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6日 星期二

康有為思想研究 (蕭公權), 陳序經,吴景超,冀朝鼎

康有為思想研究 (蕭公權)
末章詳細陳序經 胡適 馮友蘭 魯迅等人的主要思想



 陳序經先生  .关于全盘西化答吴景超先生[J].独立评论,(142)
 
陳序經先生在全盤西化等有專書:

 胡適有"答陳序經先生"..
《胡適日記》1939.3.26 (在美國)第一次看到吳景超諸兄編的《新經濟》半月刊
 這一天日記還提到冀朝鼎父子
 此名人"国民党元老陈立夫在以《成败之鉴》为题的回忆录中,专辟一节写到了冀朝鼎,名曰:“冀朝鼎祸国阴谋之得逞。”冀朝鼎_百度百科



 ----
 吴景超(1901—1968) 中国社会学家。生于安徽歙县;1915年考入清华学校,1923年赴美留学,先后在明尼苏达大学、芝加哥大学攻读社会学,并获得学士、硕士、博士学 位;1928年回国,任南京金陵大学社会学教授兼系主任;1931年任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并开展城市经济调查。1935年在国民政府行政院任 职,1947年返回清华大学社会学系任教;1952年后长期执教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1957年被划为右派分子,历经磨难后于1968年去世,1980 年平反;是中国20世纪上半叶研究都市社会学最主要代表人物;与闻一多、罗隆基一同被誉为“清华三才子”。 more:吴景超_百度百科


 *** Wikipedia
 陳序經(1903年-1967年),著名思想家社會學家歷史學家,在社會學經濟學民族學歷史學等方面都有獨到研究。


1925年畢業於復旦大學社會學系。後赴美獲伊利諾伊大學碩士(1926)、博士(1928),博士論文為《現代主權論》(2010年已由清華大學出版社出版中譯本)。同年秋天回國。1949年前,曾在嶺南大學南開大學西南聯大任教。1949年後,歷任嶺南大學校長,中山大學歷史系教授、中山大學副校長、暨南大學校長、南開大學副校長,並任第一、第二屆廣東省政協委員和第二、第三屆全國政協委員。1967年因腦溢血逝世。
陳序經於1930年代提出「全盤西化」理論[1],引發巨大反響。他精通英語德語法語拉丁語。1949年前致力於中西文化的研究。1949年後主要研究邊疆史

年表

1903年9月1日,出生於海南島文昌縣
1912年進海南文昌致遠小學讀一年級。
1913年,隨父到新加坡僑居,就讀於育英小學華僑中學,成績名列前茅。
1919,受其父陳繼美影響,不願接受殖民教育而回國。
1920年,經過自學補習後,考入廣州嶺南中學,連跳兩級,直接進入三年級學習。
1922年,一同等學歷考入上海滬江大學生物系學習。二年級後因不願意加入基督教,而轉入復旦大學學習社會科學
1925年從復旦大學畢業,同年八月負笈留學美國伊利諾伊大學
1926年獲碩士學位,1928年獲博士學位(Phd in Political Science)。同年秋天回國。
1928到1929年,在嶺南大學短期工作。
1929年夏,在新加坡完婚後,攜夫人赴柏林大學研究政治學主權論社會學
1930年至1931年,在德國基爾大學世界經濟學院學習。學習勤奮。勞累過度,感染肺病吐血,入基爾大學醫院治療了幾個月。
1931年下半年,因父親去世回國。打斷了他本要去英國法國的求學計劃。遵循父親遺願,一不從政,二不經商,而全力投入教育事業。
1934年,受南開大學經濟研究所聘請,任研究教授。
1938年,任西南聯合大學法商學院院長。
1946年,任南開大學教務長兼政治經濟學院院長及經濟研究所所長。

 1947年,岭南大学董事会频频向陈序经发出邀请,经过张伯苓同意,陈“出借”于岭南大学。 同年9月,发表《 胡適之先生論教育/与胡适之先生论教育批判胡适《争取学术独立的十年计划》
1948年,任嶺南大學校長,是嶺南大學第三位華人校長(第一位是鍾榮光、第二位是李應林)。
1949年,說服陳寅恪姜立夫等著名學者留在了大陸。結果陳、姜均下場悲慘。但亦勸說多名學生到港(如皮膚科名醫黃啟阜),免卻十多年後的無故殺身之災。
1952年,全國高校院系調整中山大學文理科與嶺南大學文理科及其他一些高校系科合并組成新的中山大學,任中山大學籌備委員會副主任。
1954年,院系調整結束後,任中山大學歷史系教授。每天晚上早睡,凌晨3點多起床讀書或寫作,5點開始在校園內散步。
1956年,被任命為中山大學副校長。
1957年,兼任暨南大學籌備委員會會副主任。
1963年,任暨南大學校長、校董事會籌備委員會副主任、校董事會副主席。
1964年秋,因為在香港出版東南亞古史,被劉少奇斥為沒有組織紀律,下令將他調任南開大學副校長。[2]並發狠說「此人以後永遠不能擔任正職」。「文化大革命」期間受到迫害。
1967年2月因心臟病突發逝世,享年64歲。紅衛兵說是畏罪自殺,後解剖屍體。留在中山大學的書籍被當廢品賣掉。

著作

  • 1949年前
    • 《現代主權論》(1928)
    • 《中國文化的出路》(1931)
    • 《中國文化的出路》(1934)
    • 《鄉村建設運動平議》(1937)
    • 《暹羅與中國》(1939)
    • 《順德繅絲工業調查報告》(1939,與呂學海合著)
    • 《疍民的研究》(1946)
    • 《西洋文化觀》(1947)
    • 《美國文化觀》(1947)
    • 《東方文化觀》(1947)
    • 《中國文化觀》(1947)
    • 《中西文化觀》(1947)
    • 《南北文化觀》(1947)
    • 《文化學概論》(1948)
    • 《南洋與中國》(1948)
    • 《暹羅與中國》(1948)
    • 《社會學起源》(1948)
    • 《大學教育論文集》(1949)
    • 《社會學的起源》(1949)
    • 《越南問題》(1949)
  • 1949年以後
    • 《東南亞古史初論》
    • 《越南史料初輯》
    • 林邑史初編》
    • 扶南史初探》
    • 《猛族諸國考》
    • 古史初稿》
    • 《藏緬古國初釋》
    • 《馬來南海古史初述》
    • 《匈奴史稿》
    • 《疍民研究》
    • 《中西交通史》
    • 《泐史漫筆》




本書封面照片-
     走向世界全盤西化:陳序經博士走向世界全盤西化:陳序經博士
  • 定價:$300
  • 出版日期:2006年08月
  • 裝訂:平裝
此書主要研究海南島先賢陳序經先生一生的行誼,包括其思想與風格。作者從史學理念暨資訊科學角度,就陳序經先生之家世、生平、著述暨相關文獻資料,作系統化整理與綜合性研究,評述頗為完整。




2013年2月25日 星期一

《周瘦鵑文集˙第四卷˙胡適之先生談片》1928



周瘦鵑周瘦鵑文集˙第四卷˙胡適之先生談片上海:文匯2011171-72
登於1928.10.27 上海畫報》、
 2小時的訪談之回憶談他(胡)的腰痛閉門不出在上海(周四中國公學) 
即使上海只有藏書的十分之一仍讓周瘦鵑大開眼界
他倆都翻譯短篇小說所以胡先生談些 如何將翻譯唸/給家人看他們懂不懂 處理土話等的意譯問題 ...
 1928.11.21(登) 徐志摩回國他與胡適之先生等等聚餐  《周瘦鵑文集˙第四卷˙樽畔一夕記》頁173-74  文言  胡適在此文中只是打麻將.....徐談他旅歐5個月見聞和寫的英文書信99封



周瘦鵑文集(全四卷)


 周 瘦鵑為現代作家,文學翻譯家。原名周國賢。江蘇省蘇州市人。曾任第三、四屆全國政協委員、江蘇省人民代表、江蘇省蘇州市博物館名譽副館長。家貧少孤,六歲 喪父。靠母親的辛苦操作,得以讀完中學。中學時代即開始文學創作活動。一邊寫作,一邊以相當大的精力從事園藝工作,開闢了蘇州有名的“周家花園”。周恩 來、葉劍英、陳毅等黨和國家領導人都曾多次前往參觀,許多外國朋友也不斷登門觀賞。1968年8月,周瘦鵑被林彪、“四人幫”殘酷迫害身死,“周家花園” 也橫道踐踏摧殘。

本書分為小說卷、散文卷、翻譯卷和雜俎卷這四卷收錄了周瘦鵑的作品。

詳細資料

  • 規格:平裝 / 15cmX21cm / 普級 / 單色 / 初版

目錄

小說卷
社會諷喻
最後之銅元

十年守寡

舊約
聖賊
汽車之怨
挑夫之肩
對鄰的小樓
我的爸爸呢
照相館前的瘋人
西市輦尸記
燭影搖紅
愛國圖強
落花怨
行再相見
為國犧牲
亡國奴之日記
賣國奴之日記
亡國奴家里的燕子
言情婚姻
真假愛情
恨不相逢未嫁時
此恨綿綿無絕期
千鈞一發
自由
良心
之子于歸
留聲機片

