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9日 星期六

我們預備要中國人十年後有什麼思想?(1917)

1917年1月27日胡適經費城,某夜朱經農先生曰:"
    我們預備要中國人十年後有什麼思想?
此一問題最為重要,非一人所能解決也,然吾輩人人心中當刻刻存此思想耳。"---謹以百年前一青年之自覺勉21世紀台灣青年....

2014年11月28日 星期五

編輯人 Richard Watson Gilder

胡適1917年元月(留學日記第18卷)說,讀了名編輯人Richard Watson Gilder的書信集(Wikipedia 竟然未收),說
此君最留意外來稿的人才編輯人需有三德:思想、良心、良好的風味good taste。



http://en.wikipedia.org/wiki/Richard_Watson_Gilder
Richard Watson Gilder (February 8, 1844[1] – November 19, 1909)[2] was an American poetand editor.

A little later, he became a reporter on the Newark (New Jersey) Advertiser, of which he was later editor. With Newton Crane, he founded the Newark Register. In 1870, he became editor of Hours at Home, a monthly magazine published by Scribner's. It merged with Scribner's Monthly, which was edited by J. G. Holland. Gilder became managing editor. When Holland died in 1881, Gilder became editor. In November 1881, the monthly was renamed as The Century Magazine, and Gilder remained its editor until his death.[3] Gilder's assistant editor atCentury was Sophia Bledsoe Herrick.[4]

黃侃、黃節等對胡適“視而不見”;馬敘倫《老子覈詁》的「胡適云」(Ken Su)

胡適知道周汝昌的書中沒提胡適 不過從字裡行間了解他或有難言的苦衷....

----
Dear HC,

2009年七月,中國訓詁學研究學會出了"中國訓詁學報",這是第一期學報,訓詁和我完全沒關係,我在問津堂一定中了邪,才會買回家來看。
其中有一篇台灣師範大學的陳新雄教授(已退休),以章太炎、黃侃弟子的立場寫了一篇
<批駁梅祖麟對「孫詒讓與陸宗達」的批評及其相關論點>
老實說,此文將梅修理得很工夫,大致說梅像炒冷飯似的,
一篇錯誤的論文連吵四次,又半路出家,音韻全無師承,
卻語侵「章太炎、黃侃」大師。
陳新雄教授的架勢是「出來單挑」,叫梅不要縮頭烏龜不吭不響。

另外一篇是福建師範大學的李春曉教授,比較了馬敘倫 1924 年出版的《老子覈詁》與1956年的《老子校詁》。
1920 年胡適進行出版《國故叢書》的規劃,馬敘倫自告奮勇,
請胡適讓他擔任《老子》、《莊子》兩書,胡適為此還高興地寫信向顧頡剛提起此事。
在 1924年有九處標明「胡適云」的《老子覈詁》,到了1956年的《老子校詁》已經全數刪去,有些條文仍然可以明顯讀出馬敘倫還是採納胡適的見解或提示,只是把"胡適云"三字刪去而已。
這當然沒有紅學大師周汝昌故意侵沒胡適的協助那麼難堪,
但是,也是學術上的不夠真誠。

似乎要討口飯吃與氣節自勵之間,有很大很大的距離。

Ken Su




黃節逸事
對胡適“視而不見”
在北大的講臺上,黃節和黃侃同屬舊派名流。二黃不僅在衣著上有喜穿長袍、頭戴黑絨瓜皮帽的共同嗜好,而且都看不慣胡適、陳獨秀等新派人物的做法主張。一次黃侃責難胡適:“你聲聲要推廣白話文,未必出於真心。”胡適不解其意,黃侃正色道:“如果你身體力行的話,名字就不該叫‘胡適’,而該稱‘往哪去’才對。”但不同於黃侃的“正面迎擊”,黃節對胡適的態度是“視而不見”,迎面走過,昂首闊步,當然,有時在自己的課上把胡適新詩當作反面教材批判一番,也並非莫須有。

2014年11月26日 星期三

吳歌 (胡適) 《吳歌甲集》序、幽默和抗爭:林語堂的人格與風格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周質平教授


