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9日 星期二

董康《書舶庸譚》四卷1930/19399卷本有刪減 /2013;《封神演義》/陸西星//《醒世恆言》


胡適日記全集, 第 6卷 1930-33
頁194-96  1930.7.19  讀《醒世恆言   》引董康《書舶庸譚》記日本宮內省圖書寮另有的版本。
 此日記是書評筆記。

二刻醒世恒言




 ***

陸西星是胡適北大歷史系學生張政蓈烺發現的 胡適在1936年6月10日回張8日的信 並解釋《封神演義》的三十六路伐西歧雖脫胎於西遊記81難 寫得更好
《年譜長編》頁1517 還寫1954年胡適在美國重金買陸西星的《南華真經副墨》 (現藏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圖書館)


維基百科
封神演義》,俗稱《封神榜》,又名《商周列國全傳》、《武王伐紂外史》、《封神傳》,是一部中國神魔小說,作者是明朝陳仲琳,一說是許仲琳[1],也有人說是《金瓶梅》的可能作者王世貞一夜寫成,此說甚謬[2],另一說作者為吳三桂的部下[3];又一說為明代道教學者陸西星[4]


《書舶庸譚》訪日本版本指出另外一人為作者, 胡適已知。




注釋

  1. ^ 目前已知最早的《封神演義》版本是明代萬曆年間金閶舒載陽刊本,藏於日本內閣文庫。書中卷二題作「鐘山逸叟許仲琳編輯」,有學者認為《封神演義》的作者即為許仲琳。
  2. ^ 孔另境編《中國小說史料》所引《缺名筆記》
  3. ^ 衛聚賢《封神榜故事探源》
4.《傳奇匯考》卷七《順天時》傳奇解題云:「《封神傳》系元時道士陸長庚所作,未知的否。」



*****
這本書有許多精彩資訊。譬如說京都清水寺短短一段....
可惜,它的文言詩等都必須註解,否則難懂。

《書舶庸譚》又題為《董康東遊日記》



“1930年所印是四卷本,為1926年12月至1927年5月間因遭通緝避難日本的日記,1939年所印是九卷本,加入了1933年11月至1934年1月間到日本講學的日記(卷五至卷七)、1935年4月至5月間參加聖堂落成典禮的日記(卷八上、下)和1936年8月至9月間避暑的日記(卷九)。大致翻閱,發現一下異同:四卷本《書舶庸譚》又題為《董康東遊日記》,九卷本無此題名;四卷本前有胡適序(作於1930年)和董康自序,九卷則無;而九卷本前有目錄和檢目,目錄分列各卷所記日期,檢目則同索引,分別依本書順序列出本書所見書名、詩詞和雜著題目;九卷本書後所附二跋亦為後印時所加;另外,九卷本還對前四卷中的內容加以修訂,文字也有出入。”

  作者董康前後數次到日訪書,他第一次回國,刊出來的是石印本。最後成書則是用木刻雕版印刷,精裝大開數冊,是為定本。經過屢次擴充,前後兩者字數內容相差甚多。  而現在遼教社這個本子,實際採用的是初版的石印本,且前言內容根本未提及版本沿革,可見對新版情況完全無知。所以遼教社萬有文庫版《書舶庸談》不是個好本子。僅告書友周知。





《書舶庸譚》
“1930年所印是四卷本,為1926年12月至1927年5月間因遭通緝避難日本的日記,1939年所印是九卷本,加入了1933年11月至1934年1月間到日本講學的日記(卷五至卷七)、1935年4月至5月間參加聖堂落成典禮的日記(卷八上、下)和1936年8月至9月間避暑的日記(卷九)。大致翻閱,發現一下異同:四卷本《書舶庸譚》又題為《董康東遊日記》,九卷本無此題名;四卷本前有胡適序(作於1930年)和董康自序,九卷則無;而九卷本前有目錄和檢目,目錄分列各卷所記日期,檢目則同索引,分別依本書順序列出本書所見書名、詩詞和雜著題目;九卷本書後所附二跋亦為後印時所加;另外,九卷本還對前四卷中的內容加以修訂,文字也有出入。”

書舶庸譚

內容簡介

本書是以訪書為主要內容的東游日記。 

本書作者董康,字授經,又字綬經、綬金,號誦芬室主人,江蘇武進人,生于清同治六年(1867)。光緒進士,曾任法律館提調、刑部主事、大理院推中。入民國後歷任大理院院長、司法總長、財政總長,晚年任上海法科大學、東吳大學法學院、北京大學教授。1937年底偽華北政府成立,出任司法委員會委員長、最高法院院長。1940年底偽華北臨時政府並入汪偽國民政府,又繼任華北臨時政務委員會委員,為重慶國民政府下令通緝。抗戰勝利後被捕,于民國三十六年(1947)死于獄中。 (2013年中華版說死於1948。)
董氏政治生涯的終結是如此不光彩,但在文化史上,他則自有不可磨滅的功績。除了以中國古代法律史見長的法學研究外,他更以藏書與刻書著稱。所刻《誦芬室叢刊》,多海內孤本,又精雅絕倫,久已蜚聲士林;與王國維、吳梅等校訂的《曲海總目提要》,亦對向不為學者所重的民間戲曲小說的研究起了重要的促進作用,而自著中最負時譽的,則是他這部以訪書為主要內容的東游日記——《書舶庸譚》。

目錄
本書說明
《書舶庸譚》序胡適

自序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媒體推薦


原夫藏家之錄,直齋防諸《解題》;紀遊之篇,石湖矜其《入蜀》。至乃奇芸襲錦,胥宇螂娠,香霧迷天,扶舟蓬海,留酒痕於襟影,志清話於書林,並作一篇,俾傳奕葉者,其惟吾鄉綬金尚書《庸譚》 之作乎?歲紀丙宣寅,鬥躔辜月,雲迷榆塞,魚爛江南。鄧林杖策,莫返虞淵之日;杜鵑唬碧,自徵軹道之亡。尚書謀國老成,先凜止戈為武之誡;持躬櫛沐,冀遂勘亂返治之途。乃不諒於群倫,終無已於一顧。銅仙辭漢,最怯稷薔;上客入秦,至蘊姓氏​​。固未忘乎結習,猶复耽於異書。空桑三宿,彌殷宿懷;故京一椽,欣謀舊雨。苔芩之誼,縱越國而匪遙;切之憂,亦異人以同任。時則五云璀璨,櫻島騰輝,二酉駢蕃,木天端義。聚圖書於奎壁,美娩琳瑯;分翰墨於青藜,情多縞絲。問字或資以載酒,假書無待於乞瓻。老眼猶明,庶荊州之可藉;橫曋偶化,自脈望之能神。上啟長思,拜綠章於除夕;濃熏短炷,檢雲笈於清宵。烏絲紅篆,露纂晨鈔,繭紙濤箋,遐搜邇討。或則詳.考板本,縷述淵源,摩挲斷墨,蕘翁無恤佞宋之名;綜掇遺芬,惺吾別開留真之譜,雖行款而必舉,並偏諱以悉陳,此其敦古之情,好雅之至,足備傳訂者一也。或則董理散亡,搜羅遺佚,闕文必志,沿誤互糾,務使劍合延津之美,璧藉和氏以傳,束皙《白華》之詠,補亡於劉漢;汲塚秘笈之靈,上闡夫成周,單證亦窮其源,孤行必迻其副,此則耆好之專,甄校之細,足垂矩範者又其一也。若乃怒蛙可式,作壯氣於山河;磨盾以須,標芳徽於簡冊。長吉之心肝盡嘔,視死以如歸;季倫之姬侍偕亡,偷生而不惜。蛾眉宛轉,禍啟強藩,黃鳥咨嗟,輒傷國士。事異愾仇,亦勵匪躬之節;情非島市,同申橫劍之悲。就義從容,備采風之一格;填膺慷慨,覘異俗於遐陬。凝睇含毫,別具會心;大書深刻,薄俗以敦,此則廉頑立懦之思,教忠尚貞之訓,足資激發者又其一也。至於家山夢裡,微聞蠻觸之爭;消息雲邊,尤深麋鹿之懼。舊裁諫草,霜研生棱;不廢罪言,斜行作草。舍吾謀而不用,天意何如?蹈往轍以重尋,橫流未已。闢地滄海, 卜居將屈平之問天;引駕神山,登樓擬王粲而作賦。把臂識樵甦之路,酬答林竽;羈棲攬雲水之鄉,琤淙清籟。人常多恨,花不知名。帶眼頻移,遊子切天涯之感; 流蘇乍卸,蘭房怯少婦之思。玩綽約以柔紅,每吟秀句;剪參差於嫩綠,慵賦新詞。環珉凌虛,曲瓊時驚夫綺緒,江湖滿地,斜陽獨映天貞姿。凡飫珍聞,咸歸珊網;資之排日,頻寄遐思。親偽體以別裁,集群言為識小。蓋其性嫻樂道,志切藏書,積歲月以勤求,亦吐哺而無閒。躬監剞氏,不惜萬本之傳;手訂殘篇,必正一宇之敚。李中麓詞山曲海,結習使然;邢元理敗蓆折鐺,於茲益篤。偶抽餘緒,便泐宏規,義例兼記傳之菁英,掌故備軺艖所涉歷。庶來學得資以津逮,同好得徵其事端,允宜鎮庫付諸寫官,寧止藏山緘之寶枕而已!庚午六月既望,後學趙尊岳。
編輯推薦

本書是董康於1926年至1936年四次扶桑之行的日記集。他沉痛於古籍善本的東流,夢想將古籍收輯,因此在往來於京都、東京之間,勤訪舊槧孤本,記其版式,存其題識,終成這部日記,成為被傅增湘譽為"足為饋貧之糧、夜行之燭"的名著。
目錄


本書說明
《書舶庸譚》序 胡適

自序

卷一

本書說明
《書舶庸譚》序 胡適

自序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文摘

書摘


胡適
董授經先生於十五年的底避禍遊日本,往來京都、東京之間,十六年四月底歸國。我那時正從美洲回國,也在日本住了二十多日。董先生到過的地方,我也游過不少;他見著的朋友,我也會著不少。但我在日本沒有日記,二十多日印象感想遂都已模糊了;他有了這四卷的詳細記載,不但替他自己留下了永久的紀念,還使我們讀這書的人得著很大的益處。我在東京京都見的各位支那學家,人人都極口讚歎董先生功力之勤苦。現在我讀這四卷日記,想像這位六十歲的學者伏案校書的神情, 真使我這個少年人慚愧汗下了。
董先生在他的自序裡,已說過他這書大旨有三點:第一是訪求古書。 “凡遇舊槧孤本,記其版式,存其題識。七厄之餘,得睹珍笈,以語同癬,諒深忻慨。”第二是搜訪小說。董先生是近幾十年來搜羅民間文學最有功的人,他在這四卷書裡記錄了許多流傳在日本的舊本小說,
使將來研究中國文學史的人因此知道史料的所在。第三,董先生是個多情的人,他的一生曾經過幾度很深刻的戀愛歷史;他在這日記裡留下許多情詩,記著幾番綺夢,“春蠶理緒,垂死方休;秋蛩善啼,向宵彌咽”,使我們約略窺見董先生性情,知道他不僅是一個書蠹,不僅是一個法家,而是一個富於情緒的老少年。
我們先看這三點。
記載海外古書的工作,自從楊守敬先生以至董先生和傅沅叔先生最近的訪書記,都是嘉惠學者的事業,不用我在這里特別讚揚。董先生的日記里特別注重日本藏書的歷史,如金澤的略傳,如狩谷掖齋的詳傳,如佐伯獻書記,如增上寺三藏的歷史,如高野山的詳記,如秘閣藏書的源流表,都可以使我們明了日本先代貴族學者提倡文藝的歷史與精神。南葵,東洋,靜嘉堂諸文庫,不過是繼續這種愛好文藝的遺風而已。
關於小說戲曲的訪求和記載,董先生的書也有重要的貢獻。如內閣所藏小說中,有《封神演義》,是明刻本,編者為許仲琳。此書作者的姓名,在中國久無可考,賴有此本可供考證。又如(岳武穆演義),本子最多,最難考證;《內閣目》有明餘應整編的八卷本,有明熊大木編的十卷本;又有十一卷的嘉靖三十年本,前八卷為熊大木編,後集三卷為李春芳編。北京朱希祖先生藏有明刻本,編者為理學名儒鄒元標,也和今本大不同。若合此諸本,將來定可以看出此書演變的線索了。又《英烈傳》也有種種不同的本子,內閣所藏也有三種明刻本,都可供比較的研究。
關於第三點,我也有點感想。日記屬於傳記文學,最重在能描寫作者妁性情人格,故日記愈詳細瑣眉,憊有史料的價值。董先生此記,不但把他少年的軼事坦白示人,並且把他老年夢境也詳細寫出。記中各夢,多可供心理學者的研究,例如柳絲一夢:
一月十三日夜夢柳絲隨一姥至,似初嫁來者,絮絮情話,並出一素縑索書。餘題有“臂痕乍褪泰宮赤,眉嫵新留京兆妍”之句,忘其全律。
柳絲者,昔年金陵棘闈中所夢女子,懷中抱一兒,自古今名,與餘前世結褵未久棄世,遺蛻葬某剎前柳樹下,屬為改葬。自後每值患難,或病中,輒夢之。往歲漫遊,歐美往復,兩度夢之於橫濱港舟中……
董先生自己的解釋,我們可以不論;但此等材料,若遇弗洛得派的心理學者,便成了可寶貴的材料。記夢之作,必須記者誠實可信,方有價值。記得明朝成弘間,有位理學家羅一峰所著文集後附《夢稿》二卷,紀夢多至三百餘首。今董先生雖不談理學,平生治事素主篤實,他自記的綺夢豈有不可信的嗎?
以上申述董先生所指出的三點。三點之外,我以為還有兩事,值得讀者特別注意。其一事為四月二十五日補記庚子拳禍一長篇,近三千字。董先生當時在圍城中,又是監斬啟秀徐承煜的人,故他這篇記載雖作近三十年後,應該還有史料的價值。
其一事為四月二十三日記遊高野山柳之間而附錄豐臣秀次切腹事及秀次的姬妾被誅事,一日之記近七千宇,可算是最長的日記。其中記秀次切腹事,最悲壯動人,最可令人想見大和民族的武士道。全文分六節:第一節記秀次聞切腹之命;第二節記和尚隆西堂自請從死;第三節記從死諸人分劍與題劍;第四節記最後之宴,及萬作、山田、山本三人切腹,秀次親為他們“介錯”(切腹後,須斷其首,名為介錯);第五節記秀次與隆西堂同時切腹,淡路為秀次介錯,心悸目眩,進三刀方才斷頭;第六節記淡路切腹:
淡路語二使曰:技拙殊惶愧。今介錯者為主公,目眩心悸,狼狽特甚。 ……餘今奏技,請公等拭目;若覆前轍,斯狼狽也。即切腹作十字形,出其臟腑於兩股,置劍合掌。古 兵衛就而進刃焉。 (卷四,頁三六)
切腹是何等慘事,然而日本的武士卻把此事看作一種藝術,要做的悲壯淋漓,要做的美:他們不惜死,卻不願讓人笑他“技拙”,笑他死的不美,這真是日本文化的最大特色。凡觀察一國的文化,須看這文化之下的人怎樣生活,更須看這文化之下的人怎樣死法。董先生一日發憤記七千宇,只是要我們看看古日本武士怎樣死法。
董先生有《柳之間吊秀次詩》四章。我也和他一首小詩,題他這一日的日記:
要堂堂的生,要堂堂的死。
一死不足惜,技拙乃可恥。



**** 這版本說1939年所謂9卷本有政治因素考量而刪減,所以4卷本有參考價值。

書舶庸談

  • 作者: 董康
  • 出版社:中華書局
  • 出版日期:2013/06/01
  • 語言:簡體中文


《書目題跋叢書:書舶庸譚》九卷,董康著。董康字授經,號誦芬室主人,江蘇武進(今常州)人,生於清同治六年(1867),卒於民國三十六年(1947)。光緒進士,曾任刑部主事、大理院推中。民國時曾任北洋政府內閣司法總長、北京大學教授等。董氏除法學研究外,特別關注戲曲小說文獻,並以訪書刻書著稱,有《誦芬室叢刊》《曲海總目提要》等。

《書目題跋叢書:書舶庸譚》為董氏多次赴日所作的訪書日記,書中錄有大量日藏中國戲曲小說,其中多孤本善本,尤為學界所重。《書目題跋叢書:書舶庸譚》有四卷本和九卷本,四卷本為1930年赴日訪書日記。后又多次赴日並加續作。1939年,董康在四卷本基礎上合以續作,增補修改,厘為九卷,署武進董氏誦芬室刊行。1940年又加以重印,補加傅增湘序一篇,並附《課花庵詞》。

