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9日 星期一

1949年3月22日“中國文化裏的自由傳統”的講演。6000聽眾

1949年3月22日胡適之先生到台灣。 27日還由傅斯年、黃朝琴陪同到中山堂作題為“中國文化裏的自由傳統”的講演。6000聽眾     留台1周----月底返回上海。

 簡單講稿見新生報
改正稿  :年譜長編  頁2078-81
 可惜缺照片



胡适中国文化里的自由传统

www.tobebooks.net/Article_Print.as... - Cached - 轉為繁體網頁 - Translate this pageShare
中国文化里的自由传统胡适. 中国思想的先锋老子与孔子,可以说是自由主义者。老子说:“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孔子说:“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


1949年3月,胡適曾到台灣。3月27日下午,應台灣省議會和文化團體的邀請 發表演講。他由傅斯年陪同到達台北市中山堂,台下固然早已滿座,連台上都擠滿了人,只給胡適留下一方站立的位置。胡適那天的演講題目是《中國文化裡的自由 傳統》,他指出自由不是舶來品,我們「古已有之」。他以中國古代傳統中的諫官御史、史官制度做為例證,並把孔子、老子、孟子都稱為自由主義者,認為王充的 《論衡》從帝國時代就開闢了自由批評的空間,而在范縝、韓愈和王陽明身上都充注了自由主義的精神。他結論說:「假如有一天我們都失去了自由,到那時候每個 人才真正會覺得自由不是奢侈品,而是必需品。」

1949年,大陸眼看就要由中共接掌政權,有些人已經有了「自由是有產階級的奢侈品,人民並不需要自由」的論調。胡適這篇演講,顯然是有感而發,而且有強烈「針對性」。嗣後他又聯合雷震等人在台灣辦《自由中國》雜誌,和「不自由的中國」隔海抗衡了。

2012年10月28日 星期日

獨立時論


崔書琴信五通
 附  獨立時論社徵稿啟事一件


1947年胡適在獨立時論發表幾篇文章.
8月1日眼前世界文化的趨向( 北平中央電台廣播)
8月24 我們必須選擇我們的方向

9月28 爭取學術獨立的十年計畫

獨立時論集

, Volume 1
Front Cover
北京大學出版部, 1948 - 174 pages

同属新自由主义 胡适为何不给储安平的杂志写稿
2011年02月12日 09:49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周为筠
字号:T|T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资料图:储安平
胡适这段时间并不是封笔不问世事,而是把多数文章发在一本叫《独立时论》的刊物上。1947年9月28日,胡适在《独立时论》上发表《争取学术独立 的十年计划》。此文发表前胡适在文中所提及主张已广受关注,储安平曾在此文发表之前就致函胡适,希望《观察》能首发此文,但胡适却以已先投《独立时论》为 由拒绝。
不过,胡适最终同意《观察》转载此文,同时为《观察》题词:“要那么收获,先那么载。”胡适用此语来表达自己的信仰,也希望别人相信这句话的道理。 从这区区几个字来看,胡适对《观察》的态度是有所保留的。当然,《观察》奉行的基本原则和立场胡适是支持的,但在具体观点和价值评判上,双方恐怕就差异万 千了。


  [PDF] 

独立时论" 群体研究

file.lw23.com/.../e3d5aabd-ee0c-4880-87cb... - 轉為繁體網頁 - Translate this page
File Format: PDF/Adobe Acrobat - Quick View
by 郑志峰 - Related articles
摘要:战后,以胡适为领袖的“独立时论”群体成员得以群聚,除了胡适的强大号召力外,最有力 ... 关键词:“独立时论”群体;胡适;北京大学;民主教授群体;政治化与分化 ...

白話文學的終身大事 九項全能的學者 胡適 (歐陽哲生)




歐陽哲生連稱呼傳主都搞不清楚
 
白話文學的終身大事 九項全能的學者 胡適

2008/5/3 作者:歐陽哲生


五四運動發生於1919年的5月4日,開創了華人文學新時代,深化了新文化運動的影響,在歷經89年後的今日,華人文壇承襲新文化運動的精神,今日已演變 多樣風貌,豐富多彩的表現形式,一再替文壇寫下新頁。時值5月「當代人物」版此次選擇五四具代表性人物:胡適、魯迅、徐志摩、林語堂、梁實秋,與讀者一起 回顧五四的精神。


胡適是第一位提倡白話文的學者,五四運動時期,提倡健全的個人主義精神。胡適了不起之處,便是 他原是我國新文化運動的開山宗師,但是經過五十年之考驗,他既未流於偏激,亦未落伍。始終一貫地保持他那不偏不倚中流砥柱的地位。開風氣之先,據杏壇之 首;實事求是,表率群倫,把古老的文明,導向現代化之路。熟讀近百年中國文化史,群賢互比,胡適是當代第一人!