 《吳歌甲集》序我在七年前,曾說:並且將來國語文學興起之後,盡可以有“方言的文學”。方言的文學越多,國語的文學越有取材的資料,越有濃富的內容和活潑的生命。如英國語言雖漸漸普及世界,但它那三島之內至少有一百種方言,如蘇格蘭文,愛爾蘭文,威爾斯文,都有高尚的文學。國語的文學造成之後,有了標準,不但不怕方言的文學與它爭長,並且還要倚靠各地方言供給它的新材料,新血脈。 (《胡適文存》卷一)當時我不願驚駭一班提倡國語文學的人,所以我說這段話時,很小心地加上幾句限制的話,如“將來國語文學興起之後”、“國語的文學造成之後有了標準”等話,在現在看來,都用不著了。老實說吧,國語不過是最優勝的一種方言;今日的國語文學在多少年前都不過是方言的文學。正因為當時的人肯用方言作文學,敢用方言作文學,所以一千多年之中積下了不少的活文學,其中那最有普遍性的部分遂逐漸被公認為國語文學的基礎。我們自然不應該僅僅抱著這一點歷史上遺傳下來的基​​礎就自己滿足了。國語的文學從方言的文學裡出來,仍須​​要向方言的文學裡去尋它的新材料、新血液、新生命。這是從“國語文學”的方面設想。若從文學的廣義著想,我們更不能不依靠方言了。文學要能表現個性的差異:乞婆、娼女人人都說司馬遷、班固的古文固是可笑;而張三、李四人人都說《紅樓夢》、《儒林外史》的白話也是很可笑的。古人早已見到這一層,所以魯智深、李逵都打著不少的土話,《金瓶梅》裡的重要人物更以土話見長。平話小說如《三俠五義》、《小五義》都有意夾用土話。南方文學中自晚明以來,崑曲與小說中常常用蘇州土話,其中很有精彩的描寫。試舉《海上花列傳》中的一段作個例:……雙玉近前,與淑人並坐床沿。雙玉略略欠身,兩手都搭著淑人左右肩膀,教淑人把右手勾著雙玉頭項,把左手按著雙玉心窩,臉對臉問道:“倪七月裡來里'一笠園',也像故歇實慨樣式一淘坐來浪說個閒話,耐阿記得?”……(六十三回)假如我們把雙玉的話都改成官話:“我們七月裡在一笠園也像現在這樣子坐在一塊說的話,你記得嗎?”——意思固然一毫不錯,神氣卻減少多多了。所以我常常想,假如魯迅先生的《阿Q 正傳》是用紹興土話做的,那篇小說要增添多少生氣呵!可惜近年來的作者都還不敢向這條大路上走,連蘇州的文人如葉聖陶先生也只肯學歐化的白話而不肯用他本鄉的方言。最近徐志摩先生的詩集裡有一篇《一條金色的光痕》是用硤石的土白作的,在今日的活文學中,要算是最成功的嘗試。其中最精彩的幾行:昨日子我一早走到伊屋裡,真是罪過!老阿太已經去哩,冷冰冰歐滾在稻草里,野勿曉得幾時脫氣歐,野嘸不人曉得!我野嘸不法子,只好去喊攏幾個人來,有人話是餓煞歐,有人話是冰煞歐,我看一半是老病,西北風野作興有點歐。這是吳語的一個分支;凡懂得吳語的,都可以領略這詩裡的神氣。這是真正白話,這是真正活的語言。中國各地的方言之中,有三種方言已產生了不少的文學。第一是北京話,第二是蘇州話〈吳語〉,第三是廣州話〈粵語〉。京話產生的文學最多,傳播也最遠。北京做了五百年京城,八旗子弟的游宦與駐防,近年京調戲劇的流行,這都是京語文學傳播的原因。粵語的文學以“粵謳”為中心;粵謳起於民間,而百年以來,自從招子庸以後,仿作的已不少,在韻文的方面已可算是很有成績了。但如今海內和海外能說廣東話的人雖然不少,粵語的文學究竟離普通話太遠,它的影響究竟還很少。介於京語文學與粵語文學之間的,有吳語的文學。論地域則蘇、松、常、太、杭、嘉、湖都可算是吳語區域。論歷史則已有了三百年之久。三百年來凡學崑曲的無不受吳音的訓練,近百年中上海成為全國商業的中心,吳語也因此而佔特殊的重要地位。加之江南女兒的秀美久已征服了全國的少年心;向日所謂的南蠻鴃舌之音久已成了吳中女兒最係人心的軟語了。故除了京語文學之外,吳語文學要算最有勢力又最有希望的方言文學了。吳語文學向來很少完全獨立的。崑曲中的吳語說的往往限於打諢的部分,彈詞中也只有偶然插入的蘇白,直到近幾十年寫娼妓生活的小說也只有一部分的談話用蘇白,記敘的部分仍舊用官話。要尋完全獨立的吳語文學,我們須向蘇州的歌謠裡尋去。顧頡剛先生編的這部《吳歌甲集》是獨立的吳語文學的第一部。甲集分為二卷:第一卷裡全是兒歌,是最純粹的吳語文學。我們讀這一卷的時候,口口聲聲都彷彿看見蘇州小孩子的伶俐、活潑、柔軟、俏皮的神氣。這是“道地”的方言文學(“道地”起於古代分全國為諸道。宋嚴羽答吳景仙書云:“世之技藝猶各有家教,市縑帛者必分道地。”今日藥店招牌還寫著“川廣道地藥材”。這兩字用來形容方言的文學最適宜)。第二卷為成人唱的歌,其中頗有粗通文事的人編制的長歌,已不純粹是蘇白的民歌了。其中雖然也有幾首絕好的民歌——如《快鞋》、《摘菜心》、《麻骨門閂》——然而大部分的長歌都顯出彈詞唱本的惡影響:浮泛的濫調與爛熟的套語侵入到民歌之中,便減少了民歌的樸素的風味了。頡剛在他的自序里分吳歌為五類:一、兒歌;二、鄉村婦女的歌;三、閨閣婦女的歌;四、農工流氓的歌;五、雜歌。我讀第二卷的感想是嫌他蒐集的閨閣婦女的歌——彈詞式的長歌——太多,而第二和第四類的真正民歌太少。這也難怪。頡剛生長蘇州城裡,那幾位幫他收集的朋友也都是城里人,他們都不太接近鄉村的婦女和農工流氓,所以這一集裡就不免有偏重閨閣歌詞的缺點。這些閨閣歌詞雖然也很能代表一部分人的心理習慣,卻因為沿襲的部分太多,創造的部分太少,剪裁不嚴,言語不新鮮,他們的文學價值是不很高的。我們很熱誠地歡迎這第一部吳語文學的專集出世。頡剛收集之功,校注之勤,我們都很敬服。他的《寫歌雜記》裡有許多很有趣味又很有價值的討論(如論“起興”等章),可以使我們增添不少關於《詩經》的見識。但我們希望頡剛編輯乙集時,多多采集鄉村婦女和農工流氓的歌。如果《吳歌甲集》的出版,能引起蘇州各地的人士的興趣,能使他們幫助採集各鄉村的“道地”民歌,使乙集以下都成為純粹吳語的平民文學的專集。那麼,這部書的出世真可說是給中國文學史開一新紀元了。一九二五年九月二十夜於北京《胡適文存三集》卷八

 ---

吳歌 (胡適)
(民國三十年 (1941) 10月31日)