這次整理,以庚辰(1940)重印九卷本為底本,參校四卷本及相關資料,刪去所附《課花庵詞》。書后附書名索引,以便檢索。

目錄

傅增湘序
胡適序
趙尊嶽序
自序
檢目
卷一上
1926年12月30日至1927年1月15日
卷一下
1927年1月16日至1月31日
卷二
1927年2月1日至2月28日
卷三
1927年3月1日至3月31日
卷四上
1927年4月1日至4月22日
卷四下
1927年4月23日至5月1日(原注:以上丙寅避囂)
卷五
1933年11月8日至11月30日
卷六
1933年12月1日至12月31日
卷七
1934年1月1日至1月22日(原注:以上癸酉「應聘講學)
卷八上
1935年4月23日至5月6日
卷八下
1935年5月7日至5月18日(原注:以上參預乙亥聖堂落成典禮)
卷九
1936年8月19日至9月15日(原注:丙子避暑)
郭則雲跋
自跋
書名篇名索引











民國精刻本:董康《書舶庸譚》九卷 (2012-10-29 08:55:39)

標籤:
民國
精刻本
董康
《書舶庸譚》九卷
誦芬室
文化 分類: 民國刻本

  《書舶庸譚》九卷,董康撰,民國二十八年(1939)董氏誦芬室精刊初印本,棉連紙精印,開本闊大。前有傅增湘、胡適序,胡適稱讚董康“是近幾十年來搜羅民間文學最有功的人”,後附《課花庵詞》一卷。湘、胡適序,胡適稱讚董康“是近幾十年來搜羅民間文學最有功的人”,後附《課花庵詞》一卷。
  《書舶庸譚》是一部遊日日記,主要記錄了董康在日本所見到的漢籍圖書。書有四卷本和九卷本兩種,四卷本是影印本,九卷本是在四卷本的基礎上賡續雕版而成等,也是最全善之刻本。
 
 董氏政治生涯的終結是如此不光彩,但在文化史上,他則自有不可磨滅的功績。除了以中國古代法律史見長的法學研究外,他更以藏書與刻書著稱。所刻《誦芬室叢刊》,多海內孤本,又精雅絕倫,久已蜚聲士林;與王國維、吳梅等校訂的《曲海總目提要》,亦對向不為學者所重的民間戲曲小說的研究起了重要的促進作用,而自著中最負時譽的,則是他這部以訪書為主要內容的東遊日記——《書舶庸譚》。
  北京保利2009春季拍賣會曾上拍此書,成交價為:20160.00元。
民國精刻本:董康《書舶庸譚》九卷
作者:民國董康著
年代:民國己卯(1939)年誦芬室精刊本
函冊:5冊
紙張:白紙
尺寸:16.5×12.5 cm. 6 1/2×4 7/8 in. 
鈐印:於懷、於蓮客
提要:是本開大29×17cm,白紙精印。版本學家、學者董康用日記形式記錄民國初其在日本之見聞,大量記載留存日本的中國珍善古籍,加以考證,為今人古籍目錄學之重要參考。文獻價值高,名家收藏,觸手如新。於蓮客(1899-1980)名懷,字乃椿,號蓮客,滿族,愛新覺羅·多爾袞後裔,客親郡王王府子弟。於蓮客畢業於北京大學,1928年得王光烈知遇,任《東三省公報》編輯。1949年後舉家遷回北京定居。於氏擅書畫,富於收藏.

2014年7月27日 星期日

評汪榮祖"憂患與補償:試探《談藝錄》與《管錐編》的寫作背景與心情"

《錢鍾書詩文叢說》


http://books.google.com.tw/books?id=k2GEAwAAQBAJ&pg

錢鍾書詩文叢說

  • 作者: 汪榮祖/主編
  • 出版社:華藝數位 Airiti Press Inc.【本書由國立中央大學出版中心與華藝數位Airiti Press共同出版】
  • 出版日期:2011/07/20
  • 語言:繁體中文

錢鍾書先生(1910-1998)江蘇無錫人,幼承家學,清華畢業後留學英國牛津大學,學識淵博,為現代中國少數真正學貫中西的大學者。其學術著作《談藝錄》與《管錐編》已成為經典之作,研究者遍及海內外,號稱「錢學」,在國際上被譽為二十世紀中國最有學問之人。錢氏的文學創作也膾炙人口,長篇小說《圍城》尤聞名於世,曾拍成電視連續劇,幾家喻戶曉。
  台灣中央大學人文研究中心於錢鍾書先生百歲誕辰前夕主辦國際學術研討會,並將15位與會學者的論文合為《錢鍾書詩文叢說》一書,以表達對錢先生的敬重與懷念。本書涵蓋「詩論」與「文論」二大部分,探討錢先生的不凡學識及其精彩的創作。

目錄

《錢鍾書詩文叢說》序…………………………………………汪榮祖
從中國詩論之傳統與詩風之轉變談《槐聚詩存》之評賞……葉嘉瑩
由《宋詩選註》看錢鍾書的古典詩品味………………………張健
筆補造化天無功——錢鍾書論李賀歌詩述評…………………王次澄
錢鍾書《談藝錄》〈七律杜樣〉之考察………………………簡錦松
從錢鍾書評英譯蘇東坡賦說起…………………………………龔剛
新儒林外史——悅讀錢鍾書的文學創作………………………余光中
中西交匯與錢鍾書的治學方法:兼評當代學風………………張隆溪
脫胎換骨——《管錐編》對清儒的承繼與超越………………艾朗諾(Ronald Egan)
《管錐編》稱引段玉裁、王念孫說述論………………………傅傑
劉勰與錢鍾書:文學通論——兼談錢鍾書理論的潛體系……黃維樑
憂患與補償:試探《談藝錄》與《管錐編》的寫作背景與心情……汪榮祖*
「用事不使人覺」——錢鍾書用典研究之一…………………田建民
《春秋》書法之修辭觀………………………………………張高評
義大利思想對於錢鍾書整體思維的貢獻:《七綴集》義大利引文之文化與語言分析……狄霞娜(Tiziana Lioi)
清茶和洋酒——比較錢鍾書和楊絳的性格與文風……………莫芝宜佳 (讀這篇才知道作者到台北的仁愛國中學中文)

* 在臺大圖書館有2009年研討會的資料裝訂本,可以比較出版品《錢鍾書詩文叢說》,知道改善很多,唯一的問題可能是外交校對很差,錯字不少,包括錢鍾書寫給汪教授的信,hole可能看成hale......
歷史家真的是記憶專家?
這一篇"憂患與補償:試探《談藝錄》與《管錐編》的寫作背景與心情"在解釋錢鍾書寫給汪教授的信 (關於胡適博士見面及觀察),可能有些問題。原因是關係人都沒有物証----胡適的日記 (日期等等)和他寫的五律。

首先是記憶的問題。錢鍾書夫婦與胡適、陳衡哲會面是在發生之後的約35年。所以當錢寫胡,說胡適說"昨天(晚)我寫 (五言律詩)......."不見得不是寫,而汪教授認為那寫,一定是戰前給陳寅恪夫人唐女士寫的。
錢認為胡適因為當過官,被spoiled,所以嫌好友陳的蟹殼黃不如雞肉肉包,這是尖酸。
事實上,錢鍾書在台港版《宋詩選註》說是怎樣寫胡適說註寫得不錯的。又請看錢鍾書怎樣寫給錢穆世伯的公開信。
這封信多少也顯示錢鍾書的傲。事實上這本書中狄霞娜(Tiziana Lioi)寫的,錢鍾書引意大利文多寫讓他國人的話為自己所利用而已。

楚戈、陳若曦等位文藝青年趕去哭"中國人的良心"

九歌出版社將 楚戈(袁德星) 散文集《火鳥再生記》《咖啡館裡的流浪民族》合出版為紀念專輯


他們多位文藝青年在胡適追悼會那天,多人擠一輛計程車(超載 求司機開恩.....所以陳若曦後來說, 楚戈曾趴在她裙子下) 去民權東路的殯儀館。為"中國人的良心"一哭  。因為胡適是唯一主張為雷震立銅像的人......



陳若曦:.....大家都悲傷一代哲人逝去,但不知如何表達,楚戈卻用一聲哀號包容了一切。那一聲呼號,我永生難忘。-------陳若曦《
再生的火鳥》台北:爾雅,1985。p.19

***
楚戈等位文藝青年趕去哭"中國人的良心" (可能寫於2002)
他們認為胡適的"嘗試集"只是"嘗試"
胡適的短篇小說的翻譯其實影響也相當大
不過它們縱然不是"一日書神"
也是會平常化的

2014年7月26日 星期六

R. H. Tawney (1880-1962)


胡適之先生英文稿: A Brief Statement Regarding Higher Education in China During War
是寫給R. H. Tawney (1880-1962) 參考的,不過沒有確切的證據。



1942/1/9 來吃飯並談至夜深的英國人R. H. Tawney (1880-1962),是名家 -- 他80歲生日宴會是在英國的下議院舉行的,世界各界都有代表參與。
很可惜.   胡適之先生完全沒有記他倆談些什麼
  • R. H. Tawney
    Richard Henry Tawney (30 November 1880 – 16 January 1962) was an English economic ... the R. H. Tawney Economic History society at the London ...
    21 KB (3,007 words) - 16:45, 8 February 2011
 30年代 Tawney到中國訪問二次。
1932  出版 Land and Labour in China by R. H. Tawney《中國的土地與勞力》
 這本國聯的報告 。張漢裕教授為什麼數十年之後,還要翻譯它?
基本上,它對中國的農業和教育等的診斷,都是"一針見血"的。

The Sun, the Genome, and the Internet 21世紀三事 Freeman Dyson

21世紀三事 台北:商務 贈送品The Sun, the Genome, and the Internet資 21世紀三事 Free...

這本21世紀三事的翻譯或原文。在提到Richard Tawney 是有問題的。因為標準的名字是Tawney, R. H. (1880-1962).



Tawney made a significant impact in four interrelated roles, as Christian socialist, social philosopher, educationalist, and economic historian. In 1908 he became the first tutorial class teacher in an agreement between the Workers' Educational Association and Oxford University. The classes he took became renowned for their excellence. As a socialist, he wrote Secondary Education for All (1922), which informed Labour policy for a generation. His two most influential books, The Acquisitive Society (1921) and Equality (1931), exercised a profound influence on socialists in Britain and abroad and anticipated the welfare state. Tawney was also a professor of economic history from 1931, having made his reputation with Religion and the Rise of Capitalism (1926).

他喪禮,採用聖詠 (Psalms)。作傳的人說,選得很恰當的。
第十五篇得常生之路 1達味詩歌。上主,誰能在你的帳幕裏居住﹖上主,誰能在你的聖山上安處﹖
 2只有那行為正直,作事公平,從自己心裏說誠實話的人,
 3他不信口非議,危害兄弟,更不會對鄰里,恃勢詆欺,
 4對作惡犯罪的人睥睨,對敬畏天主的人重視;宣誓雖損己,亦不作廢,
 5從不放債,貪取重利,從不受賄,傷害無罪;這樣行事,永定不移。

Land and Labour in China by R. H. Tawney《中國的土地與勞力》

R.H.Tawney《宗教與資本主義的興起》張光直先生

《非留學篇 》(1914 ) (胡適)



“以數千年之古國,東亞文明之領袖,曾幾何時,乃一變而北面受學,稱弟子國,天下之大恥,孰有過於此者乎!留學者我國之大恥也!......
很諷刺,胡適百年前這篇《非留學篇 》(1914 ), 2014年由甘陽引用,作為期待"中國學者時代"的來臨。
反對北大設燕京學堂,以英文授課中國學...... 北京大學 「燕京學堂」爭議

http://hceducation.blogspot.tw/2014/07/blog-post_99.html

胡適之先生的世界The Many Worlds of Dr. Hu Shih: 胡適叢論周質平1992

2011年3月1日 ... 第三部分是附錄,編錄了胡適的〈非留學篇〉及〈胡適英文著作編年及分類目錄〉。期能為研究胡適的學者提供一些方便。 案: 英文著作有幾篇不清楚/ 應該 ...

---- 待校

非留學篇胡適吾久欲有所言,而逡巡囁嚅,終未敢言。然吾天良來責,吾又不敢不言。夫欲有所言而不敢言,是恇怯懦夫之行,欺人以自欺者之為也。吾何敢終默?作《非留學篇》。吾欲正告吾父老伯叔昆弟姐妹曰:  留學者,吾國之大恥也!留學者,過渡之舟楫而非敲門之磚也;留學者,廢時傷財事倍功半者也;留學者,救急之計而非久遠之圖也。

