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5日 星期日

章士釗:落水狗,國共通吃的政客........與胡適互贈詩/ 老章又反叛了/ 評論新文化運動/無sportsmanship















1921年 吳宓 論新文化運動 (留美學生技報)


1923年
章士釗 評新文化運動
罵血白話文的
如飲狂泉
智出英倫小兒女之下


以鄙 佞為之爭 竊高文美藝之名
以就下走壙狂
豈若吾國聖行之白話詩 而欲舉前人之詩
悉焚毀廢棄 而不隳哉


胡適說 章士釗的假GENTLEMAN  是無 SPORTSMANSHIP (認輸的豪爽)

Sportsmanship is an aspiration or ethos that a sport or activity will be enjoyed for its own sake, with proper consideration for fairness, ethics, respect, and a sense of fellowship with one's competitors. A sore loser refers to one who does not take defeat well, whereas a good sport means being a "good winner" as well as being a "good loser".[1][2]

胡適與章士釗 台吉庵
胡適與他的朋友 第三集 1990 258頁









˙1924年至1925年間,北京爆發的女師大風潮,是由於學生反對校長楊蔭榆而引起的;後來發展到直接反對支持楊蔭榆的北洋軍閥政府,尤其是那位鎮壓學生運動的教育總長章士釗。①這就直接間接與胡適有些關係。

章士釗是有名的復古派,與胡適可說是老冤家了。他曾經寫過一篇《評新文化運動》的文章,點名批評胡適,特別痛恨胡適所提倡的白話文。其中說:吾友胡適 之所著文學條例。謂今人當為今人之言。不當為古人之言。……適之日寢饋於古人之言。故其所為今人之言。文言可也。白話亦可。今為適之之學者。

乃反乎是。以為今人之言。有其獨立自存之領域。又以適之為大帝。績溪為上京。遂乃一味於胡氏文存中求文章義法。於嘗試集中求詩歌律令。目無旁騖。筆不暫停。以致釀成今日的底他它嗎麼吧咧之文變。②

文中罵做白話的人“如飲狂泉”,“智出英倫小兒女之下”,是“以鄙倍妄為之筆,竊高文美藝之名,以就下走壙之狂,隳載道行遠之業,……陷青年於大阱,頹國本於無形”。以悻悻的怒罵代替說理,簡直失了他自詡“學士大夫”的體面。

那時胡適在杭州煙霞洞養病,曾對別人說,章士釗的文章“不值一駁”。後來,胡適在上海碰到章士釗,又當面對他說起“不值一駁”的話。章士釗心裡自然很不服氣。

1925年2月的一天,胡適到擷英飯館去吃飯,碰到已經當了北洋政府司法總長的章士釗。飯後,他們便同去對門的一家照相館,合照了一張相,並且約定在照片上題詩以作紀念。章士釗寫的是一首白話詩:

你姓胡,我姓章;

你講甚麼新文學,我開口還是我的老腔。

你不攻來我不駁,雙雙並坐,各有各的心腸。

將來三五十年後,這個相片好作文學紀念看。

哈,哈,我寫白話歪詞送把你,總算是老章投了降。

胡適收了照片,看到題詩,暗自高興,也便投章士釗所好,題了一首文言詩答他:

“但開風氣不為師”,龔生此言吾最喜。
同是曾開風氣人,願長相親不相鄙。③




1925 8 27 日胡適作了一篇《「老章又反叛了」》來回敬章士釗。文章揭露了章士釗「是一個時代的落伍者;而卻又雖落伍 ......改定我的受降條例了:凡自誇'擯白話弗讀,讀亦弗卒'的人,即使他牽羊擔酒,銜璧輿櫬,捧著'白話歪詞'來投降,我決不收受了!

輿櫬

面缚銜璧
兩手反綁而面向前,口含碧玉以示不生。古人用以表示投降請罪。《左傳·僖公六年》:“ 許男 面縛銜璧…… 武王 親釋其縛,受其璧而祓之。” 楊伯峻 注:“古人死多含珠玉,此所以示不生…… 楚王 受璧,以示其生。”《左傳·昭公四年》:“ 賴子 面縛銜璧,士袒,輿櫬從之,造於中軍。” 北齊 杜弼 《為東魏檄梁文》:“若 之王孫、 之公子,順時以動,見機而作,面縛銜璧,肉袒牽羊,歸欵軍門,委命下吏。”

【名稱】:面縛輿櫬
【拼音】:miàn fù yú chèn
【釋義】:面縛:反綁著手面向勝利者,表示放棄抵抗;輿櫬:把棺材裝在車上。表示不再抵抗,自請受刑。這是古代君主戰敗投降的儀式。
【出處】:《左傳·僖公六年》:許男面縛銜璧,大夫衰經,士輿櫬。
【例子】:次日,魏兵大至。後主率太子諸王,及群臣六十餘人,~,出北門十裏而降。(明·羅貫中《三國演義》第一百十八回)
ㄔㄣˋ