小"姊姊"實在有點子"促狹"*
伊要寫信偏偏隔子幾何日子弗肯發
愛得人眼睛也快要望瞎哉
故末接著伊個信阿是著實快活煞

*○ 促狹
「促狹」為北方方言,是捉弄、戲弄的意思,「促」形近於「捉」;「捉」音
ㄓㄨㄛ,是握、抓的意思。所以「促狹」當用「促」而非「捉」。


*****


林語堂文字風格對台灣的啟示  幽默和抗爭:林語堂的人格與風格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周質平教授 http://www.scu.edu.tw/alumni/mgz8/t5.htm
在語言上,林語堂主張白話應該吸收中國文言的傳統,將「中國文字傳統中鍛鍊出來之成語」融入白話,這不但可以提高文字的「潔淨」,也可以增進「達意」的功能。許多人對白話文都有誤解,以為越口語越清楚,其實不然,口語到了一定的程度反而不清楚。傳統文言文的問題,是書面和口語的距離過大,使書面文字失掉口語的滋養,但企圖用方塊字來反應方言的地方報紙,或在台灣到處可見「俗俗賣」之類的廣告用語,卻又是無視方塊字為表義文字的事實。
試著用方言作文絕不是今天的台灣才開始,胡適曾經說到:「如果魯迅先生的《阿Q正傳》是用紹興土話作的,那篇小說要增添多少生氣呵!」這或是胡適一時的失言,試想如果魯迅真以紹興土話寫阿Q,他絕成不了日後的「文學宗匠」;徐志摩當年也曾試著用硤西土話寫過幾首新詩,而今還有幾人記得?因此,用北方官話書寫,這無關民族情懷或是道德問題,同樣的,台灣的台語漢字化只會使台灣孤立,我們要有的認知是,在語言文字方面,向多數靠攏並不是屈服,而是給別人方便,也給自己方便,林語堂的見解對台灣的確有很深刻的意義。


mutes: 胡適譯"樓梯上" 〔英國〕莫理孫





https://ebooks.adelaide.edu.au/m/morrison/arthur/tales-of-mean-streets/chapter10.html

討論中西喪制、幣制:
本篇有7處用到mutes。這是西方喪禮中雇用來保持哀淒的氣氛。胡先生先翻譯成護喪的執事,之後以"執事"稱呼。雖然詞典中的護喪解釋稍不同,不過可接受:
At a cheap funeral mutes cost half a sovereign 半鎊and their liquor. Mrs. Manders said as much. 不用令人迷糊的"索維林(Sovereign)"很好。





Tales of Mean Streets, by Arthur Morrison

On the Stairs

The house had been “genteel.” When trade was prospering in the East End, and the shipfitter or block-maker thought it a shame to live in the parish where his workshop lay, such a master had lived here. Now, it was a tall, solid, well-bricked, ugly house, grimy and paintless in the journey, cracked and patched in the windows; where the front door stood open all day long, and the womankind sat on the steps, talking of sickness and deaths and the cost of things; and treacherous holes lurked in the carpet of road-soil on the stairs and in the passage. For when eight families live in a house, nobody buys a door-mat, and the secret was one of those streets that are always muddy. It smelled, too, of many things, none of them pleasant (one was fried fish); but for all that it was not a slum.
Three flights up, a gaunt woman with bare forearms stayed on her way to listen at a door which, opened, let out a warm, fetid waft from a close sick-room. A bent and tottering old woman stood on the threshold, holding the door behind her.
“An’ is ‘e no better now, Mrs. Curtis?” the gaunt woman asked, with a nod at the opening.
The old woman shook her head, and pulled the door closer. Her jaw waggled loosely in her withered chaps: “Nor won’t be, till ‘e’s gone.” Then after a certain pause: “‘E’s goin’,” she said.
“Don’t doctor give no ‘ope?”
“Lor’ bless ye, I don’t want to ast no doctors,” Mrs. Curtis replied, with something not unlike a chuckle. “I’ve seed too many on ’em. The boy’s a-goin’ fast; I can see that. An’ then”— she gave the handle another tug, and whispered —“he’s been called.” She nodded again. “Three seprit knocks at the bed-head lasnight; an’ I know what that means!”
The gaunt woman raised her brows, and nodded. “Ah, well,” she said, “we all on us comes to it some day, sooner or later. An’ it’s often a ‘appy release.”
The two looked into space beyond each other, the elder with a nod and a croak. Presently the other pursued: “‘E’s been a very good son, ain’t he?”
“Ay, ay — well enough son to me,” responded the old woman, a little peevishly; “an’ I’ll ‘ave ’im put away decent, though there’s on’y the Union for me after. I can do that, thank Gawd!” she added, meditatively, as, chin on fist, she stared into the thickening dark over the stairs.
“When I lost my pore ‘usband,” said the gaunt woman, with a certain brightening, “I give ’im a ‘andsome funeral. ‘E was a Odd Feller, an’ I got twelve pound. I ‘ad a oak caufin an’ a open ‘earse. There was kerridge for the fam’ly an’ one for ‘is mates — two ‘orses each, an’ feathers, an’ mutes; an’ it went the furthest way round to the cimitry. ‘Wotever ‘appens, Mrs. Manders,’ says the undertaker, ‘you’ll feel as you’re treated ’im proper; nobody can’t reproach you over that.’ An’ they couldn’t. ‘E was a good ‘usband to me, an’ I buried ’im respectable.”
The gaunt woman exulted. The old, old story of Mander’s funeral fell upon the other one’s ears with a freshened interest, and she mumbled her gums ruminantly. “Bob’ll ‘ave a ‘ansome buryin’ too,” she said. “I can make it up, with the insurance money, an’ this, an’ that. On’y I dunno about mutes. It’s a expense.”
In the East End, when a woman has not enough money to buy a thing much desired, she does not say so in plain words; she says the thing is an “expense,” or a “great expense.” It means the same thing, but it sounds better. Mrs. Curtis had reckoned her resources, and found that mutes would be an “expense.” At a cheap funeral mutes cost half a sovereign and their liquor. Mrs. Manders said as much.
“Yus, yus, ‘arf a sovereign,” the old woman assented. Within, the sick man feebly beat the floor with a stick. “I’m a-comin’,” she cried, shrilly; “yus, ‘arf a sovereign, but it’s a lot, an’ I don’t see ‘ow I’m to do it — not at present.” She reached for the door-handle again, but stopped and added, by after-thought: “Unless I don’t ‘ave no plooms.”
“It ‘ud be a pity not to ‘ave plooms. I ‘ad —”
There were footsteps on the stairs; then a stumble and a testy word. Mrs. Curtis peered over into the gathering dark. “Is it the doctor, sir?” she asked. It was the doctor’s assistant; and Mrs. Manders tramped up to the next landing as the door of the sick-room took him in.
For five minutes the stairs were darker than ever. Then the assistant, a very young man, came out again, followed by the old woman with a candle. Mrs. Manders listened in the upper dark. “He’s sinking fast,” said the assistant. “He must have a stimulant. Doctor Mansell ordered port wine. Where is it?” Mrs. Curtis mumbled dolorously. “I tell you he must have it,” he averred with unprofessional emphasis (his qualification was only a month old). “The man can’t take solid food, and his strength must be kept up somehow. Another day may make all the difference. It is because you can’t afford it?”
“It’s a expense — sich a expense, doctor,” the old woman pleaded. “An’ wot with ‘arf-pints o’ milk an’—” She grew inarticulate, and mumbled dismally.
“But he must have it, Mrs. Curtis, if it’s your last shilling; it’s the only way. If you mean you absolutely haven’t the money —” And he paused a little awkwardly. He was not a wealthy young man — wealthy young men do not devil for East End doctors — but he was conscious of a certain haul of sixpences at nap the night before; and, being inexperienced, he did not foresee the career of persecution whereon he was entering at his own expense and of his own motion. He produced five shillings: “If you absolutely haven’t the money, why — take this and get a bottle — good. Not at a public-house. But mind, at once. He should have had it before.”
It would have interested him, as a matter of coincidence, to know that his principal had been guilty of the self-same indiscretion — even the amount was identical — on that landing the day before. But, as Mrs. Curtis said nothing of this, he floundered down the stair and out into the wetter mud, pondering whether or not the beloved son of a Congregational minister might take full credit for a deed of charity on the proceeds of sixpenny nap. But Mrs. Curtis puffed her wrinkles, and shook her head sagaciously as she carried in her candle. From the room came a clink as of money falling into a teapot. And Mrs. Manders went about her business.
The door was shut, and the stair a pit of blackness. Twice a lodger passed down, and up and down, and still it did not open. Men and women walked on the lower flights, and out at the door, and in again. From the street a shout or a snatch of laughter floated up the pit. On the pavement footsteps rang crisper and fewer, and from the bottom passage there were sounds of stagger and sprawl. A demented old clock buzzed divers hours at random, and was rebuked every twenty minutes by the regular tread of a policeman on his beat. Finally, somebody shut the street-door with a great bang, and the street was muffled. A key turned inside the door on the landing, but that was all. A feeble light shone for hours along the crack below, and then went out. The crazy old clock went buzzing on, but nothing left that room all night. Nothing that opened the door . . .
When next the key turned, it was to Mrs. Manders’s knock, in the full morning; and soon the two women came out on the landing together, Mrs. Curtis with a shapeless clump of bonnet. “Ah, ‘e’s a lovely corpse,” said Mrs. Manders. “Like wax. So was my ‘usband.”
“I must be stirrin’,” croaked the old woman, “an’ go about the insurance an’ the measurin’ an’ that. There’s lot to do.”
“Ah, there is. ‘Oo are you goin’ to ‘ave — Wilkins? I ‘ad Wilkins. Better than Kedge, I think; Kedge’s mutes dresses rusty, an’ their trousis is frayed. If you was thinkin’ of ‘avin’ mutes —”
“Yus, yus”— with a palsied nodding —“I’m a-goin’ to ‘ave mutes; I can do it respectable, thank Gawd!”
“And the plooms?”
“Ay, yus, and the plooms too. They ain’t sich a great expense, after all.”