  胡適是五四新文化運動與白話文運動的開創者,以及自由主義思想的傳播者,他在年輕時即已名滿天下。藉德先生(民主)及賽先生(科學)兩虛擬人物做代表,畢 生提倡民主及自由,主張「科學的人生觀」其名便是由「物競天擇,適者生存」而來,又領導文學革命,致力於白話詩文的倡導與創作,他在學術上影響最大的是提 倡「大膽的假設、小心的求證」的治學方法。


「白話」做為文學語言改革基礎


 胡適也是中國新詩的開山祖,早在民國六年一 月,他即發表「文學改良芻議」,提出當時文學的八個主張,也就是後來的八不主義:1.不做言之無物的文字、2.不做無病呻吟的文字、3.不用典、4.不用 套語爛調、5.不重對偶文須廢駢詩須廢律、6.不做不合文法的文字、7.不摹倣古人、8.不避俗話俗字。他主張使用「白話」做為文學語言改革的基礎。

  此外,胡適晚年有感於一個自由與開放社會亟需「包容」的精神,因而提出「自由與容忍」一文。他認為,自由不僅包括個人的自由,還需要對他人自由與不同思想 異見的尊重,這就是容忍。他甚至說:「容忍比自由還更重要」。自由民主、進步務實、理性包容,構成胡適思想的精義。它意味著任何一種思想主張不僅需要公開 的懷疑和討論,更需要在實踐中檢驗其效果,才足以辨識真偽。而對不同政治的歧見,我們也有必要加以了解,公開探討,才能在實踐中檢證對錯是非。




 至於什麼是胡適思想的精義?這裡摘錄《胡適文選》的一段話:

  「我的思想受兩個人的影響最大,一個是赫胥黎(1894-1963,英國作家 HC案: 作者將祖與孫弄錯),一個是杜威先生(1859-1952,美國哲學家、教育家)。赫胥黎教我 怎樣懷疑,教我不信一切沒有證據的東西;杜威先生教我怎樣思想,教我處處顧到當前的問題,教我把一切學說理想都看作待證的假設,教我處處顧到思想的結 果。」

國語的文學 文學的國語

 胡適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研讀期間,師從約翰‧杜威,使其終生服膺實驗主義 (pragmatism)哲學。北大學生對教師素來挑剔,北京大學學生顧頡剛介紹傅斯年去聽胡適上課,以決定要不要將這個新來的留學生從北大哲學系趕走。 傅斯年聽了幾次課以後,他評價胡適:「這個人,書雖然讀得不多,但他走的這一條路是對的,你們不能鬧。」於是胡適留在了北大哲學系。




 1917年,當時胡適還是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生,他在「新青年」上發表「文學改良芻議」,提倡使用白話文寫作,石破天驚,引起很大反響。


後 來唐德剛在「胡適雜憶」中透露,胡適當時寫那篇文章,原是在美國主編的「留學生季報」用的,只是抄了一份給陳獨秀主持的「新青年」。想不到卻因此造成中國 的新文學運動。胡適並發表論文指出,中國若想有活文學必須用白話,必須用國語,必須做國語的文學」,主張「國語的文學,文學的國語」。



1960年,胡適赴美出席中美學術會議于右任至機場歡送。(圖/陳明輝提供)



1920年胡適出版中國新文學史上第一部白話詩集「嘗試集」,新詩充滿試驗性質,並不成熟。詩人余光中認為「胡適等人在新詩方面的重要性也大半是歷史的,不是美學的」。第一個用白話寫作獨幕劇「終身大事」,確立了現代話劇的新形式。



新紅學派 考據派的創始人

  胡適在中國現代學術方面,是較早引入西方方法來研究中國學術的。他首先採用了西方近代哲學的體系和方法研究中國先秦哲學。蔡元培讚揚胡適《中國哲學史大 綱》的長處是「證明的方法、扼要的手段、平等的眼光及系統的研究」,稱其為「第一部新的哲學史」。胡適也是新紅學派─考據派的創始人,可以說是將小說納入 了學術研究正軌的第一人,取代蔡元培為代表的「索隱派」舊紅學。胡適在古典小說紅樓夢、水滸傳、西遊記、三國演義、三俠五義、海上花列傳、兒女英雄傳、官 場現形記、老殘遊記等十二部小說的研究皆卓然有成,著述六十萬言,結集為「中國章回小說考證」出版。




1946年,胡適回國,左為傅斯年。(圖/本報資料照片)




胡 適是已逝女作家蘇雪林一生最仰慕與敬重的人。他們二人既有師生之緣,又有同鄉之誼,自 1919 年蘇雪林就讀北京女高師,列胡適門牆為受業弟子,到 1962 年胡適仙逝南港中研院,蘇、胡之間亦師亦友的深厚情意長達四十餘年。蘇雪林晚年在回憶錄《浮生九四》中,用深情的筆觸稱頌恩師:


「胡先生有一個足使萬人景仰的光輝人格,有一股卓立不阿,興頏立儒的道德勇氣,有一種異常誠摯的追求真理的熱心,以及他光風霽月的襟懷。學問淵博,行誼高尚,侍親孝,與友忠,愛青年的胡適之,在蘇雪林的心目中,是有『現代聖人』崇高地位的。」


超凡處理人際關係的能力


  胡適在寫《中國禪宗史》的過程中接觸到神會與北宗辯論的記載,感到如果不寫神會,就難以寫好禪宗史。1926年,胡適因在巴黎、倫敦相繼發現三卷及一份殘 卷,約兩萬字有關神會和尚的資料,也就是《神會和尚語錄》和《菩提達摩南宗定是非論》,又在倫敦發現了神會的《顯宗記》,他不僅「要把禪宗史全部從頭改 寫」,而且強調「這位大和尚神會實在是禪宗的真正開山之祖,是《壇經》的原作者」。


印順法師認為此為他的結論是不足取的,但在禪宗史的研 究上,仍舊是有貢獻的。若無胡適的論斷在先,日本學界不會有如此多的回應和研究成果,中國禪學研究將不可能達到今日之成就。是故印順法師的研究成果實受惠 於胡適的先前貢獻。胡適說:「一千多年中,幾乎沒有人知道神會在禪宗史上的地位,歷史上最不公平的事,莫有過於此事的了」。


