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8日 星期三

吳汝綸,馬通伯,陳叔通

胡適曰:然君於獄中,馬通伯、姚叔節皆署名營救,此皆君所謂舊學究也。君出獄時,我等談笑一座,人情余溫尚在,君豈忘耶?獨秀不能對,惟強詰曰:
胡適日記
191025 報農曆1226):讀馬通伯先生《抱潤軒集》。此君似專治《禮》者,其「為人後辨」諸篇,說理至精闢,近代古文家一巨子也


 陳叔通想我把腴盧弄到北大
1931.7.24 胡適日記
1933.6.18  日記.   出國前先去看叔通丈. 叔通告訴夢旦丈的家境. (人口多) 胡適很感動......

 (
陳叔通(1876年-1966年2月17日),中國近代實業家,名敬第,字叔通,號雲麋,浙江杭州人。中國近現代學者、實業家、社會活動家。

生平

光緒二十九年(1903年癸卯殿試位列二甲第三十八名,同年閏五月,改翰林院庶吉士[1]。次年留學日本。回國後曾任資政院議員。辛亥革命後任第一屆國會眾議院議員。曾參加反護法鬥爭。以後長期擔任商務印書館董事和浙江興業銀行董事,從事實業活動[2]
抗日戰爭勝利前夕,參加籌組上海市各界人民團體聯合會,從事民主活動。1949年出席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3]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歷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委員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副主席全國工商聯主任委員等職務[4]。)


讀吳汝綸集 此公很有見地 有不可埋沒之處 他晚年考察日本學制 歸來不久即死 竟沒有實行的機會 甚可惜
1931.7.27 胡適日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吳汝綸
吳汝綸

大清冀州直隸州知州
籍貫 安徽省安慶府桐城縣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摯甫,一字摯父,室名矮棔居
出生 道光二十年(1840年
安慶府桐城縣
逝世 光緒二十九年(1903年
安慶府桐城縣
親屬 吳太和 (曾祖) 吳廷森 (即吳庭森, 祖父)
吳啟孫 (即吳闓生, 子)
薛翼運 (婿)
汪應張 (婿)
柯劭忞 (婿)
王光鸞 (婿)
出身
  • 同治三年甲子科舉人
  • 同治四年乙丑科同進士出身
著作
  • 《易解說》2卷
  • 《尚書故》3卷
  • 《寫定尚書》1卷
  • 《夏小正私箋》1卷
  • 《深州直隸州風土記》22卷
  • 《東游叢錄》4卷
  • 《吳摯甫文集》4卷
  • 《吳摯甫詩集》1卷
  • 《吳摯甫日記》12卷
  • 《吳摯甫尺牘》5卷;《補遺》1卷
  • 《諭兒書》1卷
  • 《李文忠公海軍函稿》4卷
  • 《古詩鈔二十卷附目》4卷
  • 《吳摯甫先生函稿》
  • 《李文忠公事略》
  • 《桐城吳先生全書》
  • 《桐城吳先生遺書》
吳汝綸(1840年-1903年),字摯甫,一作摯父。清朝安徽桐城(今屬樅陽會宮鄉)人。是近代文學家教育家,也是桐城派後期作家
同治四年(1865年)乙丑科進士。曾入曾國藩李鴻章幕府,並擔任過直隸深州、冀州(今均屬河北知州。並在兩州開辦書院,親自講授。後辭官,擔任保定蓮池書院山長。光緒二十八年(1902年),吏部尚書京師大學堂管學大臣張百熙跪請其出任學堂總教習,汝綸提出先赴日本考察,因留學生事件發生矛盾,歸國後回鄉辦學,不久病卒。
光緒二十八年(1902年),吳汝綸在家鄉桐城創辦桐城小學堂,又名桐城學堂,並親筆題寫校訓「勉成國器」。1952年,學堂改名為安徽省桐城中學。

 參考文獻


吴汝纶_百度百科

《天演論序》
本序作者為吳汝綸

天演論
吳序
作者:托馬斯·亨利·赫胥黎著;嚴復
自序

嚴子幾道既譯英人赫胥黎所著《天演論》,以示汝綸曰:「為我序之。」天演者,西國格物家言也。其學以天擇、物競二義,綜萬匯之本原,考動植之蕃 耗。言治者取焉。因物變遞嬗,深揅乎質力聚散之幾,推極乎古今萬國盛衰興壞之由,而大歸以任天為治。赫胥黎氏起而盡變故說,以為天不可獨任,要貴以人持 天。以人持天,必究極乎天賦之能,使人治日即乎新,而後其國永存,而種族賴以不墜,是之謂與天爭勝。而人之爭天而勝天者,又皆天事之所苞。是故天行人治, 同歸天演。其為書奧賾縱橫,博涉乎希臘、竺乾、斯多噶、婆羅門、釋迦諸學,審同析異,而取其衷,吾國之所創聞也。凡赫胥黎氏之道具如此,斯以信美矣。
  抑汝綸之深有取於是書,則又以嚴子之雄於文。以為赫胥黎氏之指趣,得嚴子乃益明。自吾國之譯西書,未有能及嚴子者也。凡吾聖賢之教,上者,道勝 而文至;其次,道稍卑矣,而文猶足以久;獨文之不足,斯其道不能以徒存。六藝尚已,晚周以來,諸子各自名家,其文多可喜,其大要有集錄之書,有自著之言。 集錄者,篇各為義,不相統貫,原於《》《》者也;自著者,建立一干,枝葉扶疏,原於《》《春秋》者也。漢之士爭以撰著相高,其尤者,《太史公書》,繼《春秋》而作,人治以著;揚子《太玄》,擬《》為之,天行以闡。是皆所為一干而枝葉扶疏也。及唐中葉,而韓退之氏出,源本《》《》, 一變而為集錄之體,宋以來宗之。是故漢氏多撰著之編,唐宋多集錄之文,其大略也。集錄既多,而向之所為撰著之體,不復多見,間一有之,其文采不足以自發, 知言者擯焉弗列也。獨近世所傳西人書,率皆一干而眾枝,有合於漢氏之撰著。又惜吾國之譯言者,人抵弇陋不文,不足傳載其義。夫撰著之與集錄,其體雖變,其 要於文之能工。一而已。今議者謂西人之學,多吾所未聞,欲瀹民智,莫善於譯書。吾則以消今兩書之流入吾國,適當吾文學靡敝之時,士大夫相矜尚以為學者,時 文耳,公牘耳,說部耳。捨此三者,兒無所為書。而是三者,固不足與文學之事。今西書雖多新學,顧吾之上以其時文、公牘、說部之詞,譯而傳之,有識者方鄙夷 而不知顧。民智之瀹何由?此無他,文不足焉故也。文如幾道,可與言譯書矣。往者釋氏之入中國,中學未衰也,能者筆受,前後相望,顧其文自為一類,不與中國 同。今赫胥黎氏之道,未知於釋氏何如?然欲濟其書於太史氏、揚氏之列,吾知其難也;即欲儕之唐宋作者,吾亦知其難也。嚴子一文之,而其書乃駸駸與晚周諸子 相上下,然則文顧不重耶。
  抑嚴子之譯是書,不惟自傳其文而已,蓋謂赫胥黎氏以人持天,以人治之日新,衛其種族之說,其義富,其辭危,使讀焉者怵焉知變,於國論殆有助乎? 是恉也,予又惑焉。凡為書必與其時之學者相入,而後其效明。今學者方以時文、公牘、說部為學,而嚴子乃欲進之以可久之詞,與晚周諸子相上下之書,吾懼其傑 馳而不相入也。雖然,嚴子之意,蓋將有待也。待而得其人,則吾民之智瀹矣。是又赫胥黎氏以人治歸大演之一義也歟。
  光緒戊戌孟夏 桐城吳汝綸敘
瀹,國論,相入,翻天 轍環, 冰炭不相入
~~~
吳汝綸《百字銘》:
「遠觀山色,年年依舊如新,
近視人情,漸漸不同往日。
詩朋酒友,日會三千,
知己心人,百無一二。
花開兮,蝴蝶至,人困兮,親戚疏。
時來,誰不來;時不來,誰來。
自跌倒,自爬起,靠人扶,都是假。
親戚朋友,說的是隔山話。
且挨過三冬四夏,暫受些此痛苦,雪盡后再看梅花。」




---


人物簡​​介馬通伯(1854一1929) ,號其昶,桐城縣人,家居桐城縣城內。人物生平自幼勤學,博覽經史百家之書,深得桐城派義法之要旨,補諸生十餘年,屢應鄉試不第。曾捐資助河工,奏獎中書科中書。 1895年授經於安慶,1897年主講廬江潛川書院,1901年授經合肥李仲仙家,李子國孫文章雅暢,全賴先生教誨。 1904年任桐城縣公立中學堂總理八年,主掌全校教務。通伯秉該校創始人吳汝綸“養成濟世人才”之宗旨,積極汲取新知,嘉惠桑梓,並註重全民教育,開設師範班培養師資,以利教化。增開倫理課程,授以人倫道德之要領,並示以身、家、朋、國之關係。重視體育操練,常使學生做野外演習。一次帶領學生登山春遊,集合學生教導:“有誌之士,當效班超,既鬚髮憤習文,尤須聞雞習武。文武兼備,方能治國齊家。日後中國之昌盛,大任肩於爾曹也。相關事件通伯主持桐城中學堂時,灌輸民主思想,激勵學生革命精神。 1908年清廷詔舉人才,安徽巡撫馮煦以先生應詔,授學部主事。辛亥革命辭職返裡。民國初元曾主安慶高等學堂。越丁年,重返京主京師法政學堂教務兼備員參政院。會修清史,受館長趙爾巽聘為總纂,先生撰稿尤多,褒貶矜慎。在袁世凱授意下,參政院下設籌安會,議更國體,重先生名,遣使固邀之,先生陳說百端,堅拒不就,即日束裝南歸。越年,袁政權敗,先生復入都,居清史館,成《清史稿· 儒林· 文苑傳》 各若干卷。民國十五年(1926)病痺還桐城。 1929年12月卒,享年七十有五。編輯本段主要著作通伯為學、不附世俗,歸於自得。平生撰述,於經有:《易費氏學》、《詩毛氏學》、《尚書誼話》、《禮記讀本》、《大學·中庸·孝​​經合話》。於史有:《清史稿》、《桐城首舊傳》、《左忠毅公年譜》。於諸子百家有:《老子故》、《莊子故》、《屈賦微》、《金剛經次話》。其自為之書曰:《抱潤​​軒集》,凡月百餘卷。編輯本段後世評價先生少習古文辭,從同里方存之、吳汝綸、武昌張廉卿諸先生遊,其文益工。及遊京師鄭東甫、何鳳孫輩,益進而治經。旁列眾說,折衷去取,潛思而通其故,常獲創解。為文遵循先輩所傳之義法,而高潔純郭,深造孤詣。劉大傑所著《文學發展史》稱通伯之文如“孤桐絕響”。先生撰吾邑魯舊傳數百篇,又為清史總纂,對名臣魁儒遺聞軼事,搜討尤勤,得使清代國史與桐城鄉史留傳後世。擴展閱讀:

