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0日 星期五

胡適未刊稿:歸娶記

 第三條是關於胡適的婚期。
  前段時間,在陳子善老師的大力推動下,胡適早年的日記手稿得以影印出版。這一手稿披露了胡適早年的很多史料,對推進胡適研究,極有幫助。為此,陳子善還特意為此書寫了一篇序。在《關於胡適早年日記手稿》中,陳子善曾寫道:
  《歸娶記》記的是胡適1917年12月16日離京回績溪迎娶江冬秀的始末,記載頗為詳盡。歷來各種胡適傳記對此過程均語焉不詳,包括迄今篇幅最大的江勇振先生所著《舍我其誰:胡適》在內,連胡適到底是哪一天正式結婚的,也無從知曉,成為胡適生平研究上長期未能得到解決的一樁懸案。而《歸娶記》中已經明確記載:1917年12月30日“下午三時行結婚禮”。
  陳子善認為胡適哪一天結婚是學界長期未能解決的懸案。其實懸案不懸。胡適的秘書胡頌平在《胡適之先生晚年談話錄》中就有明確記載。1961年1月3日,胡頌平記錄胡適的談話如下:
  先生談起43年前結婚的日子,説:“當年女方要我定日子,我是不信好日子壞日子的,就定了我的陰曆生日,那年因為閏四月的關係,陰曆十一月十七日,是陽曆12月30日,女方翻歷書一看,説這天不壞,也就不反對了。”
  由此可見,胡適的結婚日期,並非學界懸案。 (時間:2015-09-23 來源:南方都市報(文/林建剛 文史學者))


-----


胡適留學日記稿本」今天在上海發行,其中「北京雜記」和「歸娶記」可填補現存胡適日記中整整兩年的空白,確認胡適結婚日期
中新社報導,「胡適留學日記稿本」由中國大陸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手稿本根據收藏家梁勤峰2013年發現的胡適留學日記原文影印,被譽為21世紀以來胡適史料發掘最重大的發現。
胡適日記手稿中隨文黏貼了400多張中英文剪報及照片,並有文字說明或即興感想。他對此十分得意,曾自詡為一大創舉。此次手稿本將這些照片、剪報反面的註釋都一併影印。
報導指出,在這批手稿中,胡適於民國6年(1917年)歸國後半年中所寫的「北京雜記」和「歸娶記」為首次發現,尤為珍貴。
在現存胡適日記中,民國6年7月10日到民國8年7月10日的整整兩年完全空白。而這兩年正是胡適醞釀和倡導新文學及新文化運動的重要時期。「北京雜記」和「歸娶記」正好部分填補這一空白。
「北京雜記」以讀書札記為主,包括對清代方東澍「漢學商兌」、康有為「新學偽經考」的閱讀和辨析;「歸娶記」則記錄胡適民國6年12月16日離京回績溪迎娶江冬秀的始末,頗為詳盡,確認胡適結婚日期。1040813中央社
-----


胡適未刊稿:歸娶記(圖)

2014-06-22 09:29:49來源: 東方早報 (上海) 0人參與
分享到
胡適未刊手稿
胡適未刊手稿

  胡適  嚼筋  孫詒讓《札迻》(光緒廿年板)卷七、頁十七、八云(淮南子主術訓)聾者可令嗺筋而不可使有聞也。王念孫云“嗺筋未詳。《易林》:蒙之離亦云'抱關傳言,聾跛摧筋。案……嗺當為嚼之訛。嚼俗作(廣雅釋言云“,茹也。咀,也。”玉篇口部云“同嚼”),與嗺形近而誤。《易林》展轉傳寫又誤作摧,益不可通矣。《考工記》弓人云: “筋欲敝之。”敝注鄭司農云:“嚼之當孰。”賈疏云:“筋之椎打嚼欲得勞敝。”是嚼筋為漢時常語,即謂椎打之使柔熟以纏弓弩也。  
適按,吾徽至今尚有“嚼弓筋”之語,言嘵嘵多口而無當也。亦云“瞎嚼筋”。此蓋即《淮南子》與《易林》“嚼筋”之義。  

六年七月十六日  (在上海新旅社)  張九成論語絕句  在近仁處見南匯吳省蘭所輯《藝海珠塵》(八集)。其中(系集)有宋張九成之“論語絕句”一百首。皆白話詩也。  張九成字子韶,宋紹興二年進士第一人。歷宗正少卿,謫南安軍。起知溫州。丏初,卒,諡文忠。  
此百首詩為題所限,頗多迂腐之語。然實專意作白話詩之第一人。其詩亦間有佳者。今錄數章於此。  
吾不復夢見周公  向也於公隔一重,尋思常在夢魂中。於今已是心相識,爾自西行我自東。  
子見南子,子路不悅  未識機鋒莫浪猜,行藏吾只許顏回。苟能用我吾何慊,不惜因渠也一來。  
適按,辛稼軒詞云“長憶商山,當年四老,塵埃也走咸陽道。為誰書到便幡然,至今此意無人曉。”此詩意同而不及辛詞之含蓄。  
必也狂狷乎  狂狷雖云執一偏,一偏所執尚能堅。不然欲與中行士,往往其中亦未全。
辭達而已矣  揚雄苦作艱深語,曹操空嗟幼婦詞。晚悟師言達而已,不須此外更支離。  此一首可作全書之題詞。  
八月一日(在里中)  道地。  俗話稱貨物真確可靠者曰“道地”。各地藥店招牌多書“川廣道地藥材”。故吾前作詩曾云  
請問朱與楊,什麼叫白話。貨色不道地,招牌莫亂掛。  
實則吾亦不解“道地”兩字作何解。頃見宋嚴羽答吳景仙書,中有云世之技藝猶各有家數。市縑帛者必分道地,然後知優劣。況文章乎。  
詳玩此節,似古者中國區域分道。辦貨者亦依“道地”分別貨色之高下。如今言“萬載夏布”“常熟米”是也。其後道制廢而“道地”之稱猶存,遂不易解矣。  
八月廿六日  此第十六冊札記,為運送公司所誤,吾到京後數月始收到。故另作第十七冊。今又歸里,帶有此冊,即用為“歸娶記”本子。  民國六年十二月  適  

