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日 星期四

工具主義的政治哲學;




胡適研究第三輯
合肥:安徽大學胡適研究中心* 2001, 546頁

這本一般文章品質平平 了無新意 談陳垣的聲明的一篇 強詞奪理, 編造故事。
稍微有點價值的是,將胡適的一篇慶祝杜威八十大壽的論文: 工具主義的政治哲學譯出(我們可以從胡適日記了解,杜威寫信說,這篇寫得不錯。  希望這不是客套....胡適之先生在賓大演講.....)
全文又可參考:胡適研究 28期 (2014.第4期)
http://www.mh.sinica.edu.tw/koteki/files/20141231100453048.pdf






*胡适研究中心   安徽大学胡适研究中心成立于1993年,是目前国内唯一的以胡适为研究对象,立足安徽、面向海内外的开放性的研究机构。唐德刚先生出任名誉主任,国内胡 适研究名家沈寂教授为主任、安徽大学学报主编汤奇学教授和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研究员马勇为副主任。国内胡适研究的名家易竹贤、欧阳哲生、沈卫威、朱文华、 胡明、杨国荣、王中江、曹伯言等为中心研究员,中心拥有国家办公场所,收藏有《民国丛书》等一批珍贵图书资料。自成立以来先后举办两次学术讨论会,以出版 《胡适研究》集刊三辑,参与编辑《胡适全集》等书籍。还搜编有1917年以来胡适研究的学术资料。   中心日常事务由秘书长陆发春打理,现《胡适研究》第四辑,正在征稿中,欢迎海内外学术界同仁积极投稿。
---


追憶胡適 北京: 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000 551頁

周策縱引: 魯迅是我們的人/

周策縱先生賀詩二章 (1999/7/31 時年八十又山三)

一.

風誼藏暉耀日星 相期同席浴遺馨
即令白障重洋阻 故國遙看重典型

二.

"錚錚如鐵自由身 魯迅終為我輩人"
四十三年前告我 一言萬世定猶新


50年代中期 胡先生曾告我: "魯迅是個自由主義者,決不會為外力所屈服。魯迅是我們的人。" 今言猶在耳,恍如昨日也。


1955年10月23日 胡適致趙元任 信末
"近因注意"胡風事件.....(魯迅1935年9月給胡風的信) 魯迅若還 活著, 也是應該被清算的!"


文訊雜誌第317期--人文關懷/定型新詩的倡議者----周策縱及其「棄園」詩情
◆向陽 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所副教授


在《五四運動史》史家、泰戈爾詩譯者之外,策縱先生早自1930年代就開始新詩創作,
赴美後為了繼承五四新詩傳統,還曾與紐約白馬社詩人來往;
他同時寫舊詩,書法也自成特色,有懷素之風。
我才真正認識了策縱先生博古通今、文史兼治、知性與感性並融的現代儒者特質。

春節期間,暖暖依舊濕濕冷冷,濕冷的天氣是懷人的天氣。網路上讀到詩人王潤華兄
寫於1985年的詩〈棄園詩抄〉兩首,第一首〈掃落葉記〉寫的竟是當年我與潤華兄到美
國愛荷華大學參與國際寫作計畫時,應他與淡瑩賢伉儷之邀,與方梓、小說家楊青矗一
起到威斯康辛大學拜訪周策縱先生,並夜宿棄園的情景。這首詩寫我們在周府打掃落葉
的情景。詩分三段,最後一段這樣寫:
突然主人放下懷素之筆
掃落葉的聲音使他感到不安
推開柴門,他驚訝的發現
原來覆蓋著秋葉的庭院
一片綠草像他的草書
有勁的紮根在大地上
在秋風中飛舞
潤華兄的詩頗有神韻,把當年我們到棄園拜訪周策縱先生的情境寫活了。我讀這首
詩,想及治學之餘也雅好新舊詩創作的策縱先生,更加懷念起年輕時初見這位紅學大
師、五四運動史家的風範和兼有詩人氣質的風采。



1

 在1985年到威斯康辛棄園之前,我已拜讀過周策縱先生寫的《五四運動史》(台北:時報文化,1979,未獲授權譯本),當時我在《時報周刊》 當編輯,工作之便獲得此書,讀後對於他剖析五四運動的史家之筆格外敬佩,雖然時報版譯本並不齊備,多少仍讓我對五四運動的複雜背景有了深入了解;其後我細 想,這又發現我早在高中時就讀過的泰戈爾詩集譯本《螢》、《失群的鳥》(台北:晨鐘,1971),就是周策縱先生翻譯的。一個史學家,而同時又是一個雅愛 詩的翻譯家,這在當年的我看來,是相當不可思議的。其後我開始注意他的相關訊息,進一步知道他在國際漢學研究領域也是大師,在1994年退休之前,他同時 擔任威斯康辛大學東亞語文系與歷史系的雙系教授,他除了備受國際漢學界推崇的《五四運動史》之外,對於《紅樓夢》、中國古典文學與理論、古文經典考釋,都 具有創新觀點,引領漢學研究風向。

 1984年7月,我以十行詩體試驗新格律的詩集《十行集》由九歌出版社出版,在寄贈名單中,我忽然想到周策縱先生,譯過泰戈爾詩的他應該也會是新詩的喜好者吧?我從《人間副刊》拿到他的地址,以粉絲一般崇敬的心情,把自己的試驗作品寄到威斯康辛,寄給一個國際漢學大師,不敢想像他會有空閱讀,更不敢想像他會不會回信給才剛出版第三本詩集的年輕的冒失鬼。

 想不到,策縱先生居然回了一封長信給我。這年12月,我收到了他從威斯康辛寄來的信,寫滿兩頁,工整的筆跡,顯示他撰寫這封信之際的用心。……

【未完,精采內容請看本期雜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