何以言留學為吾國大恥也?當吾國文明全盛之時,泱泱國風,為東洋諸國所表則。稽之遠古,則有重譯之來朝。洎乎唐代,百濟、新羅、日本、交趾,爭遣子弟來學於太學。中華經籍,都為異國之典謨;紙貴雞林,以覘詩人​​之聲價。猗歟盛哉!大國之風也。唐宋以來,吾國文化濡滯不進。及乎晚近百年,則國威日替,國疆日蹙,一挫再挫,幾於不可複振,始知四境之外,尚有他國當吾沉酣好夢之時,彼西方諸國,已探賾索隱,登峰造極,為世界造一新文明,開一新天地。此新文明之勢力,方挾風鼓浪,蔽天而來,叩吾關而窺吾室,以吾數千年之舊文明當之,乃如敗葉之遇疾風,無往而不敗,於是睡獅之夢醒矣。憂時之士,懲既往之巨創,懼後憂之未已,乃忍辱蒙恥,派遣學子,留學異邦,作百年樹人之計,以為異日急起直追之圖。於是神州俊秀,紛紛渡海,西達歐洲,東遊新陸。康橋、牛津、哈佛、耶爾、伯林、巴黎,都為吾國儲才之館,育秀之堂。下至東瀛三島,向之遣子弟來學於吾國者,今亦為吾國學子問學論道之區。磋夫!茫茫滄海,竟作桑田;駭浪蓬萊,今都清淺。以數千年之古國,東亞文明之領袖,曾幾何時,乃一變而北面受學,稱弟子國,天下之大恥,孰有過於此者乎!吾故曰:留學者我國之大恥也。吾所謂留學者,過渡之舟楫而非敲門之磚者,何也?吾國今日所處,為舊文明與新文明過渡之時代。舊文明非不可寶​​貴也,不適時耳。人將以飛行機、無菸炮襲我,我乃以弓箭、鳥統當之;人方探賾研幾,役設雷電,供人牛馬,我乃以布帆之舟、單輪之車當之;人方倡世界平等、人類均產之說,我乃以天王聖明、君主萬能之說當之;人方倡生存競爭、優勝劣敗之理,我乃以揖讓不爭之說當之;人方窮思殫慮,欲與他星球交通,我乃持天圓地方之說,以為吾國居天下之中,四境之上,皆蠻夷戎狄也。此新舊二文明之相隔,乃如汪洋大海,渺不可渡。留學者,過渡之舟楫也;留學生者,篙師也,舵工也。乘風而來,張帆而渡。及於彼岸,乃採三山之神藥,乞醫國之金丹,然後揚帆而歸,載寶而返。其責任所在,​​將令攜來甘露,遍灑神州;海外靈芝,遍栽祖國;以他人之所長,被我所不足,庶令吾國古文明,得新生機而益發揚光大,為神州造一新舊泯合之新文明,此過渡時代人物之天職也。今也不然。今之留學者,初不作媒介新舊文明之想。其來學也,以為今科舉已廢,進取仕祿之階,惟留學為最捷。於是有鑽營官費者矣,有借貸典質以為私費者矣。其來海外之初,已作速歸之計。數年之後,一紙文憑,已入囊中,可以歸矣。於是星夜而歸,探囊出羊皮之紙,投刺作學士之銜,可以獵取功名富貴之榮,車馬妻妾之奉矣嗟夫,持此道而留學,則雖有吾國學子充塞歐美之大學,於吾國學術文明更何補哉!更何補哉!吾故曰:留學者過渡之丹楫,而非敲門之磚也。吾所謂留學者,廢時傷財事倍而功半者,又何也?請先言廢時。留學者,不可無預備。以其所受學者,將在異言之國,則不得不習其語言文字。而西方語言文字與吾國大異,驟習之不易收效。即如習英文者,至少亦須四五年,始能讀書會語。所習科學,又不得不用西文課本,事倍功半,更不待言此數年之時力,僅預備一留學之資格。既來異國,風俗之異,聽講之艱,在在困人。本國學子,可以一小時肄習之課,在我國學子,須以一二倍工夫為之,始克有濟。夫以倍蓰之日力,乃與其國子習同等之課,其所成就,或可相等,而所暴殄之日力,何可勝計!廢時之弊,何待言矣。次請論傷財。在國內之學校,其最費者,莫如上海諸校。然吾居上海六年,所費每年自百元至三百元不等。均計之,約每年二百五十墨元,綽有餘裕矣。今以官費留學,每月得八十元,每年乃費美金九百六十元,合墨銀不下二千元,蓋八倍於上海之費用。以吾一年留學之費,可養八人在上海讀書之資。其為傷財,更何待言。夫以四五年或六七年之功,預備一留學生,及其既來異邦,乃以倍蓰之​​日力,八倍之財力,供給之,然後造成一歸國之留學生,而其人之果能有益於社會國家與否,猶未可知也。吾故曰:留學者廢時傷財事倍而功半者也。吾所謂留學者,救急之計而非久遠之圖者,何也晤國文化中滯,科學不進,此無可諱者也。留學之目的,在於植才異國,輸入文明,以為吾國造新文明之張本,所謂過渡者是也。以己所無有,故不得不求於人;吾今日之求於人,正所以為他日吾自有之預備也。救濟者學於人之可恥,吾已言之。求學於人之事倍功半,吾亦已言之。夫誠知其恥,誠知其難,而猶欲以留學為儲才長久之計,而不雖籌善策,是久假而不歸也。是明知其難而安其難,明知其恥而猶硯顏忍受不思一洗其恥也。若如是,則吾國文明終無發達之望耳。讀者疑吾言乎?則請徵之事實五六年前,留學生遠不如今日之眾也,而其時譯書著書之多,何可勝計!如嚴幾道、梁卓如、馬君武、林琴南之流,其紹介新思想、輸入新文明之苦心,都可敬佩也。至於今日,留學人數驟增矣,然數年以來,乃幾不見有人譯著書藉者。國內學生,心目中惟以留學為最高目的,故其所學,恆用外國文為課本。其既已留學而歸,或國學無根柢,不能著譯書;或志在金錢仕祿,無暇為著書之計。結果所及,不惟無人著書,乃並一冊之譯本哲學科學書而亦無之!嗟夫,吾國人其果視留學為百年久遠之計矣乎?不然,何著譯界之蕭條至於此極也!夫書藉者,傳播文明之利器也。吾人苟欲輸入新智識為祖國造一新文明,非多著書多譯書多出報不可。若學者不能以本國文字求高深之學問,則舍留學外,則無他途,而國內文明永無增進之望矣。吾每一念及此,未嘗不寒而栗,為吾國學術文明作無限之杞憂也。吾故曰:留學者,救急之策而非久遠之圖也。上所言四端,留學之性質,略具於是矣。夫誠知留學為國家之大恥,則不可不思一雪之。誠知留學為過渡之舟,則不可不思過渡後之建設。誠知留學為廢時傷財之下策,則不可不思所以補救之。誠知留學為可暫而不可久,則尤不可不思長久之計果何在。要而言之,則一國之派遣留學,當以輸入新思想為己國造新文明為目的。淺而言之,則留學這之目的在於使後來學子可不必留學,而可收留學之效是故留學之政策,必以不留學為目的。此目的一日未達,則留學之政策,一日不得而收效也。
吾緒論留學而結論曰:留學之目的,在於為己國造新文明。又曰:留學當以不留學為目的。是故派遣留學至數十年之久,而不能達此目的之萬一者,是為留學政策之失敗。嗟夫!吾國留學政策之失敗也,無可​​諱矣。不觀於日本乎?日本之遣留學,與我國先後同時,而日本之留學生已歸而致其國於強盛之域。以內政論,則有健全之稱。以外交軍事論,則國威張於世界。以教育論,則車夫下女都能識字閱報。文學論,則已能融合新舊,成一種新文學。小說戲曲,都有健者。以美術論,則雕刻繪畫都能自樹一幟。今西洋美術,乃駸駸受其影響。以科學論,則本國學者著作等身者殊不乏人。其醫藥之進步,尤為世界所稱述雲。日本留學成效之卓著者。蓋如此。今返觀吾國則何如矣?以言政治,則但有一非驢非馬之共和。以言軍事,則世界所非笑也。以言文學,則舊學已掃地,而新文學尚遙遙無期。以言科學,則尤可痛矣。全國今日乃無一人足稱專門學者。言算,則微積以上之書,竟不可得。言化學,則分析以上之學,即無處可以受學。言物理,則尤鳳毛麟角矣。至於動植之學,則名詞未一,著譯維艱。以吾所聞見,全國之治此學者一二人耳。凡此諸學,皆不可謂為高深之學,但可謂入學之津梁,初學之階梯耳。尤幼稚淺陋如此,則吾國科學前途之長夜漫漫,正不知何時旦耳。四十年之留學政策,其成效之昭然在人耳目者,乃復爾爾。吾友任叔永嘗言吾國今日乃無學界,乃謂豈獨無學界,乃並無學問可言,更無新文明矣。夫留學政策之失敗,過何故歟?曰是有二因焉:一誤於政府教育方針之舛誤,再誤於留學生志趣之卑下。曷言之一誤於政府也?曰:政府不知振興國內教育,而惟知派遣留學,其誤也,在於不務本而逐末。前清之季,政府以廷試誘致留學生。其視國外之大學,都如舊日之書院,足為我儲才矣。當美國之退還賠款也,其數甚鉅,足以建一大學而有餘。乃不此之圖,而以之送學生留學美國。其送學生也,又以速成致用為志,而不為久遠之計。於是崇實業工科,而賤文哲政法之學。又不立留學年限,許其畢業即歸,不令久留為高深之學。其賠款所立之清華學校,其財力殊可作大學,而惟以預備留美為志,歲擲巨萬之款,而僅為美國辦一高等學校,豈非大誤也哉此前清之誤也,今民國成立,不惟於前清之教育政策無所改進,又從而效之,乃以官費留學為賞功之具,於是有中央政府賞功留學之舉,於是有廣東、陝西、湖南、江西賞功留學之舉。其視教育之為物,都如舊日之紅頂花翎,今日之嘉禾文虎,可以做人情贈品相授也。民國成立以來,已二年矣,獨未聞有人建議增設大學、推廣國內高等教育者,但聞北京大學之解散耳。推其意以為外國大學,其多如鯽,獨不可假為吾國高等教育之外府耶?而不知留學乃一時緩急之計,而振興國內高等教育,乃萬世久遠之圖。留學收效速而影響微,國內教育收效遲而影響大。今政府歲遣學生二百人,則歲需美金十九萬二千元,和銀元四十萬有奇。今歲費四十萬元,其所造就僅二百人耳。若以此四十萬元,為國內振興高等教育之費,以吾國今日生計之廉,物價之賤,則年費四十萬元,可設大學二所,可容學生二千人,可無疑也。難者將曰:以今日吾國學界之幼稚,此國內二千人之所成就,必不如海外兩百人所成就之多。則將應之曰:此無可免者也。然則令今日所成就,較之留學,唯一與五之比例,則十年之後,或猶有並駕齊驅之一日。則?以有本國之大學在,有教師在,有實驗室在,有課堂校舍在,則猶有求學之所,有推廣學問之所也。今若專恃留學,而無國內大學以輔之,則留學而歸者,僅可為衣食利祿之謀,而無傳授之地,有無地可為繼續研究高等學業之計,則雖年年遣派留學,至於百年千年,其於國內文明無補也,終無與他國教育文明並駕齊驅之一日耳。蓋國內大學,乃以國教育學問之中心;無大學,則一國之學問無所折中,無所歸宿,無所附麗,無所繼長增高。以國內大學為根本,而以留學為造大學教師之計;以大學為鵠,以留學為矢,矢者所以至鵠之具也。如是則吾國之教育前途,或尚有萬一之希冀耳。曷言之再誤於留學生也?曰:留學生之不在為祖國造新文明,而在一己之利祿衣食;志不在久遠,而在於速成。今縱觀留學界之現狀,可得三大缺點焉:一曰苟且速成。夫留學生即無心為祖國造文明,則其誌所在,但欲得一紙文憑,以為啖飯之具。故當其未來之初,已作亟歸之計。既抵此幫,首問何校易於插班,何校易於畢業。既入校,則首詢何科為最易,教師中何人為最寬。然後入最易之校,擇最寬之教師,讀最易之課。遲則四年,早則二三年,而一紙羊皮之紙,已安然入手,儼然大學畢業生矣,學成矣。及其歸國也,國人亦爭以為某也某也,今自某國某大學畢業歸矣,學成矣。而不知四年畢業之大學生,在外國僅為問學之初級,其於高深之學問,都未窺堂奧,無論未能升堂入室矣。此種得第一級學位之畢業生,即以美國一國論,每年乃有五萬人之多(美國有名諸大學每年得第一級學位者每校都不下千人)。在人則車載斗量,不可勝數;在我則尊之如帝天,指而相謂曰,此某國某大學之畢業生也。而留學生亦洋洋自滿曰,我大學畢業生也。嗚呼!是留學之結果,僅造得此種未窺專門學問堂奧之四年畢業生,則吾國高等教育之前途,終無幸耳。二曰重實業而輕文科。吾所謂文科,不專指文字語言之學,蓋包哲學、文學、歷史、政治、法律、美術、教育、宗教諸科而言,今留學界之趨向,乃偏重實科,而輕文科。以晚近調查所得,蓋吾國留美四百餘大學學生中,習文科者僅及百人,而習工程者倍之。加入農學、化學、醫學之百餘人,則習實科者之數,即三倍於文科雲。袒實科者之說曰:吾國今日需實業工業之人才甚急。貸惡其棄於地也,則需礦師;交通惡其不便也,則需鐵道工程師;制器惡其不精也,則需機械工程師;農業惡其不進也,山林惡其不修也,則需農學大師、森林學者焉。若夫文史哲學,則吾國固有經師文人在;若夫法家政客,則今日正苦其多;彼早稻田明治大學之畢業生,皆其選也。故為國家計,不得不重實科,而輕文科。且習文科者,最上不過得一官,下之僅足以糊口,不如習工程實科者有作鐵道大王百万巨富之希望也。故為個人計,尤不得去彼而取此。此二說之結果,遂令習工程實業者充塞於留學界。其人大抵都勤苦力學,以數年之功,專施諸機械木石鋼鐵之間卒業之後,或可以繪一機器之圖,或可以布百里之路,或可以開五金之礦。試問即令工程之師遍於中國,遂可以致吾​​國於富強之域乎?吾國今日政體之得失,軍事之預備,政黨之紛爭,外交之受侮,教育之不興,民智之不開,民德之污下,凡以此種種,可以算學之程式機械之圖形解決之乎?可以汽機輪軌鋼鐵木石整頓之乎?為重實科之說者,徒見國家之患貧,實業之不興,物質文明之不進步,而不知一國治亂、盛衰之大原,實業工藝,僅其一端。若政治之良窳,法律之張弛,官吏之貪廉,民德之厚薄,民智之高下,宗教之善惡,凡此種種之重要,較之機械工程,何啻十伯倍!一國之中,政惡而官貪,法敝而民偷,教化衰而民愚,則雖有鐵道密如蛛網,煤鐵富於全球,又安能免於蠻野黑暗之譏,而自臻於文明之域也哉?且夫無工程之師,猶可聘諸外人,其所損失,金錢而已耳。至於一國之政治、法律、宗教、社會、民德、民智、則萬非他人所能代庖(今之聘外國人為憲法顧問者失算也),尤非膚受淺嚐者所能贊一辭,以其所關係,故不僅一路一礦一機一械之微,乃國家種姓文化存亡之樞機也。吾非謂吾國今日不需實業人才也,實業人才固不可少,然吾輩絕不可忘本而逐末。須知吾國之需政治家、教育家、文學家、科學家之急,已不可終日。不觀乎晚近十餘年吾國人所受梁任公、嚴幾道之影響為大乎?亦受詹天佑、胡棟朝之影響為大乎?晚近革命之功,成於言論家理想家乎?抑成於工程之師機械之匠乎?吾國苟深思其故,當有憬然於實業之不當偏重,而文科之不可輕視者矣。三曰不講求祖國之文字學術。今留學界之大病,在於數典忘祖。吾見有畢業大學而不能執筆作一漢文家書者矣,有畢業大學而不能自書其名者矣,有畢業工科而不知中國有佛道二教者矣。吾不云乎,留學者,過渡之舟楫也。留學者,篙師也,舵工也。舟楫具矣,篙師舵工畢登矣,而無帆、無舵、無篙、無櫓,終不能行也。祖國之語言文字,乃留學生之帆也,舵也,篙也,櫓也。帆飛篙折,舵毀櫓廢,則茫無涯際之大海,又安所得渡耶?徒使彼岸問津人,望眼穿耳。吾以為留學生而不講習祖國文字,不知祖國學術文明,其流弊有二:(一)無自尊心。英人褒克有言曰:人之愛國,必其國有可愛者存耳。今吾國留學生,乃不知其國古代文化之發達,文學之優美,歷史之光榮,民俗之敦厚,一入他國,目眩於其物質文明之進步,則驚嘆顛倒,以為吾國視此真有天堂地獄之別。於是由驚嘆而艷羨,由艷羨而鄙棄故國,而出主入奴之勢成矣。於是人之唾餘,都成珠玉,人之瓦礫,都成瓊瑤。及其歸也,遂欲舉吾國數千年之禮教文字風節俗尚,一掃而空之,以為不如是不足以言改革也。有西人久居中國,歸而著書曰:今中國少年所持政策,乃躉賣批發之政策也。斯言也,惡謔歟?確論歟?(二)不能輸入文明。祖國文字,乃留學生傳播文明之利器,吾所謂帆舵篙櫓者是也。今之不能漢文之留學生,既不能以國文教授,又不能以國語著書,則其所學,雖極高深精微,於莽莽國人,有何益乎?其影響所及,終不能出於一課堂之外也。即如嚴幾道之哲學,吾不知其潛深,然吾國今日學子,人人能言名學群學之大旨,物競天擇之微言也,伊誰之力歟?伊誰之力歟?又吾國晚近思想革命,政治革命,其主動力,多出於東洋留學生,而西洋留學生寂然無聞焉,其​​故非東洋學生之學問高於西洋學生也,乃東洋留學生之能著書立說者之功耳。使吾國之留學生,人人皆如鄺富灼、李*登*輝,則吾國之思想政治必與二十年前絲毫無易,此可斷言者也。上所論三者,一曰苟且速成,二曰偏重實科,三曰昧於祖國文字學術。惟其欲速也,故無登峰造極之人才。惟其趨重實科也,故其人多成工師機匠,其所影響,不出一路一礦之微,而於吾所謂為祖國造文明者,無與焉。惟其昧於祖國之文字學術也,故即有飽學淹博之士,而無能自傳其學於國人,僅能作一外國文教員以終身耳,於祖國之學術文化何所裨益哉?固吾以為留學之效所以不著者,其咎亦由留學生自取之也。是故吾國數十年來之舉,一誤於政府之忘本而逐末,以留學為久長之計,而不知振興國內大學,推廣國內高等教育,以為根本之圖。國內高等教育不興,大學不發達,則一國之學問無所歸聚,留學生所學,但成外國入口貨耳。再誤於留學生之不以輸入文明為志,而以一己之衣食利祿為志。其所志不在久遠,故其所學不必高深。又蔽於近利而忘遠慮,故其所肄習多偏重工程機械之學。雖極其造詣,但可為中國增鐵道若干條,開礦產若干處,設工廠若干所耳,於吾群治進退,文化盛衰,故絲毫無與也。吾國留學政策之全行失敗,正坐此二大原因。又不獨前此之失敗已也。若政府猶不變其教育方針,若留學生猶不改其趨向志趣,則雖歲遣學生千人,致於千年萬祀之久,於吾國文明無所裨益也。但坐見舊文明日即銷亡,而新文明之來,正遙遙無期耳!吾為此懼,遂不能已於言。吾豈好為危言,以聳人聽聞哉?吾不得已也。
吾既論留學之性質及其失敗之原因矣,然則留學可廢乎?曰:何可廢也?吾不云乎,留學者,救急之上策,過渡之舟楫。吾國一日未出過渡之時代,則留學一日不可廢。以留學之效不著之故,而廢留學,是因噎而廢食也。病噎者,治噎可也,而遂廢食,不可也。患留學之失敗者,補救之可也,而遂廢留學,不可也。救之之道奈何?曰:改教育之方針而已矣。吾國在昔之教育,以科舉仕進為目的科舉之廢八年矣,而科舉之餘毒未去。吾觀於前清學部及今日教育部之設施,一科舉時代之設施也。吾觀於今日國內外學子之趨向志趣,一科舉時代之趨向志趣也。考優也,考拔也,考畢業也,廷試留學生也,畢業生與留學生之授官也,皆以仕進利祿勸學者也。上以此勸,則下以此應。無惑乎吾國有留學生至數十年之久,而不得一專門學者也。以國家之所求固不在此,而個人之所志,亦不在此也。居今日而欲以教育救國也,非痛改此仕進利祿之方針,終無效耳,終無效耳夫吾國今日果宜以何者為教育之方針乎?曰:今​​日教育之唯一方針,在於為吾國造一新文明。吾國之舊文明,非不可寶貴也,不適時耳,不適於今日之世界耳歐洲有神話,記昔有美女子忤一巫,巫以術閉之塔上,令長睡百年,以刺薔薇封其塔,人莫能入。百年既逝,有少年勇士,排薔薇而入塔,睹此長睡美人之容光,遽吻其頰,而女子遽驚覺,百年之夢醒矣,遂為夫婦。吾國之文明,正類此薔薇塔上百年長睡之美人。當塔上香夢沉酣之時,塔外眾生方擾攘變更,日新而月異。迨百年之夢醒,而塔外之世界,已非複百年前之世界。雖美人之顏色如故,而鬟鬢冠裳,都非時世之裝矣。吾國近事,何以異此。吾之長睡,何止百年?當吾夢醒之日,神州則猶是也,而十九世紀與二十世紀之世界,已非複唐宋元明之世界。吾之所謂文明,正如百年前之畫眉深淺,都不入時。是故塔上夢醒之美人,而欲與塔外蛾眉爭妍鬥艷也,非改效時世之裝不可。吾國居今日而欲與歐美各國爭存於世界也,非造一新文明不可。造新文明,非易事也,盡去其舊而新是謀,則有削趾適履之譏;取其形式而遺其精神,則有買櫝還珠之誚。必也,先週知我之精神與他人之精神果何在,又須知人與我相異之處果何在,然後可以取他人所長,補我所不足,折中新舊,貫通東西,以成一新中國之新文明。吾國今日之急務,無急於是者矣。二十世紀之大事,無大於是者矣。以是為吾民國之教育方針,不亦宜乎?教育方針既定,則留學之辦法已不可不變。蓋前此之遣留學生,但為造官計,為造工程師計,其目的所在,都不出仕進車馬衣食利祿之間。其稍遠大者,則亦不出一礦一路之微耳,初無為吾國造新文明之志也,今既以新文明為鵠,則宜以留學為介紹新文明之預備。蓋留學者,新文明之媒也,新文明之母也。以淺陋鄙隘之三四年畢業生,為過渡之舟,則其滿載而歸者,皆其三四年中所生吞活剝之​​入口貸也,文明雲乎哉!文明雲乎哉!吾故曰:留學方法不可不變也。改良留學方法之道奈何?曰:第一需認定留學乃是救急之圖,而非久長之計(其說見一),久長之計乃在振興國內之高等教育。是故當以國內高等教育為主,而以留學為賓;當以留學為振興國內高等教育之預備,而不當以國內高等教育為留學之預備。今日之大錯,在於以國內教育僅為留學之預備。是以國中有名諸校,都重西方,用西方教授科學。學生以得出洋留學為最高之目的,學校亦以能使本校學生可考取留學官費,或能直入外國大學,則本校之責已盡矣。此實今日最大之隱患。其流弊所及,吾國將年年留學永永為弟子之國,而國內文明終無發達之望耳。欲革此弊,當先正此反客為主,輕重失宜之趨向,當以國內高等教育為主腦,而以全副精神貫注之,經營之。留學僅可視為增進高等教育之一法。以為造成專門學者及大學教師之計,上也;以為造成工師機將以應今日急需之計,其次也;至於視留學為久長之計,若將終身焉,則冥頑下愚之下策矣。不佞根據上列理由,敬擬二策:一曰慎選留學,所以挽救今日留學政策只失也;二曰增設大學,所以增進國內之高等教育為他日不留學計也。今分條詳論之如下。第一, 慎選留學之法,可分四級論之。甲 考試資格。凡學生非合下列資格者,不得與留學之選:(子)國學:須通曉《四書》、《書經》、《詩經》、《左傳》、《史記》、《漢書》,考試時,擇各書中要旨,令疏說其義。(丑)文學:作文能自達其意者,及能譯西文者。其能通《說文》與夫《史》、《漢》之文及唐詩宋詞者尤佳,不必能作詩詞,但能讀足矣。(寅)史學:須通曉吾國全史(指定一種教科書,如夏穗卿《中國歷史》之類)。