胡適譯短篇小說





第一集
譯者自序
最後一課(La Derniére Chasse)〔法國〕都德
柏林之圍(Le Siege de Berlin)〔法國〕都德

 及予退出,遇其孫女于戶外,容色若死灰。餘執其手,語之日:勿再哭。若祖父有起色矣。女乃語予以雷舒賀墳之確耗,麥馬洪力竭退走,我軍大敗矣。餘與女相對無語。女蓋念其父,余則但念其祖,若老人聞此敗耗必死無疑。然則奈何?將聽其沉湎於此起死神丹之中耶?是誑之也。女含淚日:決矣。余非誑老人不可。語已,收淚強笑,人侍其祖。
  余與女之紿老人也,初尚易易,以老人病中易欺也。及老人病日瘥,則吾二人之事日益不易。老人之望消息甚殷,我軍進兵之一舉一動老人皆欲知之。故女日必坐床頭,讀其假造之軍中新聞,手持普魯士地圖,筆劃我軍進取之道。巴遜大將軍趣柏林也,滑煞大將軍進巴維亞也,麥馬洪大將軍佔領巴羅的海上諸省也。女不曉軍事,每乞助于餘。餘亦未親疆場,但盡吾力告之。餘則老人親助之。老人嘗隨拿破崙皇帝數次征服德意志,故知其地理甚詳,餘與女所假造,不如老人之精警合軍事方略也。老人每以小針指地圖,大呼雲:汝乃不知我軍所志何在耶?彼等已至此,將向此折而東矣。其後餘與女亦循老人所料告之,謂我軍果至某地,果向某地折而東矣。老人益大喜。
  占地也,戰勝也,追奔逐北也,而老人望捷之心,終不可饜。余每日至老人所,輒聞新捷。余入門,未及開言,女每奔入室告餘日:我軍取梅陽矣。餘亦和之日:然,余今晨已聞之。有時女自戶外遙告餘。老人則大笑日:我軍進取矣,進取矣。七日之內,可抵柏林矣!
  餘與女皆知普軍日迫,且近巴黎。余與女議,令老人去巴黎,顧終不敢發。蓋一出巴黎,則道上所見,皆足令老人生疑。且老人病體猶弱,一聞確耗,病或轉劇,故終留巴黎。
  巴黎被圍之第一日,余至老人所,道上但見深閉之門,城下微聞守禦之聲,餘心酸楚不已。既至,老人顏色甚喜,謂餘日:城已被圍矣!餘大駭,問日:大佐已知之耶?女在側,急答日:然,此大好消息。柏林城已被圍矣。女語時,手弄針線不輟若無事然。嗟夫,老人又何從而生疑耶?老人病後重聽,不能聞城外炮聲,又不得見門外慘澹之巴黎。老人臥處所可望見者,僅有凱旋門之一角。
百愁門(The Gate of the Hundred Sorrows)〔英國〕吉百齡
決鬥 〔俄國〕泰來夏甫
梅呂哀 〔法國〕莫泊三
二漁夫 〔法國〕莫泊三
殺父母的兒子 〔法國〕莫泊三
一件美術品 〔俄國〕契訶夫
愛情與麵包 〔瑞典〕史特林堡
一封未寄的信 〔義大利〕卡德奴勿
她的情人(Her Lover 〔俄國〕Maxim Gorky