 1. 棺材。

 2. 古代多以梧桐木做棺,故为梧桐的别称。
《資治通鑒·晉湣帝建興四年》:帝乘羊車,肉袒、銜璧,輿櫬出東門降。魯迅 《集外集·斯巴達之魂》:﹝同盟軍﹞從斯巴達之軍律,輿櫬以待強敵,以待戰死。輿櫬:把棺材裝在車上。表示不再抵抗,自請受刑。這是古代君主戰敗投降的儀式。

章士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WIKIPEIA:
章士釗1881年3月20日1973年7月1日),字行嚴,筆名黃中黃青桐秋桐,生於湖南省善化縣。曾任中華民國北洋政府段祺瑞政府司法總長兼教育總長,中華民國國民政府國民參政會參政員,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全國政協常委,中央文史研究館館長。

生平

1901年入武昌兩湖書院,與黃興同學,共組華興會
1903年5月被聘為《蘇報》主筆。該報被查封後,又辦起了《民吁日報》,報名取「民不敢聲,惟有吁也」之意,又與楊守仁蔡元培蔡鍔等人在上海組織愛國協會。
1905年日本東京法政大學速成科留學。
1907年留學英國,研究邏輯學,並將此學傳入中國末中國始知所謂思想方法、演繹、歸納及形式論理與邏輯論理之分別。
辛亥革命後曾加入中華民國北京政府袁世凱的政府,歷任廣東軍政府祕書長。五四運動時期任保守刊物《甲寅》雜誌主編。一生寫文用文言,反對白話文,並曾與胡適筆戰。
1920年資助毛澤東兩萬元,並組織赴法勤工儉學鄧小平為成行的人員之一)。後在段祺瑞政府任司法總長兼教育總長等職。
1922—1926年間,先後有兩年四個月的時間擔任國立北京農業大學校長[1]。他曾在《晨報》刊登《徵聘農業專家特告》,公開納賢,延聘國內外「懷抱偉略,幸以本校為理想試驗之地」的農業專家到校執教[1]
1930年張學良之聘,任東北大學文學院主任。九一八事變後到上海律師
抗戰後到重慶任國民參政會參政員。
抗戰勝利後,回上海繼續當執業律師。
1949年春被李宗仁邀為和談代表,前往北京參與國共和談。章士釗與張治中等人於4月1日到北平,與中國共產黨舉行和平談判。4月22日和談破裂,章士釗與邵力子張治中等人留居北平。之後章士釗去香港,同年6月,程潛程星齡赴港,會晤了章士釗。章士釗托程星齡帶信給程潛,轉達了毛澤東對程潛倒戈的期待和中共對陳明仁的熱誠態度,勸說程、陳投共。
1949年9月,章被推選出席了中國人民政府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章士釗相繼被推選為第一屆全國政協委員,二屆、三屆全國政協常委,歷任政務院法制委員會委員、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中央文史研究館館長等職。


1973年5月乘專機到香港和家人團聚(有傳說其身負毛澤東囑託的聯繫國共第三次合作之事宜)。7月1日病逝於香港,享年92歲。

家人

章士釗與吳弱男1909年在英國倫敦結結婚,第二年生大兒子章可,章可活到1983年。另外還生有章用、章因,共三個兒子。吳弱男生於1887年,是「清末四公子」之稱吳保初的女兒,吳長慶的孫女。曾東渡日本後赴歐洲。後因章士釗納妾奚翠貞,吳弱男1929年攜三子前往歐洲,1973年4月1日在上海病逝。1941年章士釗又納了一個26歲的小妾殷德珍。

1936年,章士釗在上海當律師時因為一樁官司,收養當事人之女為養女取名章含之。章含之後來當過毛澤東的英文教師,是外交家喬冠華的繼妻,2008年1月26日病逝於北京。
章勤士是章士釗的四弟(章士釗排行第三)


文革中毛為什麼會救章士釗?