(理由)上列三門,初不為苛求也。國文,所以為他日介紹文明之利器也;所籍文學,欲令知吾國古文明之一斑也;史學,欲令知祖國歷史之光榮也。皆所以興起其愛國之心也。凡此三者,皆中學以上之學生人人所應具之知識,以此為留學生之資格,安得為苛求乎?(卯)外國語:留學之國之言語文字,需能讀書作文,如留英美者須英文,留德法者須德法文,皆須精通。此外尚須通一國近世語言,如留英美者,英文之外,須通德文或法文。以粗知文法大義,能以字典讀書為度。 (理由)外國大學生大抵多能通二三國文字。在美國則入大學尚可以中國文代希臘拉丁,有時德法文亦可於入大學後補習,有時竟可豁免;然欲入大學畢業院,非通德法文,即不能得博士學位。故宜以早習之為得計也。(辰)算學:代數、平面幾何、立體幾何、平面三角萬不可少,否則不能入大學。(巳)科學:物理、化學之大概,動植生理,能通更佳。(午)所至之國之歷史政治:如至美者,須稍知美之歷史政治,至少需讀白來斯氏之《平民政治》(James Bryce's “American Commonwealth”)。 (理由)留學生不獨有求學之責,亦有觀風問政之責,非稍知其國之歷史政治,不能覘國也。


以上所列,為選送留學萬不可少之資格,以非此不能入外國大學也。論者或謂今日能具此種資格者蓋鮮,不知留學為今日要圖,若無及格學生,寧缺可也,不可濫竽以充數也。且國家苟懸此格以求之,則國中欲得官費留學者,必將竭力求及此格,不患缺也乙 留學年限。求學第一大病在於欲速成。第二大病在於陋隘。速成者淺嚐而止,得一學士文憑即已滿意,不自知其尚未入學問之門也。陋隘者除所專習之外,別無所知吉見有畢業大學工科,而不知俾斯麥為何許人者矣。欲革此二弊,當採限年之法。(子)凡留學之第一二年,一律學文科(Arts and Sciences或名Academic Course),彼可多習語言文字、政治、歷史、哲學、理化之類,以打定基礎,開拓心胸。二年之後,然後就性之所近習專科,或習文藝,或習實業工程焉。(醜)所學四年畢業之後,習文科者須入畢業院,至少再留一年,能更留二三年尤佳其習工程者,至少須至實地練習一年,始可令歸。丙 鼓勵專門學問。以上所陳資格、年限,都為直入大學者計耳。在外國大學四年畢業,其事至易,而所學綦潛,不足以言高深之學問也。真正專門之學問,須於畢業院求之,故當極力鼓勵學生入畢業院。其法有三:(子)擇私費學生已畢業外國大學,又得大學保證,其所學果有心得堪以成就者,由國家給與官費,令入畢業院,繼續所學。(醜)擇本國大學畢業生成績優美、有志往外國繼續研究所學者,與以官費。(理由)所以必須大學保證其學有心得成績優美者,以畢業乃是易事,往往有所學,毫無心得,而勉強及格得畢業者,故須保證也。(寅)設特別專門官費。特別專門官費者,指定某項官費,需用作留學某種學問之費,如設礦學官費若干名,昆蟲學官費若干名之類。此種官費,辦法如下:(一)分科:分科視國家時勢所急需而定。如需昆蟲學者,則設昆蟲學官費;需植物學者,則設植物學官費是也。(二)資格:凡於指定之科學有根柢,又有志研究更深學問者,皆得應考。又凡在外國大學專門已有成績者,但有大學本科掌教保證,亦可給與。 (參觀丙子)丁 官費留學生對於國家之義務。官費留學省歸國之後,得由中央政府或各省政府隨時徵召,或入國家專門圖書館編撰教科書,或在國家大學或各省立大學任教授之責,或在國家工廠任事,或在各部效力。其服勞之期限,視其人留學之年限而定。在此服勞期內,所受薪俸,皆有定額。著為律令。其有不服徵召者,有罰,國家得控告之。上所述諸條,皆改良留學之辦法,但可施諸官費學生,而不能施諸私費學生者也。以今日留學界官費者俱十之六七,其費既出自國家,易於整頓改革。彼私費學生,費自己出,非國家所能干預,無可如何也。第二,增設大學。吾國誠以造新文明為目的,則不可不興大學,徒恃留學無益也。國內之大學,乃一國學術文明之中心;無大學,則輸入之文明,皆如舶來之入口貨,一入口立即銷售無餘,終無繼長增高之望(其說互見二)。吾國比年以來,留學生日眾而國中高等教育毫未進步者,蓋以僅有留學而無大學以為傳布文明之所耳。國中無完美之大學,則留學生雖有高深之學生,無所用之,其害一也。國中無地可求高等學問,則學者人人都存留學之志,而國內文明永無進步之望,其害二也。外國大學四年畢業之學科(即所謂Under-graduate Course),國內大學盡易教授,何必費時傷財,遠求之於萬里之外乎? (實科稍難,文科更易。)其害三也。外國有名之大學,當其初創,都嘗經過一草昧​​經營之時代,非一朝一夕即可幾今日完美之境。吾國設大學於今日,雖不能完備,而他日猶有繼長增高急起直追之一日。若並此篳路襤褸之大學而亦無之,更安望他日燦爛光華之大學哉?其害四也。今國學荒廢極矣!有大學在,設為專科,有志者有所肄習,或尚有國學昌明之一日;今則全國乃無地可習吾國高等文學,其害五也。積此五害,吾故曰不可不興大學。(附註)吾國今日有稱“大學”者若干所,然夷考其學科,察其內容,其真能稱此名者,蓋甚少也。大學英名University,源出拉丁Universitas,譯言全也,總也,合諸部而成大全也。故凡具各種專門學科合為一大校者,始可稱為大學。其僅有普通文科,或僅有一種專門學科者,但可稱為學院,或稱某科專門學校。 College即如記者所居康南耳大學,乃合九專校而成:曰文藝院,曰農學院,曰法學院,曰機械工程院,曰土木工程院,曰建築學院,曰醫學院,曰獸醫學院,曰畢業院。此九院者,分之則各稱某院,或某校,合之乃成康南耳大學耳。今吾國乃有所謂文科大學,經科大學者,夫既名經科,既名文科,則其為專科學校可知,而亦以大學名,足見吾國人於“大學”之真義尚未洞然也。後此本文所用“大學”概從此解,其僅有一種專科者,則稱專科學校(省稱專校)。增設大學之計劃,管見所及,略如下方:一、國家大學。直接隸屬中央教育部,擇最大都會建設之,如今之北京、北洋、南洋三大學皆是。此等大學,宜設法為之推廣學科(今此三大學制學科不完極矣,幾不能名為大學),增置校舍,及實驗室。增設學額,分攤各省,省得送學生若干人。此等國家大學,代表全國最高教育,為一國觀瞻所在,故學科不可不完也,試驗場不可不備也。校中教師宜羅致海內外名宿充之。所編各學科講義,宜供全省大學之教本大學之數,不必多也,而必完備精全。今不妨以全力經營北京、北洋、南洋三大學,務使百科咸備,與於世界有名大學之列,然後以餘力增設大學於漢口、廣州諸地。日本以數十年之力經營東京西京兩帝國大學,今皆有聲世界矣。此其明證,未嘗不可取法也。二、省立大學。省立大學,可視本省之急需而增置學科,如浙江大學則宜由蠶學種茶專科,福建大學則宜有漆工及造船專科,江西大學則宜有瓷器專科之類,此省立大學之益也。省立大學可就今之高等學堂改設之。先於高等學堂內設大學科,以高等畢業生及招考所得者實之。又可合本省之高等實業、高等商業、法政專科、路礦學堂、高等師範諸校而並為一大學,即可節省無數監督提調之薪俸,又可省去無數之教員,利莫大焉。省立大學隸於本省之教育司,由本省議會指定本省租稅若干為經費。省立大學學費宜輕,能免費更佳。如不能免費,則每縣應有免費生若干名,以考試定之各省大學,入學程度及畢業年限,均由中央教育部定之,以規劃一。其畢業所得學位,與國家大學所給同等。畢業生之程度,宜竭力求與各國大學同等。內地人少民貧之省,不能設大學者;可與他省聯合設立大學,如陝甘大學、雲貴大學之類。三、私立大學。凡以私人財產設立大學者,須將所捐財產實數及立學宗旨,呈報本省教育司立案。成立之後,宜由教育司隨時考察其成績。其成效已大著者,國家宜匡助之。匡助之法,或捐款增設學科於其校中,以助成其完備(記者所居之康南耳大學為私立大學,而紐約省政府乃設農院及獸醫院於是),獲捐款設免費額若干名於其校中,彼貧家子弟得來學焉。私立大學之入學資格及畢業年限,皆須與國家大學及省立大學同等。私立大學在各國成績卓著,而尤以美國為最著。美國有名之大學,哈佛Harvard,耶爾Yale,康南耳Cornell,約翰霍鏗John's Hopkins,卜郎Brown,芝家角Chicago(煤油大王洛克斐老所捐),皆私立大學也。私立大學非一人所能成,所賴好善之士,慷慨繼續捐助,以成創始者之美,始有濟耳。以上所述三種大學,略具梗概而已,尚有專科學校亦關緊要,故附及焉。四、專科學校(或官立或私立)。上所述之大學,皆以一大校而具若干專校者也。諸專校為一校,既可節省許多職員教員之薪俸,又以諸校同居一地,學生可於本科之外,旁及他科,可免陋隘之弊。惟有時或經費不足設大學,或地方所需以某科為最急,或其位置所在,最適於某科,於是專科學校興焉。在吾國,如江西之景德鎮可設瓷器專科學校,萍鄉、大冶科設礦業學校是也。專科學校有三大目的:(一)在於造成實用人才。如礦業學校需造成礦師,鐵道學校在造成鐵道工程師之類。 (二)在於研求新法以圖改良本項實業。如瓷業學校不獨須研究瓷器之製造,並須研究改良吾國瓷業之法。 (三)在於造成管理之人才。今人徒知工程之必要,而不知工程師正如一種人型的機器,供人指揮而已。各種工業實業之發達,端賴經理得人。此項經理之才,譬之軍中之將帥,一軍之安危勝負系焉。若工程師則兵而已耳,槍砲而已耳,是故專校宜注意此​​項知識。習銀行者,不獨能簿記分明而已,尤在能深知世界金融大勢。習鐵路者,不獨知繪圖築路,尤宜知鐵路管理法及營業法。專科學校畢業生,宜與大學畢業生同等。以上所述大學及專校之組織,但就管見所及,貢其鄒蕘而已。此外尚有二要點,亦未可忽,略稱之如下:(甲)大學中宜設畢業院。畢業院為高等學問之中心,以四年畢業之大學生,尚未足以語高深之學問。各國於學問,其有所成就者,多由畢業院出者也。鄙意宜鼓勵此種畢業院。院中組織,以本學所有各科正教習兼畢業院教習,另推一人主之。院中學科以研究有心得為重。美國大學畢業院有兩種學位:一為碩士,至少需一年始可得之,一為博士,需三年始可得之。院中學生須擇定一正科一副科(欲得博士者須二副科),所習各科大概多關此二科者。又須於正科內擇定一重要問題,足資研究者,而旁搜博採以研究之。有所心得,乃作為論文,呈本科教師,謂之博士論文,或碩士論文。如所做論文果有價值,則由大學刊行於世。(乙)大學中無論何科,宜以國語國文教授講演,而以西文輔之。此條在今日似不能實行,其故以一、則無譯本之高等教科書;二、則當教員者未必人人能編講義;三、則科學名詞未能統一,不宜編著書籍。此三層阻力,可以下法消除之:
(一)國家設專門圖書館,選專門學者居其中,任以二事:(子)編譯專門教科書供各大學採用。(醜)編譯百科詞典。凡譯著書者須遵用詞典中名詞,以求統一。詞典未出版以前,譯書著書者,需將所用名詞,送交此館中本科編纂人,得其核准。如著譯人不願用詞典中名詞,須註明“詞典中作某名”。此圖書館或即與國家所立大學同設一處,彼編譯教科書者即可實地練習,視其書適用與否。(二)凡國立省立各大學中,非能用國文教授者不得為教師。其能自編講義者聽,惟所用名詞,須遵用國家專門圖書館詞典。其不欲編講義者,可採用圖書館所編之教本。(三)大學生至少須通一國外國文字,以能讀書為度,故各大學可用西文書籍為參考互證之用。
夫居今日而言,大學必用國文教授,吾亦知其難。惟難不足畏也,今日勉為其難,他日自易易。若終不為,則難者終無變易之一日耳。須知吾輩今日求學問,並非僅作入他國大學計已也,乃於令吾所學於人者,將由我而輸入祖國,彼人人皆可學之然則非以國文著譯書籍不可。今之所以無人著譯科學書籍者,以書成無所用之,無人讀之耳。若大學既興,而尤不能用國文教授講演,則永永無以本國文字求高等學之望矣!

