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9日 星期一

顧頡剛: 《未盡的才情:從顧頡剛日記看顧頡剛的內心世界》;現在(我) 惟有以垂老之年好好地學習改造作一個挽救

從我自己看胡適 (1951/12/16 上海 大公報 這是祝壽鬥爭文):......胡適雖然走近了革命的邊緣 還不能走向革命的陣營......現在(我) 惟有以垂老之年好好地學習改造作一個挽救.....

寶樹園文存( 顧頡剛) 卷六 頁 508-513

*****

未盡的才情:從顧頡剛日記看顧頡剛的內心世界
作者: 余英時,臺北:聯經
本書是余英時教授為《顧頡剛日記》所寫的序言。
顧頡剛以倡導「古史辨」運動知名於世,他一生最重要的研究成績也集中在古代,上起夏、商、周,下至秦、漢。在我們一般印象中,他是一位典型「象牙塔」中學者,畢生與古籍為伍。
作者從《顧頡剛日記》裡頭意外地發現:他的「事業心」竟在「求知慾」之上,而且從1930年代開始,他的生命型態也愈來愈接近一位事業取向的社會活動家,流轉於學、政、商三界。
另一個更意外的發現是,與大家過去的認識截然不同,顧先生並不僅僅是一位謹厚寧靜的恂恂君子。在謹厚寧靜的後面,他還擁有激盪以至浪漫的情感。他對譚慕愚女士「纏綿悱惻」的愛情,前後綿延了半個世紀以上,從1924年初識到1978年題詩日記,讀來極為動人。
這兩大意外的發現,使作者感到必須深入他的內心世界,才能真正懂得他的志業、為學、與為人。

2014年12月25日 星期四

《胡適留學日記》原稿出版(梁勤峰與上海人民出版社):化一為萬功德無量


化一為萬功德無量
2014年07月13日02:59 北京青年報 我有話說



  百歲老日記讓國家文物局工作人員驚嘆:這是寶貝呀原稿高清度影印出版,讓全世界想看要看的人都可以看到

  如夢令
  一
  他把門兒深掩,不肯出來相見。
  難道不關情,怕是因情生怨。
  休怨,休怨,
  他日憑君發遣。
  二
  幾次曾看小像,
  幾次傳書來往。
  見見又何妨,
  休做女孩兒相。
  凝想,凝想,
  想是這般模樣。
  ——手稿中的胡適詩篇之二

  今年51歲的上海人梁勤峰坐過許多次飛機,去年年底,他第一次從首都機場的紅色通關口過關,拎著的兩口小箱子裡裝著他要申報的物品——十八冊從未面世的《胡適留學日記》原稿。

  海關人員認真地貼好封條,告訴梁勤峰:需要啟封時請到國家文物局。

  “賣家的要價並不高,我能夠得到很幸運。”

  梁勤峰請他的合作夥伴楊永平帶著貼了封條的兩口小箱子到了國家文物局。封條拆開,掀開箱蓋,《胡適留學日記》原稿呈現在文物局專業人員眼前。梁勤峰後來描述:他們很懂的,一看,立刻就說,這是寶貝呀!你們帶回來的目的是什麼?楊永平回答:我們想出書。文物局的人說,那是大好事!要好好保存呀,這幾頁捲了的信紙已經很脆,不要硬把它展平,想復原的話要找專家想辦法。

  梁勤峰本人是一位收藏愛好者,平時就會參與一些拍賣活動。他說:“拍賣會上經常會出現一些文人的東西,我很喜歡,就會比較關注。我前一段還拍了一幅梁漱溟的條幅,起價一萬元,我是八十萬元拍到手的。”這套《胡適留學日記》是梁勤峰在香港收購到的,出賣人不想透露自己的身份,所以並未拿到拍賣會上,和梁勤峰接觸後覺得他人很誠實可信,並且能夠達成自己想要將其出版的意願,遂與梁成交。梁勤峰說:“賣家的要價並不高,我能夠得到是很幸運的。”

  送到梁勤峰手上的十八冊日記用舊年的報紙包裹著,已經經年沒有打開:“胡適用的日記本是康奈爾大學的筆記本,不厚,白色封面。裡面的內容多數是用鋼筆書寫的,除了這次新發現的《北京雜記(一)》和《歸娶記》,那是胡適回國後寫的,用的是毛筆。字跡正反兩面密密麻麻,全部豎排,中英文夾雜,字跡偶爾也會較為潦草,有時一天可以記幾千字,有時也很短小,其實更像是雜記。其中經常插入剪報和照片,並且配合文字。很多剪報,夾在日記中的紙頁有些泛黃,但還是很新,掉出來的反而舊掉了。”

  大教授翻看日記時小心翼翼,手都有些發抖

  胡適是一個勤於記日記的人,梁勤峰收購的這些日記是胡適1910年至1917年間留學美國康奈爾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時期的札記,之前從未全部披露,學界一直認為這一段的胡適日記是缺失的。這些日記記錄了胡適在美國的見聞和思想,胡適留美期間思想的形成,從日記中的剪報和相關評論中是可以找到清晰脈絡的,這也為研究者提供了大量新線索。

  許多人聽說《胡適留學日記》面世感到不可思議,楊永平回憶:“其實我們平時接觸這一類東西不算少,但看到實物還是感到震撼,甚至有五雷轟頂的感覺。上海華東師範大學的陳子善教授和朋友一起到梁總家裡想看看手稿,梁總家的豪華他們一點兒不當回事,但看到十八冊日記時卻都臉色大變,表情震驚,覺得真是不可思議。陳教授翻看日記時小心翼翼,手甚至都有些發抖。”梁勤峰也說:“我們把原稿影印件傳給當年美國康奈爾大學教授的後人們,他們很多還在大學裡,那些老外教授看到後都是興奮不已的。”

  梁勤峰說這批手稿是自己近年來收到的很棒的東西,所以很是寶貝。他的家居條件不錯,專門準備了一間空氣流通、陽光不直射的房間作為放置收藏品之用。“我還是用報紙把它們包了起來,因為報紙可以防濕、防潮、防蟲,是很好的保護紙質文獻的方法。我還準備做個盒子,好好地把這十八冊日記放進去,我有信心讓這批東西在我手上保存下去。胡適的日記讀之甚有趣味,但是我不捨得多看,畢竟已經是100多歲的東西了,破一點兒都心疼,到時候看出版物就可以了。”