第二集
譯者自序
米格兒 〔美國〕哈特
撲克坦趕出的人 〔美國〕哈特
戒 酒 〔美國〕哦亨利
洛斯奇爾的提琴 〔俄國〕契訶夫
苦惱 〔俄國〕契訶夫
樓梯上 〔英國〕莫理孫


胡適作品系列 (北大2013-14)



胡適作品系列:懷人集 精裝 – 2013年8月1日

胡適是“傳記文學”的極力提倡者,他不僅為自己敬仰的古代學者(如章實齋、戴東原、崔述)立傳、編寫年譜;而且留心紀錄身邊朋友的感人事蹟,緬懷他們的不朽業績,如徐志摩、丁文江、張伯苓、熊希齡、齊白石等。本卷收入胡適紀念和回憶歷史人物的文章。

胡适自述 精装 – 2013年8月1日

在胡适看来,传记文学绝不可以小觑,它不仅可以使人看到活的历史,还“可以帮助人格教育”。本书是胡适为自己写下的一部“自传性前传”。我们可以从书中见识到这位五四新文化运动主将童年生活的真实片段,特别是感受胡适与自己的过去“对话”时所独具的文化眼光。
胡适书话 精装 – 2014年3月1日
胡适 (作者)
本书收录的胡适书话,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胡适谈读书的方法,第二部分是胡适的读书札记,第三部分是胡适为他人所作序跋。胡适特别善于围绕一本书把问题展开,旁征博引,议论风生,自成一家之言。他的书评文质兼胜,读来有味。

胡适作品系列:南游杂忆 精装 – 2014年3月1日

本書收錄《南游雜憶》《廬山遊記》等。在遊記中有對當時沿途風土人情的描寫,但即使在遊玩中,胡適所見也不止是"山"和"水",還看見當地的宗教、文化、教育和國家建設,甚至不忘考證廬山上的一個塔,意在引導出一個思想學問的方法:“疑而後信,考而後信,有充分證據而後信。”

胡适作品系列:问题与主义 精装 – 2013年8月1日

精装
胡适作品系列:问题与主义 精装 – 2013年8月1日

个人自由与社会进步 精装 – 2013年8月1日胡適一生未參加任何政黨,但他對政治有“不感興趣的興趣”,並將之視為一個知識分子的責任。他曾經參與主編《每週評論》,創刊《努力週報》、《新月》、《獨立評論》等刊,發表了大量政論時評文章。本卷主要收錄了胡適論述五四運動及與青年、個人等相關的文章。




2014年11月21日 星期五

湯用彤《漢魏兩晉南北朝佛教史》與胡適

2014 湯一介先生今年過世。《全集》續編(300萬字)及《湯用彤年譜長編》不知近況如何?
胡適的日記中.   記"喜極"的日子並不會太多  應該隨見隨列


1949.3.14 頁391

得毅生函 有錫予、梅蓀、續祖、饒樹人、華幟、尹樹人簽名問好又有大綵信。喜極
 這是因胡適逃出北京已經快4個月了,得到北大同事的肯定。又有台灣的傅斯年妻俞大紱的信,心裏有著落了。


 有空一一查其背景

 錫予
 湯錫予/ 湯用彤 Yongtong Tang
 所謂 《湯用彤全集》其實並不完全 。 21世紀他的兒子湯一介繼續發表"湯用彤與胡適交往"等等的文獻......《湯用彤全集》第七卷 662頁 《湯用彤年譜簡篇

湯用彤年譜簡篇 (《湯用彤全集》第七卷 662-83頁 )開始

胡適文選又將湯要求借閱禪宗史來參讀(交換讀稿)的信公布

「乙部」另一含義是指古代圖書分類之史書。《舊唐書·經籍志上》:「四部者,甲乙丙丁之次也。甲部為經……乙部為史。」 湯用彤 《漢魏兩晉南北朝佛教史·跋》:「 彤幼承庭訓,早覽乙部。」


《漢魏兩晉南北朝佛教史》臺灣商務版(可能採用胡適校正版本,待查):漢魏兩晉南北朝佛教史 - Google Books Result



余英時:提倡民主最有力的人——典型的儒家胡適


Kang-i Sun Chang相片

Kang-i Sun Chang


Sharing Yu Ying-shih's recent interview!