結論吾作《非留學篇》乃成萬言。冗長蕪雜之咎,吾何敢辭!今欲提拮綱領,為國人重言以申明之,曰:吾國今日處新舊過渡青黃不接之秋,第一急務,在於為中國造新文明。然徒恃留學,決不能達此目的也。必也一面亟興國內之高等教育,俾固有之文明,得有所積聚而保存,而輸入之文明,亦有所依歸而同化;一面慎選留學生,痛革其速成淺嚐之弊,期於造成高深之學者,致用之人才,與夫傳播文明之教師。以國內教育為主,而以國外留學為振興國內教育之預備,然後吾國文明乃可急起直追,有與世界各國並駕齊驅之一日,吾所謂“留學當以不留學為目的”者是也。徒知留學之益,乃恃為百年長久之計,則吾堂堂大國,將永永北面受學稱弟子國,而輸入之文明者如入口之貨,扞格不適於吾民,而神州新文明之夢,終成虛願耳!吾為此懼,遂不能已於言。知我罪我,是在讀者。
本文作於1912年(作者時年21歲),原載《留美學生年報》第三年本(1914年1月出版),後擬載《甲寅》月刊第1卷10號(1915年10月出版),因作者遺失底稿未果。今據甘陽、李猛編:《中國大學改革之道》(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年)所刊版本錄入胡適(1891年12月17日生,1962年2月24日歿)1910年,考取第二批清華庚子賠款留學美國官費生,入美國康奈爾大學農學院。1912年,轉入該校文學院,修哲學、經濟、文學。1914年,被委為康奈爾大學學生會哲學群學部部長;獲該校學士學位。1915年,入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哲學系,系主任為美國哲學家杜威。1917年,通過哲學博士研究生的最後考試;歸國後受聘為北大教授(主講哲學、英國語言文學)。1927年,獲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哲學博士學位。1938-1942年,任中華民國駐美大使。1945-1949年,任北大校長。1957年,受任台灣“中央研究院院長”。

2014年7月25日 星期五

沈寂:胡適政論與近代中國(1994);胡適與蔣介石 (2014)

胡適與蔣介石
這本書據作者說也是十餘年前的稿子......。
胡適與蔣介石
  • 系列名:讀歷史
  • ISBN13:9789863262053
  • 作者:沈寂
  • 裝訂/頁數:平裝/498頁
  • 版次:1
  • 規格(高/寬/厚):23*16*2.5cm
  • 出版社: 秀威資訊科技
  • 出版日:2014/07/

  • 從新文化運動到北伐戰爭,從筆尖到槍尖,中國近代史上的兩位重要人物:胡適與蔣介石,一文一武,卻同樣地給予了當時晦暗無光的時代,更多改變的契機。國民革命時期結緣的兩人有甚麼樣的交集互動?他們的過去又有何相似與相異呢?跟隨著兩位中國近代重要人物的蹤跡,將更深層剝解歷史的發生和推衍。

本書特色

改變中國近代歷史的兩位重要人物,一文,一武;文英雄是胡適,武英雄是蔣介石。

作者簡介

沈寂,1930年生於江蘇武進縣,1958年畢業於上海復旦大學歷史系,曾任安徽大學歷史系教授,從事中國近代史和陳獨秀、胡適等近代人物研究,著有《陳獨秀傳論》、《胡適史論拾零》、《中國近代史事論叢》,編著有《陳獨秀年譜長編》,編有《胡適學術文集》之《新文學運動》卷和《語言文學研究》卷等。

目錄

楔 子
前 篇
一、胡蔣二氏的祖籍與家庭
(一)祖籍
1、上莊
  2、溪口
(二)家庭
1、胡傳與蔣肇聰
2、胡、蔣祖先的傳說
二、少年老成的「糜先生」與「瑞元無賴」
(一)寡婦教子
(二)秉性自幼相異
(三)春暉
三、相異而又相似的婚姻
(一)胡適的婚戀
1、「名分」婚姻
2、知識伴侶
3、重新「假設」失敗
4、新文化與舊倫理
(二)蔣介石的婚戀
1、談戀愛適得其反
2、「不得已」的「好色」
3、與宋美齡結婚
(三)相異相似,孰得孰失
四、文武兩道與兩種革命
(一)胡適的求學與文學革命
1、胡適學文
2、文學革命
(二)蔣介石的求學與政治革命
1、蔣介石習武
2、政治革命
五、訪蘇各有心得
(一)蔣介石由訪蘇而反蘇
1、孫逸仙「以俄為師」
2、代表團的使命
3、與孫中山不同的心得
(二)胡適為蘇俄的政治大試驗所感動
1、驗證蘇俄的「狄克推多」
2、對新俄持理解態度
3、蘇俄走的也是美國的路
中篇 「介石」與「適之」
一、「羅伯斯庇爾」 臥龍新隱士
(一)中國式「羅伯斯庇爾」的形成
1、蔣介石提議北伐
2、蘇聯顧問在廣州
3、「羅伯斯庇爾的革命獨裁」之形成
4、黨內合作的本質
5、鮑羅庭「迎汪抑蔣」失販
(二)臥龍新隱士
1、胡適的新思考與新的抉擇
2、大都會的隱士
3、眾顧「臥龍」胡先生
二、蔣介石統一全國 胡適之筆伐國民黨
(一)蔣介石統一全國
1、繼續北伐
2、削平新藩鎮
(1) 中央集權
(2) 中原大戰
(3) 黨內的反對派
(二)胡適筆伐國民黨
1、投石問路
(1) 撰寫《名教》
(2) 端詳新政權
2、人權運動
(1) 重操「言論事業」
(2) 人權運動
三、國民黨與胡適較量
(一)國民黨圍剿胡適
1、言不成理的批判開道
2、各級黨部群起討伐
3、社會上的反響
(二)胡適不服、反攻
1、不服
2、尋機回敬
3、國民黨無力的迴響
4、社會餘音
四、蔣介石與胡適相知
(一)黨政部門的感應與相知
1、與政府中「民主派」的感應
(1)「治權行使之規律案」
(2)「人權法草案」
(3)勵行國語教育
2、國民黨黨內反對派的應對
(1) 胡漢民對黨治體制的設計
(2) 胡漢民不與胡適「共中國」
(3) 汪精衛充當黨內「民主」派
3、蔣介石採納反對者的意見
(1) 蔣介石的「江電」
(2) 軟禁胡漢民
(3) 宋子文找胡適聯絡
(二)胡適擬徹底「修正國民黨」
1、「修正」方案
(1) 七條改革國民黨的方案
(2) 前所未有的革新創見
2、使政府像個近代政府
(1) 擇自覺努力革命之路
(2) 不以「征服」求統一
(3) 使國民政府成為「穩固」的中央政府
(4) 中央政府應為社會的共信物
(三)較量而相知
後篇1 鞏固政制無黨政治
一、重擇高效政制
(一)蔣介石擬選擇高效政制
1、蔣汪接近
2、擬選擇法西斯蒂
3、鼓吹法西斯主義
4、新生活運動
(二)蔣介石、胡適晤面
1、蔣、胡第一次相晤
2、「建設的政治哲學」提綱
二、檢討民主進程
(一)《新月》等刊物的回應
1、國民會議的許可權
2、對蔣介石演詞的批評
3、對《約法》的批評
4、為新生活運動進一解
(二)應建具中國特色的憲政
1、南京政府的大病所在
2、走中國特殊風範的憲政之路──無黨政治
3、中國極需恢復社會重心
後篇2 抗日戰爭
一、臥薪嚐膽低調抵抗
(一)蔣介石臥薪嚐膽
(二)胡適低調抵抗
1、低調與抵抗
(1) 主張交涉、求得十年的和平
(2) 感謝李頓調查團
(3) 要學到「能弱」
二、「安內」憲政
(一)蔣介石安內的演變
1、對地方勢力的「統一」
(1) 突發的「閩變」
(2) 粵桂之患
2、調整對中共的策略
(二)胡適主張憲政「安內」
1、憲政安內
(1) 專制不是現代建國的必要階段
(2) 民主政治是時代的趨勢
2、新式獨裁在中國亦無必要
(1) 汪蔣的許諾應予肯定
(2) 新式獨裁不如幼稚園政制
(3) 求一政治的共信
(三)「安內」與「攘外」的關係
三、長期抗戰 理智苦撐
(一)蔣介石長期抗戰
1、第一階段
2、相持階段
(二)胡適主張理智苦撐
l、由避戰到苦撐
2、對汪精衛外交路線的批判
3、弱國更需要外交──國際組織的構想
四、任書生為大使 透視日本侵華
(一)蔣介石任書生為大使
1、應徵出使
2、勉力執行政府所交外交任務
3、拼命的「過河卒子」
4、書生大使
5、不合則去
(二)胡適透視日本侵華
1、以中國為其「利益線」。
2、走民族擴張自殺之途
3、現代化中的「保留」
4、對中日關係的瞻望
(三)中國國際地位在抗戰中提高

終篇1從勝利走向失敗 在野幫政府的忙
一、先禮後兵 回歸教育界
(一)蔣介石先禮後兵
1、重慶談判
2、形式上的政治協商
3、訴諸武力
(二)胡適回歸教育界
1、就任北大校長
2、不組政黨
二、單獨「制憲」「行憲」 在野幫政府的忙
(一)蔣介石單獨「制憲」「行憲」
1、制憲國大
2、行憲國大
(二)胡適在野幫政府的忙
1、對憲政的評價
2、不入政府
三、冷戰中的熱戰 論兩種政黨
(一)世界冷戰格局中的中國內戰
1、《中蘇友好同盟》簽訂前後
2、在內戰中失敗
3、史達林不守國際準則
(二)胡適論兩種政黨
1、天真的建議是「歷史錯誤」
2、論兩種政黨
四、第二條戰線論學生運動
(一)北大的學生運動
1、美兵強姦北大女生沈崇案
2、第二條戰線
3、軍警捕學生要依法
(二)論中國學生干政
1、學生干政的原因
2、學生要理智守法
3、「柯葉自摧折,根株浮滄海」
終篇2 死守臺灣 抱節守志
一、絕處逢生政府諍友
(一)難兄絕處逢生
1、念念不忘反共復國
(1) 離開大陸
(2) 絕處逢生
(3) 「毋忘在莒」
2、偏安經營
(1) 改造國民黨
(2) 經濟建設
3、恢復總統職位
(二)難弟為政府諍友
1、現代的「伯夷」
(1) 不食「嗟來之食」
(2) 痛定思痛的中美關係
2、作政府的諍友
(1) 函諫
(2) 面諫
(3) 借古諷今——威權與自由的衝突
3、「兩峰對峙」
(1)《自由中國》
(2)「雙水分流」
二、再次任總統 容忍與自由
(一)難兄連任總統
1、再任總統
2、仍欲伺機反攻大陸
3、經濟繼續起飛
4、總統連任死而後己
(二)難弟的容忍與自由
1、逆流勇進,出任中研院院長
2、遵憲,反對總統三連任
3、政治家的風度
(1) 容忍與自由
(2) 容忍與內戰
(3) 容忍與言論
4、雷震案
(1) 鼓勵雷震組織在野黨
(2) 袒護雷震
(3) 胡蔣對話



胡適政論與近代中國

  • 作者:沈寂
  • 出版社:台灣商務
  • 出版日期:1994年07月15日
  • 語言:繁體中文
引言
留學美國的訓練 1910-17
北洋政府時期的"新努力" 47
對不同之政見的爭鳴與選擇 73
與國民黨的較量與相知 83
在野幫政府的忙 177
尾聲 231

内容简介 · · · · · ·

  在中國文學史上,胡適對白話文的貢獻是無庸置疑的;在政治史上,他亦以力爭自由而被許為〝自由導師〞。雖然他曾說過談政治是他的〝歧路〞,然而觀其一生與政治似乎又結下了不解之緣。
  自1910年代開始,胡適先後在《努力週報》、《獨立評論》、《自由中國》等刊物發表其政論。他不贊同共產黨,也曾批評過國民黨;他不願從政,當〝政府的尾巴〞,但終於亦由〝諍友〞變為〝盟友〞,真正踏上〝岐路〞。
  在當時風雲變幻的時代,胡適以學身分標樹的自由主義政見。究竟發揮過甚麼作用和影響,是本書探討的主要問題。

作者简介 · · · · · ·

沈寂,1930年生於江蘇武進縣。1958年畢業於上海復旦大學歷史系。
  現任安徽大學歷史系教授。從事中國近代史和陳獨秀、胡適等近代人物的研究。編著有《胡適學術文集》之《新文學運動》卷和《語言文字研究》卷等。

楊萬里/推薦"誠齋集" 萬山不許一溪奔,攔得溪聲日夜喧 (1936/6/29 日記)/錢鍾書《宋詩選注》論楊萬里




《胡適作品集》29 :《胡適選註的詩選》 :《絕句一百首》1934/《每日一首詩》

 《絕句一百首》1934中楊萬里十首,1934和1937年選錄。

早行

園花開盡路花開,
白白紅紅各自媒。
莫問早行奇絕處,
四方八面野香來。
       ----楊萬里 (胡適1934.4.28選)


胡適推薦"誠齋集"
胡適日記全集 7: 1934-1939 第384頁(2月14) 附近 即 在病中痛讀
讀《楊誠齋文集》(乾隆六十年彭淑本)。此本《詩集》不缺,《文集》只有四十三卷,缺五十卷。此本另多出《錦繡集》三卷。二月十八日在家休息,坐起作字仍不舒服。二月十九日

向胡頌平解釋"分茶=茶道" pp. 3530/3531

南宋楊萬里 澹庵坐上觀顯上人分茶:「蒸水老禪弄泉手,隆興元春新玉爪,兩者相遭兔甌面,怪怪奇奇真善幻。」



誠齋集·卷一百三十一~卷一百三十三


誠齋集·卷一百三十一~卷一百三十三: (宋)楊萬里: Free Download ...

Author: (宋)楊萬里
Subject: 四庫全書薈要; 集部; 別集類;
Language: Chinese
Digitizing sponsor: China-America Digital Academic Library (CADAL)
Book contributor: 浙江大学图书馆
Collection: universallibrary






1935/5/8 胡適日記全集:- Google 圖書結果  
頁197


... 引王若虛《詩話)云:
朱少章論江西詩律,以為「用昆體功夫而造老杜渾全之地」。


此論甚有暗示意味。宋詩之佳處在於打破唐詩的格律聲調, 用說話作文的方法來作詩。 ...二十首,如荊公的絕句,如東坡的(泗州僧伽塔) ,如山谷的(題蓮華寺) ,如放翁的絕句,如楊誠齋的晚年詩。但宋詩人終不曾完全拋棄 ...
泗州僧伽塔①
我昔南行舟击汴,逆风三日沙吹面。我昔南行舟擊汴,逆風三日沙吹面。
舟人共劝祷灵塔,香火未收旗脚转。舟人共勸禱靈塔,香火未收旗腳轉。
回头顷刻失长桥,却到龟山未朝饭。回頭頃刻失長橋,卻到龜山未朝飯。
至人无心何厚薄②,我自怀私欣所便。至人無心何厚薄②,我自懷私欣所便。
耕田欲雨刈欲晴,去得顺风来者怨。耕田欲雨刈欲晴,去得順風來者怨。
若使人人祷辄遂,告物应须日千变。若使人人禱輒遂,告物應須日千變。
我今身世两悠悠,去无所逐来无恋③。我今身世兩悠悠,去無所逐來無戀③。
得行固愿留不恶,每到有求神亦倦。得行固願留不惡,每到有求神亦倦。
退之旧云三百尺④,澄观所营今已换。退之舊云三百尺④,澄觀所營今已換。
不嫌俗士污丹梯⑤,一看云山绕淮甸。不嫌俗士污丹梯⑤,一看雲山繞淮甸。

《泗州僧伽塔》 - 作品注释 《泗州僧伽塔》 - 作品註釋

①僧伽塔:唐西域人僧伽大师在泗州所建之塔。 ①僧伽塔:唐西域人僧伽大師在泗州所建之塔。 僧伽去世后葬其骨灰於于此。僧伽去世後葬其骨灰於於此。
②至人:道德修养达到最高境界的人。 ②至人:道德修養達到最高境界的人。
③“去无”句:意思是我自己的升沉进退,全由命运安排,没有什么追求,也没有什么留恋,反映苏轼因攻击新法被贬后的消极情绪。 ③“去無”句:意思是我自己的升沈進退,全由命運安排,沒有什麼追求,也沒有什麼留戀,反映蘇軾因攻擊新法被貶後的消極情緒。
④“退之”两句: 韩愈在《送僧澄观》诗中说,僧伽塔经澄观重建。 ④“退之”兩句: 韓愈在《送僧澄觀》詩中說,僧伽塔經澄觀重建。 有三百尺之高,到公元982年( 宋太宗太平兴国七年)及984年(雍熙元年)均有增修。有三百尺之高,到公元982年( 宋太宗太平興國七年)及984年(雍熙元年)均有增修。
⑤“俗士”:出家人目中的普通人。 ⑤“俗士”:出家人目中的普通人。 俗士,是作者自指。俗士,是作者自指。 丹梯:指塔中的梯子。丹梯:指塔中的梯子。


1936/6/29 日記

胡適日記全集:

終日不許吃飯喝水,到下午四點始得食。讀《誠齋集》之《南海集》,最愛其桂源鋪
萬山不許
一溪奔,攔得溪聲日夜喧。
到得前頭山腳盡,堂堂溪水出前村。

誠齋曾用此題材作一詩云 ...

