初稿,由於療程未完,身體虛弱,不能親自與會,託主辦人薛化元教授代讀。後來與李筱峯教授談起此文,他推薦我在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交院的學報《文史台灣學報》發表,承慝名審查提出意見,經過仔 增補修訂後,本書﹝上篇﹞在《文史台灣學報》二○○五年六月的第九期發表。

  潘光哲兄讀過我前文的抽印本,第二章寫就後,承他的厚愛要我提交論文給中研院近史所在二○一六年十二月六日舉辦的﹝胡適與知識人的變局選擇﹞學術研討會,我將第二章中的末節抽出,另題名作〈從「反攻無望論」到〈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殷海光的 legacy(遺緒)〉,在討論會中宣讀。過去從沒有人揭示殷海光的思惟與彭明敏的〈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的直接關係;這是第一篇。

  ﹝下篇﹞始於一九五八年四月八日胡適離美返台任中研院院長職,終於一九六○年九月四日雷震等三人被捕、《自由中國》形同被封,中間不過兩年半。胡適帶着樂觀使命回國報效台灣,却碰到朝野大對決。雖然序幕從胡適「為雷震樹銅像」拉開,但火車對撞的終局,勢不可免:—方面蔣政權以院長職羈縻胡適,要修改出版法、打擊言論界,目的就是建構三連任的蔣家王期,然後以父傳子;另—方面的《自由中國》以輿論界重鎮,全力反出版法修訂、扺死對抗蔣介石違憲三連任。中間 空殺出的就是陳懷琪事件;《自由中國》面臨人坐牢、雜誌被封的險峻。胡適知道事態嚴重,屈膝寫〈公開信〉乞憐,又發表〈容忍與自由〉,蔣介石最後網開一面,官司遂不了了之。胡適援引的「容忍比自由還更重要」,典出胡適康乃爾大學的業師 George Lincoln Burr,其實伯爾教授所說的—用漢語簡化版—是「寬容比反叛更重要」,伯爾原本的論述在宗教,胡適轉手挪用在政治上,於是「容忍比自由還更重要」成為胡適晚年定論。

  全書主體三篇寫完,先送李永熾兄寫序。永熾兄看完﹝下篇﹞,問一個問題:「為什麼胡適把業師柏爾教授的『自由比反叛重要』轉手成『容忍比自由重要』?」這是好問題;李永熾兄一眼看出我論文的破綻,其實答案已在我論胡適與蔣介石關係的未完稿中。為了解答永熾兄的提問,着手增補三萬多字的〈胡適晚年與蔣介石的深層結構關係〉;並且重新改動﹝下篇﹞的文章肌理。本書以殷海光與胡適三次錚論為骨架,既然探究了胡適與蔣介石,為求論述完整,勢非分疏殷海光與蔣介石的關係不可,是為〈豹變:從法西斯到自由主義的殷海光〉之作;從而對照比觀殷、胡歧見及矛盾的核心議題。﹝卷首﹞是以胡適之死展開,殷海光的豹變做結,全書情節呈現倒敘的效果。

  本書嚴守論文書寫規範,凡引文必加註,一則是出於論證(argument)必須要有堅實的史料當基礎,二則提供信而有徵之史料,以供人查驗、援引。在我閱讀過程中,凡沒有確實來源的說法、史料,—切摒棄,以免誤入歧途。本書雖用學術方式出現,行文則力求明白有趣,讓事件層層展開,盼讀者有「偵探」的樂趣。

  最後說明,在胡適、殷海光成為台灣與中國顯學,而且專論、專書充斥的當下,為什麼還要寫這樣一本書?拙著能有什麼新的發現與意義、價值?答案當然要讀者來下,不過,略可以表示的是,本書取徑之有所不同,在於筆者是歷史系正途出身,研讀史學沒有荒廢,而且觀察政治、評 時政積數十年經驗,能看到政治操作的眉眉角角,具有一般歷史學家所缺乏的觀察政治的眼睛。換句話說,這是史學與政論合—爐而共冶的試作,成或不成、當或不當,有賴方家指正。