余英時:大陸提倡儒家是儒家的死亡之吻

余英時(余英時新亞書院65週年座談會問答)2014



提問:大陸最高領導人最近去過曲阜孔廟,也在最近幾個全國性的大會上提出對孔子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價值,要回歸這個價值,以及對未來發展的意義。剛才談話中我也非常感佩您[繼承的]錢穆先生這種新亞精神,以及剛才您所追隨的救世的這種態度。從香港的發展來看終究最後要受到很強的大陸的影響,那麼您怎樣來看目前中國最高領導人這種從上而下的推動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回歸所帶來的這種您所講的對文化生態的影響,估計這一代領導人在他任內十年這個環境裡面我們能有什麼期待?這種東西的發展以及對香港未來的意義在哪裡?希望能夠聽到您的指點。

余英時(92分34秒起):讓我來談談儒家的問題,這個問題我在不同的場合都說過,但在香港我還沒有機會面對面的跟這麼多的聽眾交談,我想說幾句話:

儒家是可以被利用的。傳統的儒家,就是皇帝所尊崇的儒家,三綱五常的儒家,不許犯上作亂的儒家​​,這是傳統的王權皇朝所推崇的東西。這個東西我們在西方做研究的人常常稱它為製度性的儒家,叫institutional confucianism;這跟真正的儒家,帶有我剛才說的有高度批判精神的儒家是不相同的。

中國歷史上向來就有兩個[儒家], 一個是被迫害的儒家,一個是迫害人的儒家。所以大陸[某組織尊崇]儒家在我看來有一個跟[迫害人的]傳統相同之處,就是它從前是一個批評儒家最激烈的團體,把孔子稱之為孔老二,說孔老二如何如何不成材,還有人甚至還問,是哪一個人把孔老二介紹入黨的(笑),所以當時的侮辱簡直無所不至了。可是一轉眼,孔子忽然紅起來了,現在全世界有幾百個孔子學院,在中國也大大提倡儒家,號稱新儒家的非常多。像唐君毅先生我剛才說的,他能真的創造一種新的儒家,是唐先生和他的朋友們,包括牟宗三先生,包括徐復觀先生,張君勱先生等等。他們提倡的儒家是一種真正學術性的儒家、批判性的儒家,而絕對不是叫人不要犯上作亂的儒家​​。

所以我常常說,大陸現在提倡儒家,至少給我個人來講,造成很大的困難,我已經不大敢講儒家兩個字了,因為我一講儒家,別人就會想當然的認為我和中國大陸官方對儒家採取的態度是一致的。所以在大陸,某組織提倡儒家,在我個人看來,是一種死亡之吻,Kiss of Death,OK(觀眾鼓掌)。

所以我們要嚴格的分清,誰是真正的儒家,誰是藉儒家來得到某些政治利益的[所謂]儒家思想。所以這些如果分清了,我們就不用猶豫,我們還可以繼續講儒家,我們還可以繼續提倡儒家對文化的看法,對社會批判的看法,以及怎樣和西方的人權、民主、自由結合起來。

有一點我要在這裡順便提一提,西方的自由、民主、人權、平等種種觀念,作為西方的普世價值是怎麼樣傳到中國來的?你若是研究歷史追溯到19世紀中葉以後,你就會發現這都是中國儒家自己搬來的。

當初最佩服西方這些法治、民主[普世價值]的, 其實是儒家。比如說薛福成,他就認為英美是中國三代以上才有的這個社會。所以康有為也就認為三代以上我們中國的制度是民主的,他把民主兩個字用在夏商周三代以上的堯舜時代,那個時代不是靠世襲的,是傳賢人的,誰做的最好,我們就選哪個人做領袖。所以我們要弄清楚, 真正的儒家最初都是對西方現代的普世價值表示很高度的尊重的。比如說英國的法庭不許用酷刑進行刑訊逼供獲得證詞,這一點王韜(就是和理雅各一起翻譯中國古典《十三經》的著名思想家,1897年去世)認為也是三代以上才能看得到(三代以後就沒有了)的理想世界。

註解:"其民亦奉公守法,令甲高懸,無敢或犯,其犯法者,但赴案錄供,如得其情,則定罪系獄,從無敲撲答杖,血肉狼藉之慘" ;"國中所定死罪,歲不過二三人,刑止於絞而從無嫋示。叛逆重罪,止及一身,父子兄弟妻擎皆不相累。";"民間因事涉訟,不費一錢,從未有因訟事株連,而傾家失業,曠日費時者,雖賤至隸役,亦不敢受賄也。";"其在獄也,供以衣食,無使饑寒,教以工作,無使嬉惰,一七日間有教師為之勸導,使之悔悟自新,獄吏亦從無苟待之者,獄制之善,三代以來所未有也。"
——王韜:弢園文錄外編,卷四,"紀英國政治"

所以,換句話說,我們有儒家背景的人,對西方的普世價值是特別欣賞的。比如說陳獨秀,陳獨秀是共產主義事業在中國的創始人,可是他在南京坐監獄的時候,他常常說,他最佩服孔子的是有教無類不講階級的,他同時也佩服孟子講的"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殺掉一個暴君不是殺君,而是殺掉一個最壞的壞人。所以這一類的說法他說中國的孔子孟子還是有許多東西我們要尊敬的,這是他在監牢裡面說的,有記載的。

還有一個提倡民主最有力的人——胡適。胡適本身其實是儒家的,胡適想做的真正最佩服的也是孔子,現在大家都把"打倒孔家店"這幾個字放在他身上, 這其實不是他的話,這是四川吳虞(吳又陵) 的話,他不過是附和了一句,他當然對傳統的言論上有過偏之處,可是基本上你看胡適的做人是一個典型的儒家,所以在這方面講,我們認為儒家的價值觀跟西方現代所共同遵守的所謂普世價值是非常相合的,並不是處處相反的。

另一方面你再看,西方的基督教或者天主教反對民主的觀念也很深,所以這些慢慢都可以克服的,這個克服以後,基督教只有幫助民主的發展,不會影響民主的發展。

所以我覺得儒家[在大陸遇到]的問題實際上是很淺陋的問題,因為儒家的名聲好,所以才被人利用,一利用以後就好像儒家都是他的,實際上你要看它怎麼做,做些什麼事情,這是孔子講的,我要看人看其行,他怎麼做人,這就能看出他是不是儒家。

儒家是寬恕的,道是忠恕,忠恕兩個字,忠是儘自己所能,恕就是對別人採取寬恕的態度(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是儒家的基本精神。如果一個黨一個政府對一個給自己政策稍微有點批評的人,都要送到監牢裡頭去,那個還可能是儒家嗎?所以我想辨別儒家還是不是儒家是非常簡單的。我們千萬不要被文字所惑,變成語言的奴 ​​隸。