1

http://www.tcjy.cn/tcjy/index.php?ty=181
2

http://www.hr9999.com/xiandai/JYJ/JS/20080822/43294.html

2016年9月25日 星期日

章士釗:落水狗,國共通吃的政客........與胡適互贈詩/ 老章又反叛了/ 評論新文化運動/無sportsmanship















1921年 吳宓 論新文化運動 (留美學生技報)


1923年
章士釗 評新文化運動
罵血白話文的
如飲狂泉
智出英倫小兒女之下


以鄙 佞為之爭 竊高文美藝之名
以就下走壙狂
豈若吾國聖行之白話詩 而欲舉前人之詩
悉焚毀廢棄 而不隳哉


胡適說 章士釗的假GENTLEMAN  是無 SPORTSMANSHIP (認輸的豪爽)

Sportsmanship is an aspiration or ethos that a sport or activity will be enjoyed for its own sake, with proper consideration for fairness, ethics, respect, and a sense of fellowship with one's competitors. A sore loser refers to one who does not take defeat well, whereas a good sport means being a "good winner" as well as being a "good loser".[1][2]

胡適與章士釗 台吉庵
胡適與他的朋友 第三集 1990 258頁









˙1924年至1925年間,北京爆發的女師大風潮,是由於學生反對校長楊蔭榆而引起的;後來發展到直接反對支持楊蔭榆的北洋軍閥政府,尤其是那位鎮壓學生運動的教育總長章士釗。①這就直接間接與胡適有些關係。

章士釗是有名的復古派,與胡適可說是老冤家了。他曾經寫過一篇《評新文化運動》的文章,點名批評胡適,特別痛恨胡適所提倡的白話文。其中說:吾友胡適 之所著文學條例。謂今人當為今人之言。不當為古人之言。……適之日寢饋於古人之言。故其所為今人之言。文言可也。白話亦可。今為適之之學者。

乃反乎是。以為今人之言。有其獨立自存之領域。又以適之為大帝。績溪為上京。遂乃一味於胡氏文存中求文章義法。於嘗試集中求詩歌律令。目無旁騖。筆不暫停。以致釀成今日的底他它嗎麼吧咧之文變。②

文中罵做白話的人“如飲狂泉”,“智出英倫小兒女之下”,是“以鄙倍妄為之筆,竊高文美藝之名,以就下走壙之狂,隳載道行遠之業,……陷青年於大阱,頹國本於無形”。以悻悻的怒罵代替說理,簡直失了他自詡“學士大夫”的體面。

那時胡適在杭州煙霞洞養病,曾對別人說,章士釗的文章“不值一駁”。後來,胡適在上海碰到章士釗,又當面對他說起“不值一駁”的話。章士釗心裡自然很不服氣。

1925年2月的一天,胡適到擷英飯館去吃飯,碰到已經當了北洋政府司法總長的章士釗。飯後,他們便同去對門的一家照相館,合照了一張相,並且約定在照片上題詩以作紀念。章士釗寫的是一首白話詩:

你姓胡,我姓章;

你講甚麼新文學,我開口還是我的老腔。

你不攻來我不駁,雙雙並坐,各有各的心腸。

將來三五十年後,這個相片好作文學紀念看。

哈,哈,我寫白話歪詞送把你,總算是老章投了降。

胡適收了照片,看到題詩,暗自高興,也便投章士釗所好,題了一首文言詩答他:

“但開風氣不為師”,龔生此言吾最喜。
同是曾開風氣人,願長相親不相鄙。③




1925 8 27 日胡適作了一篇《「老章又反叛了」》來回敬章士釗。文章揭露了章士釗「是一個時代的落伍者;而卻又雖落伍 ......改定我的受降條例了:凡自誇'擯白話弗讀,讀亦弗卒'的人,即使他牽羊擔酒,銜璧輿櫬,捧著'白話歪詞'來投降,我決不收受了!

輿櫬

面缚銜璧
兩手反綁而面向前,口含碧玉以示不生。古人用以表示投降請罪。《左傳·僖公六年》:“ 許男 面縛銜璧…… 武王 親釋其縛,受其璧而祓之。” 楊伯峻 注:“古人死多含珠玉,此所以示不生…… 楚王 受璧,以示其生。”《左傳·昭公四年》:“ 賴子 面縛銜璧,士袒,輿櫬從之,造於中軍。” 北齊 杜弼 《為東魏檄梁文》:“若 之王孫、 之公子,順時以動,見機而作,面縛銜璧,肉袒牽羊,歸欵軍門,委命下吏。”

【名稱】:面縛輿櫬
【拼音】:miàn fù yú chèn
【釋義】:面縛:反綁著手面向勝利者,表示放棄抵抗;輿櫬:把棺材裝在車上。表示不再抵抗,自請受刑。這是古代君主戰敗投降的儀式。
【出處】:《左傳·僖公六年》:許男面縛銜璧,大夫衰經,士輿櫬。
【例子】:次日,魏兵大至。後主率太子諸王,及群臣六十餘人,~,出北門十裏而降。(明·羅貫中《三國演義》第一百十八回)
ㄔㄣˋ

 1. 棺材。

 2. 古代多以梧桐木做棺,故为梧桐的别称。
《資治通鑒·晉湣帝建興四年》:帝乘羊車,肉袒、銜璧,輿櫬出東門降。魯迅 《集外集·斯巴達之魂》:﹝同盟軍﹞從斯巴達之軍律,輿櫬以待強敵,以待戰死。輿櫬:把棺材裝在車上。表示不再抵抗,自請受刑。這是古代君主戰敗投降的儀式。

章士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WIKIPEIA:
章士釗1881年3月20日1973年7月1日),字行嚴,筆名黃中黃青桐秋桐,生於湖南省善化縣。曾任中華民國北洋政府段祺瑞政府司法總長兼教育總長,中華民國國民政府國民參政會參政員,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全國政協常委,中央文史研究館館長。

生平

1901年入武昌兩湖書院,與黃興同學,共組華興會
1903年5月被聘為《蘇報》主筆。該報被查封後,又辦起了《民吁日報》,報名取「民不敢聲,惟有吁也」之意,又與楊守仁蔡元培蔡鍔等人在上海組織愛國協會。
1905年日本東京法政大學速成科留學。
1907年留學英國,研究邏輯學,並將此學傳入中國末中國始知所謂思想方法、演繹、歸納及形式論理與邏輯論理之分別。
辛亥革命後曾加入中華民國北京政府袁世凱的政府,歷任廣東軍政府祕書長。五四運動時期任保守刊物《甲寅》雜誌主編。一生寫文用文言,反對白話文,並曾與胡適筆戰。
1920年資助毛澤東兩萬元,並組織赴法勤工儉學鄧小平為成行的人員之一)。後在段祺瑞政府任司法總長兼教育總長等職。
1922—1926年間,先後有兩年四個月的時間擔任國立北京農業大學校長[1]。他曾在《晨報》刊登《徵聘農業專家特告》,公開納賢,延聘國內外「懷抱偉略,幸以本校為理想試驗之地」的農業專家到校執教[1]
1930年張學良之聘,任東北大學文學院主任。九一八事變後到上海律師
抗戰後到重慶任國民參政會參政員。
抗戰勝利後,回上海繼續當執業律師。
1949年春被李宗仁邀為和談代表,前往北京參與國共和談。章士釗與張治中等人於4月1日到北平,與中國共產黨舉行和平談判。4月22日和談破裂,章士釗與邵力子張治中等人留居北平。之後章士釗去香港,同年6月,程潛程星齡赴港,會晤了章士釗。章士釗托程星齡帶信給程潛,轉達了毛澤東對程潛倒戈的期待和中共對陳明仁的熱誠態度,勸說程、陳投共。
1949年9月,章被推選出席了中國人民政府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章士釗相繼被推選為第一屆全國政協委員,二屆、三屆全國政協常委,歷任政務院法制委員會委員、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中央文史研究館館長等職。


1973年5月乘專機到香港和家人團聚(有傳說其身負毛澤東囑託的聯繫國共第三次合作之事宜)。7月1日病逝於香港,享年92歲。

家人

章士釗與吳弱男1909年在英國倫敦結結婚,第二年生大兒子章可,章可活到1983年。另外還生有章用、章因,共三個兒子。吳弱男生於1887年,是「清末四公子」之稱吳保初的女兒,吳長慶的孫女。曾東渡日本後赴歐洲。後因章士釗納妾奚翠貞,吳弱男1929年攜三子前往歐洲,1973年4月1日在上海病逝。1941年章士釗又納了一個26歲的小妾殷德珍。

1936年,章士釗在上海當律師時因為一樁官司,收養當事人之女為養女取名章含之。章含之後來當過毛澤東的英文教師,是外交家喬冠華的繼妻,2008年1月26日病逝於北京。
章勤士是章士釗的四弟(章士釗排行第三)


文革中毛為什麼會救章士釗?


