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3日 星期四

共濟會之旅 (1999-2002)

共濟會之旅──無規矩不能成方圓?(1999/12)

沒想胡適先生的日記中有段記載( 民國元年(1911)12月2日):

「夜往訪L. E. Patterson之家,夜深始歸。是夜偶談及Freemason(吾國譯「規矩會」)之原委始末。」

胡先生大概不是該會會員吧?我對該會在中國的傳播有興趣,可惜一無所知。我最早聽到此一名詞,也許是莫札特為其會員,在歌劇中或有揭露吧!

查梁實秋的《遠東英漢辭典》,Freemason此字為「共濟會或美生會(一國際性的秘密互助團體)」。 原義為中世紀時歐洲的石匠秘密組織。Freemasonary為"共濟會之主張、制度、會員",引申義為「同病相憐」。(請參考本網站,”雜談《品質史》’中有關 Guild 的簡介。)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讀一本圖文並茂的書:Freemasonry:A Journey through Ritual and Symbol by W. Krik MacNulty , Thames and Hudson(1991)。書中有上古至中古,再到日本的會堂,以及各種相關資訊,它們只有看了圖才能了解的;古時他們的會員也有精神上超越之道:先入學為徒,再做到 Fellow Craft,到升為Master Mason。就像從點到線、面而成為實體,是新柏拉圖式的四正道。

近讀貢布里希的訪談錄《藝術與科學》,知道他父親因為曾經加入共濟會而被納粹盤問;他以為藝術與文化沒有很大的關係,這點常被誇大。


---2005/5/28

網路奇緣(三):台灣共濟會、Freemasonry


上周讀馬丁在26日引湯先生譯 Willa Cather的My Ántonia中的幾處或「有待商榷」,其中一句:

「原文: "We agreed that no one who had not grown up in a little prairie town could know anything about it. It was a kind of freemansonary, we said. "
湯譯:"我倆一致認為只有在草原小鎮上長大的人,才能知道其中的奧秘,我們說它正像是一種自然間的友情。」

之後,有(些)人說:「我們都同意,不是在草原小鎮上長大的人,不會知道其中奧秘(妙?):這種小鎮就像共濟會。人人彼此默識心通。」 等等。原提出者馬丁在28日補:「對於第一句的freemansonary,我覺得可以譯成「默契」但總覺得還是少了點味道。」

我們查一下「goo辭書」之Freemasonry 條(━━ n. フリーメーソン団の主義綱領; ((集合的)) フリーメーソンたち; (f-) 友愛感情. ),可以知道它是一種彼此「共同的、相通的鄉土之情」。

不過,這讓我想起一篇登在www.deming.com.tw 之「共濟會之旅──無規矩不能成方圓?」
(1999/12月,現在稍為更正)

『沒想到『胡適先生的日記』中,有段記載(民國元年(1911)12月2日):

「夜往訪L. E. Patterson之家,夜深始歸。是夜偶談及Freemason(吾國譯「規矩會」)之原委始末。」

胡先生大概不是該會會員吧?我對該會在中國的傳播有興趣,可惜一無所知。最早聽到此一名詞,也許是莫札特為其會員,在歌劇中或有揭露吧!

查梁實秋的《遠東英漢辭典》,Freemason為「共濟會或美生會(一國際性的秘密互助團體)」。中世紀時歐洲有秘密組織之石匠。 Freemasonary為共濟會之主張、制度、會員,引申義為「同病相憐」。(請參考本網站,”雜談《品質史》’中,有關Guied 的簡介。)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讀一本圖文並茂的書:Freemasonry:A Journey through Ritual and Symbol by W. Krik MacNulty ,Thames and Hudson(1991)。書中有上古至中古,包括日本的「會堂」,及各種只有看了圖才能了解的資訊;古時,他們的會員也有從事精神上超越之道:入學為 徒;做Fellow Craft;到成為Master Mason。就像從點到線、面而成為實體,也對應新柏拉圖式的「四正道」。

近讀貢布里希的訪談錄《藝術與科學》,知道他父親因為曾經加入共濟會而被納粹盤問;他以為藝術與文化沒有很大的關係,這點常被誇大。』
------


這篇文章刊登一兩年之後,有一天我接到台灣共濟會主任秘書之電話,就去談了幾個小時並(請教些問題,參觀會場和他們全世界的「共濟會百科全書」、他們內部刊物、人際網路、「政商關係」等等。我回來有篇筆記,現在不知道藏在那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