 胡適是二十 世紀中國最具影響力的文化歷史人物。他不僅造就了出色的文化學術成就,而且具有超凡的處理人際關係的能力。憑此能力,他為自己構築了一個廣泛的人際關係網 路。胡適的人際世界可謂三教九流,紅白藍綠,無所不有。如果人們以文化人物來定位胡適的話,那麼他的人際世界則比通常意義上的文化名人的確要複雜得多。


1949年胡適離開大陸後,遺留在北平的胡適私人檔案保存著數以千計的來往書信,其中記憶體的一封信頗能說明胡適當時在社會上的聲譽:



胡老先生:

《史(記)》、《漢(書)‧季布傳》中有句話說『得黃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諾』。李白《上韓朝宗書》也說過:「生不用幫萬戶侯,但願一識韓荊州。」

 如今中國的先生,真是學界的季布和韓荊州呀!而我既得一識先生,並得先笁生一諾,也就不止于封萬戶侯和得百斤了!這是何等的榮幸。(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所藏:《胡適存件》第1435號)

 寫信的人雖說是一個不知名的人,但他將胡適在學界的地位類比于現代的韓荊公,可見胡適當時聲譽之高、地位之顯赫。


少年成名 身價十倍

 胡適的人際世界是一個有趣的話題。他的人際交往圈,隨著他年歲的增長和知名度的升高,可以說在迅速的擴大。胡適的人際世界從其一生走過的路程來看,在地域上主要有三個圈:安徽、北京大學、美國。



胡適祖孫三代同堂的舊照,由左至右為剛去世的胡適長子胡祖望、胡適、長媳曾淑昭,前面是胡祖望長子胡復。(圖/胡適紀念館提供)


安 徽是胡適的家鄉,胡適兒童時代在績溪生活了九年,這裡有一大幫他的親戚鄉友,他娶的妻子江冬秀是旌德的名門閨秀,江家也有不少沾親帶故的社會關係。胡適講 國語帶徽州腔,喜歡吃「徽州鍋」,等到他成名時,他周圍的親戚老鄉前來攀附的人自然不少,或登門求學,或要求介紹工作,或慕名拜訪;加上江冬秀本人沒有職 業,接待親戚同鄉幾乎成了她的一大愛好。來者不拒,訪客自然越來越多。在北京的「胡宅」幾乎成了安徽會館。胡適是一個重鄉情的人,從他口述自傳第一章述說 「故鄉和家庭」的「夫子之道」可以見出他對家鄉的深厚感情。



 北京大學是胡適的發祥之地,在那裡他工作了近十八年,他與北大的關係既長且 深。北大有他的大批同事、學生和朋友。北大作為中國的最高學府,在教育界、學術界佔有十分重要的地位,胡適則是「重中之重」,屬於核心人物,校內校外慕名 來訪的人常常是車水馬龍、川流不息。身在深宮的廢帝溥儀受到胡適俗世盛名的吸引,也忍耐不住要求一見胡適。石原皋回憶說,「胡適當年在北大時,少年成名, 許多青年學生及學校中的教職員都願登門拜訪,大有一識韓荊州、身價十倍之勢。可是他非常忙碌,不能所有的客人都接見,難免有時也有擋駕的舉動。因此,惱怒 了一些人,他也覺得不安。不過,他特別喜歡同青年人交朋友,發掘他們,鼓勵他們,直到晚年都是如此。」(《閒話胡適》)



 美國是胡適的留 學之地,他先後赴美九次,在美居留約二十五年時間。在民國時期,中國知識界有一批曾留學歐美的學者,胡適可以說是這一群人中的佼佼者和最有代表性的人物。 不僅如此,胡適也是他們中間最具國際影響的一個人物。唐德剛憶起當年紐約「胡公館」盛況時說:「胡適之在紐約做寓公期間,好多人都笑他是紐約的中國『地 保』。紐約又是世界旅遊必經之地。途過紐約的中國名流、學者、官僚、政客、立、監、國大代表....一定要到胡家登門拜訪。過紐約未看到胡適,那就等於遊 西湖未看到『三潭印月』、『雷峰夕照』一樣,西湖算是白遊了。


 胡適之也就是紐約市的『三潭印月』、『雷峰夕照』....是紐約的八景之一。路過紐約的中國名流,如果未見到胡適,那回家去,真要妻不下織,嫂不為飲,無面目見江東父老了!」



磁力 魅力 親和力


胡 適交友有方,這個方子則是其本身具有一種吸引人的磁力、魅力、親和力,這種能力並不是每一個名人或大人物所擁有的。有些名家個性落落寡歡,在現實生活中不 用說吸引人,就是與之相處也不容易。有些大人物威嚴有餘,人們則只能是敬而遠之。胡適的魅力在於他的溫情與親切,在於他給人以陶醉的學養,讓你感到溫馨, 與之在一起,如沐春風。


唐德剛在《胡適雜憶》一書「我的朋友胡適之」一節中,他總結胡適的交友要素為:


胡適具有一種西方 人所說的「磁性人格」(magnetic personality),這種性格實非俗話「平易近人」、「和藹可親」一類成語所能概況,這是一種與生俱來的秉賦,是一種「上帝的禮物」(Gift from God)。胡適的這種性格,這種秉賦不是用修養功夫修養出來的,而是天生和化育的結果。胡適深得此道而為人們所普遍敬愛。