media毛澤東與章士釗
章士釗給了毛第一桶金,而且從來以待君王之道和毛交往,又不忘自己在國民黨內的人脈,可為國共兩黨傳遞消息,對毛有恩更有用。所以在文革遇難時,毛救了他。
問:我們知道在文革中,大批知名人士受到嚴酷迫害,求告無門,很多人因此死於非命。你今天的題目是不是想談談這個問題?
答:是的。說起文革中大批知名人士的悲慘遭遇,可以用到“令人髮指”這個詞。這麼多年過去,我偶爾涉及到這段歷史,翻開那些記載,真可謂斑斑血淚。回首中國數千年曆史,夏桀無道,商紂荒淫,秦始皇暴虐,朱元璋殘忍,雍正帝刻薄寡恩。但在他們治下,也未見過在全國范圍內,在社會各個領域,像在文革中一樣大規模地迫害社會知名人士。秦始皇焚書坑儒,雍正興文字獄,和毛髮起的興無滅資、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等等暴行相比,實屬小兒科了。在這個迫害狂潮中,有兩個人和毛有特殊關係,就是章士釗和李達。在他們受到迫害時,都寫信給毛求救。結果一位受到毛的保護,被救了下來,另一位被棄之不顧,最後慘死。在這救與不救之間,隱藏了很深的歷史原因,也反映出毛的為人與心理活動。那位被救的是章士釗,那位慘死的是李達。今天我們先談談,毛為什麼會救章士釗。
問:這個題目有意思,但我覺得聽眾朋友對這個人可能有點陌生,他離我們太遠了。你能不能先作點背景介紹?
答:當然。要分析文革中毛對章的態度,也非從歷史入手不可。章士釗是湖南善化人,和毛是大同鄉。他早年參加反清救國活動,最出名的一件事就是“蘇報案”。1903年,他任上海《蘇報》主筆,發表激烈的革命言論。《蘇報》發表鄒容的“革命軍”,章太炎的“駁康有為論革命書”,名聲大振,也引來清廷的憤怒,要關閉報館,抓捕報社成員,因為《蘇報》是在租借內辦的,所以引發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場有關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法律訴訟。審判按西方法律,有公訴人和辯護人,還有法庭辯論,這在當時都是破天荒的事。審判的結果是大部分人無罪釋放,只有鄒容和章太炎因“語帶誹謗”被輕判入獄勞役。中國經由此案開始了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覺醒。可惜這個過程在中共得鹿之後徹底中斷,至今當局仍實行言論控制、新聞屬黨這種野蠻社會的信條。自1903年《蘇報》案至今已100多年,想想真讓人絕望。章士釗在清廷要對《蘇報》下手之前經朋友通風報信逃了,但仍然與革命黨任來往,參與密謀,被捕入獄,被保釋後就去日本留學了,又往英國留學,辛亥革命後回國,鼓吹他在英國學的那套政黨政治。1917年,他到北大任教授兼圖書館館長。章去北大和他的老同鄉楊昌濟有關,那時楊在北大當教授,毛在北京時就住楊家。章毛在那時就認識了。楊昌濟對毛極為欣賞,楊的女兒就是毛的結髮妻楊開慧。據說有關毛楊婚事,章士釗大表贊成。20年,毛為籌措經費,持楊昌濟手書往見章士釗。章士釗還真給毛籌了2萬大洋,這在那時可是筆巨款。
問:章士釗和毛的關係確實不一般,可以說毛的第一桶金就得自章。
答:確實如此。所以才有後來毛每年給章士釗兩千元人民幣,說是還款,這是後話了。章士釗24年加入北洋政府,當段祺瑞的司法部長,25年又兼了教育部長。他任職期間因北師大風潮和魯迅結了梁子,還打了一場官司。結果魯迅贏了他的頂頭上司。而章士釗因魯迅而得了“落水狗”這個罵名。所謂痛打落水狗,就是打章士釗。26年“三一八慘案”,章士釗雖已不是教育部長,但還是有些牽扯。三十年代章在上海做律師,33年他替陳獨秀辯護,說陳的共產黨活動並不“危害民國”。儘管如此,蔣介石還請他當國府“參政員”,民國時期政治上的寬鬆和共產黨得天下後根本不能比。章士釗那時腳踏兩隻船,在毛蔣之間順水推舟。後來看共產黨勢頭大了,就暗中幫了共產黨很多忙,是個國共通吃的政客。但那會兒,像章這樣首鼠兩端的人不少,中共得權後大部分下場不妙,在中共無止無休的政治運動中都受衝擊受批判。何以章士釗一直“聖寵不衰”?我想這就是章士釗的過人之處,他從來不忘他在國民黨那一面的身份,甚至不時提醒中共他願意為國共雙方效力。這一點和那些民主人士絕然不同。像民盟、民建的那些“民主左派”,在中共得鹿前大部分人都痛斥蔣的“獨裁”。這些人後來下場悲慘,關鍵就是他們不懂自己,也不懂共產黨,真拿自己當了共產黨的“自家人”。章伯鈞、張東遜、羅隆基就是代表。等他們明白過來,晚了。而章士釗卻一直清醒。寫了本《邏輯指要》送給蔣介石,再寫《柳文指要》是請毛批閱,卻從不談什麼民主自由。戚本禹在他的《回憶錄》裡講了一件事,雖然他經常不說實話,但他對毛一貫崇拜,所以關於毛的事他不會瞎編。1955年的某天晚上,毛讓警衛去給章士釗送兩隻雞。當時商店已經關門了,還挺費勁才弄到兩隻雞。文革中戚給康生講了這件事,老謀深算的康生讓他去翻翻《三國志》中有關喬玄和曹操的記載。那是告他你得看了這段歷史,才能明白送雞的意思。書中記載,曹操年青時見喬玄,喬“睹太祖而異之,曰,吾見天下名士多矣,未有若君者也!君善自持,吾老矣,願以妻子為托”。這事《世說新語》中也有記載,說得更玄:“曹公少時見喬玄,玄謂曰:天下方亂,群雄虎爭,撥而理之,非君乎?然君實是亂世之英雄,治世之奸賊。恨吾老矣,不見君富貴,當以子孫相累”。只是《三國志》裴松之的注裡記了一段,說的是曹操起兵後曾派人祭祀喬玄,說“士死知己,懷此無忘。又承從容約誓之言:'殂逝之後,路有經由,不以斗酒隻雞相沃酹,車過三步,腹痛勿怪'。雖臨時嬉笑之言,非至親之篤好,胡肯為此辭乎?”這件事有兩個含義,1 )毛心中自比曹孟德,這從善解聖意的郭沫若努力為曹操翻案中可以見出。2)章士釗能慧眼識英雄。送雞一事表明毛對章感謝之意。
戚本禹還透露,周恩來告訴他,章士釗見了毛驚呼:“不得了啦,湖南要出帝王了”。章士釗能聖寵不衰,原因之一是他從來以待君王之道和毛交往。其二,就是我們上面說的,他從來不忘自己和國民黨蔣介石的關係,這樣才能為共產黨所用。
問:據說章士釗一直為國共兩黨傳遞消息。
答:主要是為共產黨。56年,中共曾提出第三次國共合作的設想。章看出苗頭,主動要求去香港,借助他在國民黨中的人脈,為中共傳消息。他帶了一封中共給蔣的信,內容就和現在的一國兩制差不多。信中還有“奉化之墓廬依然,溪口之花草無恙”這種話,想以鄉情打動蔣。但文革一來,紅衛兵不知這些底細,一查章士釗是魯迅要痛打的落水狗,立即來抄家。紅衛兵把章拉到院子裡,低頭罰站,還抄走了一大批文物。章士釗嚇壞了,馬上向毛澤東求救。信中請毛“在可能範圍內稍稍轉圜一下,當有解鈴之望”。據他女兒章含之記載,8曰30日寫信,第二天周恩來辦公室就來電話,跟著就派兵站崗,更讓人驚奇的是,毛9曰1日就親筆回信,說“來信收到,甚為繫念。已請總理予以佈置,勿念為盼”。從這件事上看,毛可真是個義重如山的大慈悲人。其實不然。和毛有親密關係的人多了,該整一樣整。在列寧式政黨的意識形態裡,絕不存在友誼、溫情這種東西。關鍵看你對維護獨裁者的臉面、威信有沒有用。我們可以比較一下列寧斯大林對高爾基的態度。十月政變後,高爾基痛罵布爾什維克野蠻,列寧要毀滅俄羅斯。但列寧一直容忍他,這一是因為高爾基的前妻手中有一大筆莫羅佐夫家族留給社會民主黨的錢,高爾基給了列寧不少。二是高爾基是世界著名作家,留著他當花瓶也不錯。三是高爾基在英國有一大批文件,這裡有不少布爾什維克的秘密。四是斯大林想讓高爾基給他寫傳記。三十年代高爾基回國之後,斯大林也對他關懷備至,但當那些文件落入斯大林手,而斯大林發現高爾基不想給他寫傳記之後,就冷落高爾基。很快高爾基就死了。很多研究者認為是斯大林謀殺了他。可章士釗一直到最後都保持了他的“有用”身份,最後以90高齡又去香港為國共兩黨疏通關係,而就死在這次任務中,所以享盡身後殊榮。我看章老先生是一位最聰明的人。




張中良 - 預覽
至於章士釗對新文化運動的批評,胡適認為出之於「一個時代落伍者對於行伍中人的悻悻然不甘心的心理」 5 ,根本不值一駁。1925 年,在段祺瑞召集的善後會議上,章士釗胡適重逢,有一次同席進餐後的合影。照片洗印出來後,章士釗題白話詩一首送給胡適, ...







