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5日 星期日

威爾遜氏/ T. 羅斯福

胡適在1914712日的《留學日記》中,記威爾遜與老羅斯福兩位總統候選人的演說要旨:

「威爾遜氏所持以為政府之職在於破除自由之阻力,令國民人人皆得自由之生活,此威爾遜所謂「新自由」是也 (補些英文: We must establish conditions under which the people will be free to manage their own affairs.”。羅氏則欲以政府為國民之監督,維持左右之,如保赤子 (We must supervise and direct the affairs of the people.)。兩者之中,吾從威氏

胡適接下來又有一整頁介紹威爾遜不獨為政治家,實今日一大文豪,亦一大理想家也……. 胡適並節錄威爾遜的一些當年國慶的說法,說他得力所在,全在一”恕”字,在於”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八字…..胡適認為這些都可當作格言,姑且舉一些例

愛國不在得眾人之歡心,真愛國者認清是非,但向是的一面做去,不顧人言,雖犧牲一身而不悔

人能自省其嘗効忠祖國而又未嘗賣其良心者,死有餘樂矣!

。。

19141022日的《留學日記》中記他聽一次羅斯福的演說要點(千人參加) ,說羅斯福是此邦一怪杰/怪傑也,其人之是非功過頗不易論定…..

羅斯福說波士頓人聽他舉愛默生的話”國家精神所在,在於漁人,樵子,農夫,市販……”必鼓掌歡呼,然而如果他說,這些即今日的礦工,路工,婦工,孺工,今日之國家宜顧恤此種工人之人權,……波士頓人則領笑之……他們”不欲我以詩中真義譯為人生日用之主義也….”

政黨若失其造黨時之精神之主義,則毀之可也……


---取自明年2012新書《領導力與組織學習:績效,改善與開創》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