  和胡適有緣,要為老先生做點事情

  梁勤峰確實想將《胡適留學日記》出版,這成了他的一個願望。“我讀書不多,但我愛看書。在香港收到這套原稿,楊永平就買了五六十本與之相關的書讓我看,我都很愛看,越看對胡適這個人越是佩服。他少年成名,從很早就對自己要求很高,學術思想對後人也有深遠影響,很多學者都是他的粉絲。”楊永平也說:“梁總拿到這套日記就連連說自己和胡適有緣,到了他手裡,就不考慮再賣出去,他要為胡適老先生做點事情。'做點事情'就是將這套日記出版。”

  確實,出版界歷來認為,將文獻類原稿予以出版,是對原物最好的保護方法。原上海圖書館館長顧廷龍就曾大聲疾呼:所有原稿都要出版,出版是保護原始資料最好的辦法。可是,願意將自己收藏的“寶貝”影印出版的人並不多,因為那意味著自己東西的價值會有所降低,不少人對此還是有所忌諱。梁勤峰卻覺得,將《胡適留學日記》出版是他的義務,不會後悔。“我不是很會說,就是想實實在在去做。”

  梁勤峰和上海人民出版社締結了出版《胡適留學日記》的“姻緣”。之所以選擇這家出版社,梁勤峰是有所考慮的:“一是他們出版近代文獻類書籍比較有傳統;二是胡適和上海的淵源很深,他是在上海讀的中學,從上海到美國留學,而且我也在上海。所以選擇上海人民出版社,也是有些讓《胡適留學日記》葉落歸根的意思吧。”

  《胡適留學日記》最早曾由上海亞東圖書館以《藏暉室札記》為名於1939年整理出版,共分17卷,編為4冊。此後,商務印書館、安徽教育出版社、湖南嶽麓書社等多家出版社依照“亞東版”以《胡適留學日記》為名重印出版。因原稿從未披露過,亞東版日記的完整性、準確性一直難以考證。而梁勤峰手中的這套《胡適留學日記》,就是所有版本的源頭。

  這次能夠出版這套極其珍貴的《胡適留學日記》,上海人民出版社社長王興康也感到非常高興,他說:“這麼珍貴的史料,我覺得我們有責任把它出好。我們準備以原稿影印的方式,以現在最好的技術盡量做到高清高仿。”

  如何出好這套書,王興康曾與梁勤峰屢次交流。梁勤峰說:“王社長介紹了好幾種出版方式,開始他們並不推薦現在採用的高清高仿的方式,因為價格肯定是比較貴的,但是我想要最好的。王社長就問我:想不想以最樸實的方式出?什麼叫最樸實的方式?就是把日記作為工具出版,讓全世界想看要看的人都可以看。所以最終我們想出版兩種,一種是根據原稿出一套影印的,價格會比較高;另外還會出一套手稿,是需要的人都看得起的。”

  “我再也不讓它經歷這種事情了!”

  原稿影印出版需要高清晰度的掃描件,梁勤峰開始時很是擔心傷到原稿,但他的收藏經驗告訴他:《胡適留學日記》用的是康奈爾大學的筆記本,那個紙的質量是很不錯的,從收藏角度講,是全品相。不像民國時期的紙,那時國家經濟狀況不好,生產的紙質量也差,所以,只要小心,還是可以避免傷到原稿的。



  為了掃描的影印件能夠達到要求,梁勤峰先後購買了兩台高清掃描儀。用第一台掃描時他和工作人員親自上陣,輕手輕腳伺候著百餘歲的“日記本”。很快,掃描工作完成,送到出版社,卻發現精度不夠。梁勤峰很是惱火,他心疼:“​​這一遍折騰,日記本的邊邊還是碎掉了好幾塊。”第二台掃描儀的精度較第一台高出十倍,掃描的速度也慢了許多,十幾分鐘掃一頁,兩天能掃完一本,共1000頁左右的《胡適留學日記》全部掃完,影印合格,梁勤峰說:“我再也不讓它經歷這種事情了!”

  梁勤峰說自己很有些文人情結,“胡適很細心,照片後面都寫有日期,還有題跋,這對後人是很好的研究素材,從此也可以看出胡適是想好要出版的,這很厲害。陳子善老師覺得我的行為很好,還送我一句話,叫'化一為萬,功德無量'。意思是說我把個人擁有的《胡適留學日記》出版,是惠及很多人的大好事。他說,胡適也會謝謝我們。我聽了非常高興,更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很值得的事情。其實我是很佩服文人的,我一生讀書不多,但是以後或者再過一次人生,我願意好好讀讀書,而現在能為讀書人做些事,我的心裡感到由衷的痛快。”文/本報記者王勉

  本版胡適日記原稿影印照片為梁勤峰提供

  (原標題:化一為萬功德無量)

從批判傳統到新詮國故──胡適的戴震研究及其思想史意義; 師不必賢於弟子──論胡適和馮友蘭的兩本中國哲學史

新史學總目
http://lsx.jnu.edu.cn/116/page/qkml5.html

丘為君

從批判傳統到新詮國故──胡適的戴震研究及其思想史意義



翟志成

師不必賢於弟子──論胡適和馮友蘭的兩本中國哲學史



2014年12月24日 星期三

胡適《1934的回憶》

胡適《1934的回憶》,附於《日記》後,甚好。胡適日記全集 7: 1934-1939, pp.155-61


民主與獨裁的討論,繼續了一年 (hc案:在《獨立評論》),沒有多大影響。年底 《東方》徵文,我作了一萬字的一篇《一年來關於民治與獨裁的討論》,是總敘這一年的爭論的。12月8日,丁文江先生忽然發表了一篇《民主與獨裁》,專駁我的一篇有意利用汪蔣感電來"趁火打劫"的文字。我看了頗失望,即作長信答他,又附一短信說:

"你們這些教猱升木*的學者們,將來總有一天回想我的話。那時我也許早已被"少壯幹部"幹掉了,可是國家必定也弄到不可收時的地步。那時你們要懺悔自己誤國之罪,也來不及了!"
*意思:"比喻唆使、引導惡人做壞事。"


2014年12月20日 星期六

澄衷蒙學堂字課圖說1901;Every Boy's Book: A Complete Encyclopædia of Sports and Amusements



2014年12月23日 星期二

Every Boy's Book: A Complete Encyclopædia of Sports and Amusements  1850~60年代英國兒童百科



  1. The Project Gutenberg eBook of Every Boy's Book, by Edmund

    www.gutenberg.org/files/42172/42172-h/42172-h.htm
     
    The Project Gutenberg EBook of Every Boy's Book: A Complete Encyclopædia of Sports and Amusements, by Various This eBook is for the use of anyone ...此版本無雪花。用snow 搜索可得49處......