为政尚异论:章士钊文选

封面
上海远东出版社, 1996 - 405 頁
章士钊(1881~1973),湖南善化人,字行严,笔名秋桐、柯老人等,学者,政治活动家


章士釗全集

, 第 10 卷
封面
文匯出版社, 2000

2016年9月23日 星期五

趙元任《新詩歌集》1928


《新詩歌集》出版於1928年,裡面收錄了趙元任先生的大部分藝術歌曲。


作品總編號 作曲年代 曲名 作詞 作曲
001 1922 他 胡適 趙元任
002 1922 小詩 胡適 趙元任
003 1922 過印度洋 周無若 趙元任
004 1922 賣布謠 劉大白 趙元任
005 1925 織布 劉半農 趙元任
006 1927 聽雨 劉半農 趙元任
007 1922 秋鐘 趙元任 趙元任
008 1922 勞動歌 《星期評論》 趙元任
009 1926 上山 胡適 趙元任
010 1926 也是微雲 胡適 趙元任
011 1926 教我如何不想他 劉半農 趙元任
012 1926 茶花女中的飲酒歌 劉半農譯 趙元任
013 1927 瓶花 范成大 胡適 趙元任
014 1927 海韻 徐志摩 趙元任


1928年《新詩歌集》的目錄
《新詩歌集》中的藝術歌曲有:
《他》(1922)…………………………………………………胡適詞
《小詩》(1922)………………………………………………胡適詞
《過印度洋》(1922)………………………………………周若無詞
《賣布謠》(1922)…………………………………………劉大白詞
《織布》(1925)……………………………………………劉半農詞
《聽雨》(1927)……………………………………………劉半農詞
《秋鐘》(1922)……………………………………………趙元任詞
《勞動歌》(1922)………………………………詞見《星期評論》
《上山》(1926)………………………………………………胡適詞
《也是微雲》(1926)…………………………………………胡適詞
《教我如何不想他》(1926)………………………………劉半農詞
《茶花女中的飲酒歌》(1926)…………………………劉半農譯詞
《瓶花》(1927)……………………………………范成大、胡適詞



3 《新詩歌集》 -特點

這些歌曲中除了《瓶花》的頭一段是用了范成大的一首七言絕句外,其他署名的作品都是當時的新詩人胡適、劉大白、劉半農、周若無等的新詩。蕭友梅先生曾對《新詩歌集》評價說:「這十年來出版的音樂作品裡頭,應該以趙元任先生所作的《新詩歌集》為最有價值。」
《新詩歌集》是五四以來第一部融會貫通中西音樂藝術的歌集,其中大部分歌曲都是以中國獨特的音調——五聲音階為基礎而作,只有歌曲《他》和《小詩》選用的是西方的大小調體系。歌曲《他》雖然採用的是西方音樂中常用的大小調交替的手法,但旋律的音調起伏,顯然來源於漢語的語言音調。這首詩每句都以「他」字結束,押的是「啊」韻,「愛他」、「害他」、「對他」、「待他」的前一字都是去聲,后一字則是陰平,配上二度下行或四、五度下行的旋律,顯得韻律分明,音調鏗鏘。為胡適的《小詩》譜寫的歌曲,雖然採用了西方的和聲小調,但旋律的抑揚頓挫,還是脫胎於五言絕句的吟詩調。
在處理歌曲的曲式結構方面,趙元任先生也有自己的特點。其在《新詩歌集•序》中寫道:「舊詩詞的句子有比較的整齊一點的格式,可以用一個總調臨機應變的吟嘆,新詩對於內容跟句式的個性兩者都注重,所以新詩的讀法是要把每首都給它『durchkomPonieren』(通譜)起來,是要唱的,不是吟的。」《新詩歌集》中的十四首歌曲,幾乎全部被處理成通譜歌,即使歌詞是分節歌的形式。

4 《新詩歌集》 -內容

《新詩歌集》中歌曲的內容題材可以分為以下三個方面:
1、反映勞動人民現實生活的題材:
曾廣為流傳的【賣布謠】(劉大白詞)、【織布】(劉半農詞)、【勞動歌】等,都是中國近現代較早反映勞動人民生活的歌曲,充分表明了趙元任同情被壓迫小生產者、支持他們應得到勞動、教育、休息的權利等思想。

2、表現民主、愛國主義的題材,如《過印度洋》。
3、展現「五四」青年新風貌的題材:
【上山】(胡適詞)、大型合唱【海韻】(徐志摩詞)等,反映了他們樂觀向上的迫切要求衝破封建牢籠的決心;著名歌曲【教我如何不想他】(劉半農詞)和【茶花女中的飲酒歌】(劉半農譯詞)則著重表現了當時中國青年追求個性解放和戀愛自由的激情。
4. 其他抒情歌曲:
像【他】(胡適詞)、【聽雨】(劉半農詞)、【也是微雲】(胡適詞)等一般觸景生情式的抒情歌曲,趙元任也力圖表現出有別於舊文藝的新意境、新風格。
另外,【新詩歌集】中唯一一首合唱曲【海韻】也是不可不說的。【海韻】是一部具有民族特色、清唱劇式的大型作品。這部作品成功運用了不同類型的合唱手法,使作品的音樂發展層層緊扣、走向高潮,還巧妙運用不同合唱的音色、和聲的變化,給予作品的情感發展以生動渲染。【海韻】不僅是中國當時堪稱最出色的音樂精品,至今仍有不可磨滅的藝術魅力。

       從趙元任先生選擇的這些題材來看,趙元任先生本人的思想是先進的,是進步的。他在歌曲的創作中不僅了解到勞動者的歌唱需要,更是歌頌了「五四」時期所推崇的自由,以及為了自由而敢於同風浪搏鬥的無畏精神。趙元任先生創作的藝術歌曲,除了主要集中在《新詩歌集》中的十三首外,還有兩首是後來所作,它們分別是: 《葵園》 (1936)和 《相見歡》 (1953)。
綜上所述,趙元任是一位在藝術上勇於創新的作曲家,《新詩歌集》可以說是中國藝術歌曲史上的豐碑。他創作的歌曲,音樂形象鮮明,風格新穎,旋律優美流暢,富於抒情性,既善於借鑒歐洲近代多聲音樂創作技法,又不斷探索和保持中國傳統音樂特色。趙元任先生的作品為我們今後的創作提供了寶貴的經驗。正所謂沒有繼承,又何談創新,《新詩歌集》的價值不容小窺。

2016年9月22日 星期四

柳無忌(1907年-2002年10月3日)

"柳無忌念人憶事——胡適之先生" (尚未讀)
我所認識的胡適 柳無忌 傳記文學 34:6 民68.06 頁21-25


先知道柳無忌先生的作品 後知道他父親-- 前幾年過吳江 該地人以他是毛的朋友為榮(柳亞子為 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委員 毛泽东文集(第6卷) p.2)

胡適至少有二封"復柳無忌"信:1959/8/31和1959/9/13) ,討論柳無忌要為胡適討論薛瓚的長文的英文摘要的問題。
"臣瓚"的"臣" 為Your Majesty's humble servant .....