胡適注意個人為人處世之修養,他治學交友雖深具門戶之見,但是他為人處世則斷無害人之心。這一點是世人能與之相交甚至他的敵人也能與他保持最低限度的「合作」的一個重要原因。


胡適的交往層次高,而他在各行各業裏所交遊的都是些尖端人物,因而嫉妒他的也就不會太多。胡適從不捲入「害人」、「防人」的環境,這也是他在一個複雜的社會環境中維持一生最大清白的重要原因。唐先生的總結可謂深得胡適三昧。


諳中國的人情世故 受西方文化影響


胡適的人緣雖有天然偶成的因素,但與他諳通中國的人情世故,與他的西方文化背景也有著密切的關係。


胡適可以說是一個深具西方人所謂「公共關係」(Public Relation)意識和要領的人物。他留美七年,耳濡目染,深受西方文化的影響,這種技能也在這一時期得以訓練養成。


在處理學問和人事方面,胡適有一句名言:「做學問要於不疑處有疑,待人要於有疑處不疑。」這是他坦蕩、可愛的一面。傳統倫理要求學人「道德文章」兩面俱全,胡適自覺於這一點。


不過凡事均有兩面性,交往面廣,應酬太多,就不免耗費時間和精力,作為「課業」的研究工作和著述撰寫自然就要受到影響,胡適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四十歲以後的胡適在學術事業上沒有多大進展,與這一點不能說沒有關係。


人際關係是人類最複雜的一種關係,胡適背負的「盛名之累」即淵源於此。五四時期,有人送胡適一幅對聯:「譽滿天下,謗亦隨之。」胡適本人常常亦以「暴得大名,不祥」一語作自我警示。

1957年,胡適當選中華民國最高研究機構中央研究院院長,並於隔年4月回到台灣定居就任。自此,胡適多時往返台、美兩地。

1962 年2月24日,於台北參與中央研究院第五屆院士歡迎酒會的胡適,於會議中突發心臟病去世。之後,中華民國政府將胡適於台北的公配居所改建為胡適紀念館。另 外,台北南港當地仕紳李福人,也捐出一片面積達兩公頃,位於研究院附近的個人私地闢建為胡適公園,作為胡適的墓地。

2012年10月24日 星期三

十月 Oct.









On Oct. 21, 1879, Thomas Edison invented a workable electric light at his laboratory in Menlo Park, N.J.





On Oct. 27, 1904, the first rapid transit subway, the IRT, opened in New York City.

胡適日记全集, 第 1 卷 1906-1914





胡適日記全集 , 第 2 卷 1915-1920







胡適日记全集, 第 3 卷 1921-22‎




























胡適日記全集 4 : 1923-1927‎









胡適日記全集 5: 1928-1929
  • On Oct. 29, 1929, stock prices collapsed on the New York Stock Exchange amid panic selling. Thousands of investors were wiped out.


胡適日記全集, 第 6卷 1930-33


On Oct. 17, 1931, the mobster Al Capone was convicted of income tax evasion and sentenced to 11 years in prison. He was released in 1939.















胡適日記全集 7: 1934-1939



胡適日記全集, 第 8 卷: 1940-1952

On October 5, 1947, in the first televised White House address, President Truman asked Americans to refrain from eating meat on Tuesdays and poultry on Thursdays to help stockpile grain for starving people in Europe.


 On Oct. 13, 1943, Italy declared war on Germany, its one-time Axis partner.

 On Oct. 24, 1945, the United Nations charter took effect.   胡適1945年日記從缺很奇怪

胡適日記全集 9 : 1953-1962


On October 1, 1961, Roger Maris of the New York Yankees hit his 61st home run of the season, breaking Babe Ruth's record of 60 set in 1927.
On Oct. 4, 1957, the Space Age began as the Soviet Union launched Sputnik, the first man-made satellite, into orbit.

胡適日記全集, 第 10 卷 索引


 On Oct. 3, 1990, West Germany and East Germany ended 45 years of postwar division, declaring the creation of a new unified country.
不知道中共佔用胡適之先生北京的房子    有沒有給家屬補償

On Oct. 9, 1967, Latin American guerrilla leader Che Guevara was executed in Bolivia while attempting to incite revolution.

 On Oct. 14, 1964, civil rights leader Martin Luther King Jr. was named winner of the Nobel Peace Prize.
On Oct. 15, 1964, it was announced that Soviet leader Nikita S. Khrushchev had been removed from office. He was succeeded as premier by Alexei N. Kosygin and as Communist Party secretary by Leonid I. Brezhnev.

 On Oct. 16, 1964, China detonated its first atomic bomb.

 On Oct. 22, 1962, President John F. Kennedy announced an air and naval blockade of Cuba, following the discovery of Soviet missile bases on the island.

2012年10月23日 星期二

1946-1949 北京大學演講

1946年9月,蒋介石任命胡适担任北大校长。


胡適在北京大學1946年開學典禮上的講話



胡適在北京大學1946年開學典禮上的講話
 
這是北京大學1946年開學典禮的通訊報導。 原在杭州《浙江日報》1946年11月1日、2曰、3曰連載。 其中記錄了胡適校長在北京大學1946年復員後10月10曰在北平的開學典禮上的講話。 這個講話闡述了北京大學的歷史、北京大學的精神和他對北京大學的希望。
胡適校長在北大開學典禮上的講話是《胡適全集》和其它書刊所沒有收集的——作者按語。