1949年,19歲的少年成了燕京大學歷史系二年級插班生。“那時候還沒有大規模的整肅運動,作為一名年輕的大學生,並沒有受到注意,但已經感受到一種無形的壓力的存在。”
一九四九年的最後一天,在深圳羅湖海關坐等了一個通宵,次日,一腳跨過羅湖橋。
香港,有他曾任南開大學歷史系主任的父親余協中,還有免於恐懼的自由秩序。
...
【改革开放36年后,他的书成了禁书】
MP.WEIXIN.QQ.COM



余英時訪談錄這本書處處提到胡適等等人物
不只是"胡適的學位與自由之精神"一節
我們也可以從中(兩處) 知道他的父親之簡歷 (晚年訪胡適提到余英時)



余英時訪談錄 北京 (3刷2萬本) /香港  中華書局  2012

我走過的路:余英時訪談錄
作者:陳致
出版社:聯經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2012年

 

余英時- 维基百科

 對於余先生的短文,訪談,學生談他等資料,讀者或可參考: 《智慧的薪傳:大師篇》,台北: 文建會/新聞局,1995 ,頁328-73

近年來中國出版余英時先生的選集 ,並多方想邀余英時回國的作為,實在沒弄清楚他再訪中國的前題條件是"共產黨必須下台"之後才可能....


然余英時(1930年1月22日-)沒見過胡適,而他的老師是楊聯陞和錢穆都了解胡適  余英時先生又是勸學生埋頭讀書的人,他又聰明,當然可以是胡適學的專家......
  • 《中國近代思想史上的胡適》序胡頌平的《胡適之先生年譜長編初稿》台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84
  • 《日記》看胡適的一生 胡適日记全集, 第 1 卷 1906-1914 pp.1-156, 台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2004 這篇還指出為什麼原稿中塗掉的字眼在數位化時也必須寫出 因為它們有"資訊".....他示範一下......


他的一些著作,是將胡適研究過的主題另闢新路發揮之
譬如說

  • 《論戴震與章學誠:清代中期學術思想史研究》,香港:龍門書店,1976。
  • 《紅樓夢的兩個世界》,台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78。

2014年11月19日 星期三

周瘦鵑《歐美名家短篇小說叢刻》


 周瘦鵑是多才多藝的文人。參考:周瘦鵑_百度百科

他在短篇小說的翻譯/出版,早胡適之先生4~5年。《歐美名家短篇小說叢刻》一說出版於1915年。
2014.11.19 馬悅然在的台北師範大學演講,論文為Words and Silences,其中一段贊美
周瘦鵑的《歐美名家短篇小說叢刻》,待補譯。









一九一五至一九一九年的數年間,周瘦鵑先後應聘於中華書局、《新聞報》和《申報》。在中華書局,他先


周瘦鵑作品後編譯出版了《福爾摩斯偵探案全集》和《歐美名家短篇小說叢刊》(後於再版時易名《歐美名家短篇小說叢刻》)。《福爾摩斯偵探案全集》系周瘦鵑與他人合譯,是該書最早的中譯。《歐美名家短篇小說叢刊》則是周瘦鵑個人的翻譯小說集,全書共分三冊,比較客觀地介紹了歐美十四國,包括一些弱小民族國家的短篇小說作品。並且,該書還收進了高爾基的名篇《大義》(原題作《叛徒的母親》)。這是高爾基作品中最早的中譯。因此,《歐美名家短篇小說叢刊》特別受到魯迅嘉獎,譽之為“昏夜之微光”、“雞群之鳴鶴”。在《新聞報》和《申報》,周瘦鵑都是擔任副刊特約撰述,尤其在《申報》,他幾乎每天都要為《自由談》副刊撰寫一篇短文。




周瘦鵑著的《星期六的晚上》一書,內中有一篇名為「胡適之先生談片」的短文,說到他於二十年代的上海,到極斯菲而路和胡適作了兩個小時的訪談,從電影《亞洲之光》談到在《新月》發表的一篇翻譯小說《戒酒》。那是美國短篇小說作家歐亨利的作品,周瘦鵑問胡適翻譯是否都採取直譯。

胡適說:「能直譯時當然直譯,倘有譯出來使人不明白的語句,那就不妨刪去。」所以他翻譯的《戒酒》是刪去了開頭幾句的,因為那「全是美國的土話,譯出來很吃力,而人家也不明白,所以我只採取其意,拼成一句就得了。」

胡適還說,他翻譯的短篇小說,先給太太和孩子讀,如果他們都能明白,「那就不怕別人家不明白咧。」 周瘦鵑除了是鴛鴦蝴蝶派的催淚作家之外,還翻譯過《福爾摩斯探案全集》及《歐美名家偵探小說大觀》等書,不知有沒有採取胡適的「刪改拼」的譯法。

【译事】随想国:胡适谈翻译- 译言



*****


翻譯文學的生活化———胡適與周瘦鵑翻譯風格的共同性
禹玲湯哲聲( 湖南科技大學外國語學院 湖南湘潭411100;蘇州大學文學院 江蘇蘇州215006)
關鍵詞:意譯;直譯;翻譯策略
摘要:文學翻譯在清末大規模興起,當時是倡導意譯為主,
翻譯文學的生活化———胡適與周瘦鵑翻譯風格的共同性。但以胡適、周瘦鵑為代表的翻譯採用了保留原作本意,注重譯作貼近生活,關照實際的策略,吸引了眾多讀者的興趣,使有著陌生文化背景的外國作品最大程度上被國人接受。