這待後人來補



  






2011年1月29日星期六


推薦"誠齋集" 分茶=茶道

胡適推薦"誠齋集"。向胡頌平解釋"分茶=茶道" ,pp. 3530/3531。

南宋楊萬里 澹庵坐上觀顯上人分茶:「蒸水老禪弄泉手,隆興元春新玉爪,兩者相遭兔甌面,怪怪奇奇真善幻。」



茶碗/茶杯/茶甌

感謝KenSU 的說法
Dear HC:

台語說的是「茶甌」。

福建地名:「建甌」。

現今北京話「ㄡ」,對應到台語的「ㄠ」:


-----

楊萬里(1127~1206),字廷秀,號誠齋,江西吉水人。 宋高宗紹興二十四年(1154)進士。曆任贛州司戶,永州零陵丞。後被召爲國子博士,先後擔任祕書少監、祕書監。又入爲東宮侍讀,官至寶謨閣學士。他曾屢 次上疏指摘朝政,觸怒權相韓侘胄,遂居家拒不出仕。 所著《誠齋集》133卷(包括10種詩集及各體文章),有《四部叢刊》本;《楊文節公詩集》42卷,有乾隆間刻本;《誠齋易傳》20卷,有曝書亭影宋本; 《誠齋詩話》1卷,有《曆代詩話續編》本。


楊萬里生平

楊萬里故里:江西省吉水縣黄橋鎮湴塘村
楊萬里故里:江西省吉水縣黄橋鎮湴塘村
建炎元年丁未九月二十二日(公元1127年10月29日),楊萬里呱呱墜地。這是一個風狂雨横的年代。金兵大擧入侵中原,於上年閏十一月攻陷汴京,這年 四月,俘虜徽宗、欽宗二帝及太子、宗戚三千人北去,北宋宣告滅亡。五月,康王趙構即位,是爲高宗,建立了偏安江南的南宋王朝。從此,便開始了宋、金戰戰和 和南弱北強的長期對峙局面。
楊萬里八歲喪母。父親楊芾(公元1096-1164年〉,字文卿,號南溪居士。他精通《易經》,常忍着饑寒購買書籍,積十年,得藏書數千卷。他曾指着藏書對楊萬里說:“是聖賢之心具焉,汝童怒之!”(胡銓《楊君文卿基志銘》)
在父親的影響下,楊萬里自幼讀書非常勤奮,廣師博學,鍥而不舍。他14歲拜高守道爲師,17歲拜王庭程爲師,21歲拜劉安世、劉廷直爲師。紹興二十年 (公元1150年)春赴臨安參加禮部試,落第而歸,仍繼續求學。27歲拜劉才邵爲師。幾年後在贛州司戶任上,父親又擕領他去拜見滴居南安的張九成和途經贛 州的胡錐。王庭珪、張九成、胡銓等前輩的學問、節操以及力主,抗金的愛國精神,給了楊萬里以重要的影響。
紹興二十四年(1154年)楊萬里進士及第。授贛州司戶,後調任永州零陵縣丞,得見謫居在永州的張浚,多受其勉勵與教誨。
孝宗即位後,張浚入相,即薦楊萬里爲臨安府教授。未及赴任,即遭父喪,服滿後改知奉新縣。
乾道六年(1170年)任國子博士,開始作京官,不久遷太常丞,轉將作少監。
淳熙元年(1174年)出知漳州,現改知常州。六年,提擧廣東常平茶鹽,曾鎮壓沈師起義軍,升爲廣東提點刑獄。不久,遭母喪去任,召還爲吏部員外郎,升郎中。
淳熙十二年 (1185年)五月,以地震應詔上書,極論時政十事,勸諫孝宗姑置不急之務,精專備敵之策,堅決反對一些人提出的放棄兩淮、退保長江的誤國建議,主張選用人才,積極備戰。次年,任樞密院檢詳官兼太子侍讀。
淳熙十四年(1187年),遷祕書少監。高宗崩,萬里因力爭張浚當配享廟祀事,指斥洪邁“指鹿爲馬”,惹惱了孝宗,出知筠州(今江西高安)。光宗即位,召爲祕書監。
紹熙元年(1190年),爲接伴金國賀正旦使兼實錄院檢討官。終因孝宗對他不滿,出爲江東轉運副使。朝廷欲在江南諸郡行鐵錢,楊萬里以爲不便民,拒不奉詔,忤宰相意,改知贛州。
萬里見自己的抱負無法施展,遂不赴任,乞祠官(無實際官職,隻領祠祿,等於退休)而歸,從此不再出仕,朝命幾次召他赴京,均辭而不往。
開禧二年(1206年),因痛恨韓侂胄弄權誤國,憂憤而死,官終寶謨閣文士,諡“文節”。


楊萬里文學成就

楊萬里
楊萬里
楊萬里的創作經歷見於《江湖集》和《荆溪集》的自序。據他說,他最初學江西派,後來學王安石的絕句,又轉而學晚唐人的絕句,最後“忽若有悟”,誰也不 學,“步後園,登古城,采擷杞菊,攀翻花竹,萬象畢來,獻餘詩材”,從此作詩非常容易。同時人也讚歎他的“活法”、他的“死蛇弄活”和“生擒活捉”的本 領。

楊萬里在當時有很大的影響。他的詩與陸游、範成大、尤袤齊名,稱“中興四大家”(南宋四大家)。他起初模仿江西詩派,後來認識到江西詩派 追求形式、艱深蹇澀的弊病,於紹興三十二年(1162年)盡焚其力作詩篇千餘首,決意跳出江西詩派的窠臼而另辟蹊徑。他在《荆溪集自序》中曾回憶過自己走 過的創作道路:“餘之詩,始學江西諸君子,既又學後山(陳師道)五字律,既又學半山老人(王安石)七字絕句,晚乃學絕句於唐人。……戊戌作詩,忽若有悟, 於是辭謝唐人及王、陳、江西諸君子皆不敢學,而後欣如也。”他在詩中也曾明確表白:“傳派傳宗我替羞,作家各自一風流。黄(庭堅)陳(師道)籬下休安腳, 陶(潛)謝(靈運)行前更出頭。”(《跋徐恭仲省幹近詩》之三)正因爲他不隨人腳跟、傍人籬下,敢於别轉一路,推陳出新,終於自成一家,形成了他獨具的詩 風,其詩風格純樸,語言口語化,構思新巧,號爲“誠齋體”。對當時詩壇風氣的轉變,起了一定的促進作用。  
楊萬里學問淵 博,才思健擧。他的作品不拘一格,富有變化,既有“歸千軍、倒三峽、穿天心、透月窟”雄健富麗的鴻篇巨制;也有狀物姿態,寫人情意,隨手拈來,卻能曲盡其 妙的寫景抒情小詩。詩風平易自然、構思新巧、幽默風趣、清新活潑,有很強的藝術感染力。他又十分注意學習民歌的優點,大量吸取生動清新的口語謠諺入詩,因 此,他的作品往往“俚辭諺語,沖口而來”(蔣鴻翮《寒塘詩話》),給人純樸自然的感受。如:“月子彎彎照九州,幾家歡樂幾家愁;愁釘人來關月事,得休休去 且休休。”(《竹枝歌》)完全似脱口而出的一首山歌,反映了他向民歌學習的成就。
楊萬里今存詩作4200餘首,不少抒發愛國 情思之作。特别是他充金國賀正旦使的接伴使時,第一次横渡江、淮,去北方迎接金使,親眼看到宋朝的大好河山淪於金人手中,淮河成了南宋的北部邊界,兩岸的 骨肉鄉親,不能自由往來,心中有無限感慨,寫下了不少愛國的詩篇,如:“船離洪澤岸頭沙,人到淮河意不佳;何必桑乾方是遠,中流以北即天涯!”“兩岸舟船 各背馳,波痕交涉亦難爲。隻餘鷗鷺無拘管,北去南來自在飛。”(《初入淮河》)他路經鎮江金山時,看到風景如畫的金山的亭台變成了專門招待金使烹茶的場 所,憤慨地寫下了“大江端的替人羞!金山端的替人愁”(《雪霽曉登金山》)的詩句,深深地鞭撻了屈辱的南宋小朝廷。此外,如《過颺子江》、《讀罪己詔》、 《故少師張魏公挽詞》、《虞丞相挽詞》、《豫章江臬二首》、《宿牧牛亭秦太師墳庵》等詩章,或寄托家國之思,或呼籲抗戰複國,或歌頌抗敵捐軀的將領,或諷 刺賣國投敵的權奸,都是萬里的名篇。
其《初入淮河四絕句》、《舟過颺子橋遠望》、《過颺子江》、《雨作抵暮複晴》等詩,撫今 追昔,即景抒懷,思想性和藝術性都相當高。也寫過一些反映勞動人民生活的詩,如《竹枝歌》七首寫纖夫雨夜行船,《圩丁詞十解》寫築堤圩丁,以及《插秧 歌》、《憫農》、《憫旱》、《農家歎》、《秋雨歎》等都從不同角度表現出對農民艱難生活的同情。楊萬里初學江西詩派,重在字句韻律上着意,50歲以後詩風 轉變,由師法前人到師法自然,形成獨具特色的誠齋體。誠齋體講究所謂“活法”,即善於捕捉稍縱即逝的情趣,用幽默詼諧、平易淺近的語言表達出來。如《檄風 伯》:“風伯勸爾一杯酒,何須惡劇驚詩叟!”就充分體現了誠齋體的特色。所著《誠齋詩話》不專論詩,也有一些文論。所作賦,以《浯溪賦》、《海賦》爲有 名。所作詞今存僅15首,風格清新,富於情趣,頗類其詩。又精於《易》學,有《誠齋易傳》,以史證《易》,爲經學家非議。所著《誠齋集》133卷(包括 10種詩集及各體文章),有《四部叢刊》本;《楊文節公詩集》42卷,有乾隆間刻本;《誠齋易傳》20卷,有曝書亭影宋本;《誠齋詩話》1卷,有《曆代詩 話續編》本。   
楊萬里一生力主抗戰,反對屈膝投降,他在給皇帝的許多“書”、“策”、“劄子”中都一再痛陳國家利病,力詆 投降之誤,愛國之情,溢於言表。他爲官清正廉潔,盡力不擾百姓,當時的詩人徐璣稱讚他“清得門如水,貧惟帶有金”(《投楊誠齋》)。江東轉運副使任滿之 後,應有餘錢萬緡,但他均棄於官庫,一錢不取而歸。他立朝剛正,遇事敢言,指摘時弊,無所顧忌,因此始終不得大用。實際上他爲官也不斤斤營求升遷,在作京 官時就隨時准備丟官罷職,因此預先准備好了由杭州回家的路費,鎖置箱中,藏於臥室,又戒家人不許買一物,怕去職回鄉時行李累贅。後來賦閑家居的十五年中, 還是韓侂胄柄政之時,韓新建南園,請他作一篇“記”,許以高官相酬,萬里堅辭不作,表示“官可棄,‘記’不可作。”以止數事,可以想見其爲人。詩人葛天民 誇他“脊梁如鐵心如石”(見《南宋群賢小集.葛無懷小集》),並非諡美之辭。
楊萬里一生熱愛農村,體恤農民,也寫了不少反映 農民生活的詩篇。如《憫農》、《農家歎》、《秋雨歎》、《憫旱》、《過白沙竹技歌》等寫出農民生活的艱難和疾苦,《歌四時詞》、《播秧歌》等 寫出農民艱辛和歡樂,《望雨》、《至後人城道中雜興》等寫出對風調雨顺,安居樂業的喜悦和盼望,都具有比較高的思想性和藝術性。備受國人民喜愛。
楊萬里學問淵博,才思健擧,寫作極爲勤奮,平生著述頗豐。相傳有詩二萬餘,現存詩4200餘首,散文亦不乏佳品。今存《誠齋集》,有詩文133卷,由其長子楊長藉於嘉定元年(公元1208年)編定。


誠齋體

楊萬里故里牌坊
楊萬里故里牌坊
楊萬里何以能形成自己獨特的詩風,“誠齋體”的具體特征是什麼,這些都得首先聯繫其思想性格、人生態度來認識。楊萬里紹興二十九年(1159)任零陵丞 時,曾拜見愛國名臣張浚,受到張的器重。張是理學家,他勉勵楊萬里效法先賢的“清直之操”,並勉之以“正心誠意”之學。楊萬里於是便自號“誠齋”,這是個 理學意味很濃的標號,表明了他一生的志向。這以後他還一直與張浚之子、理學家張栻交往,深受張栻的影響,進一步接受了理學的思維方式,追求心胸的“透 脱”,擺脱前人的束縛。於是在紹興三十二年(1162),離開零陵前把摹仿江西體的千餘首舊詩盡皆焚棄,轉而尋求新的觀照事物的方式和新的表現方法,爲創 新詩風奠定了基礎,正如他自己所說:“不是胸中别,何緣句子新?”