空墓
喜相逢
小詐
兩度火車中
著作權所有
舊恨
名旦王蕊英
不實行的離婚
避璁期間的三封信
卅六鴛鴦樓
柳色黃
獻衷心
辛先生的心
家庭倫理
噫之尾聲
珠珠日記
試探
九華帳里
父子
改過
先父的遺像
大水中
愛妻的金絲雀與六十歲的老母
女冠子
散文卷
春風浩蕩
一時春滿愛蓮堂
年年香溢愛蓮堂
花布小鞋上北京
長春不老
上客來看小菊展
一瓣心香拜魯迅
我翻譯西方名家短篇小說的回憶
有朋自遠方來
日本來的客

和台風搏斗的一夜
上海大廈十二天
迎春時節在羊城
興隆日日慶興隆
依樓听月最分明
無言
上甘嶺下戰士強
明末遺恨《碧血花》
《梁祝》本事考
回首當年話昆劇
《十五貫》
歌頌詩人白樂天
紅樓瑣話
閑話《禮拜六》
《禮拜六》舊話
看了《黑孩子》
勞者自歌
勞者自歌
采薪
春節話舊
上元燈話
清明時節
端午景
熱話
乞巧望雙星
愛貓
茶話

檀香扇
情鳥
養金魚
吾家的靈芝
歲朝清供
歲朝清供
獻花迎新
園門長此為君開
千紅萬紫盈花市
花木之癖忙盆景
我為什麼愛梅花
垂直綠化
賣花聲
花雨繽紛春去了
神仙廟前看花去
勿忘我花
關于花的戀愛故事
羊城花木四時春
花一般美好的會議
我愛菊花
花木的神話
我與中西蒔花會(節選)
楊彭年手制的花盆
百花生日
百花生日
迎春花
問梅花消息
山茶花開春未歸
杏花春雨江南
但有一枝堪比玉
易開易謝的櫻花
西府海棠
桃之天天,灼灼其華
一生低首紫羅蘭
花光一片紫雲堆
國色天香說牡丹
綽約婪尾春
杜鵑花發映山紅
薔薇開殿春風
姊妹花枝
清芬六出水梔子
蕊珠如火一時開
茉莉花開香滿枝
荷花的生日
揚芬吐馥白蘭花

好女兒花
紫薇長放半年花
聞木犀香
水邊雙艷
一枝珍重見曇花
凌霄百尺英
秋菊有佳色
西王母杖
仲秋的花與果
霜葉紅于二月花
得水能仙天與奇
裝點嚴冬一品紅
歲寒二友
花團錦簇話蘇州
探梅香雪海
觀蓮拙政園
賞菊獅子林
訪古虎丘山
觀光玄妙觀
靈岩攬勝記
鄧尉看梅到元墓
上方山
石湖
不斷連環寶帶橋
姑蘇城外寒山寺
雙塔
閶門頌
蘇州園林甲江南
園林兩杰作
五人義
義士梅
用直羅漢像
田間詩人陸龜蒙
江南第一風流才子
蘇州的寶樹
洞庭碧螺春
蘇繡
紫蘭小築九日記
行雲集
放棹七里瀧
雪竇山之春
綠水青山兩相映帶的富春江
新西湖
秋棲霞
萬古飛不去的燕子
江上三山記
綠楊城郭新揚州
欲寫龍湫難下筆
听雨听風人雁山
雁蕩奇峰怪石多
南湖的頌歌
雙洞江南第一奇
潯陽江畔
舉目南溟萬象新
翻譯卷
歐美名家
寧人負我
鬼新娘
美人之頭
意外鴛鴦
傷心之父
洪水
懲驕
大義
紅笑
拿破侖帝後之秘史
畸人
末葉
啞兒多多

寶藏
登天之路
絳珠怨
薄命女
一餅金
畫師的秘密
游俠兒
未婚妻
療貧之法
傳言玉女
現代生活

死仇
誘惑
長相思
飄泊者
他是不能久活的了
金星
莫泊桑專輯

面包
歐梅夫人
難問題
奴愛
蓮花出土記
亡妻的遺愛
酷相思
于飛樂
巴比塞專輯

定數
同病
契訶夫專輯
復仇者
男朋友
頑劣的孩子

在消夏別墅
黑暗中
人生的片段
良緣
老年
安玉妲
醉歸
雜俎卷
編輯手記及序跋
申報‧自由談之自由談及春
秋編者的話
寫在紫羅蘭前頭(一)
寫在紫羅蘭前頭(二)
寫在紫羅蘭前頭(三)
寫在紫羅蘭前頭(六)
寫在紫羅蘭前頭(七)
寫在紫羅蘭前頭(八)
寫在紫羅蘭前頭(九)
《愛之花》弁言
《世界秘史》例言
周瘦鵑心血的宣言
《游戲世界》的發刊詞
《紫蘭花片》弁言
說觚‧《亡國奴之日記》跋及創作前後
《快活》祝詞
《紫羅蘭庵小叢書‧小小說選》弁言
祝《社會之花》
《福爾摩斯新探案全集》序
幾句告別的話
五百號紀念的獻詞
《新家庭》出版宣言
《申報‧兒童周刊》發刊詞
《花果小品》序
《樂觀》發刊辭
《花前瑣記》前言
《花花草草》前記
《拈花集》前言
附︰《紫蘭花片》-期封面
藝界交游及影劇評論
小說雜談(一)
小說雜談(三)
小說雜談(六)
小說雜談(九)
影戲話(一)
影戲話(二)
影戲話(四)
影戲話(十)
影戲話(十三)
記狼虎會
觀俄國災荒賑濟會舞蹈志憤
狂歡三日記
說偵探影片
介紹名劇《少奶奶的扇子》
參觀《采茶女》影片而後
銀幕漫談(一)
銀幕漫談(三)
志新影片《重返故鄉》
談藝《一)
徐卓呆與豬有緣
談藝(三)
禮拜六的晚上
歲尾年頭之兩影劇
樽邊偶拾
雲霞妍唱記
碧雲霞歷史中的一小頁
雲霞會親記
行路難
黎明暉的照相冊
念炸彈下的北京朋友
西方情書中的稱呼
山陰道上之明星點點
狗賽會中
重五紀事
闢謠
美國之模特兒案
日進無疆之明星公司
殖邊慶功記
說倫理影片
記中秋日之狼虎會
《兒孫福》的派別
不開心與開心
觀《第二夢》後
參觀黎明暉女士婚禮記
劇場隕淚記
花間雅宴記(上)
花間雅宴記(下)
梅華消息
筵次記言
吾友軼事(一)
吾友軼事(二)
古色古香記
新妝斗艷記
梅華片片
梅宴記趣
記連環信
琴雪芳的回憶
海外詩箋
情書話
詩人之家
我與少奶奶的扇子
驚才絕艷之《少奶奶的扇子》
雲裳碎錦錄
巴黎的蠟語
百星償願記
曼華小志
吃看並記(一)
吃看並記(二)
吃看並記(三)
天馬會中的三位老友
天馬劇藝會瑣記(上)
天馬劇藝會瑣記(下)
海粟畫展之一瞥
頗可紀念的一天
哀艷雄奇的《潘金蓮》
月份牌小談
改業
《美人關》之回憶
雄健壯烈之球戰
記許楊之婚
男扮女不如女扮女
鳳凰試飛記
吾們的三周紀念
我們的“闢克臬”
藝苑瑣聞
一日之間的兩看
申園的狗
胡適之先生談片
海廬讀畫記
樽畔一夕記
《申報》二萬號紀念拾零
一九二九年影戲院潮中之先驅者
南國之一夕
宴梅席上
寄語雪蝶
提倡國產的有聲影片
發人深省的《如此天堂》
紫羅蘭庵談薈
訪鶴
詩詞與劇本
愛的供狀
愛之花
時評‧雜感
閨秀叢話(一)
閨秀叢話(二)
申報‧自由談之三言兩語
夫婦的公約
娶寡婦為妻的大人物
勿輕視有色人種
未來的國慶
我有幾句話要說(上)
我有幾句話要說(下)
《美容專刊》發刊辭
劫中度歲記
吾母今年七十六矣
我的家庭
新年之回顧
我的書室
書信
嗟我懷人中心是悼
筆墨生涯五十年
筆墨生涯鱗爪
我怎樣慶祝第十四個國慶節
悼念魯迅先生
愛花總是為花痴
悼亡
我與李涵秋先生(節錄)
哭阿兄
哭倚虹老友
倚虹憶語
執紼痛記
雙百回憶記
曼殊憶語
悼念鄭正秋先生
悼念戈公振先生
人間可哀錄(一)
人間可哀錄(二)
損失了一部活的萬寶全書
寄亡友梅蘭芳同志
還得名山傲骨埋
園藝盆景
農村小景放牧圖
插花
盆栽趣味
為展覽會準備
一年無事為花忙
我家的小菊展
梅花時節話梅花
詩情畫意上盆來
盆景上銀幕
盆盎紛陳些子景
具體而微的寶塔山
花的展覽會
夏天的瓶供
附︰年譜
後記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周瘦鵑(1895年6月30日-1968年8月11日),20世紀中國作家、園藝家,屬於「鴛鴦蝴蝶派」代表人物之一。
周瘦鵑原名周祖福,字國賢,系江蘇省蘇州府吳縣人,1895年6月30日(清光緒二十一年閏五月初八)出生於上海,父親是一名職員。6歲時父親因病去世,靠母親為人縫補維持家計。先後就讀於上海儲實兩等小學和老西門民立中學。1912年中學畢業前患病,毛髮脫光,得校長器重,留校任教,不久改行為職業作家。他在中學時代即開始從事寫作,用筆名「泣紅」,在商務印書館出版的《小說月報》上發表了自己的處女作,話劇《愛之花》。
1915年,周瘦鵑參加南社。此後任職於中華書局,翻譯出版《福爾摩斯偵探案全集》和《歐美名家短篇小說叢刊》(其中包括高爾基作品中最早的中譯),獲得稿費後,得以和胡鳳君結婚。
1920年起,周瘦鵑任《申報》副刊《自由談》編輯,直到1932年底。同時,他還主編或與人合編《禮拜六》周刊、大東書局《半月》雜誌(後改名《紫羅蘭》和《新家庭》)、《紫蘭花片》、《良友畫報》等多種報刊。
1931年,周瘦鵑遷居蘇州,在王長河頭辟紫蘭小築,人稱周家花園[1]。他往來於蘇州與上海之間,繼續負責申報的《春秋》副刊。1937年淞滬會戰爆發,周瘦鵑與程小青兩家經浙江南潯避居安徽黟縣山區[2]。次年《申報》在租界復刊,周瘦鵑也回到上海復職[3],居愚園路田莊,並在海格路售賣盆景維持生計[1]。經同學蔣保厘介紹,周瘦鵑加入上海中西蒔花會,在比賽中曾兩度奪魁,獲得彼得葛蘭獎盃。第三屆僅獲次獎,遂憤而退出。至太平洋戰爭爆發,日軍佔領租界,周瘦鵑辭去《申報》副刊編務。
1946年起,周瘦鵑再度隱居蘇州,閉門研究盆景。1950年代以後,陳毅周恩來葉劍英等都前去拜訪。此後曾發表有關花草園藝、遊記的散文集《行雲集》、《花花草草》、《花前瑣記》、《花前續記》等。
文化大革命中,周瘦鵑受到張春橋的點名批判。1968年8月11日(農曆七月十八日)投井身亡[1],年73歲。