----

1955年4月,胡適在《自由中國》著文,呼籲爭取言論自由,不要學鳳凰的不說話,要學烏鴉「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取材有方,佈局完整,文筆流暢生動。讀來一氣呵成,毫不做作。

  舉凡個人的恩怨、事理的原委、時勢的變遷,處處可見爬梳之功;加上資料搜羅完備,引證翔實,絕無憑空之言,句句可得核實,允為持平可信之論。

  歷來的懸案,經他旁徵博引,抉幽發微,一一得解,讀來宛如一部扣人心弦的偵探小說。

  一九四九年中共席捲中國,胡適銜蔣介石之命赴美,晚年流寓紐約,在個人生活與政局激盪的交迫下,胡適的工作、經濟,甚至在美的長期居留權,全賴蔣政權提供,遂與蔣介石發展出深層的結構關係。殷海光反是,四九年七月後辭黨報《中央日報》主筆與高薪,斬斷與蔣介石政權所有臍帶關係,原本做過副教授的,寧屈就台灣大學哲學系講師,用心則在推倒專制獨裁的論述上;他的思維直接影響了彭明敏等的《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本書﹝卷首﹞以胡適之死展開,以殷海光的豹變做結,呈現倒敘的效果。以下各篇由遠而近,次第敘述殷海光與胡適三次錚論:以一九五四年吳國楨事件始,「容忍與自由」論戰終;最後,「雷案」爆發,反對黨夭折,《自由中國》停刊,自由主義集團悲劇結束。把胡適與殷海光的諍論當成主幹,鉤勒盤根錯節、枝枝葉葉的大大小小事件,藉以窺見流動而詭異變幻的當年歷史風景,身在局中的不可化解人物當時不見得可能「偶開天眼覷紅塵,可憐身是眼中人。」——金恆煒

名人推薦

  黃進興‧王汎森‧杜正勝‧李永熾——隆重推薦

  本書焦點明確,不只有趣味性,也不乏學術的深度。舉其例,﹝下篇﹞第九章的「容忍比自由還更重要」的謎中謎。該文鞭辟入裡,條理清晰,極具說服力,令人頗有撥雲霧見青天的感悟,而他卓越的史識於此盡見。——黃進興


  同樣的胡適,從吳國楨案到雷震案,他的自由主義者立場是否有所不同?他與殷海光為兩個世代的自由主義者代表,為何在面對蔣政權時的態度有所不同?這是這本書的切入點,也是最重要的關竅。作為五四新文化運動的代表人物,推行白話文運動的旗手,中央研究院在台復院的院長……,胡適在許許多多方面的歷史地位及評價,早有公斷,然而,在自由主義者的立場上,他的艱困與掙扎實況又為何?整個上世紀五○年代的台灣處境與國際現實,才是主旋律,在今天重新審視,也有鑑借的價值。——王汎森

  深佩老兄不但政論筆鋒,史學考證工夫亦甚了得。
  我將你的論文推薦給教史學方法的朋友。——杜正勝

  洋洋灑灑三十萬字的鉅著,不只論述吳國楨案,討論「反攻大陸問題」,解析胡殷兩代自由主義者的論點,還詳述胡適流寓美國的苦楚,以及獲得蔣介石以美國帳戶金援的過程。想了解一九五○年代的台灣,從中也可以獲得許多知識。對政論名家的殷海光,同是政論名家的金恒煒似乎更有一分惺惺相惜之情。——李永熾



作者介紹

作者簡介

金恆煒


  曾任《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主編、副總編輯
  《當代》總編輯

  現任
  凱達格蘭學校校長
  《自由時報》專欄作家

  著作
  《趙高與浮士德》
  《民主內戰的必要》
  《解構「他,馬的」爆破黨國的最後「神話」》
  《我的正義法庭》等



目錄

推薦一/黃進興
推薦二/王汎森
推薦三/杜正勝
李永熾/序 兩個世代的自由主義者及其交會
書成自記

卷首 「雷案」:胡適、雷震與殷海光

第—章 胡適:難解的謎
喪禮:胡適之盛遠邁魯迅
〈本事〉:—首小詩透露時人的心聲

第二章 「雷案」:胡適不可承受之重
「初供」:「雷案」事變後胡適的反應
東京密會:胡適被設計了?
胡適:從東京密到「大失望 」
「雷案」與反對黨:胡適最後的政治差使