胡適提到趙元任注重譯文的"分兩"問題: 趙喜歡將 Dear Shih-Chih 翻譯成" 迪呀適之",  因為若直譯為"親愛的" ,分兩就太重了。


***

柳无忌简介

姓名: 柳无忌
(1907-2002)   笔名: 啸霞、萧亚、无忌   国籍: 美籍   民族: 汉   出生地: 江苏吴江   职业: 著名汉语诗人、近代著名诗人、旅美散文家   毕业院校: 北京清华学校,耶鲁大学   主要成就: 长期致力于文学研究和教学工作,著有《西洋文学研究》、《中国文学概论》、《当代中国文学作品选》、《葵晔集》、《抛砖集》、《古稀话旧集》、《休而未朽集》、《柳无忌散文选》、《少年歌德》、《曼殊评传》、《印度文学》、《苏曼殊年谱》、《苏曼殊全集》、《柳亚子年谱》、《柳亚子文集》等;   译著有《英国文学史》、《莎士比亚时代抒情诗》、《凯撒大将》;   1976年退休后筹建国际南社学会,被推为会长,主编《国际南社学会从刊》、《南社丛书》;   1989年出版《我们的父亲柳亚子》。

个人档案

柳无忌先生(1907-2002)为近代著名诗人柳亚子的 哲嗣,1927年于北京清华学校毕业后赴美留学,1931年以《英国浪漫主义诗人雪莱》论文获耶鲁大学英国文学博士学位。1932年回国后,他先后在南开 大学、西南联合大学、中央大学任教,1946年再度赴美,前后执教于劳伦斯大学、耶鲁大学和印第安纳大学,任文学教授。上世纪60年代初,他在印第安纳大 学创办东亚语文系,任系主任。柳无忌对中国文学和西方文学均有深入研究,撰述译编中英文著作有三四十种。柳无忌在国内讲授西方文学,在美国则讲授中国文 学。他为中西文学交流起了桥梁作用。柳无忌青年时代即随其父柳亚子先生参加南社、新南社活动。他对苏曼殊、柳亚子等南社人物作过深入研究,晚年积极推进南 社研究事业,成立学会,创办刊物,资助南社资料和研究著作的出版,多所贡献。柳无忌以95岁高龄,于2002年10月在美国旧金山市病逝后,江苏南社研究 会、国际南社研究会与中国南社与柳亚子研究会合作,编辑柳无忌先生纪念集。

著作成就

柳无忌,旅美散文家。原名柳锡□,笔名啸霞、萧亚、无忌。1907年生,江苏吴江人。10岁时加入其父柳亚子组织的文学团体南社,17岁时开始对苏曼殊 的研究。1920-1925年在圣约翰中学及大学一年级读书。后入清华学校学习文学。1927年公费留美,后获劳伦斯大学学士学位和耶鲁大学英国文学博士 学位。1931年与罗皑岚、罗念生、陈麟瑞等人在纽约创办《文学杂志》,柳亚子任名誉主编,共出4期,柳无忌发表新诗和诗论多篇。1932年回国,相继在 南开大学、西南联合大学、中央大学任教。1935年与罗皑岚在南开大学发起人生与文学社,编辑期刊《人生与文学》、天津《益世报》"文艺"副刊。   

1945年赴美国讲学,从此定居美国。先后任劳伦斯大学、耶鲁大学和印第安那大学中文教授。柳 无忌深受英国浪漫派诗人(特别是雪莱)的影响,自称诗文均由灵感而生成,"情绪汹涌起来,文学如泉水般直泻而下"。他长期致力于文学研究和教学工作,著有 《西洋文学研究》、《中国文学概论》、《当代中国文学作品选》、《葵晔集》、《抛砖集》、《古稀话旧集》、《休而未朽集》、《柳无忌散文选》、《少年歌 德》、《曼殊评传》、《印度文学》、《苏曼殊年谱》、《苏曼殊全集》、《柳亚子年谱》、《柳亚子文集》等,译著有《英国文学史》、《莎士比亚时代抒情 诗》、《凯撒大将》。1976年退休后筹建国际南社学会,被推为会长,主编《国际南社学会从刊》、《南社丛书》。1989年出版《我们的父亲柳亚子》。现 寓居美国加州孟乐公寓。

个人履历

1927年于北京清华学校毕业后赴美留学   1931年以《英国浪漫主义诗人雪莱》论文获耶鲁大学英国文学博士学位   1932年回国后,他先后在南开大学、西南联合大学、中央大学任教   1946年再度赴美,前后执教于劳伦斯大学、耶鲁大学和印第安纳大学,任文学教授   20世纪60年代初,在印第安纳大学创办东亚语文系,任系主任。   2002年10月在美国旧金山市病逝,时年95岁

生平经历

柳无忌先生(1907-2002)为近代著名诗人柳亚子的哲嗣,1927年于北京清华学校毕业后赴美留学,1931年以《英国浪漫主义诗人雪莱》论文获 耶鲁大学英国文学博士学位。1932年回国后,他先后在南开大学、西南联合大学、中央大学任教,1946年再度赴美,前后执教于劳伦斯大学、耶鲁大学和印 第安纳大学,任文学教授。上世纪60年代初,他在印第安纳大学   

创办东亚语文系,任系主任。柳无忌对中国文学和西方文学均有深入研究,撰述译编中英文著作有三 四十种。柳无忌在国内讲授西方文学,在美国则讲授中国文学。他为中西文学交流起了桥梁作用。柳无忌青年时代即随其父柳亚子先生参加南社、新南社活动。他对 苏曼殊、柳亚子等南社人物作过深入研究,晚年积极推进南社研究事业,成立学会,创办刊物,资助南社资料和研究著作的出版,多所贡献。   

柳无忌以95岁高龄,于2002年10月在美国旧金山市病逝后,江苏南社研究会、国际南社研究 会与中国南社与柳亚子研究会合作,编辑柳无忌先生纪念集。该书题名《教授、学者、诗人柳无忌》,于今年9月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这本纪念集,分前后 两篇。前篇为“自述人生”,辑录了柳无忌先生的散文、诗歌作品和部分论文。后篇为中外学人对柳无忌先生评述、忆念的诗文。它集诗文选与纪念文于一体,用纸 墨为柳无忌先生树立了一座有价值的纪念碑。   

此书开篇即吸引读者的是,柳无忌先生自撰的九篇回忆性散文。这些写于不同年代、各自成篇的回忆 录,编到一起,实际上构成了柳无忌先生的一部自传。他这回忆录体的自传,不仅勾勒了他所处的时代和他的人生历程,而且生动、幽默地解析了他人生之旅中的内 在心理活动。而这后一层面的内容,揭秘了他一生中一些重要转折是在什么情况下发生的,读来深觉亲切有味。   

柳无忌回忆他在五卅运动中的表现和遭遇时写道:“上海发生五卅惨案,群情激昂,甚至洋学堂如圣 约翰(时柳无忌正在圣约翰学校读书)的学生也被卷入漩涡内。最初的罢课为抗议租界当局的横暴,后来更因为卜芳济校长把学生挂起的五色国旗取下,我们大家痛 哭流涕地离开梵王渡,暂不返校。这样,结束了我在洋学堂五年的生活。”柳无忌先生是温文尔雅的教授学者,总其一生,他并非那种积极投入政治活动的人物。但 读了这一段文字后,我们方知道,原来柳无忌青年时期在上海,也曾积极参加到五卅运动中,并因坚持爱国立场而中辍了他在教会学校的学业。   他接着说:“1925年夏天,悲惨地回到黎里(吴江县一小镇)家里,对于前途一点也没有把握的 我,已是十八岁了。幸而在清华学校教书的二舅父郑桐荪,为我设法从后门(不经过考试)送进清华园,在那里度过了两年最愉快的学生生活。”对柳无忌来说,这 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从圣约翰学校辍学,到进入清华学校,无疑是柳无忌人生道路的一块界碑。   