Dreaming of a white ‪#‎Christmas‬? Here’s a wood-engraving of snowflakes ‪#‎BMAdventCalendar‬ ow.ly/G5TaD














































胡適的發蒙讀物為何難讀?
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專欄作家 老愚 作者微博


今年在文化上約莫可以稱之為《澄衷蒙學堂字課圖說》年
在誕生一百一十三年之後,胡適先生的發蒙讀物突然大放異彩,近十家出版社相繼出版了各類複製本,在多種價位上爭奪傳統文化的市場份額。《澄衷蒙學堂字課圖說》對漢字的解說,尊重延續兩千餘年的字學傳統,每每先講解漢字的本義,再講解引申義和假借義,並引用傳統經典中的釋義和用例,聯繫變化著的社會生活形態,增進兒童對漢字的認識——編撰者力圖讓漢字回歸生活,重視小學(文字、音韻、訓詁)識字教學傳統,令與傳統暌違已久的讀者頗感識字的喜悅。這或許是造成該書洛陽紙貴的根本原因。
好書熱銷固然可喜,但憂慮也隨之而來。已經有不少讀者表示,他們理解這部工具書頗費力氣,有的甚至根本無力把握。當今持有或本科或研究生文憑的文化人,為何就看不懂一套兒童識字百科呢?
或許,一部正本清源、呈現中華傳統文化氣度與尊嚴的識字字典,本來就不是那麼容易讀懂的。
若細究起來,一個甲子以來的文化斷層,恐怕是構成閱讀障礙的最重要因素。暴戾的革命者對傳統文化的汙名化,意在消滅漢字的簡化字運動,腥風血雨的社會變遷,生活方式的巨大改變,諸多因素加劇了傳統解體的進程,使新生人群與其疏離、隔膜甚至隔絕。
該書的釋義方式也是一個重要因素。全書僅有句讀,而無新式標點,缺乏古籍閱讀經驗的讀者,往往要為切斷、連綴句意而花費許多工夫;諸多引文混雜其中,造成閱讀障礙,缺乏古典文化知識的讀者恐怕很難明白其真義。
除此之外,該書還有諸多小瑕疵,值得閱讀者注意。
一、因為是手寫,最容易發生的便是書寫錯誤。可分明顯誤書與形近字誤寫兩種情況。
這是第一種例證:
卷一·六四頁釋時雲明巨集治中巨集應為
卷二·八七頁釋時,誤書犬析。字書中無犬析字,《說文解字》釋狂犬也,顯然應改犬析
卷二·一零三頁釋時,將檢束均誤書為檢朿之本字,指植物莖、葉上的棘刺,古今漢語中,均無檢朿一詞,顯然應改為
卷二·一五七頁釋時,中層曰剌衣中,當為。人的胞衣,中層為絨毛膜,絨毛又如軟刺,故名為刺衣,作剌衣,則不知所云。
卷二·一六八頁釋字,有周棺為墎,實則無此義,應為
卷三·三九頁字的注音,該書作涉鄰切,《康熙字典》《漢語大詞典》均作……
第二種例證:
卷二·八五頁字和八九頁字下,的右邊均誤寫為
卷三·六六頁釋,簡說欄中,誤書為
卷三·八一頁釋,簡說欄與詳說欄釋文中,均誤書作……
二、原書中存在一些錯誤表述和偏見。
卷二·一四零頁字下,對地球極直徑與赤道直徑長度的比較,稱南北徑”“較東西經長七十八裏,實則東西徑南北徑四十二裏。此類科學知識,現代讀者一看可知。
另一種則頗為複雜。如卷二·九九頁釋字時,稱物價分貴賤,人類亦分貴賤。今以黃種、白種為貴種,以黑人為賤種。此為彼時西方社會之觀念,似乎也為國人所接受,但若以當下的人權觀念審視之,則屬於政治不正確之說法。作為歷史印痕,僅有聊博一笑的意義了。
三、由於歷史變遷,世界政治版圖發生了滄海桑田般的改變。該書繪製的這幅一百多年前的地圖,只可以當作史料欣賞。卷一·四三在字介紹中,使用的插圖標明臺灣為日本臺灣島,這是日本殖民統治的印痕。
編者對幾大強國的態度,在今天看來別有一番深意:日本——昔為蕞爾之島邦,今則駸駸乎強國矣;法國——其民敏銳而囂,故多遠功,而時有內患;俄國——唐時始立國于歐洲之東北,元太祖興,遣兵滅之。明之中葉乃復。康熙時略定亞洲地,來請通商。今其鐵路,直通我東三省,用心殊險矣。大清國士人對北極熊猶有此警惕之心,後人當捫心自問:勾結俄國出賣中華利益者為何反受尊崇?
四、原書中所採用的名詞、術語、概念,尤其是外文譯名,與今天多有出入。如腦氣筋(今名腦神經)、甜肉經(今名胰腺)、腎鑽(今名腎錐體),又如人胞衣中外層墜衣(今名子宮蛻膜)、中層刺衣(今名絨毛膜)、內層包膜(今名羊膜),凡此種種,均需讀者細心鑒別。
五、原書印行於清末,行文中多有為帝王、朝廷避諱處。如玄、弦、弦等字的末筆,為避清康熙帝玄燁之諱,皆省寫不書。又詳說字義時,每于行文中涉及清朝朝拜、殿名、宮門的辭彙之前,為避諱而空格。如卷一·一一九頁釋時,即于常朝”“三大節朝賀”“太和殿”“乾清門之前為避諱而空出字格。此乃中國皇權社會特有的文化現象,讀者不可不察。
六、原書引文,偶有張冠李戴之類訛誤。如卷一·一一八頁釋時,有又爾雅山瀆無所通者謂之溪之說,誤將《說文解字》中山瀆無所通者的釋義歸入《爾雅》,顯然不妥。再如卷三·一九四頁釋字,曰史記以蠡測海,事實上,原文出自《漢書·東方朔傳》。
七、原書釋字,每有行文中用字與字頭寫法不統一者。從漢字書法的角度而言,書寫時採用異體字,可以避免同一字形多次出現產生的單調之感。但行文中異體字的大量採用,顯然會影響讀者的理解。例如卷二·一三二頁,釋時,字頭寫作,而釋文中,均將中間的扁寫作了。又如卷三·六十釋,字頭作,而釋文中皆作
舉凡此類問題,會讓讀者撓頭不已。
現在好了,袁勇先生花費大半年工夫,主持點校的橫排正體字版《澄衷蒙學堂字課圖說》問世了。點校依據光緒二十七年孟冬澄衷蒙學堂四次石印本,並參校日本早稻田大學圖書館館藏光緒三十年甲辰季夏澄衷蒙學堂十一次石印本,糾正了近百處錯訛,新式標點,引文一概標明原始出處。格式、版式、插圖依舊,排印本滿足了現代讀者的需求,免除了讀者甄別的煩惱,可謂功德無量。
1901年,石印本《澄衷蒙學堂字課圖說》出版,隨即風行天下,它的出版被稱為中國文明史的重大事件,歷經一百一十三年之後,因其呈現中華傳統文化之魂,而被賦予續接文明香火的使命,這或許是2014年最值得紀念的事情。認漢字,識文明,知廉恥,做端莊中國人。”——這只是令人眼前一亮的文宣語麼?