第三章 雷震‧胡適與殷海光的悲劇
雷震:十年歲月等閒度,一生事業盡銷磨。
胡適:四、五十年的努力打銷了,毀滅了。
殷海光:悲劇性的生涯
第四章 豹變:從法西斯到自由主義的殷海光/047
胡適與殷海光的內在矛盾
狂執之情:一九四九年前的殷海光
信仰法西斯/崇拜蔣介石/出任《中央日報》主筆/殷海光有
沒有入黨?/蔣介石召見殷海光始末
〈趕快收拾人心〉:殷海光一生的轉捩點
生機何在:從法西斯、民主社會主義到自由主義
揮自由主義之戈:以《民族報》為舞台
轉向:心智努力的艱苦卓
告別黨報:與蔣政權澈底決裂

小 結 這樣的殷海光與那樣的胡適

﹝上篇﹞ 胡適:自由主義者還是蔣政權的捍衛者?

—從吳國楨事件看殷海光與胡適劍沒有出鞘的交鋒

前 言 吳國楨:公開挑戰蔣政權的第一聲
吳國楨幼子被扣為人質
王世杰「免職」與吳國楨「套匯」
〈吳國楨啟事〉蹴水而出
張道藩出手vs.〈上國民大會書〉

第一章 胡適vs.吳國楨:從《展望》到《新領袖》
第一階段:胡適對國民黨與吳國楨都有意見
第二階段:《展望》vs.《新領袖》
吳國楨:〈你們的錢在福爾摩沙建立了警察國家〉/胡適「嚴厲」指控吳國楨的私函/吳國楨的答辯
第三階段:胡適致命性反擊吳國楨:〈福爾摩沙有多自由?〉
第四階段:吳國楨二信一文的無效駁正與反駁文
吳國楨致胡適第一封信(一九五四年八月十二日)/吳國楨再致胡適(一九五四年八月十七日)/吳國楨給《新領袖》的反駁文
胡適沒有把吳國楨後二信給殷海光看

第二章 蔣經國接班之謎的爭論
大衛單挑巨人,巨人贏了!
胡適的「君子理論」:蔣經國不可能是接班人
「汪漢航事件」的風暴
第一階段風暴/第二階段風暴餘波

第三章 殷海光與胡適有基本歧異
胡適評殷海光:「他是個書獃子」
殷海光評胡適:沒有「洞察力」
殷海光再評胡適:妥協的自由主義者
胡適的「紅線」:爭取言論自由的一個戒約

第四章 顧維鈞揭秘:胡適在吳國楨事件中的角色
吳國楨事件的美國效應
胡適是大計劃中的最關鍵一環
艾奇遜說胡適已被蔣介石收買了

小 結 萬馬齊喑究可哀
美國撐腰下吳國楨出任台灣省主席
從棟樑之材成為「全民公敵」
吳國楨事件:胡適、殷海光的歧見

﹝中篇﹞ 「反攻大陸問題」:刺入蔣政權心臟的木椿

—殷海光的 legacy(遺澤)
前 言 殷海光、「反攻大陸問題」與「雷案」  
〈反攻大陸問題〉是「雷案」的引信
九月四日大逮捕
警總與國民黨炮製「雷案」

第—章 「雷案」如何從文字叛國躍昇為「匪諜案」
〈反攻大陸問題〉與「田雨專案」
所謂的《自由中國》「違法言論」/〈起訴書〉與「白皮書」
為什麼是殷海光?
蔣經國出手:帳從〈反攻大陸問題〉算起/殷海光是雷震之外的二號「欽犯」
「雷案」本質上的轉變
蔣介石欽點傅正/把雷震釘死在匪諜罪上
劍底遊魂殷海光
為什麼是雷震、傅正而不是雷震、殷海光