 
三十五年雙十節的上午,國會街北大第四院裡面聚集了二千多學生,有些在看北大復員學生所貼的標語和<復員通訊. 開學特刊〉,像《擁護胡校長發揚北大傳統精神一一學術研究自由, 思想言論自由》,《不分臨大輿聯大,北大同學是一家》,《打破士大夫階級的可怕的冷靜,替老百姓宣洩千年以來積壓在統治階級下的苦情與怨恨》,《紀念雙十節要加倍努力爭取中國的和平民主)。 《開學特刊》是貼在六張大桌板上,排立在高大的柳蔭下。 一共有下列四篇文字:《迎接這新的日子》,對學風問題有深刻的討論,《讓我們攜起手來走向中國的黎明》,《歡迎胡校長》,《雙十節感言》。 讀者之中以臨時大學補習班分發來北大的同學最多。 他們以期望的心情讀著民主戰士的牆報。 他 們曾經在一封公開信上說:“我們等待著你們,…嚴冬中等待拿火把的人……你們帶著溫暖來了,你們更帶著勇敢, 帶著堅毅,帶著自由的精神來了。 …是你們給這古城的垂危心臟裡註入了新鮮的血液,是你們使它年青,使它的脈搏活躍,…現在我們謹以青年人的熱情和正直歡迎你們,追隨你們……”
九點五十五分鐘,記者隨著鈴聲進入禮堂。 那是舊眾議院的會議廳。 講台上已經坐有胡適校長和法學院長周炳琳,白髮蒼蒼的文學院長湯用彤,秘書長鄭天挺,訓導長陳雪屏,教務長鄭華熾,長鬍子的越乃搏先生(經濟系主任),楊振聲教授,聞家駟教授等三十多位。 正廳,樓廳和樓廂上坐滿了二千多位同學。 胡先生穿著藍長衫和黑馬褂,戴著全絲眼鏡。 他對著擴音機說:“各位先生,各位同學,今天我們開學,舉行最簡單的開學儀式,這是北大向來的傳統習慣一一開學簡單。”
這時先生關了擴音機說:如果聽不見再用上吧! 於是繼續著說:“今天我們沒有什麼隆重儀式,我個人來與同學說幾句家常的話。北大的歷史,先生們都已知道,然而新來的教授和同學或許不很清楚。”

 
“北大今年是四十八歲,還不夠五十,這四十八年是中華民國的多難之秋.常常開不成學、回憶四十八年的歷史,不無可紀念的地方,我現在將北大的歷史分作幾個時期來說。
“第一個時期,是北大的開創時期,從戊戍到民國五年,從一***八年至一九一六年,是稱為京師大學堂,甚至被認為官僚養成所,那時參加學術的人都是丈化 人,北大已經是當時的文化中心了。第一次革命時,,北大學生有響應的思想,也有響應的傳單。民國三年,二次革命也有響應的傳單與思想,所謂官僚養成所者已 引起了滿清政府典袁世凱政府的注意。幾有解散的危險,假使沒有老輩幫忙的話,北大是早就解散了。
 
“第二時期是革新時期,自蔡先生民國五年來北大,到國民革命時代,十一年中可算是北大的革新時期。蔡先生的言論詩文,你們都已讀過。同事中也有不少是北大 的學生。蔡先生的文章是不帶情感的,不善於說話和吶喊, 寫文章很少三五百字以上的長章。我們和他同事過,知道先生大公無私的精神,致力為學術的目標。
 
“那時候來的新人組織的委員會,剝削了校長的權力,尤其是用人權。組織聘任委員會,負責聘請教員的事。校長用人也要提交聘任委員審查資格,合則留,不合則 退。我舉這例子表示蔡先生確能作領袖,替北大建立新制度。關於剝削校長權力的提議,他說:胡先生提不好,還是我自己提吧! 因此能從全國物色人才,民國五年列十六年,包括五四時代、文學運動、思想革命,北大都享有很大的名譽但是我們現在回憶起來,感覺在蔡先生領導之下,人才並 不夠多。那時的北大轟動了全國,同時,也引起了外界的猜忌,因此蔡先生曾經數次辭職到歐美去休息。
 
“我們前任校長蔣夢麟先生是蔡元培先生的得意學生,以教育家的資格來長北大,蔡先生大遭政府和軍人的猜忌,常以蔣先生的幫助,渡過很大的難關。北大從此被 確認為全國學術思想的中心,然而,當事者亦感覺人才不夠,到國民革命的前夕,重要教職員學生都不能站在革命的前線,犧牲在軍閥之下的頗有人在。”
 
“第三個時期可以說是過渡時期,國民革命雖然成功,軍閥勢力仍然存在。蔡先生此時有志整頓北大,但是政客們不容許這樣做,他們想將北大掌握過去,將北大作 為政治的工具。結果北大從十七年起等於沒有了,變潮平大學區中的一個學院。舊同學奔走呼號恢復北大,那時我們在上海。我說學校不能夠永遠不死,一個學校的 名字雖然沒有了,然而既有一段歷史就不能被取消或埋葬的。就像歷史上的人物不能不死一樣。一定要恢復的話,就要把北大做的更好,所以那時候的複校運動並不 對學校員責人感到興趣。這是從民國十六年到二十年的時候,可以說是北京大學差不多沒有了的時期。
 