柳无忌叙述在清华园与梁启超接触的一个故事非常有趣。清华国学研究院有好几位著名教授,其中最 引人注目的是梁启超和王国维。年轻的柳无忌与梁启超还发生过一次交往。其缘由是,柳无忌从小随其父柳亚子对苏曼殊的作品进行过收集编辑工作。在收集苏曼殊作品的过程中,他得到一部《班定远(班超)平西域记》,作者署名为“曼殊室主人”。柳无忌得之大喜,他以为“曼殊室主人”就是苏曼殊,他得到的也就是苏曼 殊的新作。但其父柳亚子提醒他说,好像梁任公也曾用过“曼殊室主人”名号,因此叫他就近向梁启超询问清楚。他果然去见梁任公。结果呢,柳无忌写道:“我不 虚此行,但是失望了”。梁启超告诉他,他本人就是“平西域”剧本的作者。虽说他感到“失望”,其实,他弄清了“平西域记”一书的作者,何尝不是一个收获 呢。   

柳无忌一生研究中西文学,人们一般不会了解他曾选择过化学专业,后来才改学文学的。他在一篇回 忆录解说他为什么先选化学后改文学的背景,也不乏有趣。他回忆说:“在圣约翰中学及大学读书时与从前不同,许多老师都是外国人。教我们西文与西洋史的,是 两位年轻貌美的美国小姐,刚从大学毕业。那位化学老师更为了不起,是美国大学的博士。他们都喜欢我,尤其是那位化学博士,我受他(她)的影响最大,使我计 划在大学内专攻化学。”他在另文中又说到,他选修化学还有另外更有趣的动机:他想“研究及制造在欧战(第一次世界大战)末期用过的毒瓦斯弹,那是当时认为 破坏力最强大的武器,可以置一切外来侵略者于死地”。他说这是当时他“可笑的动机”,实际上,这正是他青年时代的爱国思想。然而,后来情况发生了变化。他 写道:“说起来惭愧得很,在大学内读了两年化学,没有成绩,遂中途而废。在理论与算学方面,我有相当把握,困难却在有机化学的实验室内,手的动作欠灵活, 天平弄不准,玻璃管拿不稳。我的实验老是不得要领,没有获得预期的结果,我绝望了。于是,放弃化学而就文学。现在想来,也不无塞翁失马的感觉。”与有些只 讲过五关斩六将,而不言走麦城的回忆录不同,柳无忌揭示和解剖当年自己的思想和实际表现,非常真实,富有勇气。   

抗日战争胜利后,柳无忌应美国大学之邀赴美,原打算讲学一年,没想到其后国内局势变动,他“一 去不返”,终生留美。他叙述在美国由想教西方文学改为教中国文学的情况,也颇有曲折。他先在佛州罗林斯大学当过英文及中国文化客座教授。待至在美国留下 后,他起初想在大学内找一个教英文的机会。他说:“我的英文程度不坏,在清华又读着法、德文。外国语文既有基础,从事西洋文学,倒也轻而易举。”后来得到 研究中国文学的奖助金,重新过了三年学生生活,专门在耶鲁大学图书馆书库内读了几百本中文、英文的有关中国文学、哲学和历史的书籍。他在考虑谋职时产生了 新的念头:“如在美国长期住下(后来竟是如此),要在大学内教英国文学,作研究,谋事时容易受到歧视。但如果改行为中国文学那就有‘唯我独尊’之感了。” 然而,在上世纪四十、五十年代,美国有中文课程的大学,简直屈指可数,几乎找不到教中文的机会。可是后来到50年代末期,美国国会通过一项“国防教育法 案”,鼓励美国青年学习外国语言,大部分为美国的“敌国”语言,包括中、俄、东欧和远近东以及非洲的语言。美国政府在各大学广设奖学金,成立研究中心。柳 无忌设想的发挥其中国文学之长的愿望终于能实现了。于是他先后在耶鲁、匹兹堡、印第安纳各大学任教,做研究。我们从这里看到,中国的形势,美国的政策,是 怎样决定了柳无忌后半生的道路和命运。   

柳无忌的回忆录一直写到他结束大学教书生涯和退休以后的生活。柳无忌感到,退休是他“生命中的 一段里程碑”。印第安纳大学东方语文系的同事,为他设了retirement dinner(“荣休庆宴”),许多朋友、学生出席,或向他发送贺信、诗联, 活动显得颇为隆重。柳无忌还对退休后的生活作了一番描述,澄清了对美国老年退休生活的误解。有人称,“美国是青年的乐园,老人的地狱”。他说:“前者相当 确切,后者却似是而非。”现在在美国尊称老人为“高年公民”,逐步增加老年人的福利,政府发给抵消因物价上涨而增加生活费用的“社会保障金”,理发、乘车 等均能得到减价优待。   

柳无忌一生经历本来就比较丰富,而在他真切生动的笔触下加以叙述,就更增添了风趣。以上只是他 自我解读人生的几个点滴,像一个长片中的几个镜头而已,他的人生履痕无法一一叙述。至于这本纪念集中选编的柳无忌的论文和中英文诗作,以及评述、怀念诗 文,则更不容这篇短文加以介绍了。

2016年9月21日 星期三

胡仰曦《一顆清亮的大星:胡適傳》


一顆清亮的大星:胡適傳
胡仰曦  著 
出版社
人民文學出版社
出版時間
2010-04-01

 胡適是一個褪了爭的詩人、一個落了伍的外交家、一個最卓越的政論家,一個永不停止的真理追求者,是一顆清亮的大星。胡適是“飯”,對於飢餓者來說吃飯是最急切的事情,但口味各異。
  本書從社會、文化、歷史、政治,以及愛情、婚姻、家庭生活等多重視角,通過細密的觀察,著意描繪出一個真實、鮮活的胡適,向讀者呈示其起伏跌宕的一生及生動豐富的氣質個性。
內容簡介
  在中國現代思想文化史的天幕上,有一顆“清亮的大星”。——他就是胡適。他是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哲學博士,是北京大學教授,是《新青年》撰稿人和編輯,是舊時代的掘墓人、新文化的先驅者。後來,又擔任過北京大學文學院院長、國民黨政府駐美大使、行政院最高政治顧問、北大校長、台北“中央研究院”院長等職,在一個風雲激盪、天翻地覆的大時代,扮演了各種舉足輕重的角色。
  《一顆清亮的大星:胡適傳》從社會、文化、歷史、政治,以及愛情、婚姻、家庭生活等多重視角,通過細密的觀察,著意描繪出一個真實、鮮活的胡適,向讀者呈示其起伏跌宕的一生及生動豐富的氣質個性。
目錄
圖片
自序:站在胡適之先生墓前
目錄
第一章父親與母親的傳說
第二章“穈先生”的上莊九年
第三章上海灘上的“憤青”才子
第四章“國人導師”的精神預備期
第五章舊中國的新青年
第六章內憂外患中的現代孔子
第七章一尾“老鴉”的啞啼
第八章光與火的洗禮
第九章奔赴國難的書生大使
第十章“小卒”沉底的飄零歲月
第十一章“大星”的隕落
主要參考書目

石原皋《閒話胡適》:胡適娛樂與生活;胡適藏書和書齋

石原皋《閒話胡適(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1990);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出版,2011?