(注: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本文責編 霍默靜 mojing.huo@ftchinese.com

2014年12月19日 星期五

夏丏尊(1886~1946)《文心》、讀者筆記


讀者可知夏丏尊是比胡適之年長的。夏丏尊文心》第24 篇:《讀者筆記》,舉《胡適文存》為例,說譬如《爾汝篇》《吾我篇》《諸子不出於王官論》等,都屬讀者筆記類。

  • 現在我們更知道《胡適日記》有更多的讀者筆記。

  •  注音一式 ㄒ|ㄚˋ ㄇ|ㄢˇ ㄗㄨㄣ
     漢語拼音 xi  mi n z n 注音二式 shi  mi n tzu n
    人名。(西元1886~1946)原名鑄,以字行,浙江上虞人,現代散文家。留學日本,返國後任教於浙江第一師範及上虞春暉中學,後任暨南大學文學院院長,且為開明書店創辦人之一。夏氏畢生從事文藝創作及翻譯,致力國文教材之編著。其散文清新流利、溫潤雋永。著有文章作法、平屋雜文,譯有愛的教育續愛的教育近代日本小說集,編有開明國文講義等。

  • 夏丏尊在1923年翻譯了義大利作家亞米契斯的名著《愛的教育》。該書風行二十餘年,再版三十餘次。1928年,夏擔任開明書店編譯所所長。

    1. 夏丏尊-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 Wikipedia

      zh.wikipedia.org/zh-tw/夏丏尊
      Translate this page
      夏丏尊(1886年-1946年4月23日),本名夏鑄,字勉旃,號悶庵,浙江上虞松廈人。中國近代教育家、散文家。 夏丏尊祖上經商,父親是個秀才。幼在家塾讀書,能作八股 ...
  • 2014年12月11日 星期四

    柳田聖山 《中國禪思想史》《禪與中國》。江燦騰


     
    ----- (尚未過目的)
    柳田聖山著,毛丹青譯,《禪與中國》,台北,桂冠圖書公司,1997年。.....


    近代華人的禪學研究,被日本人看得上眼的,只有胡適博士與我的研究而已.證據就是日本戰後禪學研究最高泰斗柳田聖山教授,在晚年全集中的百年研究史回顧長文中,只是提到胡適與我的研究貢獻而已.我的獨到之處,是東亞第一,就是把胡適禪學的奧秘與忽滑谷快天的『禪學思想史』相關聯的具體線索,有強大說服力的成功連結起來.

    江燦騰 柳田來台,回答傅偉勳教授詢問,稱印順是抄襲他的論點.
    Panda Yeh 印順法師不是以中國禪宗史及研究獲日本博士學位嗎?
    江燦騰 那是關口真大審查的.大正大學頒發的。
    ----
    這《中國禪思想史》只是部分翻譯。可顯示作者的功力非凡 。 譯者序中說" .....在這方面 他頗受我國胡適之先生的影響, 但他的態度 卻較後者更為嚴謹......." 這價值判斷是"不知所云"的。  

     

    中國禪思想史

    • 作者:柳田聖山
    • 吳汝鈞 譯
    • 出版社:台灣商務
    • 出版日期:1982/ 1995年
    •  
    •  
    • 叢書系列:新人人文庫
    • 規格:平 / 200頁 / 30 / 單色印刷
    • 出版地:台灣
    •  
    •  
    •  「禪」是什麼?「中國禪」又是什麼?禪的梵語是瞑想的意思。它肇始於古印度人所謂瑜珈的智慧,與宇宙冥合的智慧。
      禪是一種修練,把心集中在一定的對象上,而止息心的煩亂,得到無我的明朗的智慧。其與中國民族原有的觀念結合後,所建立的具有獨特風格的思想,即為中國禪的思想。

    美國的民主制度 (1954,台北演說)

    美國的民主制度 (1954 台北) 全文登大陸雜誌 第八卷第六期 (1954/3/31)
    收入 胡適選集 (七) 演說,  台北:文星, 頁135-50

    胡適之先生的世界The Many Worlds of Dr. Hu Shih: 胡適演講集(胡適 ...

    2011年4月4日 ... 胡適演講集(胡適/王志維整理) 文星版胡適選集(七) 演說 .... 自由中國雜誌"三周年紀念會上致詞。國際形勢與中國前途,從"到奴役之路"說起;美國的民主制度 ...