參考資料

  1. ^ 1.0 1.1 1.2 鄭逸梅:《南社叢談。南社社友事略》,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年第一版
  2. ^ 微妙:《周瘦鵑在黟縣》,上海《晶報》1938年3月24日,第3版
  3. ^ 王智毅編:《周瘦鵑研究資料》天津人民出版社1993年第一版


2013年2月24日 星期日

胡適:中國無獨裁的必要與可能 (1934)

hc: 這篇的論點近似Hayek 等認為計畫經濟之不可行.....
"意態"或許是近日說的"意識形態"

中國無獨裁的必要與可能

 作者:胡適


本月 (案:應是上月) 二十七日汪精衛蔣介石兩先生聯名通電全國,電尾有這樣的一句話:

蓋中國今日之環境與時代,實無共產主義、俄政制之必要與可能也,。
同日蔣介石先生答復日本大阪每日新聞記者的訪問時,也有這樣的一句話:
中國與意大利、德意志、土耳其國情不同,故無獨裁之必要。

在今日不少的政客與學者公然鼓吹中國應採獨裁政制的空氣裡,上述的兩句宣言是值得全國的注意的。

......“感”電說中國今日的環境與時代實無產生獨裁政制的“必要”與“可能”,這都是擁護獨裁的人們不願意聽的話。我們姑且不問這種宣言含有多大的誠意,這個結論我們認為不錯。現在我們把這個結論的兩層分開來討論。(年譜長編缺此段)

    先論中國今日沒有獨裁的“必要”。

    近年來主張中國有獨裁政制的必要的學者,要算蔣廷黻先生和錢端升先生。錢端升先生在“民主政治乎?極權國家乎?”一篇長文(《東方雜誌》第三十一卷一號)裡說:
(缺)


      錢先生的大目的——沿海各省的工業化——本身就是很可懷疑的問題,因為沿海各省很少具有工業區域的基本條件(如煤鐵的產地)的。況且在現時的國際形勢之下,一個沒有海軍的國家是無力保護他的沿海工業的,所以先見的人都主張要建設內地的經濟中心。況且中國工業化決不是單靠政府力量的。工業化所需要的條件很複雜,政府的力量雖大,也不能作無米之炊,不能赤手空拳的剪紙作馬,撒豆成兵。政府有了極度的權力,就能有資本了嗎?就能有人才了嗎?就能有原料了嗎?單說人才一項,蘇俄的五年計劃,就需要一百五十萬個專家。這不是有了獨裁的極權就能變化出來的。所以如果獨裁的要求只是為了“工業化沿海各省的目的”,我們不信獨裁是必要的。


    蔣廷黻先生所以主張獨裁,是因為要統一政權。他的議論見於
獨立評論第八十號和第八三號,大旨是這樣的:

所以他主張用個人專製做到武力統一。

這些議論,我們從前已經討論過了。 (《獨立》八五號)總括說來,問題不是蔣先生看的這樣簡單。蔣先生自己也說過:

毛病不在軍閥,在中國人的意態和物質狀況。
既然“毛病不在軍閥”,我們就不能說“統一的問題就成為取消二等軍閥的問題”了。兩個月前平了桂系,六個月打倒了閻、馮,然而中國至今還是不曾統一。這五年的教訓還不夠清楚嗎?這裡面的真原因就在所謂“中國人的意態和物質狀況”了。說也奇怪,武力打不倒的,有時候某種“意態”居然能做到武力所不能做的奇蹟!滿清的顛覆,當然不是武力之功,當然是一種思想潮流的力量。袁世凱帝制的推翻,也不是武力之功,也是一種新“意態”的力量。十七年張作霖的自動出關,也不是武力之功,也是某種“意態”使他不能不走的。今日統一的障礙也不完全是二等軍閥的武力,某些“意態”也是很有力量的。共產黨的中心意態,不用說了。 “反對獨裁”也是今日不能統一的一個重要原因。蔣廷黻先生也說過:

“打倒專制”的口號可以使統一不能成功,這就是一個新時代的新意態的力量,不是劉邦朱元璋的老把戲所能應付的了。吳景超先生曾分析中國歷史上的內亂,建立他的內亂八階段說(《獨立》第八四號)

他也以為只有武力統一可以完成統一的使命。但他忘了他那八階段裡沒有“打倒獨裁”一類的階段。這一類的新意態不是武力能夠永久壓伏的。在今日這些新意態已成不可無視的力量的時代,獨裁決不是統一政權的方法。所以從統一政權的觀點看,我們也不信獨裁制度是必要的。

     其次,我們可以討論中國今日沒有獨裁的“可能”。

我在《獨立
第八二號裡曾提出三點來說明獨裁政治在中國今日的不可能:第一,我不信中國今日有能獨裁的人,或能獨裁的黨,或能獨裁的階級。第二,我不信中國今日有什麼有大魔力的活問題可以號召全國人的情緒與理智,使全國能站在某個領袖或某黨某階級的領導之下,造成一個新式專制的局面​​。第三,我不信中國民族今日的知識經驗夠得上乾那需要高等知識與技術的現代獨裁政治。
這三點,我至今不曾得著一個滿意的答覆。這三點之中,我自己認為最重要的是那第三點。我說:

  我又說:

我這個看法,換句話說,就是說:民主政治是幼稚園的政治,而現代式的獨裁可以說是研究院的政治。這個見解在這一年中似乎不曾引起國內政治學者的注意,這大概是因為這個見解實在太不合政治學書裡的普通見解了。其實我這個說法,雖然駭人聽聞,卻是平心觀察事實得來的結論。試看英國的民主政治,向來是常識的政治,英國人也向來自誇“混混過”(Muddling Through)的政治;直到最近幾十年中,一班先知先覺才提倡專門技術知識在政治上的重要;費賓曾(The Fabian Society)的運動最可以代表這個新的覺悟。大戰的後期和最近經濟恐慌時期,國家權力特別伸張時,專家的政治才有大規模試行的可能。試看美國的民主政治,那一方面不是很幼稚的政治?直到最近一年半之中,才有所謂“智囊團”的政治出現於美國,這正是因為平時的民主政治並不需要特殊的專家技術,而到了近年的非常大危機,國會授權給大總統,讓他試行新式的獨裁,這時候大家才感覺到“智囊團”的需要了。英美都是民主政治的發祥地,而專家的政治(“智囊團”的政治)卻直到最近期才發生,這正可證明民主政治是幼稚的,而需要最高等的專門技術的現代獨裁乃真是最高等的研究科政治。