關於“誠齋體”,他自己還有一個說法,這就是:“不是風煙好,何緣句子 新?”“胸中别”是主觀方面,“風煙好”是客觀方面。楊萬里詩以自然萬物作爲主要描寫對象,他稱讚張耒詩說:“春花秋月冬冰雪,不聽陳言隻聽天。”(《讀 張文替詩》)這其實也是夫子自道。這里的“天”,主要指客觀的自然萬物,當然也指詩人受外界觸發而產生的真切感受,這其間的先後關係是“適然感乎是物是 事,觸先焉,感隨焉,而是詩出焉”。因此他非常自覺地從大自然吸取詩材,尋求靈感,擧凡高山流水、日月星辰、藍天白雲、風雷雪雨、春光秋色、朝霞暮靄、花 草樹木、鳥獸蟲魚等等,莫不收拾入詩,並且别有心胸,獨具眼光,探幽尋微,刻抉入里,處處發現新意,事事别開生面。在他眼中,自然萬物無不體現着造化的意 志和巧妙,因此他力圖表現自然界的生機和活力,又往往帶着天真好奇的眼光去看待自然界的萬事萬物,而產生許多天真的奇想。同時他也對自然界作冷靜、理智的 觀照和領悟,表現靜觀萬物的體會和主觀感覺。這是“誠齋體”在題材處理上的突出特點。

“誠齋體”特别活潑靈動,充滿奇趣,歷來被看作以“活 法”作詩的典型。“活法”是北宋後期以來,禪宗、理學和詩學共同的話題,其意義涉及人生態度的通脱超然、思維認識的靈活圓通和表達方式的活潑生動。楊萬里 是自呂本中倡導詩歌“活法”以來,真正以“活法”作詩而取得突出成就的詩人。他的同鄉好友周必大說:“誠齋萬事悟活法。”可見其詩不過是其“活法”運用的 一個方面。“誠齋體”的活法首先體現在不聽陳言,不拘成法,法與無法,靈活對待,自作主張,自立一家的創新精神上;其次是表現在師法自然、立足於日用生活 的創作態度上;第三是表現爲别有眼光,忠實於自己的真切感受,而從習見的事物上發現新意,在任何事物上看出其“活”的生態和精神。

楊萬里特别擅長於發現、捕捉自然界的生機、動態,寫轉瞬即逝、變化無窮的景象。正如錢鍾書先生所說:“誠齋擅寫生”,“如攝影之快鏡:兔起鶻落,鳶飛魚躍,稍縱即逝而及其未逝,轉瞬即改而當其未改。眼明手捷,蹤矢躡風。”(《談藝錄》)
楊萬里還擅長於不斷變化觀察事物的角度,以曲摺多變的詩歌結構去隨物賦形,句法靈活而無格律拘束之苦,語言生動活潑,俗言口語在所不避,這些都是“誠齋體”的重要特征。
誠齋體還有一個特征,就是特别幽默詼諧。無論是寫物還是感事,楊萬里都出了輕松調侃的態度和口吻,即便是關心時事,深致不滿,也多出以譏諷嘲弄,至於寫景詠物,更是逗弄調撥,插科打諢,十分之風趣熱鬧,清人甚至有“不笑不足以爲誠齋之詩”的說法。
誠齋體的缺陷也比較突出。他過多地着眼於自然景色,一有所感,便即興作詩,不暇思索,很少提鍊,把瞬間印象和盤托出,這樣,一方面顯得感受真切,描寫活潑,詩意新鮮,但另一方面也造成了内容瑣屑、語言粗率、詩味淡薄的毛病。

楊萬里山水詩中的諧趣、奇趣與理趣

楊萬里畫像
楊萬里畫像
楊萬里是南宋“中興四大詩人”之一,他的詩師法自然,扭轉了江西詩派“以文字爲詩,以才學爲詩,以議論爲詩”的流弊,表現出極強的藝術獨創性,不僅在南 宋詩壇上獨樹一幟,被稱爲“楊誠齋體”,而且在中國詩史上也有其重要的意義,借用文學評論家嚴羽的話來說,就是“天地間自欠此體不得”。

楊萬里詩的獨特藝術魅力,在於其詩歌中充溢着生機盎然的“趣”。何謂“趣”? 明人袁宏道說:“世人所難得者唯趣,趣如山上之色,水中之味,花中之光,女中之態,雖善說者不能下一語,唯會心者知之。”(《序陳正甫會心集》)清代史震林爲“趣”下了一個定義,其《華陽散稿序》云:“詩文之道有四:理、事、情、景而已。理有理趣,事有事趣,情有情趣,景有景趣; 趣者,生氣與靈機也。”簡單地說,“趣”就是詩文之中特有的生機和靈氣,是一種使人愉快、使人感到有意思的興味,是一種審美境界。楊萬里的詩歌中就包含這種充滿生機和靈氣的 “趣”,無論是叙事、寫景、議論,字里行間,妙趣横生,引發人無窮興味,帶給人們新鮮而獨特的審美感受。“趣”貫穿於楊萬里的整個創作過程中,幾乎每一時 期,每一詩體,每一題材中都有“趣”的蹤影。有鑒於此,本文試以楊萬里的山水詩爲研究對象,從其豐沛充盈的詩“趣”之中選擇諧趣、奇趣、理趣三個方面就楊 萬里山水詩之“趣”作掛一漏萬式的分析闡述,以期能“窺一斑而見全豹”,更好地理解楊萬里的山水詩。

一、令人解頤的諧趣

諧趣是楊萬里山水詩的最大特點。所謂諧趣,就是幽默詼諧、調侃或嘲諷的審美趣味。
楊萬里具有詼諧幽默、風趣機智的個性氣質。魏慶之《詩人玉屑》卷一九說他與晦庵先生(朱熹)之間“吟詠甚多,然頗好戲謔”。

羅大經《鶴林玉露》卷六也記載了這樣的一則傳聞:   
尤梁溪延之,博洽工文,與楊誠齋爲金石交。淳熙中,誠齋爲祕書監,延之爲太常卿,又同爲青宮寮采,無日不相從。二公皆善謔,延之常曰:“有一經句請祕監對,曰楊氏爲我。”誠齋應曰“尤物移人!”眾皆歎其敏確。誠齋戲呼延之爲蝤蛑,延之戲呼誠齋爲羊。一日食羊白腸,延之曰:“祕監錦心秀腸,亦爲人所食乎?” 誠齋笑吟曰:“有腸可食何須恨,猶勝無腸可食人。”蓋蝤蛑無腸也。一坐大笑。  

楊萬里善謔機智的性格特征,如現眼前,讀之令人捧腹。這種詼諧幽默的個性特質表現在他的山水詩中,使其山水詩也充滿了諧趣。

面對山水自然,傳統的山水詩人像王維、孟浩然一般都靜觀萬物,以造境爲主,情調靜穆肅然、意境幽遠。而楊萬里卻把趣味引入到山水詩中,以“得趣”爲指 歸。他注重發現自然景物中的活潑生機,用戲謔調侃的眼光看待大自然的一草一木,以詼諧的筆墨、擬人的手法來描寫自然,所以詩人筆下的山水景物都活了起來, 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富於生氣與生機,充滿了幽默、活潑的喜劇氣氛。試看《秋山》:  

烏桕平生老染工,錯將鐵皂作猩紅。
小楓一夜偷天酒,卻倩孤松掩醉容。  

烏桕是一棵平常的喬木,但楊萬里把它當作親密無間的故友,戲稱其爲老染工,這種稱呼可以說是對故友的一種毫無嫌隙的誇獎,風趣之中透着溫暖的情味。烏桕 一生用自己繽紛的色彩打扮秋日的山峰,不辭辛苦,稱呼其爲老染工,它是當之無愧的。但烏桕一生隻顧裝扮他人,有時不免像老人一樣犯糊塗,竟然用錯染料,把 烏桕樹葉染成鐵皂(暗褐色)。詩人詼諧地調侃了年邁的烏桕之後,又幽默地寫年輕而多智的楓樹:小楓面頰緋紅,一定是昨天夜里偷吃了王母娘娘的仙酒,醉紅了 臉,隻好央求孤松幫忙來遮掩自己的醉容。本來烏桕與楓樹的樹葉秋天變紅是很正常的自然現象,詩人卻想象出一出有趣的情景喜劇:烏桕稀里糊塗,把樹葉染成了 暗褐色;小楓偷喝了天酒(夜里的霜露),醉紅了臉頰(樹葉);小楓與孤松紅綠相襯,是小楓醉酒怕被烏桕老爺爺批評,央求孤松來幫忙遮掩。如此寫來,由青 松、紅楓與烏桕點綴的色彩絢麗之秋山頓時富於生機,帶有一層熱鬧、令人發笑的喜劇色彩。經驗豐富、有點糊塗的老染工“烏桕”、浪漫貪杯的小淘氣“小楓”以 及樂於助人的“孤松”也都被寫得活潑生動,饒有諧趣。與曆代以秋爲題卻跳不出“秋風”、“秋雨”之類的俗套相比,楊萬里的這首詩爽健樂觀,趣味盎然,令人 感到回味無窮,新穎雅致。

在楊萬里的山水詩中,充滿諧趣、富於戲劇與喜劇色彩的詩歌俯拾皆是。如寫月亮,“忽作青白眼,圓視向我嗔”(《早入東省殘月初 上》);寫小松,“小松能許劣,學我弄吟髭”(《病後覺衰》);寫槿籬與酴醾,“笑殺槿籬能耐事,東扶西倒野酴醾”(《過南盪》);寫岸柳,“兩邊岸柳都 奔走,不急追船各自回”(《過洛社望南湖墓景》);寫惠山,“恨殺惠山尋不見,忽然追我到横林”(《午横林回望惠山》)等等,無不“風趣專寫性靈”,月 亮、小松、槿籬、酴醾、岸柳、惠山都充滿了靈性,或是可愛或是調皮,或是喜悦或是嗔怪,無不有鮮明的個性色彩,讀之令人在莞爾一笑或開懷大笑中感受到大自 然的無限生機和靈氣,感受到詩人對大自然的親近熱愛之情。呂留良在《宋詩鈔•誠齋詩鈔》所說“不笑不足以爲誠齋之詩”,確爲的評。

楊萬里山水詩歌中的諧趣不僅使人們輕松開心,也會讓人思索、體味詼諧之中的深意。
生活中有歡樂就有痛苦,有喜悦就有悲哀,楊萬里也不例外。但在面對愁苦、孤獨和寂寞,面對人生的坎坷不如意時,他不是用傳統的方法直抒胸臆,而是借助於自然景物來開解自己,在詼諧之中委婉地表達出自己的感情,甚至連訴窮說苦都不肯抛棄幽默。試看《戲筆》:   

野菊荒苔各鑄錢,金黄銅綠各爭妍。
天公支與窮詩客,買清愁不買田。  

詩人訴說愁苦卻不直率吐出,而是把圓圓的黄菊、綠苔比作金錢銅錢,再進一步聯想到這錢的歸屬和用途,認爲這圓圓的黄菊、綠苔是天公支付給窮苦詩人買清愁 的,這樣一來,在匪夷所思的奇妙比喻與開玩笑的方式中,就有了諧趣的味道了。讀到這妙語連珠,我們不僅會發出會心的微笑,而且還能感受到詩人面對窮困生活 時的那份樂觀與豁達,這是一種帶給人們酸澀微笑的詼諧。朱光潛先生說:“能諧所以能在醜中見美,在失意中見出安慰、在哀怨中見出歡欣。諧是人類拿來輕松緊 張情景和解脱悲哀與困難的一種清涼劑。”楊萬里借歡愉之詞來抒發愁悶之情,寓莊於諧,就收到了這種藝術效果。  

二、使人驚絕的奇趣

楊萬里的山水詩中還洋溢着奇趣。奇趣,就是指超出平常、出乎人們意料卻又合情合理的審美趣味,也就是蘇軾所說的“反常合道”。楊萬里《誠齋詩話》云:   
詩有驚人句。杜《山水障》:“堂上不合生楓樹,怪底江山起煙霧。”又:“斫卻月中桂,清光應更多。”白樂天云:“遙憐天上桂華孤,爲問姮娥更寡無?月中 幸有閑田地,何不中央種兩株。”韓子蒼《衡嶽圖》:“故人來自天柱峰,手提石廪與祝融。兩山陂陀幾百里,安得置之行李中。”此亦是用東坡云:“我持此石歸,袖中有東海。”杜牧之云:“我欲東召龍伯公,上天揭取北半柄。”“蓬萊頂上斡海水,水盡見底看海空。”云:“女媧鍊石補天處,石破天驚逗秋雨。”   

楊萬里所擧的這些“驚人之句”,皆想象豐富,大膽誇張,充滿超出平常、出乎人們意想之外、思之又合情合理的審美趣味,也就是奇趣。楊 萬里品評詩歌,注重奇趣,他自己在創作的時候,也把這當作寫作詩歌的宗旨,在自創作中着意表現它。試看《舟過城門村清曉雨止日出》:

三日銀絲織一籠,金烏捉來送籠中。
知誰放在扶桑樹,隻怪滿溪煙浪紅。   

細雨連綿下個不停,那蒙蒙的雨絲仿佛織成水晶籠子,在東方地平線上升起的太陽,就恰似關在籠中的鳥兒。滿溪煙浪映襯着紅光,人們才悟到不知道誰把鳥籠子 掛在扶桑樹上。全詩從瑰麗的想象入手,充滿絢麗神奇之奇趣。《八月十五日誠齋望月》中的 “才近中秋月已清,鴉青幕掛一團冰,忽然覺得今宵月,元不粘天獨自行”,把天空的顏色說成是鴨青色,把圓圓的月亮想象成一團冰,並且認爲這一團冰不依傍天 空,而是自由自在地運行,同樣是别出心裁,饒有天真爛漫之奇趣。《湖天暮景五首》其二:“坐看西日落湖濱,不是山銜不是雲。寸寸低來忽全沒,分明入水隻無 痕。”詩人坐在湖濱,看着夕陽一寸一寸地緩緩地落向遠處的湖面,就在其接近湖面的一刹那,忽然一個沖刺,全部落入湖水中。分明見它入湖,細查湖水,湖水卻 平靜依舊,了無夕陽入水的痕蹟。真是奇景,充滿了一種新鮮的奇趣。他的古體詩也充滿了這種奇趣,如《池口移舟入江再泊十里頭潘家灣阻風不止》:   
北風五日吹江練,江底吹翻作江面。大波一跳入天半,粉碎銀山成雪片。五日五夜無停時,長江倒流都上西。計程一日二千里,今逾灩澦到峨嵋。更吹兩日江必 竭,卻將海水來相接。老夫早知當陸行,錯料一帆超十程。如今判卻十程住,何策更與陽侯爭?水到峨嵋無去處,下梢不到忘歸路。我到金陵水自東,隻恐自此無南 風。   
此詩除開頭四句正面描寫長江風浪之大以外,其餘全是從想象入手寫狂風驟起“五日五夜無停時”的駭人威力。詩人由北風勁吹,逆風阻 船這一目前實情入手,展開了豐富的想象和大膽的誇張。長江水倒流向西,一日千里越灩澦而抵峨嵋,江水流盡而與海水相接;更想象水至源頭,前無去路,後亦無 歸途,陷入進退維穀的尷尬境地。“驚人語,乃未經人道矣” ,詩歌帶給人們的是充滿驚人之感的奇趣。
奇趣來自於詩人新穎離奇的想象和大膽的藝術誇張,但這種想象和誇張絕不是無生活和感情依據的炫奇立異,想入非非,而是以此深刻地表現詩歌作者生活的獨特感受和發現,從而使讀者產生新奇之美的藝術感受。

三、啟人心智的理趣

楊萬里的山水詩富於理趣。所謂理趣,是指詩歌將哲理巧妙地熔鑄於詩情詩境中,既蘊含着啟人心扉的哲理,又不失詩歌的形象美。
沈德潛《<清詩别裁>凡例》說“詩不能離理,然貴有理趣,不貴下理語”。楊萬里的山水詩爲這句話作了一個很好的注解。楊萬里是理學家,更是 詩人,因此他並不像有的理學家那樣把詩歌寫成押韻之語錄講義,一味下“理語”,而是把理學的觀物體驗方式引入詩歌創作,用理學家“活處觀理”的方法來觀照 活生生的自然景物,力求借物體道、由微知著,從具體的山水景物中體味天理,發掘宇宙萬物造化之妙,同時認真學習和汲取前代詩人在山水詩中表現哲理的藝術經 驗,用鮮明生動的審美意象來寄寓深奧的哲理,寫出了理趣盎然的詩歌,使人們在審美愉悦中得到哲理的啟悟。如《桂源鋪》:   
萬山不許一溪奔,攔得溪聲日夜喧。
到得前頭山腳盡,堂堂溪水出前村。   
乍看起來,這是一首寫景詩,詩人描繪了一幅萬山終於阻擋不住小溪奔流的壯觀圖畫,讀之使人感到心胸開朗。但詩歌所描繪的畫面所給予我們的仿佛又不僅僅如 此,細加咀嚼尋味,其中仿佛蘊含着深邃的哲理。在萬山與小溪富有童話色彩的鬥爭中,我們既可像胡適先生那樣認爲“此詩可象征權威與自由的鬥爭”;亦可認爲 弱小的小溪經過不斷的抗議、喧叫,最終堂堂正正地奔向更廣闊的前程,蘊含着“小溪”所代表的新生事物的潮流不可阻擋、逆轉,而“萬山”所代表的守舊勢力必 定失敗的道理;還可體會到由阻而行、由塞而通、由不懂而懂的道理。由於此詩不是枯燥抽象地言“理”,而是在詩人與自然的審美感興中生發出哲理,於形象而有 趣的畫面中呈現出哲理,以“趣”含“理”,故此“理”與“趣”渾然一體,毫無牽合之感,仿佛如鹽之溶化於水一樣,無痕卻有味。再如《過松源晨炊漆公店》其 五:   
莫言下嶺便無難,賺得行人空喜歡。
正入萬山圈子里,一山放出一山攔。   
作者運用欲抑先颺的手 法,把層巒叠嶂、峰回路轉的自然景觀寫得活靈活現。莫說下山容易無艱險,這不過是你的錯覺,未免高興得太早了,小心詭詐的群山騙了你。一個“賺”字,一個 “攔”字,把行人在山間跋涉的刹那感受寫得惟妙惟肖,也饒有詼諧之趣。不是麼,你興致勃勃地爬過一道山梁,以爲目的地就要到了,可是一山剛過,一山又横亙 面前,擋住了你前進的道路,原來你已經陷入了群山萬壑的重重包圍之中。山行如此,人生的征途又何嚐不是這樣呢?“一山放出一山攔”,一段艱苦路程的結束, 並不意味着前進的道路上就一帆風顺,前頭尚有千山萬水還等待我們跨越。
錢鍾書先生指出:“唐詩多以豐神情韻見長,宋詩多以觔骨思理見勝。” 宋朝人擅長議論說理,以詩歌來闡明哲理,發表議論在宋人的作品中隨處可見,歐陽修、蘇軾、黄庭堅等大詩人都寫有不少膾炙人口、富於理趣的哲理詩,使讀者在 感受詩美的同時也得到哲理的啟迪。與前輩詩人相比,楊萬里詩歌中哲理的表達不像蘇黄那樣嚴謹、凝聚,而是更爲自然輕靈,更富有趣味。無論《桂源鋪》還是 《過松源晨炊漆公店》都有這樣的特點:於諧謔的畫面之中蘊含哲理,既能啟人心扉,讓智者深深地思索,也能帶給無意求哲理的人們輕松的愉悦。再如:   