“第四個時期,是北大的中興時期,蔣先生辭去了教育部長來任北大校長。我那時正因辦編譯委員會的事情北上,在浦口聽到蔣先生被迫辭去部長的職務而回家的消 息。傅先生和中外學者朋友都覺得應該請先生回來,大家協力助整北京大學。那時侯,北京的教育界真是烏煙瘴氣。北平的校長不願到北平之外,到全國去請教員, 只是在機關里請人兼課,因此有一身而兼三十點鐘課的, 兼三四處課的教授、主任、院長。而有系統的缺課法被發明,每週缺一處的課,像本週缺師大的,下週缺華北的,再下週缺北大的。蔣先生來了,找了百萬基金來維 持北大,利用中華教育基全,設廿二研究講座,整個改造了北大,理科除了一位教授外完全解聘,這不能不說是蔣先生的偉大領導。不知者不能了解,當事者知道北 大的中興時期是蔣先生和現任文法各院長和各位基本教授所造成。蔣先生以大公無私之精種,從全國聘請人才。

蔣先生請劉樹杞先生主持理學院,請周炳琳先生主持 法學院,都付之以完全整頓之權當時文
科因為老朋友多,改革不能像理法學院的徹底。蔣先生說:“適之你做請新人的好事吧!去舊的惡事讓我去做,你做院長新 人由你去聘”。這事情我常常和同事同學提起。不要忘記前校長在中興時期的偉大貢獻和偉大領導。民國二十年九月十七日北大開學了,經九月之籌備,一日而恢復 了北大的光榮,甚至比過去更為光榮,至少理科法科更為充實。開學時大家真高興,不幸第二天就起了九一八事變。那時候起到七七事變的民國二十六年,這七年是 北大的中興期,也是北大最困難的時期,現在在座諸位舊同事是知道的,打到熱河、長城,離北平朝陽門只有三十里了,教育文化機關紛紛將東西南遷。蔣校長堅決 地主張北大不應該搬,絕對不搬一件東西,一本圖書。不然北大​​就不能繼續做研究工作。因為不搬而得偷來時間努力,二十二年到二十六年的功夫,安心做了四 年的工作,那時候省下錢來,蓋房子,造了三大建築、地質館、新宿舍、新圖書館,但並沒有向政府增一錢的預算。造房子安定了人心,他們以為蔣先生一定是有內 線的,非但不遷而且添蓋房子,大概局勢是不要緊的吧!大家充分地利用了蔣先生給的時間,因此北大進步得很快。”
 
“第五個時期,是抗戰開始以後,局面變化得太大,北大放棄了北平,在南京籌備第一個臨時大學,這可說是流亡時期,清華北大南開成立聯合臨時大學。起初遷長 沙,一年以後要遷雲南的昆明,奉昆明八年稱為西南聯合大學。對於這一時期,在座許多北大的同事和同學從昆明來的,知道得比我多得多,因為我並沒有參加這一 時期,我從外面看去覺得至少有兩點偉大值得提的。一、在艱苦的環境中奮鬥,在極困苦中做研究的工作,使得未受苦的人起了百分之百的敬意。兄弟在國外聽到教 授洗馬桶、抱孩子、煮飯,甚至於教授太太擺小攤賣東西以補助生活,我真是逃避了現實,不配來談這段北大重要的歷史。二、是合作精神。各校淪陷後紛紛遷往內 地,組織了不少臨大和聯大,八年中只有西南聯大能夠支持到勝利,合作了八年。且看最近的三校聯合報考和遷校的合作。這點合作精神,不能不說是北大領導之 功。蔣先生說合作是不容易的,要辦只有北大老大哥讓請華南開去出鋒頭。所以選張伯苓為校務委員會委員長,對外就是聯大校長。八年抗戰和二年的複員,凡是可 以出鋒頭的地方.都是讓他們去的,這種合作精神是很值得崇敬的,憑著這,我相信能夠建立新的基礎。
 
“我們現在不敢說,'新北大'、'大北大'然,北大是可算新的,因為抗戰時期北大已經消納於聯大中,除了在精神上還覺得自己還是一個北人人。”
 
“勝利復員之後,人數是大大的增多了。現在報告北大的人數:從聯大復員來的七百五十九人,從臨時大學補習班分發來的一千五百六十二人,一年級新生和試讀生 四五百人,第二是工學院北平區新生九十二人,全國七區招術先修班新生六百八十六人,醫學院試讀生七人,總計是三千五百一十四人。工學院南京區新生、濤暘區 新生還未發榜,此外加上青年軍讀讀生,以及抗戰有功將士的子女和其它政府分發來校的,總計大概要超過四千名,比起聯大來還大一倍,比老北大大三倍。

從前抱殘守缺地只設文法理三院,現在加醫農工三個學院,這局面實在很大,(記者紛紛上前攝影)我們覺得責任和前途也正很大。希望不必說得太高,理想也不要成為夢 想,今天我們覺得困難還很多,可是我們的財產,精神的財產,物質的財產都不少,精神上有蔡蔣二位先生的傳統,三十年來蔡先生的儀風,自由講爭獨立研究的精 神,加上抗戰八年之中吃苦耐勞的精神,我們更不要忘記教員在淪陷期間的奮鬥,如尊事教官白雄這給敵人捉去重刑拷打而不屈不撓,敵人亦無可如何,的確是北大 精神的表現,我現在代表北大來謝謝白先生(白先生起立,在大家鼓掌聲中坐下。)還有孟心史先生、馬幼漁先生、錢玄同先生皆在淪陷期間替中國保全了清白和忠 貞而逝世了。

還有許多職員冒種種困難替學校保留財產。有一位同人抱了蔡先生的油畫像回來說,他在多年困難中收藏了這張像片,我看了不禁流淚。還有一位秘書 冒極大的危險將研究所有的古物帶到上海香港轉運美固。又如沈兼士在輔仁大學作地下工作,後來隱藏不住冒險到內地。這是八年中的吃苦和堅忍的精神遺產。