     所以我說,我們這樣一個知識太低,經驗又太幼稚的民族,在這最近的將來,怕沒有試行新式獨裁政治的資格。新式的獨裁政治並不是單靠一個領袖的聖明的,——雖然領袖佔一個絕重要的地位,——乃是要靠那無數專門技術人才的。我們從前聽丁文江先生說(獨立第一一四號)蘇俄的地質探礦聯合局有三千個地質家,在野外工作的有二千隊,我們都不免嚇一大跳。現在陳西瀅先生在上期獨立裡說,蘇俄自從實行五年計劃以來,據官方的統計,需用一百五十萬專家,其中工業方面需用四十四萬工程師及專門家;農業方面需用九萬高級的,三十六萬中級的專家,森林方面需用一萬一千高級的和二萬七千中級的專家;交通方面需用三萬高級的和十二萬中級的專家。這種駭人的統計是今日高談新式獨裁政制的人們萬不可忽視的。民主政治只要有選舉資格的選人能好好的使用他們的公權:這種訓練是不難的。 (我在美國觀察過兩次大選舉,許多次地方選舉,看見許多知識程度很低的公民都能運用他們的選舉權。)新式獨裁政治不但需要一個很大的“智囊團”做總腦筋,還需要整百萬的專家做耳目手足:這種需要是不容易供給的。

  蘇俄與意大利都不是容易學的。意大利有兩個一千年的大學;五百年以上的大學是遍地都有的。蘇俄也有近二百年的大學。他們又都有整個的歐洲做他們的學校與訓練所。我們呢?我們號稱五千年文明古國,而沒有一個滿四十年的大學。專門人才的訓練從哪裡來?領袖人才的教育又從哪裡來?所以錢端升先生期望的那個“有能力,有理想的獨裁”,蔣廷黻先生期望的那個開明專制,在中國今日都是不可能的。

     在這個時候,不少的學者和政客鼓吹獨裁的政治,而他們心目中比較最有獨裁資格的領袖卻公然向全國宣言:“中國今日之環境與時代實無產生義、俄政制之必要與可能。”只此一端已可證中國今日實無獨裁的可能了。這個宣言的發表,表示在今日有發表這樣一個宣言的必要。而在今日何以有這樣一個宣言的必要呢?豈不是因為“中國人的意態和物質狀況”(“環境與時代”)都不容許“義、俄政制”的產生嗎?

    我們很誠懇的讚成這個宣言,並且很誠懇的希望作此宣言的人不要忘了這樣嚴重的一個宣言。

  廿三.十二.三

 《獨立評論》130 期

2013年2月22日 星期五

思永們,梁思永,讀《楚辭》 趙萬里校輯《宋金元人詞》序 宋人話本八種》序


我一開始認為"思永們" 是"梁思永們",後來懷疑是否有"思永們"這人,卻找不到....

1921.5.5   6時,為思永們談"中國上古史的史料問題"
                  8時,赴....

讀《楚辭》  待整理
十年
19211六月,洪熙、思永們的讀書會要我講演,我講的是我關於《楚辭》的意見。後來記在《日記》裡,現在整理出來,作為一篇讀書記。

 我很盼望國中研究《楚辭》的人平心考察我的意見,修正它或反證它。總期使這部久被埋沒、久被“酸化”的古文學名著,能漸漸的從烏煙瘴氣裡鑽出來,在文學界裡重新佔一個不依傍名教的位置。一屈原是誰屈原是誰?這個問題是沒有人發問過的。我現在不但要問屈原是什麼人,並且要問屈原這個人究竟有沒有。為什麼我要疑心呢,因為:第一,《史記》本來不很可靠,而屈原、賈生列傳尤其不可靠。 (子)傳末有云:“及孝文崩,孝武皇帝立,舉賈生之孫二人至郡守,而賈嘉最好學,世其家,與餘通書,至孝昭時,列為九卿。”司馬遷何能知孝昭的諡法?一可疑。孝文之後為景帝,如何可說“及孝文崩、孝武​​皇帝立”?二可疑。(醜)《屈原傳》敘事不明。先說:“王怒而疏屈平。”次說:“屈平既疏,不復在位,使於齊,顧反,諫懷王曰:“何不殺張儀? ’懷王悔,追張儀不及。 ”又說:“懷王欲行,屈平曰:“秦虎狼之國,不可信,不如毋行。'”又說:“頃襄王立,以其弟子蘭為令尹。楚人既咎子蘭以勸懷王入秦而不反也,屈平既嫉之,雖放流,眷顧楚國,繫心懷王,不忘欲反。”又說:“令尹子蘭聞之大怒,卒使上官大夫短屈原於頃襄王,王怒而遷之。屈原至於江濱,被發行吟澤畔。……”既“疏”了,既“不復在位”了,又“使於齊”,又“諫”重大的事,一大可疑。前面並不曾說“放流”,出使於齊的人,又能諫大事的人,自然不曾被“放流”,而下面忽說“雖放流”,忽說“遷之”,二大可疑。 “秦虎狼之國,不可信”二句,依《楚世家》,是昭睢諫的話。 “何不殺張儀”一段,《張儀傳》無此語,亦無“懷王悔,追張儀不及”等事,三大可疑。懷王拿來換張儀的地,此傳說是“秦割漢中地”。《張儀傳》說是“秦欲得黔中地”,《楚世家》說是“秦分漢中之半”。究竟是漢中是黔中呢?四大可疑。前稱屈平,而後半忽稱屈原,五大可疑。 

第二,傳說的屈原,若真有其人,必不曾生在秦漢以前。(子)“屈原”明明是一個理想的忠臣,但這種忠臣在漢以前是不會發生的,因為戰國時代不會有這種奇怪的君臣觀念。我這個見解,雖然很空泛,但我想很可以成立。(醜)傳說的屈原是根據於一種“儒教化”的《楚辭》解釋的。但我們知道這種“儒教化”的古書解是漢人的拿手戲,只有那笨陋的漢朝學究能幹這件笨事!依我看來,屈原是一種複合物,是一種“箭垛式”的人物,與黃帝、周公同類,與希臘的荷馬同類。怎樣叫做“箭垛式”的人物呢?古代有許多東西是一班無名的小百姓發明的,但後人感恩圖報,或是為便利起見,往往把許多發明都記到一兩個有名的人物的功德簿上去。最古的,都說是黃帝發明的。中古的,都說是周公發明的。怪不得周公要一飯三吐哺,一沐三握髮了!那一小部分的南方文學,也就歸到屈原、宋玉(宋玉也是一個假名)幾個人身上去。 (佛教的無數“佛說”的經也是這樣的,不過印度人是有意造假的,與這些例略有不同)譬如諸葛亮借箭時用的草人,可以收到無數箭,故我叫他們做“箭垛”。我想,屈原也許是二十五篇《楚辭》之中的一部分的作者,後來漸漸被人認作這二十五篇全部的作者。但這時候,屈原還不過是一個文學的箭垛。後來漢朝的老學究把那時代的“君臣大義”讀到《楚辭》裡去,就把屈原用作忠臣的代表,從此屈原就又成了一個倫理的箭垛了。

 大概楚懷王入秦不返,是南方民族的一件傷心的事。故當時有“楚雖三戶,亡秦必楚”的歌謠。後來亡秦的義兵終起於南方,而項氏起兵時竟用楚懷王的招牌來號召人心,當時必有楚懷王的​​故事或神話流傳民間,屈原大概也是這種故事的一部分。在那個故事裡,楚懷王是正角,屈原大概是配角,——鄭袖唱花旦,靳尚唱小丑,——但秦亡之後,楚懷王的神話漸漸失其作用了,漸漸消滅了,於是那個原來做配角的屈原反變成正角了。後來這一部分的故事流傳久了,竟彷彿真有其事,故劉向《說苑》也載此事,而補《史記》的人也七拼八湊地把這個故事塞進《史記》去。 

補《史記》的人很多,最晚的有王莽時代的人,故《司馬相如列傳》後能引揚雄的話;《屈原賈生列傳》當是宣帝時人補的,那時離秦亡之時已一百五十年了,這個理想的忠臣故事久已成立了。二《楚辭》是什麼我們現在可以斷定《楚辭》的前二十五篇決不是一個人作的。那二十五篇是:《離騷》一,《九歌》九,《天問》一,《九章》九,《遠遊》一,《卜居》一,《漁父》一,《招魂》一,《大招》一。這二十五篇之中,《天問》文理不通,見解卑陋,全無文學價值,我們可斷定此篇為後人雜湊起來的。 《卜居》、《漁父》為有主名的著作,見解與技術都可代表一個《楚辭》進步已高的時期。 《招魂》用“些”,《大招》用“只”,皆是變體。 《大招》似是模仿《招魂》的。 《招魂》若是宋玉作的,《大招》決非屈原作的。《九歌》與屈原的傳說絕無關係。細看內容,這九篇大概是最古之作,是當時湘江民族的宗教舞歌。剩下的,只有《離騷》、《九章》與《遠遊》了。 