    摘述
    美國的民主制度 (聯合國中國同志會座談會上,胡適之博士發表演說 。)

    【本報訊】
    胡適博士,於昨(十七)日下午七時在聯合國中國同志會第九十次座談會中,以「美國的民主制度」為題,發表演說。座談會由程天放主持。

    胡博士首就此一問題之事實性,予以解說。他說:現在的美國,能在其三百多年歷史當中,開闢那麼大的地域,使它成為文化最高,生活程度最高,人民最安 樂的一個國家,這是人類歷史上一個奇蹟。所以,要講現代西方文化,當然不能不注意美國的制度,以及它的文化、政治、經濟、人民生活、文化水準。所以,我們 今天談這個題目,當然會引起大家的注意。何況,今年正是自由中國六年一次,第二次的大選。此外,另外還有一點,就前些時我寫了一盤?文章「追念吳稚暉先生」,有一位老朋友寫文章批評,裡面有一句話,說:共產黨學化、工業化難道也是要不得嗎?看了這個朋友的文章,使我想到,我在卅年前,討論到我們對西洋現代文化的態度與瞭解時,我會發表一篇文章,指出西洋現代來化有三方面:一是物質的、工業的、技術的,二是科學的,三是民主的制度。表面上看,提倡科學化、 工業化都是現代西洋文化的要素,可是缺少了第三要素,沒有民主制度,就等於從前日本軍閥,提倡科學化、工業化,而沒有民主,結果闖了大禍,也等於希特拉, 雖然德國在科學、工業方面,佔著歐洲領導地位,但是因為它的軍國主義,終而導致第二次被人征服。

    胡氏又說:一九三八年,我出任駐美大使時,某一天蘇聯大使 拿給我一本一九三六年的史大林憲法請我看,並誇稱蘇聯憲法,是世界上最民主,最完全的憲法。我曾對他說:「是很好的,沒有『民主』在裡面」。

    胡氏繼指出美國憲法的基本精神,頭一項即是民主。他說:民主的第一個條件,就是人民控制政治的權利。美國在一百七十年前,制訂了世界上第一個人造憲法,真正民主共和制度的憲法,它裡面,最重要的,就是人民控制政權的轉移,這是美國憲法的基本精神。

    胡氏旋就美國兩黨政治所表現的民主傳統精神,加以闡釋。他說:美國自華盛頓總統以後,有了兩黨政治,這一百六十年來,兩黨政治無論怎麼變化,總是脫不出美國民主制度的基本精神,那就是:政權的轉移,不靠暴 力,不靠武力革命,而是靠人民最多數投票表決,投票前,沒有人可以預言,投票以後,沒有人可以否認、懷疑、反對、推翻。」這是美國民主制度最重要的一點。

     一八六○年選共和黨林肯為總統,從一八六一年到一九五四年,這一段長時期,大部份可算是共和黨的勢力。南北戰爭後,南方的民主黨陣營被打敗,從一八六一年 到一九一二年,這五十多年當中,除民主黨克利夫蘭兩次當選總統外,有四十四年完全是共和黨的政權。一九一二年大選,共和黨分裂為兩黨,老羅斯福出組「進步 黨」,結果共和黨失敗,民主黨坐收漁翁之利,那位民主黨的威爾遜教授,只有二年的州長行政經驗,即踏入白宮,出任總統。五十六年的共和黨政權,結果由少數 黨當選,但是,選舉結果發表出來,沒有任何人抗議,政權規規矩矩的讓給威爾遜教授。至一九一六年大選時,威爾遜靠著加利福尼亞州選民要求複查選票多出的三 千票,才又再度獲選。那次大選,開票三天沒有結果,共和黨認為勝利已無問題,當時老羅斯福曾發表宣言,做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休斯,因為比較慎重,沒有發 表談話,三天後,選舉結果,在沒有任何爭執下。「和平的轉移政權」。從一九一二年到今年,這四十三年當中,美國經過十一次大選,十一次大選中我看了六次, 每次都可以說明這一點。

    胡氏繼又引用一九五二年大選,民主黨史蒂文生競選失敗後,曾發表的一段談話:「競選時我們拚命打擊對方,這是美國的傳統,選出後,我們誠心合作,也 是美國的傳統習慣」。強調說明,「政治的權利是掌握在人民的手裡,政權的轉移,是靠人民多數投票決定,投票前沒人預言,投票後沒人敢推翻、抗議」。這是民 主的唯一條件。胡氏分別以美國、土耳其的選舉為例,說明何者為民主。

    胡博士接著又以民主制度最後的目標--自由--,說明美國民主制度。胡氏說:民主制度最後的目標,是保障人民的生命、自由、財產,這三項基本權利, 在美國獨立宣言裡,是有此三項:「生命、自由與追求幸福」。這都是一樣的。美國最初制定憲法時,認為人權,保障人民自由是當然的,是盎格魯的傳統,所以未 有明文規定,其實,自由是需要競競業業的保障它,保護它才可以。所以,到一七九一年,又通過十條修正案,就是所調「歷史上美國人民權利的防?礙」。這十條修 正案,都是人民享有無條件的自由。如第一條,規定國會不得制定法律禁止信教自由,國會不准立法限制人民言論自由、出版自由、國會不得制定法律剝奪人民集會 自由及向政府請願自由。第四條,規定人民有保護身體、住宅、文件、財產的權利。第五條規定人民不得被追在刑事案中自己證明自己犯罪。這一條是英國的法律傳 統,列入憲法做為人權保障,尚屬首次。這也是講自由保障最重要的一條。此外,這一條還規定人民的生命、自由、財產,如未經過適當的法律程序,不得遭受剝 奪。所謂「適當的法律程序」這句話,在美國法律史上是很重要的。所謂「適當的法律程序」,就是說,拘捕被告。要等拘捕狀送到被告手裡才可出庭應訊,拘捕後 交保,保金不得過高」,且均有上訴機會。刑事案中要經陪審員十二人一致同意始可判決。

    這些無條件的自由,政府官吏均會感到麻煩,美國經過一百六十年來的教 訓,因此,所謂,無條件的自由,當然也要受到某種條件的限制,最重要的,就是各地方政府,各州有他的警察權。如人民生命,財產的自由,為了人民健康,公共 衛生,各地均可另訂衛生行政法律。在老羅斯福總統任內,有一天他吃早飯,看辛克萊的小說,講到芝加哥屠宰場的不衛生,因而邀專家討論制訂「食物衛生的法 律」,這是美國中央的法律。至各州警察權的第二項,就是有關風化、道德的法律,各州可自己制訂,如某州禁某種賭博,某州禁酒等等。再一項就是人民安全的法 律,如各州可以立法限制人民攜帶手槍、及汽車管理等。