至於 物質遺產,北大在國立和私立大學之中是最有點基礎的。這裡第四院的十一萬冊圖書,一本都沒有損失,北大圖書館五十萬卷國書亦未毀壞。儀器方面,雖毀去一 些,但大體上還很有基礎。農學院是新設的,醫學院我在這裡可以替北大登登廣告,在世界的地位且不說,在全國不說第一,至少佔第二,人才方面都選全國最好的 人才擔任,設備方面在國內恐怕只有上海醫學院和中大醫學院差可相比。憑這種人才和設備,我們應不悲觀,我們可以鼓勵作小小的夢想。”
 
“我希望大家把學堂當作學堂,做成功今日最高的學術研究機關,使先生半生在全囚學術思想人格上努力作最大努力,貢獻吾人最大的貢獻。這樣的理想不能算誇大,不能算夢想。
“至於如何把北大做到最高學府,我想有兩方面,可以提供給先生批評,給同學考慮。

一、提倡學術研究: 望先生攜學生多做研究,做獨立的創見,做Independent Original Research。 希望各位先生對此精神作高深的學術研究。
 
二、對於學生希培養成能夠充分地利用工具,能夠獨立的研究、獨立的思想。 這一方面是研究學問,另一面是做人。 外面貼著歡迎我的標語,這“自由思想,自由學術”,為什麼不說“獨立思想”呢? 我用“獨立”,因為獨立和“自由思想,自由研究”不同。 北大向來的傳統是如此,思想當然自由,學術也當然自由,不用再說,而獨立精神倒是值得一提的。 自由是對外界束縛的,北大三十年的傳統,並沒有限制先生的思想和學士的研究,自由當作當然的信守。 什麼是獨立呢?“獨立”是你們自己的事,給你自由而不獨立這是奴隸,獨立要不盲從,不受欺騙,不依傍門戶,不依賴別人,不用別人耳朵為耳朵,不以別人的腦子為腦子,不用別人的眼睛為眼睛,這就是獨立的精神。 學校當然給你們自由,然獨立是靠你們自己去爭取的。
“最後,對同學們說,我是無黨無派的人,希望學校也成無黨無派的。這意思不是說個人不能有政治思想,就如宗教思想一樣,我們可以信耶穌,也可以信天主、佛 教,或回教,學校是不干涉的。思想左或右,參加政府黨的左派右派甚至其餘各黨派,都是可以的。

我再說學校只承認各人是學生,不分宗教政治的信仰,絕不因學 生思想宗教而遭歧視,但同時希望個個學生教授把學校當作學校,當作你們的母校,求學問和研究學問,求知做人和訓練做事的機關,不要使得學校慚愧,這是老生 常談;我再說句老生常談的話古人說活到老學到老。我五十六歲才覺得這話意義真深刻,我們若忘了自己是學生,我們會把事情把問題看得容易,所以我批評孫中山 先生知難行易是把行看得太容易,這是武斷,不肯以求知方式去行。

五六歲了還在做學生,當初學農,後來學文學、哲學以及政治、經濟、教育,文學史和歷​ ​史,但今天我還是學生。我說對政治不感興趣,昨天安徽同鄉問我安徽主席是誰教育廳長是誰,我皆的確不知道,的確我還未曾學列。人家說我作一年半載小學生 是逃避發表意見嗎?是客氣嗎?在我的確希望對政治問題和其它一切問題上永遠保持學生的態度。我送諸君八個字,這是與朱子同時的哲學家文學家,作《東萊博議》的呂祖謙先生說的“善未易明,理未易察”。我以老大哥的資格把這八個大字,送給諸位。”(掌聲四起)


 
胡先生請台上各位師長發言,大家都辭謝了,這時先生已經說了一個多鐘頭的話,因向同學道歉,並宣告開學典禮告成(掌聲)
大家在禮堂外面,排成圓形攝影留念。

於是各位教授乘著汽車出了北大四院的鐵門,臨大補習班的同學也紛紛在取腳踏車,有些聚集在柳蔭下讀牆報。




-----

待考
1948年胡适在北京大学演讲

2012年10月22日 星期一

正統性的意欲︰北宗禪之批判系譜 The Will to Orthodoxy: A Critical Genealogy of Northern Chan Buddhism by Bernard Faure and Phyllis Brooks (1997)

正統性的意欲


Bernard Faure
Kao Professor of Japanese Religions
Columbia University

Biography
Bernard Faure, Kao Professor in Japanese Religion, received his Ph.D. (Doctorat d’Etat) from Paris University (1984). He is interested in various aspects of East Asian Buddhism, with an emphasis on Chan/Zen and Tantric or esoteric Buddhism. His work, influenced by anthropological history and cultural theory, has focused on topics such as the construction of orthodoxy and heterodoxy, the Buddhist cult of relics, iconography, sexuality and gender. His current research deals with the mythico-ritual system of esoteric Buddhism and its relationships with medieval Japanese religion. He has published a number of books in French and English. His English publications include: "The Rhetoric of Immediacy: A Cultural Critique of Chan/Zen Buddhism" (Princeton 1991), "Chan Insights and Oversights: An Epistemological Critique of the Chan Tradition" (Princeton 1993), "Visions of Power: Imagining Medieval Japanese Buddhism" (Princeton 1996), "The Red Thread: Buddhist Approaches to Sexuality" (Princeton 1998), "The Power of Denial: Buddhism, Purity, and Gender" (Princeton 2003), and "Double Exposure" (Stanford 2004). He is presently working on a book on Japanese Gods and Demons.