依我看來,《遠遊》是模仿《離騷》作的;《九章》也是模仿《離騷》作的。《九章》中,《懷沙》載在《史記》,《哀郢》之名見於《屈賈傳論》,大概漢昭宣帝時尚無“九章”之總名。 《九章》中,也許有稍古的,也許有晚出的偽作。我們若不願完全丟棄屈原的傳說,或者可以認《離騷》為屈原作的,《九章》中,至多只能有一部分是屈原作的。 《遠遊》全是晚出的仿作。我們可以把上述意見,按照時代的先後,列表如下:(1)最古的南方民族文學《九歌》(2)稍晚——屈原? 《離騷》、《九章》的一部分?(3)屈原同時或稍後《招魂》(4)稍後——楚亡後《卜居》、《漁父》(5)漢人作的《大招》、《遠遊》、《九章》的一部分。  
《天問》 
三《楚辭》的注家《楚辭》注家分漢、宋兩大派。漢儒最迂腐,眼光最低,知識最陋,他們把一部《詩經》都罩上烏煙瘴氣了。一首“關關雎鳩”明明是寫相思的詩,他們偏要說是刺周康王后的,又說是美后妃之德的!所以他們把一部《楚辭》也“酸化”了。這一派自王逸直到洪興祖,都承認那“屈原的傳說”,處處把美人香草都解作忠君憂國的話,正如漢人把《詩三百篇》都解作腐儒的美刺一樣!宋派自朱熹以後,頗能漸漸推翻那種頭巾氣的註解。朱子的《楚辭集注》雖不能拋開屈原的傳說,但他於《九歌》確能別出新見解。 《九歌》中,《湘夫人》、《少司命》、《東君》、《國殤》、《禮魂》各篇的注與序裡皆無一字提到屈原的傳說;其餘四篇,雖偶然提及,但朱注確能打破舊說的大部分,已很不易得了。我們應該從朱子入手,參看各家的說法,然後比朱子更進一步,打破一切迷信的傳說,創造一種新的《楚辭》解。 
四《楚辭》的文學價值我們須要認明白,屈原的傳說不推翻,則《楚辭》只是一部忠臣教科書,但不是文學。如《湘夫人》歌:“嫋嫋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本是白描的好文學,卻被舊注家加上“言君政急則眾民愁而賢者傷矣”(王逸),“喻小人用事則君子棄逐”(五臣)等荒謬的理學話,便不見它的文學趣味了。又如:捐餘袂兮江中,遺餘褋兮醴浦,搴汀洲兮杜若,將以遺兮遠者。這四句何等美麗!注家卻說:屈原託與湘夫人,共鄰而處,舜复迎之而去,窮困無所依,故欲捐棄衣物,裸身而行,將適九夷也。遠者謂高賢隱士也。言己雖欲之九夷絕域​​之外,猶求高賢之士,平洲香草以遺之,與共修道德也。 (王逸)或說:袂褋皆事神所用,今夫人既去,君復背己,無所用也,故棄遺之。 ……杜若以喻誠信:遠者,神及君也。 (五臣)或說:既詒湘夫人以袂褋,又遺遠者以杜若,好賢不已也。 (洪興祖)這樣說來說去,還有文學的趣味嗎?故我們必須推翻屈原的傳說,打破一切村學究的舊注,從《楚辭》本身上去尋出它的文學興味來,然後《楚辭》的文學價值可以有恢復的希望。 

一九二二年八月二十八日《胡適文存二集》卷一

-------------------------------------------------- ------------------------------

趙萬里校輯《宋金元人詞》序
 
趙萬里先生校輯宋、金、元人詞,計詞人七十家,凡得詞一千五百餘首,除一小部分(如《稼軒詞》丁集)之外,都是毛晉、王鵬運、江標、朱孝臧、吳昌綬諸家匯刻詞集所未收的。他自序說:“匯刻宋人樂章,以長沙《百家詞》開始,至餘此編乃告一段落。”這話不是自誇,乃是很平實的估計。他給宋、金、元詞整理出這許多的新史料來,我們研究文學史的人,都應該對他表示深厚的感謝和敬禮。


 這部書的長處,不僅在材料之多,而在方法和體例的謹嚴細密。簡單說來,有這幾點:

第一,輯佚書的方法,清朝學者用在各種方面,收效都極大。但詞集的方面,王鵬運、朱孝臧諸人都不曾充分試用過;有時偶爾用它,如四印齋的《漱玉集》,又都苟簡不細密。到萬里先生才大規模地採用輯佚的方法來輯已散佚的詞集。他這書的成績,便是這方法有效的鐵證。 

第二,輯佚書必須詳舉出處,使人可以復檢原書,不但為校勘文字而已,並且使人從原書的可靠程度上判斷所引文字的真偽。清朝官書如《全唐文》與《全唐詩》皆不注出處,故真偽的部分不易辨別。例如同為詔敕,出於《大唐詔令集》的,與出於契嵩改本《六祖壇經》的,其可靠的程度自然絕不相同;若不註明來歷,必有人把偽作認為史料。萬里先生此書每詞註明引用的原書,往往一首詞之下註明六七種來源,有時竟列舉十二三種來源,每書又各註明卷數。這種不避煩細的精神,是最可敬又最有用的。 

第三,輯佚書的來源不同,文字上也往往有異同。萬里先生此書把每首詞的各本異文都一一注出,這是校書的常法,而在文學史料上這種方法的功用最大,因為文學作品裡一個字的推敲都不可輕易放過。即如此書第一首詞——宋祁的《好事近》——的上半首,各本作:睡起玉屏風,吹去亂紅猶落。天氣驟生輕暖,襯沉香帷箔。《陽春白雪》本只換了四個字,便全不同了:睡起玉屏空,鶯去亂紅猶落。天氣驟生輕暖,襯沉香羅薄。從文義上看來,《陽春白雪》本遠勝於各本。在這種地方,雖有許多本子之相同,不可抹煞一個孤本的獨異。異文的可貴正在此。

 第四,此書於可疑的詞,都列為附錄,詳加考校,功力最勤。試舉《漱玉詞》作例。 《漱玉詞》的散佚,是文學史上的絕大憾事,所以後人追思易安居士的文采,往往旁搜博採,總想越多越好。王鵬運說:“吉光片羽,雖界在似是,亦足珍也。”其實輯佚書所貴在於存真,不在求多。萬里先生重輯《漱玉詞》,所收只有四十三首,餘十七首列入附錄。他所收的,也許還有一兩首可刪的;但他所刪的是決無可疑的。 

第五,向來王、朱諸刻都不加句讀,此書略採前人詞譜之例,用點表逗頓,用圈表韻腳,都可為讀者增加不少便利,節省不少精力。

 以上略述此書的貢獻,但此書亦有一二可以討論之點。此書所收詞人,除了極少數之外,多是普通讀者向來不大認得的。萬里先生既做了這一番輯逸鉤沉的大工作,一定收到了不少的傳記材料,他若能給每位詞人各撰一篇短傳,使我們略知各人的生平事實,師友淵源,時代關係,以及各人所作其他著述的版本存佚,那就更可以增加這部書在文學史上的價值了。 

還有一點也可以討論。詞與曲的分界,究竟在哪裡?這個問題實在不容易解答。萬里先生所收的詞,有一些詞調是元人各種樂府選本,如《太平樂府》和《陽春白雪》都收入的。既可以收《黑漆弩》,何以不可以收《清江引》、《耍孩兒》等等?朱孝臧先生既可以收史浩的大曲,萬里先生也可以收趙令畤的《商調蝶戀花》,何以不可以收金、元人的套數?既可以收劉敏中、盧疏齋,何以不可以收貫酸齋、馬東籬等等?在文學演變史上,詞即是前一時代的曲,曲即是後一個時代的詞,根本上並無分別。山谷、少游都曾作俚俗的曲子;此書中的晁元禮《閒齋琴趣》,曹組的俳詞,與金、元曲子有何種類上的分別呢?萬里先生精於版本目錄之學,所見的書極多,何不更進一步,打破詞與曲的界限,用同樣輯佚的方法,校輯金、元人的曲子,合成一部《金宋元人樂府總集》呢?這是我個人的一點私願,不知萬里先生可有這興致麼? 

一九三一年五月四日《胡適論學近著》第一集卷五

 -------------------------------------------------- ------------------------------