    此外,有關公共福利方面,各州也可自己立法,如工廠限制工作時間,規定工資最低限度等。這些都是屬於 地方的警察權。不過,大體上說,美國的制度,仍有許多基本自由,算是無條件的自由。既是在全世界面對著一個最大的最危險的敵人之前,美國人民雖已感覺到可 怕,可是他們還引用過去美國最高法院推事福爾摩斯的有名的判例,就是關於言論、出版自由之限制,必需有一種明顯的,眼前的危險,才可加以限制。這句話,大 家現在都感覺到用得著了。如前些年,美國太平洋西岸,奧瑞加省,一個名叫德.揚傑的青年演說,說美國應採用共產主義。結果,法庭判決七年徒刑,後來由美國 人民自由權利保障同盟會,協助他請律師上訴,最後判決,因他沒有用武力,而未違背憲法,而原判無效。又如美國十一個共黨領袖,經過上訴,始維持地方原判。 再如「希斯案」因頭一次審判,十二個陪審員當中只有八個人說有罪,而告無效,經過第二次審判後始予定罪。前幾年美國司法部女僱員某小姐間諜嫌疑案,審訊 中,因為部份證具是用偷聽電話得來,未經過適當法律手續而宣告無效。
    胡氏最後謂:一七○年前的美國老祖宗,即感覺到他們需要自由,自由的權利要保障,當時,毅然決然訂定了十條修正案,這些人民自由方案,規定是無條件 的自由,一百六十多年來的經驗,並未遭遇大困難,可是在面對最大的,最危險的敵人-共產黨-之前,感覺到危險了,這些無條件自由保障,已被共產黨引來做護 身符。然而美國大多數人民,仍在考慮之中,是這十條修正案,完全推翻嗎?不會的。然而。他們是錯了嗎?還是我們過慮?這些問題,值得我們想想。也是值得我 們以他們一百六十年來的經驗作參考。
    【1954-03-18/聯合報/03版/第三版】


    蘇 雪 林 與 胡 適 : 《玉溪詩迷》和其他2篇

    胡 適先生(sic)曾罵"無邊落木蕭蕭下"為大笨謎......
    -----蘇雪林  《玉溪詩迷》商務,1927,頁3

    我記得從前有個燈謎,用杜詩' 無邊落木蕭蕭下 '來打一個'日'字。...你看,要猜對此謎,得繞過幾個彎,因此胡先生稱之為“ 笨謎 ”;而“這麼多的心力都是白白的浪費”的,適用它來說明索引派的無聊。



    文星叢刊◎蘇雪林《眼淚的海》.

    取自:
    http://140.109.152.48/koteki/4-5-5.htm
    蘇 雪 林 與 胡 適
    安 徽 大 學 沈 暉 ( 2 0 0 4 / 1 2 / 2 9 )
    胡適與蘇雪林都是著作等身大師級的一代學人。台灣的學人都知道, 胡適先生是蘇雪林一生最仰慕與敬重的人。他們二人既有師生之緣,又有同鄉之誼,自 1919 年蘇雪林就讀北京女高師,列胡適門牆為受業弟子,到 1962 年胡適仙逝南港中研院,蘇、胡之間亦師亦友的深厚情意長達四十餘年。
    蘇雪林晚年在回憶錄《浮生九四》中,用深情的筆觸稱頌恩師:
    “ 胡先生有一個足使萬人景仰的光輝人格,有一股卓立不阿,興頏立儒的道德勇氣,有一種異常誠摯的追求真理的熱心,以及他光風霽月的襟懷。”
    學問淵博,行誼高尚,侍親孝,與友忠,愛青年的胡適之,在蘇雪林的心目中,是有“現代聖人”崇高地位的。
    二十年代末,留法歸來的蘇雪林以長篇小說《棘心》、散文集《綠天》享譽文壇,成為“五四”後知名的女作家,同時受聘蘇州東吳 大學、上海滬江大學任教。而此時胡適先生任中國公學校長,住上海極司非而路,因而得有機緣與胡適相過從。 1928 年 4 月 1 日 ,鄒韜奮主編的《生活》周刊發表蘇雪林〈與胡適之先生的談話〉,該文記述她與陸侃如、 馮沅君夫婦拜訪胡適,聆聽胡適先生關於文藝創作的宏論,胡適指出作家要寫出好作品,要“透切的嚐得人生的滋味”,這是蘇雪林離開學校後,又一次近距離親炙老師的言論風彩。這次談話後不久,蘇雪林還意外的收到胡適先生贈給她的墨寶:
    寄愁天上,埋憂地下;
    眼觀四面,耳聽八方。
    (胡適自注:上聯語出漢仲長統述志詩,下聯典出封神榜)
    1935 年 11 月 15 日 ,蘇雪林在《新北辰》上發表〈論胡適的「嘗試集」〉,在這篇九千字的長文中,稱胡適先生的白話詩“言中有物,平易近人”,篳路藍縷,為新詩國度第一人,以啟山林之功,是扭轉三千年文學史局面的一大功臣。
    胡適 先生治學方法:“大膽的假設,小心的求證”;以及“人生最大的樂趣,是在學術上的新發現”的觀點,對蘇雪林影響至深。眾所周知,學術研究是枯燥生澀,極端 乏味的,但蘇雪林卻能在恩師“自信”、“衝勁”、“樂觀”(夏志清評胡適語)的人格魅力中,享受到比創作更大的樂趣。蘇雪林從中年時代由創作轉向學術研 究,成就斐然。她的《唐詩概論》、《李商隱戀史研究》、《屈賦新探》系列研究,獨步學林,名播海內,走的正是 胡適 先生“腳踏實地,拿證據來”的路徑。
    四十多年來,無論在大陸,抑或是在台灣,蘇雪林與胡適一直保持書信往還。據筆者統計,蘇雪林致胡適先生函三十餘通,除致安問候外,大部分是有關學術問題的探討,僅他們之間關於《紅樓夢》的討論信札,就有十數通之多。
    胡適先生逝世後,蘇雪林極為悲痛,當晚乘車自台南北上,去台北瞻仰恩師遺容,並撰輓聯致哀:
    提倡新文化,實踐舊道德,一代完人光史冊;
    武士死戰場,學者死講座,千秋示 範仰 先生。
    為表達心中哀思,蘇雪林在〈悼大師話往事〉的標題下,一連撰寫七篇悼念文章刊發在《新生報》副刊。
    ????? 值得提及的是,蘇雪林在胡適先生逝世一週年撰〈傷麟──適之先生週年祭〉,逝世五週年出版紀念 胡適 先生專書《眼淚的海》。 1982 年已七十有五的蘇雪林,在胡適先生逝世二十週年之際,針對唐德剛先生的《胡適雜憶》,出版《猶大之吻》,為胡適先生辨誣,以上二書計二十四萬餘字,比羅爾 綱先生《師門五年記》字數多三倍,由此足見蘇雪林對恩師惓惓追慕之情。


    *****
    取自
    http://data.book.hexun.com.tw/chapter-4347-3-13.shtml

    歲月的書簽—蘇雪林日記中的七七八八(4)