歸娶記  
十二月十六日由北京起程。  火車中讀沙法克尼(Sophocles)戲曲五種:  一、葬兄記Antigone   二、爭甲記Ajax   三、復仇記Electra   四、歸國記 Philocletes   五、英雄末路記Oedipus at Colonus   《葬兄記》與《歸國記》皆極佳。馀殊平平。  
吾前讀其《孽冤記》King Oedipus,又嘗聽英國希臘文學大家穆萊Gilbert Murray自誦其所譯《孽冤記》。沙法克尼與墨翟同時,為希臘名家之一。今所傳僅七劇,上所記六劇之外,其一為《毒袍記》The Trachinnian Maidems吾未之讀。  
火車中極冷。窗上積人口出汽皆成冰花,麗則可喜。吾見之深念此天然之美也。然向者積汽封玻窗時,亦是天然,何以不美?美者竟因何故?因又念“美”之一字寔不易解說。若說天然為美,如秋水芙蓉是美,然糞坑中蛆,亦是天然,又何以不得為美?若說美是人力,則北地婦女抹粉塗脂亦是人工,又何以不美?因為下一界說:  
美者,天工人力所呈現象能引起吾人愉快的感情者也。  
狀詞語尾之“爾”   
吾鄉狀詞語尾為“爾”字,今讀如尼去聲。如  慢慢爾來。好好爾做。快快爾去。  此即古人“爾”字,如“徐徐爾”、“縱縱爾”是也。  形容詞語尾之“的”   吾鄉形容詞語尾為“吶”字,此即“的”字,的字在端透定,變為泥。吾鄉泥娘無別,故讀如“吶”。例如  “好吶罷?”“好吶。”(好的)  某人吶?(讀如“門吶”)(誰的?)  是我吶。(是我的。)  
到南京,以電話約陶知行來會。知行九月歸國,現在南京高等師範。  到蕪湖,以轎歸里。  

十九夜在夜航船上,忽思仲甫前擬採用胡彤夏女士之直行圈點法,用三種符號如下:  、 = ,  = ;  。= .   惟苦無“冒號”。仲甫、玄同、尹默諸人皆不能有以補之。吾亦不能得第四種符號。今夜忽思得一種“、、”號,可作冒號。如下  、 、 、 、、、 。  此種似可用,因急以書告仲甫諸人。
重唇音  
吾鄉有許多輕唇音字猶讀重唇音。  
(例)木筏讀木排  甫讀普  縛讀博  此皆古音也  又問話語尾“乎”字亦讀如罷。  能喝一杯罷?  你來罷?  又問話語尾“未”字讀“曼”(即無字)  吃飯曼?(吃飯了嗎?)  他來曼?(他來了嗎?)  此亦古音也。  淖—滒  轎上讀《淮南子·原道訓》,有“甚淖而滒,甚纖而微”兩句,高誘注云, “滒亦淖也。夫饘粥多沈者為滒,滒讀歌謳之歌。”莊逵吉曰:“按《說文解字》滒,多汁也,讀若哥。”吾鄉謂粥之多汁者曰“淖”,又曰“淖滒滒”,滒讀若呵。  
二十一日大雪行七十里,宿笮溪橋。  
二十二日,雪霽,行九十里到家。  
三溪道中,見大雪裡一個紅葉,極愛之,因攀摘下來,夾在書裡,為作一詩。  
    雪色滿空山,抬頭忽見你。  
我不知何故,心裡狠喜歡。  
還想做首詩,寫我喜歡的道理。
不料此理狠難寫,抽出筆來還擱起。  

記一場無謂的筆墨官司。  
到家數日,日日聞績溪縣知事李懋延在鄉里徵糧,擾民不堪,怨聲載道。鄉里小民痛苦無所呼籲,紳民又委縮不敢與直言。我一時高興,作一書與知事,其略云:  
……古者冬日省刑,所以體天和重民命也。況今當刑律革新之時,為政者用刑,尤宜慎重將事。今聞執事在鄉數日,無一日不用非刑。鐵索盈擔,杖責盈千。差役橫行,尤為民患。甚至以些小積欠,橫迫已故學員之孀婦。尤甚者,竟以供應不周,杖責地保數百。請問執事,此幾百板子,載在新刑律第幾條?無怪乎鄉里不平之聲之載道矣。又聞執事訊事往往用極慘酷之掌責。此種非刑廢止已久。執事出任民牧,豈無所聞知耶?……   
此人極笨。得此書後,讀之半點鐘始可了解。讀後,乃以之遍各在座諸紳,遂致喧傳眾口。一時人心大快。此人初極憤激,自言拼將知事的官不要了,要和我爭一口氣。數日後,忽倩人辦賀禮送來,吾本無意與鬥氣,遂收其聯幛,而送一桌酒往謝之。  
此人本市販出身,不知用了幾個錢,弄得知事做。在鄉時,常對人言,“如今做官,資格是用不著了,須要會運動,即如兄弟到省十五日便掛牌署事了。”又聞此次段芝貴任陸軍總長,此人(亦合肥人)發電往賀,段有電複之。此人出此電遍示來訪者。其卑鄙可想也。  
上頭有段芝貴、倪嗣沖一流人,下面自然有這一班害民的官。記之一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