宋人話本八種》序
錢曾的《也是園書目》的戲曲部有《宋人詞話》十二種,其目為:燈花婆婆風吹轎兒馮玉梅團圓種瓜張老錯斬崔寧簡帖和尚紫羅蓋頭小亭兒李煥生五陣雨女報冤西湖三塔小金錢這十二種書很少人見過,見過的人也瞧不起這種書,故《也是園》以後竟不見於記載了。王國維先生作《戲曲考原》初稿(載《國粹週報》第五十期,與《晨風閣叢書》內的定本不同),提及這十二種書,他說:……其書雖不存,然雲“詞”,則有曲;雲“話”,則有白。其題目或似套數,或似雜劇。要之,必與董解元弦索《西廂》相似。後來王先生修改舊稿,分出一部分作為《曲錄》(《晨風閣》本),也引這十二種詞話,他有跋云:右十二種,錢曾《也是園書目》編入戲曲部,題曰“宋人詞話”。遵王(錢曾)藏曲甚富,其言當有所據。且其題目與元劇體例不同,而大似宋人官本雜劇段數,及陶宗儀《輟耕錄》所載金人院本名目,則其為南宋人作無疑矣。 (《曲錄》一)民國十年(1921),我作《水滸傳後考》,因為百二十回本《水滸傳》有一條發凡雲:古本有羅氏致語,相傳“燈花婆婆”等事,既不可複見。所以,我疑心王國維先生的假設有錯誤。我說:《燈花婆婆》既是古本《水滸》的“致語”,大概未必有“曲”。錢曾把這些作品歸在“宋人詞話”。 “宋人”一層自然是錯的了,“詞話”的詞字大概是平話一類的書詞,未必是曲。故我以為這十二種詞話大概多是說書的引子,與詞曲無關。後來明朝的小說,如《今古奇觀》,每篇正文之前往往用一件別的事作一個引子,大概這種散文的引子又是那《燈花婆婆》一類的致語的進化了。 (《胡適文存》初排本卷三)我這段話也有得有失:(1)我不認這些詞話為宋人作品,我錯了;(2)我說“詞話”的詞字大概是平話一類的書詞,這是對的;(3)我又以為這些詞話多是說書的引子,我又錯了。 ——當日我說這番話,也只是一種假設,全待後來的證據。但證據不久也就出來了。第一是《燈花婆婆》的發現。民國十二年二月,我尋得龍子猶(即馮猶龍的假名)改本的《平妖傳》,卷首的引子即是“燈花婆婆”的故事。我恍然大悟,百二十回本《水滸傳》的發凡所說“古本有羅氏致語,相傳燈花婆婆等事”乃是一時記憶的錯誤。 “燈花婆婆”的故事曾作《平妖傳》的致語,而楊定見誤記為《水滸傳》古本的致語。相傳《平妖傳》也是羅貫中作的,故楊氏有此誤記。 (謝無量先生在他的《平民文學之兩大文豪》裡也提及這篇引子,但謝先生的結論是錯誤的。)而後來周亮工《書影》說的“故老傳聞,羅氏《水滸傳》一百回各以妖異語冠其首”,又是根據楊氏百二十回《水滸傳》發凡之說,因一誤而再誤。多年的疑團到此方才得著解決。用作《平妖傳》的引子的,不是《燈花婆婆》的全文,只是一個大要。全文既不可得見,這個節本的故事也值得保存,故我把它抄在這篇序的後面,作個附錄。最重要的證據是《京本通俗小說》的出現。此事是繆荃孫先生(江東老蟫)的大功,在中國文學史上要算一件大事。民國十一年的舊曆元宵,我在北京火神廟買得《煙畫東堂小品》,始見其中的《京本通俗小說》七種。其中《錯斬崔寧》與《馮玉梅團圓》兩種,見於《也是園書目》。原刻有江東老蟫乙卯(民國四年)的短跋,其中記發見此書的緣起雲:餘避難滬上,索居無俚,聞親串中有舊鈔本書,類乎平話,假而得之。雜庋於《天雨花》、《鳳雙飛》之中,搜得四冊,破爛磨滅,的是影元人寫本。首行“京本通俗小說第幾卷”。通體皆減筆小寫,閱之令人失笑。三冊尚有錢遵王圖書,蓋即“也是園”中舊物。 《錯斬崔寧》,《馮玉梅團圓》二回見於書目。 ……尚有《定州三怪》一回,破碎太甚;《金主亮荒淫》兩卷,過於穢褻,未敢傳摹。與《也是園》有合有不合,亦不知其故。後來《金虜海陵王荒淫》也被葉德輝先生刻出來了。故先後所出,共有八種,其原有捲第如下:第十卷碾玉觀音第十一卷菩薩蠻第十二卷西山一窟鬼第十三卷志誠張主管第十四卷拗相公第十五卷錯斬崔寧第十六卷馮玉梅團圓第二十一卷金虜海陵王荒淫看這卷第,我們可以想見當時這種小說的數量之多,但其餘的都不可見了。江東老蟫的跋裡說“三冊尚有錢遵王圖書”。刻本只有《菩薩蠻》一篇卷首有“虞山錢曾遵王藏書”圖章。 《菩薩蠻》一篇也不見於《也是園書目》,可見這幾篇都是錢曾所藏,編書目時只有十二種,故其餘不見於書目。我們看了這幾種小說,可以知道這些都是南宋的平話。 《馮玉梅》篇說“我宋建炎年間”;《錯斬崔寧》篇說“我朝元豐年間”;《菩薩蠻》篇說“大宋紹興年間”;《拗相公》篇說“先朝一個宰相”,又說“我宋元氣都為熙寧變法所壞”;這些都可證明這些小說產生的時代是在南宋。 《菩薩蠻》篇與《馮玉梅》篇都稱“高宗”,高宗死在一一八七年,已在十二世紀之末了,故知這些小說的年代在十三世紀。《海陵王荒淫》也可考見年代。金主亮(後追廢為海陵王)死於一一六○年,但書中提及金世宗的諡法,又說“世宗在位二十九年”;世宗死於一一八九年,在宋高宗之後二年。又書中說:我朝端平皇帝破滅金國,直取三京。軍士回杭,帶得虜中書籍不少。端平是宋理宗的年號(1234—1236);其時宋人與蒙古約好了,同出兵伐金,遂滅金國。但四十年後,蒙古大舉南侵,南宋也遂亡了。此書之作在端平以後,已近十三世紀的中葉了。但《海陵王荒淫》一篇中有一句話,初讀時,頗使我懷疑此書的年代。書中貴哥說:除了西洋國出的走盤珠,緬甸國出的緬鈴,只有人才是活寶。這句話太像明朝人的口氣,使我很生疑心。緬甸不見於《宋史》外國諸傳,但這卻不能證明當時中國民間同緬甸沒有往來的商業貿易。 《元史》卷二百十說:世祖至元八年(1271)大理、鄯闡等路宣慰司都元帥府遣奇塔特托音等使緬,招諭其王內附。其時宋朝尚未滅亡。這可見十三世紀的中國人同緬甸應該可以有交通關係。又《明史》卷三一五說:宋寧宗時(1195—1224),緬甸、波斯等國進白象。緬甸通中國自此始。此事不見於《宋史·寧宗本紀》。 《寧宗本紀》記開禧元年(1205)有真裡富國貢瑞象。但《宋史》卷四八九記此事在慶元六年(1200)。真裡富在真臘的西南,不知即是緬甸否。 《宋史》記外國事,詳於北宋,而略於南宋,故南宋一代同外國的交通多不可考了。若《明史》所記緬甸通中國的話是有根據的,那末,十三世紀中葉以後的小說提及緬甸,並不足奇怪。又元世祖招諭緬甸之年(1271),即是意大利人馬可·波羅(Marco Polo)東遊之年。中國與“西洋”的交通正開始。不過當時所謂“西洋國”並不很“西”罷了。大概貴哥口中的“西洋”,不過是印度洋上的國家。故我們可以不必懷疑這些小說的年代。這些小說的內部證據可以使我們推定它們產生的年代約在南宋末年,當十三世紀中期,或中期以後。其中也許有稍早的,但至早的不得在宋高宗崩年之前,最晚的也許遠在蒙古滅金(1234)以後。這些小說都是南宋時代說話人的話本,這大概是無疑的了。 (參看魯迅《小說史略》第十二篇)據灌園耐得翁的《都城紀勝》和吳自牧的《夢粱錄》等書所記,南宋時代的說話人有四大派,各有話本:(1)小說。(2)講史。(3)傀儡。 “其話本或如雜劇,或如崖詞,大抵多虛少實。”(4)影戲。 “其話本與講史書者頗同,大抵真假相半。”(以上說“四家說話人”,與王國維先生和魯迅先生所分“四家”都不同。我另有專篇論這個問題)大概“小說”一門包括最多,有下列的各種子目:(a)煙粉靈怪傳奇。(b)說公案。 “皆有搏刀趕棒及發跡變態之事。”(c)說鐵騎兒。 “謂士馬金鼓之事。”(d)說經。 “謂演說佛書。”(e)說參請。 “謂賓主參禪悟道等事。”我們現有的這八種話本,大概是小說和講史兩家的話本。 《海陵王》和《拗相公》都該屬於“講史”一類。 《馮玉梅》一卷介於“說公案”和“鐵騎兒”之間。 《碾玉觀音》、《西山一窟鬼》、《志誠張主管》(和附錄的《燈花婆婆》),都是“靈怪傳奇”。 《錯斬崔寧》一卷是“公案”的一種,開後來許多偵探小說式的“公案”(《包公案》、《施公案》之類)的先路。崔寧冤枉被殺,起於十五貫錢,後來“十五貫”也成了偵探小說的一個“母題”,如崑曲中有況太守的《十五貫》,便是一例。 《菩薩蠻》一卷雖不純粹是“說經”,卻是很進步的“演說佛書”的小說。 “說經”的初期只是用俗話來講經,例如敦煌殘卷中的《法華》俗文之類。後來稍進步了,便專趨重佛經裡一些最有小說趣味的幾件大故事,例如敦煌殘卷中的《八相成道記》,《目連》故事,《維摩詰》變文等。到了更進步的時期,便離開了佛書,直用俗世故事來演說佛教的義旨,《菩薩蠻》便是一例。這幾篇小說又可以使我們想見當時“說話人”的神氣,和說話的情形。陸放翁有“小舟游近村”的詩云:斜陽古柳趙家莊,負鼓盲翁正作場。身後是非誰管得?滿村聽說蔡中郎。這是鄉村的說話人。京城裡的說話人便闊的多了。他們有“書會”,有“雄辯社”(均見周密的《武林舊事》)。至少他們有個固定的說書場。他們自稱為“說話的”(見《菩薩蠻》)。他們說一個故事,前面總有個引子,這個引子叫做“得勝頭回”。本書《錯斬崔寧》一卷說:這回書單說一個官人只因酒後一時戲笑之言,遂至殺身破家,陷了幾條性命。且先引下一個故事來,權做個“得勝頭回”。魯迅先生說這種話本的體制:什九先以閒話或他事,後乃綴合,以入正文。 ……大抵詩詞之外,亦用故實,或取相類,或取不同,而多為時事。取不同者由反入正;取相類者較有淺深,忽而相牽,轉入本事。故敘述方始,而主意已明。 ……凡其上半,謂之“得勝頭回”。頭回猶云前回;聽說話者多軍民,故冠以吉語曰得勝。魯迅先生說引子的作用,最明白了;但他解釋“得勝頭回”,似不無可以討論之處。 《得勝令》乃是曲調之名。本來說書人開講之前,聽眾未到齊,必須打鼓開場,《得勝令》當是常用的鼓詞,《得勝令》又名《得勝回頭》,轉為《得勝頭回》。後來說書人開講時,往往因聽眾未齊,須慢慢地說到正文,故或用詩詞,或用故事,也“權做個得勝頭回”。 《碾玉觀音》用詩詞作引子,《西山一窟鬼》連用十五首詞作引子,但《錯斬崔寧》使用魏進士的故事作引子,《馮玉梅》便用徐信夫妻團圓的故事作引子,這都是開場的“得勝頭回”。