media毛澤東與章士釗
章士釗給了毛第一桶金,而且從來以待君王之道和毛交往,又不忘自己在國民黨內的人脈,可為國共兩黨傳遞消息,對毛有恩更有用。所以在文革遇難時,毛救了他。
問:我們知道在文革中,大批知名人士受到嚴酷迫害,求告無門,很多人因此死於非命。你今天的題目是不是想談談這個問題?
答:是的。說起文革中大批知名人士的悲慘遭遇,可以用到“令人髮指”這個詞。這麼多年過去,我偶爾涉及到這段歷史,翻開那些記載,真可謂斑斑血淚。回首中國數千年曆史,夏桀無道,商紂荒淫,秦始皇暴虐,朱元璋殘忍,雍正帝刻薄寡恩。但在他們治下,也未見過在全國范圍內,在社會各個領域,像在文革中一樣大規模地迫害社會知名人士。秦始皇焚書坑儒,雍正興文字獄,和毛髮起的興無滅資、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等等暴行相比,實屬小兒科了。在這個迫害狂潮中,有兩個人和毛有特殊關係,就是章士釗和李達。在他們受到迫害時,都寫信給毛求救。結果一位受到毛的保護,被救了下來,另一位被棄之不顧,最後慘死。在這救與不救之間,隱藏了很深的歷史原因,也反映出毛的為人與心理活動。那位被救的是章士釗,那位慘死的是李達。今天我們先談談,毛為什麼會救章士釗。
問:這個題目有意思,但我覺得聽眾朋友對這個人可能有點陌生,他離我們太遠了。你能不能先作點背景介紹?
答:當然。要分析文革中毛對章的態度,也非從歷史入手不可。章士釗是湖南善化人,和毛是大同鄉。他早年參加反清救國活動,最出名的一件事就是“蘇報案”。1903年,他任上海《蘇報》主筆,發表激烈的革命言論。《蘇報》發表鄒容的“革命軍”,章太炎的“駁康有為論革命書”,名聲大振,也引來清廷的憤怒,要關閉報館,抓捕報社成員,因為《蘇報》是在租借內辦的,所以引發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場有關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法律訴訟。審判按西方法律,有公訴人和辯護人,還有法庭辯論,這在當時都是破天荒的事。審判的結果是大部分人無罪釋放,只有鄒容和章太炎因“語帶誹謗”被輕判入獄勞役。中國經由此案開始了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覺醒。可惜這個過程在中共得鹿之後徹底中斷,至今當局仍實行言論控制、新聞屬黨這種野蠻社會的信條。自1903年《蘇報》案至今已100多年,想想真讓人絕望。章士釗在清廷要對《蘇報》下手之前經朋友通風報信逃了,但仍然與革命黨任來往,參與密謀,被捕入獄,被保釋後就去日本留學了,又往英國留學,辛亥革命後回國,鼓吹他在英國學的那套政黨政治。1917年,他到北大任教授兼圖書館館長。章去北大和他的老同鄉楊昌濟有關,那時楊在北大當教授,毛在北京時就住楊家。章毛在那時就認識了。楊昌濟對毛極為欣賞,楊的女兒就是毛的結髮妻楊開慧。據說有關毛楊婚事,章士釗大表贊成。20年,毛為籌措經費,持楊昌濟手書往見章士釗。章士釗還真給毛籌了2萬大洋,這在那時可是筆巨款。
問:章士釗和毛的關係確實不一般,可以說毛的第一桶金就得自章。
答:確實如此。所以才有後來毛每年給章士釗兩千元人民幣,說是還款,這是後話了。章士釗24年加入北洋政府,當段祺瑞的司法部長,25年又兼了教育部長。他任職期間因北師大風潮和魯迅結了梁子,還打了一場官司。結果魯迅贏了他的頂頭上司。而章士釗因魯迅而得了“落水狗”這個罵名。所謂痛打落水狗,就是打章士釗。26年“三一八慘案”,章士釗雖已不是教育部長,但還是有些牽扯。三十年代章在上海做律師,33年他替陳獨秀辯護,說陳的共產黨活動並不“危害民國”。儘管如此,蔣介石還請他當國府“參政員”,民國時期政治上的寬鬆和共產黨得天下後根本不能比。章士釗那時腳踏兩隻船,在毛蔣之間順水推舟。後來看共產黨勢頭大了,就暗中幫了共產黨很多忙,是個國共通吃的政客。但那會兒,像章這樣首鼠兩端的人不少,中共得權後大部分下場不妙,在中共無止無休的政治運動中都受衝擊受批判。何以章士釗一直“聖寵不衰”?我想這就是章士釗的過人之處,他從來不忘他在國民黨那一面的身份,甚至不時提醒中共他願意為國共雙方效力。這一點和那些民主人士絕然不同。