把胡適和周瘦鵑並列一處討論 ,好像是有些突兀的安排。胡適是現代著名學者、詩人、歷史家、文學家,哲學家。
1910年考取庚子賠款第二期官費生赴美國留學 ,因提倡文學革命而成為新文化運動的領袖之一。胡適歷任北京大學教授、北大文學院院長、美國國會圖書館東方部名譽顧問、北京大學校長等職。周瘦鵑是通俗小說大家,是著名的翻譯家和文學編輯,作為通俗小說大家,他被稱為“言情鉅子”、“哀情小說專家”,為當時鴛鴦蝴蝶派的先鋒人物之一。前者是新派文人,後者是舊派文人。按理說在文學的認識和趣味上應該沒有什麼特別交匯之點。但有關資料顯示胡適和周瘦鵑不僅有不錯的交往,而且在他們都頗有建樹的翻譯這方面,兩者是有相似看法和觀點的。
在《上海畫報》刊登的胡適和周瘦鵑交遊的一篇文章裡,就談及了兩人關於文學翻譯的對話,很值得回味思索。
原文如下: 

  當下我們講到短篇小說,胡先生檢起一本《新月》雜誌 ​​來送給我,指著一篇《戒酒》道:“這是我今年新譯的美國歐享利氏的作品,差不多已有六七年不彈此調了”。我道:“先生譯作,可是很忠實的直譯的麼?”胡先生道:“能直譯時當然直譯,倘有譯出來使人不明白的語句,那就不妨刪去,即如這《戒酒》篇中,我也刪去幾句。說著,立起來取了一本歐享利的原著指給我瞧道:“你瞧這開頭幾句全是美國的土話,譯出來很吃力,而人家也不明白,所以我只採取其意,並成一句就得了。”
我道:“我很喜歡先生所譯的作品,往往是明明白白的。胡先生道:譯作當然以明白為妙,我譯了短篇小說,總得先給我的太太讀,和我的孩子們讀,他們倘能明白,那就不怕人家不明白咧。〔1〕胡適

......
社會文化論文翻譯文學的生活化———胡適與周瘦鵑翻譯風格的共同性》(http://www.unjs.com )。

胡適在1919年自己《短篇小說第一集》發行後,於1933年又出版了《短篇小說第二集》,在“譯者自序”裡,他說:“《短篇小說第一集》銷行之廣,轉載之多,都是我當日不曾夢見的,那十一篇小說,至今還可算是近年翻譯的文學書之中流傳最廣的。這樣長久的歡迎使我格外相信外國文學的第一個條件是要使它化成明白流暢的本國文字。

其實一切翻譯都應該做到這個基本條件。但文學書是供人欣賞娛樂的,教訓與宣傳都是第二義,決沒有叫人讀不懂看不下去的文學書而能收到教訓與宣傳的功效的。所以文學作品的翻譯更應該努力做到明白流暢的基本條件。”〔3〕

前文胡適自己提到過的美國歐亨利的小說《戒酒》譯者自序中,他認為“有時原文的語句本不關重要,而譯了反更費解的”。所以胡適就“刪去不譯”〔4〕。

例如譯文開頭是:“巴伯.白壁德戒酒了”。胡適為了避免引起讀者的“費解”,毫不猶豫地將原本一百多字的英文譯成了一句話。這樣為不熟悉歐享利俗語表達方式的中國讀者掃清了障礙,雖然是人為地消解了原著的時代語言特色,但對譯入語方的順利接受是有所益處的。

周瘦鵑作為通俗文學的代表作家之一,對作品創作的大眾化、生活化、讀者的審美趨向,一直是相當了解與重視的。這種作品要貼近時代,貼近人心的觀點一直滲透到他的翻譯文字裡。所以他對胡適講:“我很喜歡先生所譯的作品,往往是明明白白的。”
周瘦鵑翻譯作品生活化的特點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第一,是主題思想的生活化創作上周瘦鵑是以“哀”,“艷”見長的,這與他年青時一段夭折的傷心戀史很有關係。例如,他的處女作《》就是根據《浙江潮》雜誌 ​​裡一篇關於一個法國軍官的愛情悲劇的英文筆記翻譯、改編的八幕話劇。而在周瘦鵑迄今為止可以確認的418篇譯作中,有大部分是專門描寫男女愛情,纏綿悱惻的言情作品。

他在譯作《無可奈何花落去》的後記中寫道:“彼來予為說部,頗多言情之作,而哀情處期泰半。朋輩都謂吾每一著筆,輒帶死氣,賺人家眼淚,畢竟何苦來。然而,結盡難除,亦屬無可奈何。杜鵑本天生愁種子,杜鵑而啼得瘦,其苦更可知矣。瘦鵑傷心人,殊弗能禁其作傷心語也”。
(《禮拜六》,第20期)
民國初年,西方文明扶強勁之風的湧入,傳統倫理觀受衝擊,其中婚戀自由的呼聲越來越高,國人對追求個性獨立、婚姻自主的行為很是嚮往。當時生活中的無數青年男女,很少有不被這種沒有心靈束縛的坦誠的愛情所吸引,所打動的。他們大部分因為種種現實的阻礙,無法得到理想中美滿婚姻,所以希望從文學作品裡能獲得閱讀的快樂 ,得到一種心理補償。同時又因為周瘦鵑自己年青時一段夭折的情史。所以譯作里以“哀”、“苦”、“悲”、“怨”、“慘”的情感故事為主題的佔了大多數,這不僅僅是作者主觀上的一種選擇 ,也與當時社會人群生活情態與興味取向有極大的關聯。


除了 ​​大量有關男女愛情為主題的譯作,周瘦鵑還翻譯了以社會倫理、偵探、愛國、滑稽、軍人為主題的小說。這些不同文類,多視角的譯作,依然關注著人們生活中的熱點問題。如反映社會倫理的《郎心何忍》、《孝女殲仇錄》、《酷相思》;讀者追求有驚險刺激情節的偵探小說,如:《情海禍》、《亞森羅蘋之勁敵》、《亞森羅蘋之失敗》、《餘香》、《怪客》;從平常人角度闡述愛國之情的愛國小說,如:《大義》、《英雄之母》、《無國之人》等等。



中國大學網www.unjs.com


  〔翻譯文學的生活化———胡適與周瘦鵑翻譯風格的共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