這個方法——用一個相同或相反的故事來引入一個要說的故事——後來差不多成了小說的公式。短篇的小說如《今古奇觀》、《醉醒石》等都常常保存這種方式。長篇的小說也往往有這樣的引子。 《平妖傳》的前面有《燈花婆婆》的一段;《水滸傳》的前面有《洪太尉誤走妖魔》的一段。 《醒世姻緣》更怪了,先敘晁家的長故事,引入狄家的故事,而引入正文之後,晁家的故事依舊繼續說完。後來清朝學者創作的小說如《儒林外史》,如《紅樓夢》,如《鏡花緣》,如《老殘遊記》,各有一篇引子。有時候,這種引子又叫做“楔子”,但這個名稱是不妥當的。元人的雜劇裡,往往在兩折之間插入一段,叫做“楔子”,像木楔子似的。元曲的“楔子”沒有放在篇首的。在篇首如何可用“楔”呢?不但這個引子的體裁可以指示中國小說演變的痕跡,還有別的證據可以使我們明白“章回小說”是出於這種話本的。本書《西山一窟鬼》的引子說:自家今日也說一個士人,因來行在臨安府取選,變做十數回蹊蹺作怪的小說。《西山一窟鬼》全篇不過六千字,那有“十數回”呢?大概當時說話的人隨時添枝添葉,把一個故事拉的很長,分做幾回說完,也有分做十數回的。 《西山一窟鬼》本是一片鬼話,添幾個鬼也不嫌多,減掉幾個也不算短,故可以拉長做“十數回”說完。但寫成話本時,許多添的枝節都被刪節了,故只剩得六千字了。一“回”不是一章,只是一“次”,如明人小詩“高樓明月笙歌夜,此是人生第幾回”的“回”字。說書的人說到了一個最緊要的關頭,——一個好漢綁上了殺場,午時三刻到了,劊子手舉起刀來正要砍下;或者一個美貌佳人落在強暴之手,聳身正要跳下萬丈懸崖,——在這種時刻,聽的人聚精會神,瞪著眼發急,——在這個時候,那說書先生忽然敲著鼓,“鏜,鏜,鏜”,他站起來,念兩句收場詩,拱拱手說,“要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他說了這句話,收了鼓,收​​了攤,搖頭去了。這便叫做“一回書”。本書的《碾玉觀音》分上下兩回,上回之末說崔寧和秀秀逃到潭州同住,這一天崔寧到湘潭縣官宅里承攬了玉作生活,迴路歸家,正行間,只見一個漢子,頭上帶個竹絲笠兒,……挑著一個高肩擔兒,正面來,把崔寧看了一看。崔寧卻不見這漢面貌,這個人卻見崔寧,從後大踏步尾著崔寧來。正是:誰家稚子鳴榔板,驚起鴛鴦兩處飛!這正是全書的吃緊關頭,但說話人說到這裡,念了兩句收場詩,忽然停止了。“第一回”便完了。下回說話人卻遠遠地從劉兩府的一首詞說起,慢慢說到崔寧的東人郡王派了郭排軍送錢與劉兩府,路上遇著崔寧。這種分段法,和後來的小說分“回”完全相同。如《水滸傳》第八回之末寫林沖被綁在樹上,薛霸便提起水火棒來,望著林沖腦袋上劈將來。可憐豪傑束手就死!正是:萬里黃泉無旅店,三魂今夜落誰家?畢竟林沖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又如第三十回之末寫武松和庵里那個先生相鬥,兩個鬥到十數合,只聽得山嶺旁邊一聲響亮,兩個里倒了一個。但見:寒光影里人頭落,殺氣叢中血雨噴。畢竟兩個里廝殺倒了一個的是誰,且聽下回分解。我們拿這兩條例子來比《碾玉觀音》的分段之處,很可以看出“章回小說”是從這些短篇話本里演變出來的了。我有一天問汪原放先生道:“你看這幾篇小說之中,那一篇作得最好?”原放說:“我看《拗相公》一篇最好。作者要罵王荊公的新法,要寫一位“拗相公”,便捏造出一個故事來,處處寫新法害民,處處寫出一種天怒人怨的空氣,同時處處寫一個執拗的王荊公,總算能達到作者的目的了,所以我說這篇最好。”原放的話頗有見地。這八種之中,《拗相公》一篇必是智識階級中人所作,章法很有條理,內容正代表元祐黨人的後輩的見解,但作者又很有點剪裁的能力,單寫王安石罷相南歸時途中親身經歷的事,使讀者深深地感覺一種天怒人怨的空氣。 《宣和遺事》裡也有罵王安石的一大段,但毫無文學意味,比起這篇來,真是天懸地隔了。我們在今日也許要替王安石打抱不平,為他辯護,但我們終不能否認南宋時代有這種反對他的輿論,也終不能否認這篇《拗相公》有點文學的趣味。罵人罵的巧妙,便成一種藝術。此篇中寫王安石踏月而行,在一個老嫗的茅屋內借宿。第二天——將次天明,老嫗起身,蓬著頭,同一赤腳蠢婢,趕二豬出門外。婢攜糠秕,老嫗​​取水,用木杓攪於木盆之中,口中呼“羅,羅,羅,拗相公來”!二豬聞呼,就盆吃食。婢又呼雞,“喌,喌,喌,王安石來”!群雞俱至。江居和眾人看見,無不驚訝。荊公心愈不樂,因問老嫗道:“老人家何為呼雞豕之名如此?”老嫗道:“官人難道不知王安石即當今之宰相?拗相公是他的諢名。自王安石做了相公,立新法以擾民,老妾二十年孀婦,子媳俱無,止與一婢同處,婦女二口也要出“免役”、“助役”等錢。錢既出了,差役如故。老妾以桑麻為業,蠶未成眠,便預借絲錢用了;麻未上機,又借布錢用了。桑麻失利,只得畜豬養雞,等候吏胥裡保來徵役錢,或準與他,或烹來款待他,自家不曾嚐一塊肉。故此民間怨恨新法入於骨髓,畜養雞豕都呼為拗相公:今世沒奈何他,後世得他變為異類,烹而食之,以快胸中之恨耳。”荊公暗暗垂淚,不敢開言。 ……這個老嫗的政論固然是當日士大夫的議論,不見得一定代表民間的輿論,卻也未必完全出於捏造。王荊公在幾年之中施行了許多新法,用意也許都很好,但奉行的人未必都是好人:大臣可信,而小官未必可靠;縣官也許有好人,而吏胥裡保未必不擾民敲詐在一個中古時代,想用乾涉主義來治理一個大帝國,其中必不免有許多小百姓受很大的苦痛。干涉的精神也許很好,但國家用的人未必都配干涉。不配干涉而偏要干涉,百姓自然吃苦了。故王安石的敢做敢為,自然可以欽敬;但當日一班正人君子的反對新法,也未必完全沒有事實上的根據。《拗相公》一篇裡有許多誹謗王荊公的故事,都是南宋初年的元祐後輩捏造出來的,讀者不可深信。如蘇老泉的《辨姦論》全是後人的偽作,曾經李紱和蔡上翔證實了。又如荊公恍惚見兒子王雱在陰司受罪,如邵雍天津橋上聞杜宇而歎,如“誤吞魚餌”的故事,都是偽造的話。讀者若有興趣,當參考李紱的《穆堂初稿》(卷四十六),蔡上翔的《王荊公年譜》,(此書原本不易得,有楊希閔刻《九家年譜》中的節本)及梁啟超的《王荊公》。以小說的結構看來,《拗相公》一篇固然很好,但此篇只是一種巧妙的政治宣傳品,其實算不得“通俗小說”。從文學的觀點上看來,《錯斬崔寧》一篇要算八篇中的第一佳作。這一篇是純粹說故事的小說,並且說的很細膩,很有趣味,使人一氣讀下去,不肯放手;其中也沒有一點神鬼迷信的不自然的穿插,全靠故事的本身一氣貫注到底。其中關係全篇佈局的一段,寫的最好,記敘和對話都好:劉官人馱了錢一步一步挨到家中敲門,已是點燈時分。小娘子二姐獨自在家,沒一些事做,守得天黑,閉了門在燈下打瞌睡。劉官人打門,他那里便聽見?敲了半晌,方才知覺,答應一聲:“來了!”起身開了門。劉官人進去,到了房中,二姐替劉官人接了錢,放在桌上,便問:“​​官人何處挪移這項錢來?卻是甚用?”那劉官人一來有了幾分酒;二來怪他開得門遲了;且戲言嚇他一嚇,便道:“說出來,又恐你見怪;不說時,又須通你得知。只是我一時無奈,沒計可施,只得把你典與一個客人。又因捨不得你,只典得十五貫錢。若是我有些好處,加利贖你回來;若是照前這般不順溜,只索罷了!”那小娘子聽了,欲待不信,又見十五貫錢堆在面前;欲待信來,他平白與我沒半句言語,大娘子又過得好,怎麼便下得這等狠心辣手?疑狐不決,只得再問道:“雖然如此,也須通知我爹娘一聲。”劉官人道:“若是通知你爹娘,此事斷然不成。你明日且到了人家,我慢慢央人與你爹娘說通,他也須怪我不得。”小娘子又問:“官人今日在何處吃酒來?”劉官人道:“便是把你典與人,寫了文書,吃他的酒才來的。”小娘子又問:“大姐姐如何不來?”劉官人道:“他因不忍見你分離,待得你明日出了門才來。這也是我沒計奈何,一言為定。”說罷,暗地忍不住笑;不脫衣裳,睡在床上,不覺睡去了。那小娘子好生擺脫不下:“不知他賣我與甚色樣人家?我須先去爹娘家裡說知。就是他明日有人來要我,尋道我家,也須有個下落。”沉吟了一會,卻把這十五貫錢一垛兒堆在劉官人腳後邊。趁他酒醉,輕輕的收拾了隨身衣服,款款的開了門出去,拽上了門,卻去左邊的一個相熟的鄰舍,叫做朱三老兒家裡,與朱三媽借宿了一夜,說道:“丈夫今日無端賣我,我須先去與爹娘說知。煩你明日對他說一聲,既有了主顧,可同我丈夫到爹娘家中來討個分曉,也須有個下落。”那鄰舍道:“小娘子說得有理。你只顧自去,我便與劉官人說知就理。”過了一宵,小娘子作別去了。這樣細膩的描寫,漂亮的對話,便是白話散文文學正式成立的紀元。可以比上這一段的,還有《西山一窟鬼》中王婆說媒的一段,同《海陵王荒淫》中貴哥、定哥說風情的一大段。這三大段都代表那發達到了很高的地步的白話散文;《五代史平話》裡,《宣和遺事》裡,《唐三藏取經》裡,都沒有這樣發達完全的白話散文。我從前曾很懷疑宋元兩代的白話文學發達的程度。在我的《水滸傳考證》裡,我曾說:元朝文學家的文學技術程度很幼稚,決不能產生我們現有的《水滸傳》。我又說:我從前也看錯了元人的文學在中國文學史上的位置。近年我研究元代的文學,才知道元人的文學程度實在很幼稚,才知道元代只是白話文學的草創時代,決不是白話文學的成人時代。(《胡適文存》初排本卷三)我在那時這樣懷疑元代的白話文學,自然更懷疑宋代的白話文學了。但我現在看了這幾種南宋話本,不能不承認南宋晚年(十三世紀)的說話人已能用很發達的白話來做小說。他們的思想也許很幼稚(如《西山一窟鬼》),見解也許很錯誤(如《拗相公》),材料也許很雜亂(如《海陵王荒淫》,如《宣和遺事》),但他們的工具——活的語言——卻已用熟了,活文學的基礎已打好了,偉大的小說快產生了。一九二八年九月十日夜《胡適文存三集》卷八