    作者:張昌華   出版社:東方出版社  和訊讀書
    為遣悲懷,她寫了《冷風淒雨哭大師》、《適之先生和我的關系》等7篇追憶文章,後結集成《眼淚的海》。並對胡適的身後事提出整理遺著、塑銅 像、設紀念館等7點建議。此後蘇雪林相當長一段時日的日記,均記錄了胡適諸多相關事宜。她收集悼念胡適的剪報,還出錢為胡適造了個半身銅像。其姐淑孟笑話 她犯了“胡迷”。蘇雪林寫的《悼大師,話往事》又引起她與寒爵、劉心皇的一場惡戰。這場論戰從文學意義上的批評,發展到政治上的揭發和思想上的算舊賬。蘇 雪林不示弱,氣憤不過時又破口大罵出氣。
    人走了,茶未涼。胡適停靈南港,蘇雪林每月必去靈堂焚香禮敬,作《南港謁陵記》等。一次赴南港公幹,因時間緊迫未能赴胡墓拜謁,在 臨時住地虔誠地朝胡墓方向“遙鞠三躬而已”。以後的日子,她每到臺北必持禮品去看望師母江冬秀,或見胡頌平商討建紀念館,化解江冬秀與胡頌平之間因胡適藏 書缺失造成的誤會等等。(1964.9.4)
    有趣的是,胡適逝世20年後,臺灣傳記文學出版社刊行了胡適的關門弟子唐德剛的《胡適口述自傳》和《胡適雜憶》。唐氏在“口述”本 中加了不少註釋文字,與“雜憶”互讀,似可見唐氏有“居高臨下嘲諷”、戲弄胡適之嫌。蘇雪林認為胡適不是不可以批評,但不能說謊,否則就違背“知識的誠 實”。她對唐氏說胡在哥大獲的博士是假的,冒認祖宗,亂談戀愛等等,十分惱火。曾屢請胡適老友王雪艇、沈宗翰為胡適辨冤雪謗,不見動靜,她不得不自己披掛 上陣,執筆寫《猶大之吻》。日記中記述甚詳:“看唐著口述生平,一面生氣,一面閱讀,進行甚慢。”……“匆匆一閱,許多情節未曾明了,非重閱一遍不可。” (1981.4.11)決定反駁後,著手“寫胡適問題”(即假博士問題,1981.4.18)。“今日寫完胡傳第一篇,開始第二篇,即胡適的戀愛與婚 姻”。(1981.4.19)到次年1月已寫到第八篇,可題目總是取不妥,“今日始決定為唐某侮辱先賢惡行總述,先列較大題目數款後,乃列其瑣節。今日 寫……”(1982.1.13)“回家未甩手,閱報,早餐,想起猶吻應加一節,即於國際學舍後加點唐某笑胡大師崇信西化,剪剪接接,……又想不如使獨立為 一段,題為崇信西化。於是全文共為十節,成十全大補湯矣!”(1982.1.16)不幾日,劉顯琳先生來訪。“劉問我有何著作?談及猶吻,大贊,說寫得非 常痛快,人皆憤唐某歪書之謗胡而不願惹是非,遂無人出而說話,見我文乃大稱快。”(1982.2.7)蘇雪林認為唐德剛的行為類同猶大,且有過之而無不 及,是對乃師的背叛,應大加鞭笞。蘇雪林將這些為胡適正名的文章,先在報上發表,後結集成書,冠名為《猶大之吻》。書出版後她遍送胡適生前好友,還不忘寄 給李政道和吳健雄。總之,蘇雪林維護胡適是從頭到腳,從裏到外。90歲時讀《胡適秘藏書信選》,見封面畫像不美,斥畫家“將樂觀的胡大師,畫得像個鴉片 鬼!”

    胡適禪學研究評述:江燦騰 v 宇烈。葛兆光增訂本中國禪思想史: 从六世紀到十世紀 / “聊为友谊的比赛” 陈垣与胡适的争论



    增訂本中國禪思想史: 从六世紀到十世紀
    作者 葛兆光
    出版者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8

    一部可以一讀的書 雖然索引只作"重要僧名及生卒年"

    翻译作品. 《通向禅学之道》(日本铃木大拙原著、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9)

    感謝Ken Su 告訴這場報告之通知


    文史研究院小型学术研究会(六十二)

    “聊为友谊的比赛”
    ——从陈垣与胡适的争论
    说到早期中国佛教史研究的现代典范
    葛兆光
    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教授
    葛兆光,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院长、教授,研究领域为中国宗教、思想和文化史,著有《禅宗与中国文化》、《道教与中国文化》、《中国禅思想史》、《中国思想史》(两卷本)、《宅兹中国——重建有关中国的历史论述》等。
    时间:2013年3月5日(周二)15:00-17:00
    地点: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801报告厅
    主持:董少新 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研究员
    内容提要
    1933年 胡适与陈垣关于《四十二章经》和《理惑论》译述时代的争论,虽然并没有最终结果,但在这一场争论中提出的研究方法问题却非常重要并影响久远。通过这一争论 以及中外学界有关《理惑论》和《四十二章经》问题的研究史回顾,可以看到西洋和东洋的佛教史问题意识和研究方法如何影响中国学界,也可以看到中国学界如何 回应这些问题与方法,并逐渐形成有关早期中国佛教史的现代研究进路。
    ----

    江燦騰自學回憶錄──從失學少年到台大文學博士之路

    作者:江燦騰出版社:秀威資訊 出版日期:2009年

      本書是作者生命史和學術史交織而成的完整記實,反映戰後台灣六十年來的社會變革及個人文化志業精進的足跡,除有年譜和學術系譜的說明之外,並首次放入大量 早期具有代表性的各類論學信函、情書和相關論文等,同時也集結清新的散文創作和對台大師長們的回憶,展示作者長期在各階段中的不同際遇和表現。

      這是一部有血有淚、涉及深層心靈感受的回憶錄,值得讀者細細品味,並將讀後心得,分享給正在逆境苦惱的朋友們。

    作者簡介  江燦騰

       1946年生,桃園大溪人。自幼家貧失學十八年。初高中全靠自修,其後進入師大和台大史研所攻讀,獲頒台大歷史所博士。現任北投台灣科技學院通識教育中 心副教授。著有《台灣佛教百年史之研究》、《日據時期台灣佛教文化發展史》、《聖域的踏尋——近代兩岸漢傳佛教史的考察》等十餘種,是目前學界公認的重量 級台灣佛教史專家。曾獲頒第一屆台灣宗教學術金典獎和第二屆台灣省文獻傑出貢獻獎等多種獎項。