石原皋:胡適的生活和藏書

《文匯讀書周報》2011年11月11日


胡適在近代中國歷史上留下了濃重的一筆,舉凡政治、文化、教育與外交領域,都可以聽到這位“徽駱駝”發人深思的言論。作為民國自由派知識分子的領袖,他的一舉一動長期成為學術界、文化界與思想界關注的焦點。作者從胡適的家族史講起,涉及胡適整個生活世界。本文摘自《閒話胡適》(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出版,作者:石原皋)。

  胡適娛樂與生活

  胡適住的房子越搬家越大。胡適在北京,最初住在南池子緞庫後身八號。我到北京時,他家已搬到鐘鼓寺十四號,在大學夾道附近,離北大不遠,住宅是普通四合院,房子不大,一進門為門房,兩側為廂房,正房居後,旁有耳房,廚房很小,廁所更狹。庭院也不寬大,栽有一二棵小樹,數盆夾竹桃。正房為寢室和書房,兩廂為客房及會客室。男傭人住在門房,女傭人住在耳房。家具陳設也很簡單。那時,各大學都長期欠薪,教授的生活都很清苦,胡適的經濟也不寬裕。後來,胡適出版的著作日多,銷路一好,收入就多起來了。在這個時期,他到國外去了一次,在國外住了十個月,講了些學,掙了些錢。鐘鼓寺的住宅,實在太狹小,不能不另找新居。恰巧,林長民的住宅出讓。林當時任郭松齡的秘書長,郭是奉軍的革新派,他造老派張作霖的反,被張作霖打敗,全軍覆沒,郭和林都被打死。林已死,他的住宅只好出讓。房子在景山大街陟山門六號。鐘鼓寺的房子是尋常老百姓家,陟山門的房子卻是官僚政客的公館了。房子寬敞很多了,庭院也大,氣派也兩樣了,有長廊,廚房中有機井。林家原有的家具陳設及皮沙發等,出了頂費全部買過來了。
  張大元帥進入北京,捕殺進步和革命人士,恐怖氣氛籠罩著整個北京城。胡適從海外講學回國,他也不能回到北京居住,於是江冬秀同兩個兒子遷到上海,住靜安寺極司非而路四十九號甲,為一樓一底的小洋房。胡適藏書多 ​​,所以房子要大。他的藏書沒有搬到上海,傭人也沒有跟來,一樓一底的小洋房也夠住了。何況上海是寸金之地,房租貴。當時胡適的經濟情況,還住不起花園大洋房。
  一九三〇年十一月底,胡適離開上海回到北京,再在北大任教。如時,胡的朋友越來越多了,書籍也越來越多了。象陟山門那樣的房子又不夠用了。蔣介石掌握政權後,為了安定人心,教育經費照發了,大學教授的薪不欠了,工資也提高了,特別是名教授月薪六百元,還可以兼課兼薪,北京改為北平,政治中心南移,人口外遷,空房子多出來了,房租也便宜一些了。因此,胡適找到後門米糧庫四號的房子。這座房子比陟山門的房子更大了,更好了,有一個很大的庭院,院中有樹木,有汽車間,有鍋爐和熱水汀,有浴室和衛生間;房間多了,胡適可以接待好友了。徐悲鴻、徐志摩、丁文江等朋友,都是這個時期住在他家。
  他的孩年是在家鄉度過的,十幾歲才到上海,所以他喜歡吃家鄉的飯菜。徽州山多地少,人口眾多,主食為米、面、玉米等。北方以麵食為主,南方以米食為主。徽州人的祖先,多數是在北方,歷代戰亂頻繁時,逃難遷來的。加之人多田少,不能完全靠吃米食,所以徽州人慣於米、面、雜食。吃些米食,也吃些麵食,並且還吃些玉米。歙縣南鄉,幾乎以玉米為主食了。
  胡適的飲食都是鄉土化,可是他吸紙菸是洋化了。他吸的紙菸都是舶來品,如聽裝的白錫包,聽裝的大砲台等。煙癮不大,要吸好的紙菸。每日只吃三餐飯,不吃零食,也不常吃水果。總之,他的生活除吸的紙菸外,其餘的都是一般化。
  胡適歡喜穿中服。茅盾說,他在上海初見胡適時是夏天,胡適穿的是紡綢褂褲,紡綢長衫,足上穿的絲襪,皮鞋,完全是一付上海流行的打扮,他說的情形,確是如此。胡適在國內不愛穿西裝,中山裝更不用談。出國時才穿西裝。衣服的料子都是一般的棉布、絲綢、呢絨、皮毛等。他沒有一件珍貴的衣服,例如貂皮一類。
  他為什麼喜歡穿中服?因為中服舒適方便。穿西裝,夏天則覺熱,冬天則覺冷,春秋二季則緊繃在身上,起坐行動都不舒服。他這般講實用,也是習慣吧。
  胡適夏天戴巴拿馬草帽,其他季節則戴呢帽。除天熱外,他外出時都圍一條毛線圍領巾,以防感冒。江冬秀也沒有很值錢的衣服,至於兒子的衣服,則更是一般了。睡的床也是普通的雙人床;被褥、被單、毯子等也是普通的。總之,他的穿著,說不上樸素,也說不上華麗,只是穿得整齊乾淨,保持他的學者派頭。
  胡適有什麼文娛生活愛好嗎?他曾說過,他在上海讀書時是愛玩的。一九一七年回國後,我接觸他時,沒有看見他打撲克,打麻將是偶一為之。我們知道,二十、三十年代,我國沒有收音機,電視機還沒有問世,那時,只有留聲機,他家有一部,唱片只有百代公司的京劇和粵劇等,這是為他的小孩子買的。他的小三(思杜)少時跟著唱片哼,也學會唱幾段京劇。
  胡適不會唱歌,也不會唱戲,但戲還是要看的,無論京戲、崑曲、話劇等等,他都看的。他不是戲迷,也不捧什麼藝人。一九一八年,他還寫了一篇《文學進化觀念與戲劇改良》的文章,登在 ​​《新青年》上,今天看起來,這篇文章可議的地方很多,但從歷史上來看,尚有史料的價值。
  胡適在上海大舞台看過戲,覺得那 ​​時做戲的人還是趙如泉、沈韻秋等那些老藝人,沒有一個新出的角色。那時,他也在上海游過先施樂園和大世界,看到男女雜坐,不分貧富老少,短衣的人尤多,他說那裡真是平民的娛樂場。到北京後,他也到同樂園看過韓世昌的《遊園驚夢》、陶顯庭的《山門》、侯益隆的《闊帳》。但他特別讚賞的是京劇名坤角孟小冬的演出。我到北京時,演京劇的譚老飯早已不在人間,更談不到程長庚大老闆了。可是余叔岩、楊少樓、梅蘭芳三傑鼎立,其他老藝人健在者還多,京戲雖非鼎盛之際,卻也盛極一時。余叔岩不常演出,但楊、梅二人唱對台,北京的戲迷,大過其戲癮。我不懂戲,但我看戲,以看余叔岩、楊少樓、梅蘭芳、程硯秋為多,至於尚小雲、荀慧生、譚富英、馬連良等人的戲,只偶爾一看。那些坤角的戲,我是不看的。有一晚,胡適看了孟小冬的《擊鼓罵曹》,回家後,贊不絕口。他說,孟小冬的身段、扮相、嗓音、做功,毫無女子氣,真是好極了。叫我去看。我看了孟小冬的戲,果然不錯。我從此改變了對坤角的偏見,也去看新艷秋、雪艷琴、章遏雲的戲了。老白玉霜為評戲,轟動京華,我原來是不看的,後來也看了。
  那時,北京最漂亮的電影院僅有真光電影院,院址在東長安街,主要是放映外國影片,胡適去看的,偶爾也看一看中國的影片。
  北京沒有專門演話劇的場所,也沒有演話劇的團體。只有當年唐槐秋和他的女兒唐若菁主演的《茶花女》話劇,轟動一時,胡適去看過,未加評論。他對劉寶權的大鼓,倒也十分稱讚。
  胡適的朋友,能書善畫的友人很多,可是他不愛收藏字、畫、碑帖,更不喜歡收藏古玩。他對於文娛只是一般的欣賞,並沒有特別的愛好。然則他有什麼愛好嗎?有!他的愛好是在書———收藏書籍。這一點,下節再敘。 



  胡適藏書和書齋

  胡適的藏書。研究學問的人都愛藏書,胡適更甚。他的藏書很多,約有四十書架(大書架),以線裝書為主,外文書比較少些。他的藏書中,少數是他的父親鐵花公留下來的。他的父親有些藏書,一般的圖書為多,好的較少。他一九一七年回國後,曾三次回老家,第一次是探望老母,第二次是結婚,第三次是奔母喪。他把老家好的圖書都帶到北京,一般的還是留在老家,留下的書經過十年內亂,蕩然無存,雖可惜而又不很可惜。這話怎講?因為沒有善本啊!