梁思永
梁思永(1904年11月13日-1954年4月2日)[1][2]考古學家梁啟超第三子,原藉廣東省新會縣,出生於澳門[3][4][5]。幼年曾在日本念小學,回國後進入清華學校留美班,1923年畢業後赴美國留學,攻讀考古學人類學,1930年獲得哈佛大學碩士學位後,回國進入中央研究院史語所考古組。1930年至1931年先後參與黑龍江昂昂溪遺址、通遼河新石器時代遺址、河南安陽小屯和後岡、山東歷城龍山鎮城子崖等地的考古發掘工作。隨後因患烈性肋膜炎臥病兩年,1934年漸癒後即赴安陽主持西北岡的發掘工作,直至抗日戰爭爆發始隨史語所遷往四川[4]。1954年病逝於北京[1]
他在殷墟第四次發掘過程中,確認柱礎石、窖穴等考古遺跡,復原建築遺址,確認了仰韶文化龍山文化商代文化的疊壓關係,成為中國考古學的典範。1948年與其兄梁思成(建築學家)同時獲選為第一屆中央研究院院士

[編輯] 著作

  • 《城子崖遺址發掘報告》
  • 《梁思永考古論文集》
  • 《侯家莊》(高去尋補輯)

[編輯] 參考資料

  1. ^ 1.0 1.1 中央研究院 梁思永院士基本資料
  2. ^ 三舅梁思永1904年11月13日誕生在澳門,他是王桂荃婆的長子,是梁啟超的次子,比二舅小4歲。 吳荔明著.《梁啟超和他的兒女們》.北京大學出版社,2009.01.第188頁
  3. ^ 亦說上海、日本橫濱
  4. ^ 4.0 4.1 中央研究院史語所 世紀考古大發現 殷墟史話 學者小傳 梁思永
  5. ^ 科學領域網站 考古學家 梁思永

周德偉與胡適之先生




海耶克(Friedrich Hayek1899-1992)的思想為什麼要加一古典? 我想海耶克思想之無以為繼或許是很自然的,因為20世紀的學風偏向專業化,所以像海耶克這種通才 (經濟,法律,政治,哲學,心理學,人.類學,科學哲學……)已經快成絕響。在台灣影響最大的海氏暢銷書,是殷海光先生的節譯本,那已是原著二三十年後的事。而這本書是歐美學界所避談的世俗之作。入門書或許是 Hayek On Hayek ,此書台灣有漢譯 (遠流)
周德偉先生1902-1986翻譯的《自由的憲章》(台灣銀行出版)或值得一讀。周先生寫過幾篇介紹海耶克的文章如介紹海耶克給中國知識群眾” 1965海耶克學派的社會思想的研究等也值得讀讀。通俗一點的,或許是1974年周先生在陳忠信先生邀請到東海大學講《如何以美利利天下》 (演講稿陳先生整理發表在《東風》)
或應有一海耶克學會,多在紫藤盧繼絕學”( 海氏被譽為20世紀第一經濟學家,他的思想著作不會因漢文世界的喜好與否而改變的) 周德偉先生 (1902-86)的一些著作



周德偉 (1962) : "我與胡適之先生" (原收入 又收入 有刪節 錯字多的 自由哲学与中国圣学 北京:中國社會科學 2005 pp.263-304
這篇其實是周德偉先生的自述
不過稍微介紹他與胡適的十來次會面 2-3次設宴
再怎麼說 還是可以翻翻

豈有文章覺天下
忍將功業告蒼生

周德偉


1. 人文現象的領悟 1
2. 人的行動與文化的發展 35
3. 經濟與行動 68
4. 歷史與歷史哲學 106
5. 功效主義重詁 178
6. 社會與戰爭 206
7. 經濟政策與經濟學 245
8. 階級鬥爭論評估 278
9. 試擬國民黨當前的政治主張 1957 295
10. 介紹海耶克給中國知識群眾 1965 313
11. 海耶克學派的社會思想的研究 328
12: "我與胡適之先 生"*(1963) pp.348-86


26: 與胡適之先生函三件 (1959-1960) pp.482-87




周德偉先生在Google Books: 第一頁

搜尋結果

  1. 周德偉 - 1962 - 512 頁 - 摘要檢視

    books.google.com - 其他版本 - 新增至「我的圖書館」
  2. 無封面圖片
    周德偉 - 1968 - 502 頁 - 摘要檢視

    books.google.com - 新增至「我的圖書館」
  3. 無封面圖片
    周德偉 - 1968 - 692 頁 - 摘要檢視

    books.google.com - 新增至「我的圖書館」
  4. 周德偉 - 1968 - 164 頁 - 摘要檢視

    books.google.com - 其他版本 - 新增至「我的圖書館」
  5. 無封面圖片
    周德偉 - 1964 - 24 頁 - 摘要檢視

    books.google.com - 其他版本 - 新增至「我的圖書館」
  6. 無封面圖片
    周德伟 - 2004 - 342 頁 - 無預覽
    本书收录了《西方的自由哲学与中国的圣学》、《哈耶克论中国之法治评议》、《论中国历史上可以无保障人权的制度》等文章。
    books.google.com - 新增至「我的圖書館」
  7. 無封面圖片
    周德伟 - 2005 - 367 頁 - 無預覽

    books.google.com - 新增至「我的圖書館」
  8. 無封面圖片
    Friedrich August Hayek, 周德偉 - 1973 - 640 頁 - 無預覽

    books.google.com - 新增至「我的圖書館」
  9. 無封面圖片
    周德偉 - 1952 - 52 頁 - 無預覽

    books.google.com - 新增至「我的圖書館」
  10. 無封面圖片
    周德偉 - 1975 - 670 頁 - 無預覽

    books.google.com - 新增至「我的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