像民盟、民建的那些“民主左派”,在中共得鹿前大部分人都痛斥蔣的“獨裁”。這些人後來下場悲慘,關鍵就是他們不懂自己,也不懂共產黨,真拿自己當了共產黨的“自家人”。章伯鈞、張東遜、羅隆基就是代表。等他們明白過來,晚了。而章士釗卻一直清醒。寫了本《邏輯指要》送給蔣介石,再寫《柳文指要》是請毛批閱,卻從不談什麼民主自由。戚本禹在他的《回憶錄》裡講了一件事,雖然他經常不說實話,但他對毛一貫崇拜,所以關於毛的事他不會瞎編。1955年的某天晚上,毛讓警衛去給章士釗送兩隻雞。當時商店已經關門了,還挺費勁才弄到兩隻雞。文革中戚給康生講了這件事,老謀深算的康生讓他去翻翻《三國志》中有關喬玄和曹操的記載。那是告他你得看了這段歷史,才能明白送雞的意思。書中記載,曹操年青時見喬玄,喬“睹太祖而異之,曰,吾見天下名士多矣,未有若君者也!君善自持,吾老矣,願以妻子為托”。這事《世說新語》中也有記載,說得更玄:“曹公少時見喬玄,玄謂曰:天下方亂,群雄虎爭,撥而理之,非君乎?然君實是亂世之英雄,治世之奸賊。恨吾老矣,不見君富貴,當以子孫相累”。只是《三國志》裴松之的注裡記了一段,說的是曹操起兵後曾派人祭祀喬玄,說“士死知己,懷此無忘。又承從容約誓之言:'殂逝之後,路有經由,不以斗酒隻雞相沃酹,車過三步,腹痛勿怪'。雖臨時嬉笑之言,非至親之篤好,胡肯為此辭乎?”這件事有兩個含義,1 )毛心中自比曹孟德,這從善解聖意的郭沫若努力為曹操翻案中可以見出。2)章士釗能慧眼識英雄。送雞一事表明毛對章感謝之意。
戚本禹還透露,周恩來告訴他,章士釗見了毛驚呼:“不得了啦,湖南要出帝王了”。章士釗能聖寵不衰,原因之一是他從來以待君王之道和毛交往。其二,就是我們上面說的,他從來不忘自己和國民黨蔣介石的關係,這樣才能為共產黨所用。
問:據說章士釗一直為國共兩黨傳遞消息。
答:主要是為共產黨。56年,中共曾提出第三次國共合作的設想。章看出苗頭,主動要求去香港,借助他在國民黨中的人脈,為中共傳消息。他帶了一封中共給蔣的信,內容就和現在的一國兩制差不多。信中還有“奉化之墓廬依然,溪口之花草無恙”這種話,想以鄉情打動蔣。但文革一來,紅衛兵不知這些底細,一查章士釗是魯迅要痛打的落水狗,立即來抄家。紅衛兵把章拉到院子裡,低頭罰站,還抄走了一大批文物。章士釗嚇壞了,馬上向毛澤東求救。信中請毛“在可能範圍內稍稍轉圜一下,當有解鈴之望”。據他女兒章含之記載,8曰30日寫信,第二天周恩來辦公室就來電話,跟著就派兵站崗,更讓人驚奇的是,毛9曰1日就親筆回信,說“來信收到,甚為繫念。已請總理予以佈置,勿念為盼”。從這件事上看,毛可真是個義重如山的大慈悲人。其實不然。和毛有親密關係的人多了,該整一樣整。在列寧式政黨的意識形態裡,絕不存在友誼、溫情這種東西。關鍵看你對維護獨裁者的臉面、威信有沒有用。我們可以比較一下列寧斯大林對高爾基的態度。十月政變後,高爾基痛罵布爾什維克野蠻,列寧要毀滅俄羅斯。但列寧一直容忍他,這一是因為高爾基的前妻手中有一大筆莫羅佐夫家族留給社會民主黨的錢,高爾基給了列寧不少。二是高爾基是世界著名作家,留著他當花瓶也不錯。三是高爾基在英國有一大批文件,這裡有不少布爾什維克的秘密。四是斯大林想讓高爾基給他寫傳記。三十年代高爾基回國之後,斯大林也對他關懷備至,但當那些文件落入斯大林手,而斯大林發現高爾基不想給他寫傳記之後,就冷落高爾基。很快高爾基就死了。很多研究者認為是斯大林謀殺了他。可章士釗一直到最後都保持了他的“有用”身份,最後以90高齡又去香港為國共兩黨疏通關係,而就死在這次任務中,所以享盡身後殊榮。我看章老先生是一位最聰明的人。




張中良 - 預覽
至於章士釗對新文化運動的批評,胡適認為出之於「一個時代落伍者對於行伍中人的悻悻然不甘心的心理」 5 ,根本不值一駁。1925 年,在段祺瑞召集的善後會議上,章士釗胡適重逢,有一次同席進餐後的合影。照片洗印出來後,章士釗題白話詩一首送給胡適, ...







为政尚异论:章士钊文选

封面
上海远东出版社, 1996 - 405 頁
章士钊(1881~1973),湖南善化人,字行严,笔名秋桐、柯老人等,学者,政治活动家


章士釗全集

, 第 10 卷
封面
文匯出版社, 2000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