第二章 以「反攻大陸問題」始以「反對黨問題」終的﹝今日的問題﹞
刺入蔣政權心臟的木椿:〈反攻大陸問題〉
「反攻大陸問題」丹火錄
殷海光的理論基礎及針對性/殷海光的「公算」
蔣介石的「第三次世界大戰」與蔣介石的「反攻大陸」
顧維鈞質疑美蘇大戰的可能
韓戰與蔣政權的命運
「反攻無望論」的始作俑者顧維鈞

第三章 「反攻大陸問題」論戰
第一輪:〈反攻大陸問題〉vs.「反攻無望論」
第二輪 : 殷海光的反擊
「反攻大陸問題」的波瀾
蔣介石與陳誠的「反攻無望論」/《中央日報》火力全開/「反攻大陸問題」成為顯學

第四章 胡適跳入「反攻論戰」戰局
胡適對「反攻大陸問題」的「心證」
第三輪論戰:胡適寶劍出鞘 戰火再起
第三次世界大戰與反攻大陸
胡適的四變調
第一變: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懸測太悲觀/第二變:第二次世界大戰並未結束/第三變:反共要兵力,質問有幾師幾團兵力/第四變:第三次世界大戰在幾秒內發生
胡適生平的大「斷裂」與「希望」
第四輪論戰:胡適的挑戰與殷海光的回應

第五章 從「八二三炮戰」到「不可使用武力」
國府掩蓋〈聯合公報〉下的「反攻無望」
「搞個政變,換個人上去。」
胡適日記剪貼:美國朝野面對的台海危機
美國輿論呼籲放棄金馬外島/關於杜勒斯的說法/關於艾森豪
總統的說法/關於「兩份文件」
雷震/《自由中國》與殷海光的「八二三」反應
今日反攻其時,他們為什麼又不反攻?/大家認為我們過去反攻大陸問題對了
國府的謊言與遮羞
〈中美聯合公報〉促成雷震更努力組黨/殷海光吐了一口鳥氣

第六章 放棄使用武力反攻之後
胡適的謹小慎微與雷震的使命感
塵埃落定看殷胡
胡適的反應/殷海光的反應
「反攻無望」的底牌揭穿了之後
殷海光的「破」與「立」

第七章 殷海光的 legacy(遺澤):從「反攻無望論」到〈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
「兩間餘一卒,荷戟尚彷徨。」
「雷案」與「自救宣言案」
蔣介石‧「雷案」‧「自救宣言案」
〈自救宣言 〉起草主筆人謝聰敏
彭明敏的回憶/謝聰敏的回憶
彭明敏‧雷震與國際壓力
《紐約時報》力追/海外的聲援
「自救宣言案」對獨派的影響
一九六四年的殷海光與彭明敏
殷海光!殷海光!殷海光!
警總懷疑〈自救宣言〉出自殷海光/彭明敏vs.殷海光/「暗殺蔣介石事件」
〈自救宣言〉與殷海光
第一面相:謝聰敏與殷海光/第二面相:從警總看殷海光與〈自救宣言〉/第三面相:〈自救宣言〉與殷海光思想的「內在理路」疏證
謝聰敏證言與殷海光言論的比觀