霽天欲曉未明間,滿目奇峰總可觀。
卻有一峰忽然長,方知不動是真山。
——《曉行望雲山》

泉眼無聲惜細流,樹陰照水愛晴柔。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
——《小池》   

第一首描寫望雲觀山之景,在“卻又一峰忽然長,方知不動是真山”的奇妙趣味中揭示了難辨世事時不妨靜觀其變,真偽自會不辨自明的哲理。第二首描寫小池清 澈、池樹陰濃的夏日小景,在小荷欲綻放而未放、蜻蜓早已察覺並立於其上的瞬間景象中,讓人領悟到這樣一個人生哲理:新生事物彌足珍貴。即使是有意說理,詩 人也注意將議論結合着形象,如《東園探桃李》中“有花無葉也孤寒,有葉無花草一般”的議論結合着“最是桃花饒態度,醉紅嬌綠惱人看”的形象描寫,特别是 “惱”字的運用,使“紅花還需綠葉扶”也即“兩美相得益彰”的生活哲理表現得富有情趣。

楊萬里山水詩的趣味主要表現在以上所說的三個方面, 但需要指出的是諧趣、奇趣和理趣這三者並非相互孤立,而是相互交叉,渾融一體很難分辨,同時兼具兩者甚至三者的詩歌不勝枚擧,像《桂源鋪》、《過松源晨炊 漆公店》其五、《曉行望雲山》等皆富於諧趣、奇趣以及理趣。廣泛而多樣的“趣”使楊萬里的山水詩突破了傳統山水詩追求情景交融的模式,呈現給讀者更爲活 潑、熱鬧、有趣的山水自然,開辟出一片迥然於傳統山水詩的新的詩歌境界。山水詩之“趣”當然不是自楊萬里始,在陶淵明、杜甫等前代詩人以及宋代詩人蘇軾、 黄庭堅等人的山水詩中都包含豐富的“趣”,但因個性因素與時代哲學——理學的影響,楊萬里的山水詩中的“趣”表現得更爲突出,並且對後世以袁宏道爲代表的 公安派以及袁枚等人的創作都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楊萬里的政治、哲學、史學思想

楊萬里不僅僅是一位詩人,他的政治實踐和理論建樹證明了他同樣是一位出色的政治家。上世紀80年代以來,陸續出現一些研究其政治思想的論文。例如,步近 智主要根據《千慮策》,從人才、民本、法制三方面細致排比出楊萬里的進步觀點,指出其社會、政治思想“具有了樸素唯物主義的色彩”(《略論楊萬里的社會政 治思想》,《中國史研究》1983年第3期)。唐明邦《楊萬里〈誠齋易傳〉中的革新思想和憂患意識》論述了《誠齋易傳》中闡發的憂患意識、革新思想和自律 精神,並認爲其中蘊含的經邦濟世思想至今仍有重要啟迪作用(《孔子研究》2002年第5期)。
《易傳》、《庸言》、《天問天對 解》等著作,其哲學思想日益引起學界重視。步近智曾作《楊萬里》一文,收錄於《中國古代哲學家評傳?續編(三)》中(齊魯書社1982年版)。一般認爲, 楊萬里屬於古代唯物主義哲學家派别。朱葵菊強調,楊萬里在天地本源、人事與天命關係等方面表現出可貴的唯物主義思想,《誠齋易傳》則體現了樸素的辯證法思 想。《中國唯物論史》(張岱年主編,河南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以《楊萬里的唯物論思想》爲題專章介紹,認爲楊萬里繼承和發揮了柳宗元、張載、王安石等 人的唯物論思想,豐富和發展了哲學氣本論,在宇宙觀、無神論、辯證法和認識論等方面都有獨到的建樹。在許多方面不僅與程朱的唯心論相對立,而且取得了超越 前輩唯物主義哲學家的成就。張瑞君《楊萬里評傳》在第七和第九章集中從宇宙觀、知行觀、人性理論三方面概括了楊萬里理學的主要觀點,使其哲學體系得到較爲 清晰的呈現。李伏明從楊萬里重建儒家本體論的角度出發,指出建立在政治實踐基礎之上的本體論哲學,對專制統治有着某種程度的威脅作用,這就注定了它難以得 到廣泛承認的悲劇結局(《論楊萬里重建儒學本體論基礎的努力與成就》,收入《蜜成猶帶百花香——第二屆全國楊萬里學術討論會論文集》)。梅珍生、陳金清 《論楊萬里的類辨思想》從方法論角度注意到,和“引史證經”釋易的方法一樣,楊萬里也將分類法廣泛運用。他以氣類感應爲基礎,揭示了天、地、人之間道德原 則的同源性,展示了《周易》乃聖人通變之書的特征(《武漢大學學報》2002年第2期)。鄭曉江等則從“開顯儒學之源泉活水”和“解析儒學範疇之精義”兩 方面彰顯楊萬里在漢學轉向宋學進程中所作出的獨特貢獻,從而展示出楊氏儒家思想的時代性和前瞻性(鄭曉江、肖義巡《論楊萬里的儒學思想——兼及與朱熹的關 係》,《南昌大學學報》2005年第2期)。
楊萬里闡述哲學思想時,不重玄思,而喜歡在歷史和現實中尋找例證。由此展現出來的 歷史觀引起了學者的注目。李勇《楊萬里史學思想鉤沉》將楊氏史學思想歸納爲三方面,即:以古爲鑒及其合理性;史學切近世用與史著簡要通俗;擧才宜重史學修 養(《學術月刊》1998年第6期)。傅榮賢《略論“參證史事”的楊萬里易學》聲言:“‘參證史事'的楊萬里易學,本質上有一種着眼於辯證觀念的、哲學眼 光的審慎。他‘引史入易'、‘以史證易',但卻不僅僅從時間和有限演進的角度去看待世界,因而蘊含着對時間和永恒、具體性與普遍性、偶然性與必然性之間真 正全新的理解。”因此,楊萬里完全可以稱得上是一位傑出的歷史學家(《周易研究》1997年第3期)。曾華東則從楊萬里易學中“二五之應”這樣的具體問題 入手,經過步步深入地探究,特别指出,無論是治《易》還是治史,求“用”正是其最大特色(《周易研究》,2005年第2期)。
盡管楊萬里的政治、哲學、史學思想的研究已取得一些成果,而且還有保持持續發展的良好勢頭,但相較他的文學創作和文學思想的研究,顯然還很不相稱。隨着研究的不斷深化,更多新成果必將湧現。毫無疑問,這對轉換文學研究視角、深化或改變既有看法不無裨益。


評價

孝宗貶他“直不中律”,光宗稱他“也有性氣”(《鶴林玉露》甲編卷4)
當時詩人徐磯(公元1162-1214年)稱讚他“清得門如水,貧惟帶有金”(《投楊誠齋》),正是他清貧一生的真實寫照。


楊萬里與茶

楊萬里留下的詩文中有很多是關於茶的,他一生嗜茶,有時竟然達到不顧自己身體的程度。他有一首《武陵源》的詞,其中有:“舊賜龍團新作祟,頻啜得中寒。 瘦骨如柴痛又酸,兒信問平安。”因爲茶性寒,飲茶過量對身體並不好,但楊萬里爲了飲茶,不顧使身體受寒以至穫病,這一點他在這首詞的序中已然承認:“老夫 茗飲小過,遂得氣疾。”此外,他嗜茶如命的性格在其《不睡》詩中再一次穫得體現:“夜永無眠非爲茶,無風燈影自横斜。”由於嗜茶,“茗飲小過”、“頻啜得 中寒”,弄得人“瘦骨如柴”,但他仍不願與茶一刀兩斷,他在另一首詩中說:“老夫七碗病未能,一啜猶堪坐秋夕。”雖病不絕,隻是少喝點罷了。此外,楊萬里 由於夜里也好飲茶,故常常引起失眠,但他決不責怪飲茶。他在《三月三日雨,作遣悶十絕句》中說:“遲日何緣似個長,睡鄉未苦怯茶枹。春風解惱詩人鼻,非菜 非花隻是香。”楊萬里嗜茶如命可見一斑。但其嗜茶如命絕非是口腹之貪,他追求的是茶的味外之味。

楊萬里還取飲茶作爲他的讀書 之法,他在《誠齋集·習齋論語講義序》中說:“讀書必知味外之味。不知味外之味,而曰我讀書者,否也。《國風》詩曰:‘方便謂荼苦,其甘如薺’,吾取以爲 讀書之法焉。”古時“荼”即爲茶。楊萬里認爲讀書是一件辛苦的事情,但讀書後的穫益卻如同茶一樣甘甜,這與飲茶是一樣的道理。

楊萬里嗜茶如命,更難能可貴的是他從清澄如碧的茶水中悟出了爲人處世之正道。宋人羅大經《鶴林玉露》中記載說,楊萬里從常州知府調任提擧廣東常平茶鹽時,將萬緡積錢棄於常州官庫,兩袖清風而去。在廣東任官時,曾以自己的七千俸錢代貧戶納税。其子楊伯儒也以清廉著稱,在廣東任官時,病入膏肓,臨終之際, 卻連入殮的衣衾也沒有。

楊萬里一生,爲官清正廉潔,他歸隱回鄉後,兩袖清風,詩人徐璣稱讚他“清得門如水,貧唯帶(皇帝所賜的玉帶)有金”。故居老屋三代未加修葺,能擋擋絲風片雨。這也說明他品茶、愛茶,也欣賞茶的清澈澄明的品性,而作爲人之道。此外,他還以茶之清明,讚譽 朋友的氣質豐骨:“故人氣味茶樣清,故人豐骨茶樣明。”這是楊萬里《謝木韞之舍人賜茶》中的詩句,他將茶的清雅、明澈,來稱道知心朋友的氣質、豐骨,把茶 在精神方面的地位、作用和價值推到了一個新的境界,而即以其詩還頌其人,足見楊萬里品茶更是從精神層面體味茶的味外之味。



錢鍾書《宋詩選注》增訂本,1990,pp. 216-224。註28等幾可成一短文。
錢鍾書《宋詩選注》論楊萬里
原文出處:人民文學出版社1982,pp.176-183

楊萬里的地位
楊萬里(1127-1206)字廷秀,自號誠齋,吉水人,有《誠齋集》。南宋時所推重的“中興四大詩人”是尤袤、楊萬里、范成大和陸游四位互相佩服的朋友;楊和陸的聲名尤其大,儼然等於唐詩裡的李白和杜甫。不過,十個指頭也有長短,同時齊名的兩位作家像李白和杜甫、元稹和白居易慢慢的總會分出個高低。宋代以後,楊萬里的讀者不但遠少於陸游的,而且比起范成大的來也數目不如。在當時,楊萬里卻是詩歌轉變的主要樞紐,創闢了一種新鮮潑辣的寫法,襯得陸和範的風格都保守或者穩健。因此嚴羽《滄浪詩話》的《詩體》節裡只舉出“楊誠齋體”,沒說起“陸放翁體”或“範石湖體”。 楊萬里創作道路 楊萬里的創作經歷見於《江湖集》和《荊溪集》的自序。據他說,他最初學江西派,後來學王安石的絕句,又轉而學晚唐人的絕句,最後“忽若有悟”,誰也不學,“步後園,登古城,採擷杞菊,攀反花竹,萬象畢來,獻余詩材”,從此作詩非常容易。同時人也讚歎他的“活法”、他的“死蛇弄活”和“生擒活捉”的本領。這一段話可以分三個方面來申說。




楊萬里和江西派
江西詩一成了宗派,李格非、葉夢得等人就討厭它“腐熟竊襲”、“死聲活氣”、“以艱深之詞文 ​​之”、“字字剽竊”。楊萬里的老師王庭珪就是反對江西派的,雖然他跟葉夢得一樣,很喜歡黃庭堅。楊萬里對江西派的批評沒有明說,從他的創作看來,大概也是不很滿意那幾點,所以他不掉書袋,廢除古典,真能夠做到平易自然,接近口語。不過他對黃庭堅、陳師道始終很佩服,雖說把受江西派影響的“少作千馀”都燒掉了,江西派的習氣也始終不曾除根,有機會就要發作;他六十歲以後,不但為江西派的總集作序,還要增補呂本中的“宗派圖”,來個“江西續派”,而且認為江西派好比“南宗禪”,是詩裡最高的境界。南宋人往往把他算在江西派裡,並非無稽之談。我們進一步的追究,就發現楊萬里的詩跟黃庭堅的詩雖然一個是輕鬆明白,點綴些俗語常談 ​​,一個是引經據典,博奧艱深,可是楊萬里在理論上並沒有跳出黃庭堅所謂“無字無來處”的圈套。請看他自己的話:“詩固有以俗為雅,染亦須經前輩取鎔,乃可因承爾,如李之'耐可'、杜之'遮莫'、唐人之'里許''若個'之類是也。……彼固未肯引裡母田婦而坐之於平王之子、衛侯之妻之列也”。這恰好符合陳長方的記載:“每下一俗間言語,無一字無來處,此陳無己、黃魯直作詩法也”。換句話說,楊萬里對俗語常談 ​​還是很勢利的,並不平等看待、廣泛吸收;他只肯挑選牌子老、來頭大的口語,晉唐以來詩人文人用過的——至少是正史、小說、禪宗語錄裡載著的——口語。他誠然不堆砌古典了,而他用的俗語都有出典,是白話裡比較“古雅”的部分。讀者只看見他瀟灑自由,不知道他這樣謹嚴不馬虎,好比我們碰見一個老於世故的交際家,只覺得他豪爽好客,不知道他花錢待人都有分寸,一點兒不含糊。這就像唐僧寒山的詩,看上去很通俗,而他自己誇口說:“我詩合典雅”,後來的學者也發現他的詞句“涉獵廣博”。

楊萬里和晚唐詩
他說自己學江西派學膩了,就改學王安石的絕句,然後過渡到晚唐人的絕句。我們知道,黃庭堅是極瞧不起晚唐詩的:“學老杜詩,所謂'刻鵠不成尚類鶩'也,學晚唐諸人詩所謂'作法於涼,其敝猶貪,作法於貪,敝將若何!'”所以一個學江西派的詩人先得反對晚唐詩;不過,假如他學膩了江西體而要另找門路,他也就很容易按照鐘擺運動的規律,趨向於晚唐詩人。楊萬里說:“詩非文比也……而或者挾其深博之學、雄俊之文,於是隱括其偉辭以為詩”。這透露了他轉變的理由,可以藉劉克莊的話來做註腳:“古詩出於情性,今詩出於記聞博而已,自杜子美未免此病。於是張籍、王建輩稍束起書帙,剗去繁縟,趨於切近。世喜其簡便,競起效顰,遂為'晚唐體'”。除掉李商隱、溫庭筠、皮日休、陸龜蒙等以外,晚唐詩人一般都少用古典,而絕句又是五七言詩裡最不宜“繁縟”的體裁,就像溫、李、皮、陸等人的絕句也比他們的古體律體來得清空;在講究“用事”的王安石的詩裡,絕句也比較明淨。楊萬里顯然想把空靈輕快的晚唐絕句作為醫救填飽塞滿的江西體的藥。前面講過徐俯想擺脫江西派而寫“平易自然”的詩,他就說:“荊公詩學唐人,然百首不如晚唐人一首”;另一個想擺脫江西派的詩人韓駒也說:“唐末人詩雖格致卑淺,然謂其非詩則不可;今人作詩雖句語軒昂,但可遠聽,其理略不可究”。可以想見他們都跟楊萬里打相同的主意,要翻黃庭堅定下的鐵案。從楊萬里起,宋詩就劃分江西體和晚唐體兩派,這一點在評述“四靈”的時候還要細講。他不像“四靈”那樣又狹隘又呆板的學晚唐一兩個作家的詩:他欣賞的作家很多,有杜牧,有陸龜蒙,甚至有黃滔和李咸用,而且他也並不模仿他們,只是藉他們的幫助,承他們的啟示,從江西派的窠臼裡解脫出來。他的目的是作出活潑自然的詩,所以他後來只要發現誰有這種風格,他就喜歡,不管是晉代的陶潛或中唐的白居易或北宋的張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