  哪些書帶到北京,只有他自己知道,別人不知了,因為沒有特別的鈐記,無法識別。我認為,有兩部書是他的父親留下來的,比較可以肯定:一部是《汪士鐸文集》,一部是《鶴肪詩詞》。為什麼這祥說呢?聽我道來。汪士鐸是江蘇江寧人,清道光舉人,名重一時,曾任績溪縣訓導。我外祖父的祖父,在南京做生意,富有資財,重金禮聘汪士鐸到宅坦村教他的孫兒胡寶鐸、胡宗鐸、胡宣鐸(昭甫公,我的外祖父)三人的書。據我的外祖父說,汪對於山川形勢、關隘險要,很有研究,尤其對於徽州的地理,更瞭如指掌。後來,胡林翼、曾國藩聘汪為幕僚,襄贊戎機。我想曾國藩以祁門為抵抗太平軍的大營,說不定還是由於汪士鐸的出謀獻策。
  胡適的父親與寶鐸公、宣鐸公交誼最深,藏有《汪士鐸文集》,是意料中的事情。《鶴舫詩詞》一卷是我族的先輩石芝(號眉生)所著。他是嘉慶、道光間的廩生,著有詩詞,富於人民性,名不出於鄉里,但鄉里中的文人學士藏有他的詩詞者頗不乏人。胡適在《新青年》上登載過他的詩詞數首,就是從這些詩詞中選出的。這本書是他的父親保存下來的,也比較可信。胡適的圖書,大多數是在北京收購的。
  北京琉璃廠有許多古籍書店,他們常常搞些古籍,待高價再行賣出,這些書賈對於哪一家有書要賣出,哪一個人想買進,打聽得一清二楚。他們都知道胡適收藏舊籍,他們就代他收集,送上門讓他選購,選中即留下,不一定馬上付錢,何時付錢都可以,書賈識趣不來催。有些朋友也幫他買書。如他有一部乾隆甲戌(一七五四年)鈔本《脂硯齋重評石頭記》殘本十六回,就是友人幫他買的。
  胡適的藏書,善本不多。胡成之對我說:“他有一部《金瓶梅》是珍本,非常珍視,不輕易給人家看。”我沒有看見過這部書。報載胡適有一部《紅樓夢》甲戌本,寄存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那便是鈔本《脂硯齋重評石頭記》殘本十六回。這部殘本是海內最古的《石頭記》抄本。胡適出了高價把這本書買來。他把這部書存藏在哥倫比亞大學母校,足見他的重視了。抗戰前,胡適的藏書沒有登記,沒有編目,也沒有鈐記。大多數的圖書在書架上,少數的放置書櫥中。什麼書,放在什麼地方,他親自放置,記得清楚,隨時隨手可以拿出。在北京,胡適四次搬家,第一次搬到鐘鼓寺,第二次搬到陟山門,第三次搬到米糧庫,第四次搬到東廠胡同。第二次和第三次搬家,他的圖書都是我和他的從弟胡成之二人整理搬運的。我們事先將書架的書和它們的位置都記住,裝在一木箱內,每個箱,編了號碼,搬到新居後,依次打開,照原樣放置。一九三七年日寇進逼,北京危險,他的藏書打包裝箱,運到天津,保存在浙江興業銀行倉庫。他在美國時,擔憂他的四十架圖書,恐怕要丟失了。幸而浙江興業銀行保管得好,沒有遭受損失。抗戰勝利,他到北京,這些圖書也跟著搬到東廠胡同一號了。後未,他的圖書是否登記,是否編目,是否蓋有圖章,我不得而知了,一九四九年一月,他倉惶南飛,他的圖書絲毫未動,北京和平解放後,這些圖書遂全部歸公了。
  胡適的書齋。我現在談的是胡適住在鐘鼓寺、陟山門、米糧庫三處的書房。這幾處的書房基本上是一樣,大小稍有不同。房內有一張很大的寫字台,一兩個書櫥,一張旋椅,幾張小椅,四壁空空如也,沒有懸掛字畫。書桌上自然有文房四寶,有白錫包或大砲台紙菸一聽,煙灰缸一隻,火柴一盒,記事台歷一本,此外,滿桌都是書籍,看起來很紊亂。桌上的書籍,任何人都不去動它,稍為一移動,他就要費心去找了,傭人只將桌上面的灰塵拂去。他在書房中看書、寫作時,我們都不進去打擾他。江冬秀愛打牌,打牌場所也遠離書房,使打牌的聲音傳不到書房那裡。書桌的抽屜,沒有上鎖,稿件和須要保存的書信,一部分放在抽屜內,另一部分則保存起來。胡適認為,沒有保存的價值和無關重要的書信,看過後隨手丟掉。一九七九年,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編的《胡適來往書信選》,就是他自己保存,臨行匆促,沒有帶走,留在北京家中的一些書信。那時,我們到他的書房去,從來不打開書桌的抽屜,也不翻閱桌上的書籍。但凡是沒有收存起來,閱後丟在桌上的書信,可以隨便閱看的,我看過楊杏佛、劉半農等給他的一些信件。胡適自印有稿紙,直行,每 ​​行二十字,分格,對折,署“胡適稿紙”四字。他寫作時用毛筆,直寫,字體不潦草,很少塗改,一稿完成,好似重抄一遍。實際上他沒有功夫重抄,又不願找人重抄,偶或找他的從弟胡成之和章希呂重抄一些。這是他的硬功夫。他的字雖有書卷氣,卻無功力。我沒有見他練字,碑帖也很少。遇著有人找他寫字,他也揮毫。他不用特別好的筆、墨,更不談有什麼名硯了。
  胡適在家的活動場所主要是在書房,遇著疲倦時,讀些詩詞,看些小說,很少到庭院中散步。少數的朋友,直接可以到書房中和他談天,一般的朋友都在客廳中會見。他晚上出去有事,無論什麼時候回來,總要在書房中看一陣書再行睡眠,這是他的習慣。
  胡適自一九一五年到一九四八年的往來書信,除在親友手中已遭散失外,基本上是保存下來了。我現在要談的是他的稿件問題。胡適寫了許多稿子,有的是寫好而沒有發表,有的是在寫中而沒有完成,如《中國哲學史》等。這些稿件,未知是否保存在東廠胡同一號家中(現該宅為近代史研究所所址),如未在國內,一定是他帶到國外去了。他最珍視自己的稿子和他父親的手稿。據一九三三年十一月十五日他致胡近仁的信中說:“先人自作年譜記至四十歲止,其後有日記二十萬字,尚未校好。其中甚多可貴的材料。詩只有一冊,文集尚未編定,約有十卷。先人全稿已抄有副本。未及校勘校點。連年忙碌,無力了此心願,甚愧。”(此信現保存在胡近仁的孫兒手中)據羅爾綱《師門辱教記》所載,他的父親“全部遺稿分為年譜、文集、詩集、申禀、書啟、日記六種,約八十萬字”。這些手稿,早已帶出去了。所以唐德剛說:“在紐約我看過一部分羅爾綱抄本,已印行的除《台灣記錄兩種》(一九五一年印行)……之外,我記得還看過另一本胡鐵花先生年譜的單行本,然近日在哥大中文圖書館中,卻遍索不得。”據此,鐵花公的手稿,大部分尚未印行。未知這些珍貴的手稿是珍藏在祖望手中,還是保存在哥倫比亞大學中文圖書館中。

2016年9月19日 星期一

逮耀東的〈胡適逛公園〉《胡適與當代史學家》

金晨讀吳鳴教授的受訪文,提到要學生讀 逮耀東的〈胡適逛公園〉。我還沒讀過,應該是收入其《胡適與當代史學家》一書。


吳鳴有關史學文本書寫的一些斷想
   
     
史無定法,筆墨自在─訪彭明輝教授談歷史寫作──鄧福鈞整理
     
前記     這篇訪問稿係應教育部「再造人文社會科學教育發展計畫」東華大學團隊──〈敘事培力與地方傳播─以東臺灣為實踐場域〉之邀,所做的簡短採訪。     在訪談中我提到一些當前臺灣史學文本書寫的現象,雖然祇是一些斷想,尚略可表達我對史學論著的一些看法。      每年秋天我要教一門歷史學系的基礎課史學導論,我發現學生們習慣在網路上找資料拼貼報告。有一部分的原因,可能是中學老師要學生做小論文,學生於是用紙本資料和網路資料做成剪貼簿繳給老師,還獲得高分,讓學生誤以為這樣就是論文。上了上學,仍用同樣的方式剪貼。我希望我的學生如果看到此篇訪談,寫報告時,能夠有一段時間,截斷網路,離開資料,到樹下、到咖啡館去寫作,徒手書寫是使文字流暢的起手式。     有一段時間,法國年鑑史學頗受臺灣史學界推崇,雖然年鑑史學在臺灣學界的根基並非堅實,但其理念仍影響深遠。布洛克(Marc Léopold Benjamin Bloch)在納粹獄中,完成《史家的技藝》,許多歷史系的史學理論、史學方法課老師,可能會將《史家的技藝》列在書單上。但我們也許忘記布洛克是在沒有參考資料的情形下,徒手寫作完成此書。     臺灣歷史學的養成訓練,太習慣一手資料、一手文稿的拼貼式書寫。有些同道使用兩個電腦螢幕,一個螢幕材料,一個螢幕文稿,材料部分,撿到籃子都算菜。文稿部分東拼西湊,寫成的文章祇有三位讀者,自己和兩位審查人。而且因為引述的資料龐雜,有一手文獻,有相關的研究論著,一篇論文摻雜十幾種調性,甚至幾十種調性,寫出來的論著慘不忍睹。如何寫出一篇具有統一調性的論著,允為當前學院史學文本書寫的首要之務。歷史學界主張研究大眾之事,但寫出來的論著,大眾沒有興趣閱讀,寧不可怪。有如唐文標形容張愛玲的小說,一步一步走向沒有光的世界。我忝為史學工作者之一員,屬共犯結構的一部分,固無法自外於此,亦不能推卸責任。如果有史學界同道看到這篇訪談,我同樣建議,在撰寫論著時,有一段時間能夠截斷網路,離開文獻資料,到樹下、到咖啡館,徒手寫作。       訪談的內容略嫌雜沓,敘述不夠周延,亦未臻完整,祇是一些斷想。記錄整理者已然盡力,內容仍由我負責。我所談的是一般現象,並非指涉任何個人,但如果有人要對號入座,無任歡迎。我已準備好臉盆,準備接各種噴出來的口水。       連結顯示的圖有點怪,點進去文章是對的:史無定法,筆墨自在─訪彭明輝教授談歷史寫作──鄧福鈞整理

《人社東華》
《人社東華》電子季刊由國立東華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學院所創辦,為一個提供人文學科與社會學科對話的平台與交流的園地。
JOURNAL.NDHU.EDU.TW

舍我其誰: 胡適. 日正當中1917-1927. 第二部

https://books.google.com.tw/books?isbn=9570842784 - Translate this page
江勇振 - 2011 - ‎Education
或咖啡館的公共鎮域 128 ,北京的高級餐館、公園就等於是胡適所處的時代的公共鎮 ... 逮耀東的〈胡適逛公園〉已經作了一個非常完整的梳理... o 我在此處要從胡適男性 ...

胡適與當代史學家

胡適與當代史學家
作者逯耀東
出版社: 東大
出版年: 87/01/01
装帧: 精裝本
ISBN: 9789571921679

内容简介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