小 結 冰山上一隻微細的蠟燭/365

﹝下篇﹞ 胡適的「容忍」與殷海光的「自由」

前 言 胡適晚年非得直面蔣介石不可

第—章 一九四九年的大流亡
銜命赴美:被迫去國的胡適
極目江山空灑淚 傷心離亂此身休
蔣介石給胡適的favor

第二章 胡適與蔣介石的深層結構關係
胡適到美國:為蔣介石做什麼?
胡適二度銜命使美的任務/胡適在美給國民黨政府作工作/以支持蔣介石始 以支持蔣介石終/《自由中國》內部的最大矛盾:挺蔣/反蔣之爭/胡適:蔣委員長是唯一的領袖/胡適與「自由中國運動」/「自由同盟」
美國九年:胡適拿的是什麼簽證?
風景不殊 舉目有江河之異/蔣介石不願意胡適入閻錫山內閣/國務卿艾奇遜拒見胡適/《白皮書》公佈之後的胡適/從沮喪到絕望:《白皮書》的撞擊/從臨時(temporary)身份到長久居留/胡適拿的是「政府官員」的”A1”簽證?/留居美國的懸斷原則
流寓美國:胡適靠什麼維生?
蔣介石一九四四年即饋贈六千美元給胡適/胡適二度使美:蔣介石何時開始饋金何時停止?/江冬秀的護照和旅費/胡適:「我在台灣是要住下去」的決定及其時機

小 結 馬克思「生活決定意識」:胡適晚年的悲劇

第三章 胡適的雷震銅像被陳懷琪砍了
給雷儆寰樹個銅像
言論自由進步功在雷震
封雜誌、人坐牢:陳懷琪事件
從投書到興訟/第一波—投書/第二波—更正/第三波—〈警告啟事〉vs.〈簡報社論〉/第四波—興訟
〈革命軍人為何要以「狗」自居?〉是不是陳懷琪寫的?
《自由中國》從頭至尾捏造?/國民黨一口咬定是《自由中國》
做假!/檢查原投書:官方機構:「一定不像」vs. 美軍:「出於一人之手」

第四章 雷震的挑戰與回應
搞死雷震:「敗訴而坐牢」
雷震的三個變應方案
方案一:「託孤」與「退卻」/方案二:辭發行人與出亡/方案
三:仲裁與談判

第五章 蔣介石震怒:黨國機器發動到陶希聖遂行政治交換
蔣介石生氣了!
警總、省新聞處、地方法院的三位—體
陶希聖橄欖枝的袖裡乾坤
胡適「三連任」這一票
蔣介石「三連任」:《自由中國》抵死不從!
陶希聖用「三連任」買斷陳懷琪官司

第六章 胡適屈膝解厄
胡適:「準備吃官司,準備封報館。」
胡適屈膝乞憐:用〈公開信〉拆解未爆彈
〈公開信〉的拉鋸戰
胡適勵行「容忍比自由更重要」

第七章 胡適:困境(dilemma)與抉擇
〈容忍與自由〉及〈公開信〉的公案
胡適〈容忍與自由〉丹火錄
毛子水的「郢書燕說」
胡適再談「容忍與自由」:為毛子水的彌爾說定調
「善未易明,理未易察」與「容忍與自由」有什麼關係?
「容忍與自由」的深化
呂伯恭與朱熹的原典
毛子水的角色

第八章 殷海光與胡適的第三度論戰
胡適的新說宛如莊子所謂的「卮言」
殷海光的出手與胡適的答辯
朱文伯:是不是連胡適之的言論自由也沒有了?
胡適到了晚年,再也樂觀不下去了!

第九章 「容忍比自由還更重要」謎中謎/549
第一個謎團:「容忍與自由」和「陳懷琪事件」
第一個問題: 〈容忍與自由〉是不是專為「陳懷琪事件」而作?
第二個問題: 「容忍與自由」是不是在胡適心中「醞釀很久」?
第三個問題: 胡適是不是受儒家影響,一貫「藉思想、文化以解決問題的方法」做他底思想的最基本預設(presuppositions)?
第二個謎團: 伯爾說:「寬容比反叛更重要」,不是胡適轉手的「容忍比自由還更重要」!
伯爾以為「歷史上 toleration 比 rebellion 更重要」/“toleration”與“tolerance”

小 結 胡適「百年」的蓋棺論定
余英時:胡適晚年所強調的對今天的台灣還有嶄新啟示
殷海光在政治上的啟蒙與後來的影響及作用

﹝附 錄﹞從〈感事〉到〈本事〉:周棄子以詩證史
誌 謝
Introduction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