    目錄
    給讀者

    第一輯 我的自學歷程:從失學少年到台大文學博士之路

    1.人生的黎明:我的幼年時代和青少年時代

    2.我的自學歷程:從喜歡歷史到研究東亞宗教史

    3.生死關頭如何逆轉勝:我在人生黑暗的谷底緊握知識和理性之光

    4.快樂的求學歲月:記一位沒有牆籬的台大老師曹永和院士

    5.薪盡火傳:談我所認識的台大張忠棟教授兼論其傳記問題 (HC案: 張教授在台大開胡適專題 他是學生之一) 在網路上可以找到他介紹禪學的文章

    第二輯 早期論學書信輯選

    1.談尋找中國民族音樂的泉源:我早年寫給許常惠先生的三封信

    2.從「王少校」到「水月法師」:記我最初接觸佛教學術的一段因緣

    3.福田書簡:我早年寫給王俊嶺少校的四封信

    4.情書精選:我婚前寫給愛妻的二封信

    第三輯 青春自學篇論文選

    1.讀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談《戰爭與和平》一書中的寫作觀念和論文的問題

    2.論希臘悲劇的三大作家:《無悔齋青春讀書錄》輯選之一

    3.談克勞塞維茨和他的《戰爭論》:《無悔齋青春讀書錄》輯選之二

    第四輯 早年散文作品選集

    1.巴巴那瓦徹克之夜

    2.淡水的永恆戀人

    3.我在大溪的鮕呆生涯

    4.淡水的不知名大哥

    5.母親與庭園中的芭樂樹

    6.謎樣的父親

    7.台灣布袋戲與印尼布袋戲

    8.談歷史感與偉大


    江燦騰

    我所寫的有關八十年來的胡適禪學爭辯史,在兩岸都受高度肯定.
    胡適來臺後的演講魅力之強,無其他學者能比.
    但他的禪宗史演講所造成的巨大風波和影響之大,也少有人能比.




    1958年4月10,胡適就任中央研究院院長一職,老蔣親自蒞臨,並與胡適交談。

    但我當時對此一無所知,直到1962年2月24日,他因腦溢血去世之後,成為轟動醫時的大新聞,而我鄰居有一位廖心育是地方新聞記者,一直談胡適之死。 但,由於他是用台語發音,所以我聽成黑色,讓我非常奇怪,為何黑色會死?不久,我進公路局養路處公路普查小組當工友,學會看報紙,才知道黑色就是胡適。因 此,這成了我開始研究胡適的起點。我日後是研究胡適禪學研究史的少數頂尖專家,可是,一開始,我只知道他是黑色而已,非常有趣。
    關於大陸人民大學佛教與宗教學理論研究所的張雪松博士,所發表的
    〈兩岸佛學研究風格比較:以江燦騰與樓宇烈對胡適禪學研究評述為例〉一文,重點摘錄:

    大陸人民大學佛教與宗教學理論研究所的張雪松博士,近年來在北京大學的權威刊物《哲學門》上撰寫專論,探討〈兩岸佛學研究風格比較:以江燦騰與樓宇烈對胡 適禪學研究評述為例〉,並提到說:他是「選取江燦騰先生的《當代臺灣人間佛教思想家:以印順導師為中心的薪火相傳研究論文集》(臺北:新文豐出版公 司,2001年),與樓宇烈先生的《中國佛教與人文精神》(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3年),特別是兩位先生在他們這兩部論文集中對胡適禪學研究的評 述,進行一番比較,闡釋兩岸佛教學者在佛學研究方法上的異同」。

    其後,龔雋和陳繼東合著的《中國禪學研究入門》一書,也受張雪松的此文論點之影響,同樣認為「樓宇烈在《北京大學學報》1987年第三期上所發表的《胡適 禪宗史研究評議》一文,該文在柳田著作的基礎上,進一步補充了胡適日記和在北大圖書館所藏胡適藏書中的題跋等資料,來說明他禪學研究的貢獻」。


    至於與我相關的部分,他則說「江燦騰也在柳田的基礎上,先後發表了〈胡適禪學研究開展與爭辯─第一階段 (1925-1935) 的分析〉與〈戰後台灣禪宗史研究的爭辯與開展──從胡適到印順導師〉(見《中國禪學》第二卷,北京:中華書局,2003)兩文,分別從日本禪學者忽滑谷快天對胡適的影響,或是的禪學思想研究在中國所引發的論辯(包括早期大陸以及60年代台灣)等兩方面,補充了柳田禪學研究中所疏略掉的問題。」然後,他對樓 宇烈和我的相關研究,作出如下的論斷:「此外,和與佛學界仍然陸續有關於胡適禪學研究的評論性文章,但大抵不出上述所列著作品的範圍,故不一一舉列。」

    並且,根據張雪松本人的看法,他之所以要撰述此一〈兩岸佛學研究風格比較:以江燦騰與樓宇烈對胡適禪學研究評述為例〉專文動機,是要說明:「(前略)樓先 生和江先生,足以分別代表海峽兩岸一流的佛學研究者。(所以他)本文選擇這兩位先生進行比較,還在於兩人所表現出來的差異性,更能夠突出海峽兩岸佛學研究 風氣的不同。」

    又說他:「之所以突出兩位先生關於胡適禪學研究的述評來進行比較,一方面是由於他們二位均在這一領域發表了十分重要而且彼此不同的見解;另一方面,也是由 於胡適禪學研究,在近代佛學研究的學術史上佔據了十分顯赫的位置,兩位先生各自獨立進行佛學研究,前後『不約而同』地選擇了這樣一個研究問題,就可見這個問題對兩岸佛學研究的重要性了。胡適的禪學研究在海內外產生了巨大的影響,至今仍是值得我們關注的學術史問題。」

    可見,大陸方面,已逐漸將我和北大哲學系的資深教授樓宇烈兩者相提並論了。

    兩岸佛學研究風格比較——以江燦騰與樓宇烈對胡適...

    靜升

    來自: 靜升 (戒為無上菩提本長養一切諸善根) 2010-10-25 17:46:06

    標題:兩岸佛學研究風格比較——以江燦騰與樓宇烈對胡適禪學研究評述為例
























































































    胡適禪學研究的開展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