正統性的意欲︰北宗禪之批判系譜

  • 作者:[法]伯蘭特‧佛爾
  • 譯者:蔣海怒
  • 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
  • 出版日期:2010年
  •  
  •  伯蘭特‧佛爾(Bernard Faure),法國著名佛教學者(現移居美國)。1978年佛爾畢業于法國國立東方語言文化學院(Institut national des Langues et Civilisations orientales),獲研究生文憑(Dipl6me d﹀Etudes Approfondies)。1984年,佛爾畢業于巴黎第七大學(University of Paris-VII),獲哲學國家博士(Doctorat d’Etat)學位。1978--1983年期間,佛爾留學日本,先後作為訪問學者和研究生就讀于京都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歷史學京都學派重鎮),從柳田 聖山先生研究禪學(柳田聖山在此期間任教于京都大學,後曾任人文科學研究所所長,以倡導歷史文獻批評學方法研治禪學而知名)。1983年,佛爾移居美國, 先後任康奈爾大學助理教授(1983--1987)和副教授(1987),及斯坦福大學副教授(1987--1994)、教授(1994--1999)、 講座教授(George Edwin Bumell Professor of Religious Studies),現為哥倫比亞大學宗教學系、東亞語言文化系教授,並擔任哥倫比亞大學13本宗教研究中心(Columbia Center for Japanese Religion)主任。 
  •  
  •  

    目錄

    總序 覺醒
    譯序 龔雋
    致謝
    導論
    第一章 神秀與他的時代
    第二章 神秀之教義背景
    第三章 神秀身後的北宗
    第四章 北宗教法之開展
    第五章 禪師淨覺
    第六章 楞伽傳統和東山法門
    第七章 楞伽師資記的文本傳統
    結論
    附錄一 禪學研究:走向“行事的”學術
    附錄二 當前英語世界的禪研究
    參考文獻
    譯後記
    作者簡介

    當我們把禪宗看作中華學術傳統里的一塊自留地,而宣稱只有我們才有資格行使發言權的時候,在國際禪學研究圈中呈現的卻完全是另外一幅圖景。除了胡適和極少 數幾位現代中國禪學研究的著述被經常性地引述外,實際上我們能夠看到研究著述中,很少有來自作為禪學母語的漢語學界的聲音,而幾乎成為歐美和日本學者的天 F﹀。無論我們面對這樣的尷尬處境作如何解釋,也不管我們多麼鄙視洋人的禪學論述,但有一點必須接受,就是在對一項學術進行評判之前,先要對其作較全面和 深切的審查。基于此,近年來我在進行自己專業研究計劃的同時,也花不少時間致力于在漢語佛學界積極推動海外佛學譯業的開展。“欲求超勝,必先會通”。這一 直是我進行這一工作所奉持的原則。

    就我的了解,當今國際有關東亞佛教學,特別是禪學研究領域,本書的作者伯蘭特‧佛爾(Bernard Faure)是一位不能繞過的人物。佛爾堪稱是這一領域“杰出和最有原創性的學者”。1978年,佛爾畢業于法國國立東方語言文化學院(Institut national des Langues et Civilisations orientales),獲研究生文憑(Diplomed’Etudes Approfondies)。1984年,佛爾畢業于巴黎第七大學(University of Paris-Ⅶ).獲哲學國家博士(Doctorat d’Etat)學位。1978—1983年期間,佛爾留學日本,先後作為訪問學者和研究生就讀于京都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歷史學京都學派重鎮),從柳田聖 山先生研究禪學(柳田聖山在此期間任教于京都大學,後曾任人文科學研究所所長,以倡導歷史文獻批評學方法研治禪學而知名)。1983年,佛爾移居美國,先 後任康奈爾大學助理教授(1983—1987)和副教授(1987),及斯坦福大學副教授(1987—1994)、教授(1994—1999)、講座教授 (George Edwin Burnell Professor of Religious Studies),現為哥倫比亞大學宗教學系、東亞語言文化系教授,並擔任哥倫比亞大學日本宗教研究中心(ColumbiaCenter for Japanese Religion)主任。佛爾佛學研究的主題大都是圍繞著東亞佛教而開展,他早年的學術論述和成名之作都集中在東亞禪學上。近來他也把研究視域擴展到中世 紀東亞佛教的性欲觀和密教儀軌等方面。在禪學研究領域,他發表了大量有影響的學術論文,而最重要的研究主要表現在如下三大“批判”中:《無間的修辭:撢佛 教之文化批判》(The Rhetoric of Immediacy:A Cultural Critique of Chan/Zen Buddhism, Princeton: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1991)、《禪的洞見和溢見:禪傳統之認識論批判》(Chan Insights and Oversights:an Epistemological Critique of the Chan Tradition,Princeton: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1993)以及《正統性的意欲:北宗禪之批判系譜》(The Will to Orthodoxy-A Critical Genealogy of Northern Chan Buddhism,California: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1997)。

    這次我們選擇的《正統性的意欲:北宗撢之批判系譜》一書,是根據該書的英譯本而翻譯的。該書的英文本出版稍晚,但它是在佛爾1984年用法文所作博士論 文的基礎上改變而成。因此其所表現的實際上在佛爾的兒大禪學批判中算是最早的一部。他後來的幾部禪學著作,包括他近年主編的《儀式下的禪佛教》(Chan Buddhism in Ritual Context, London:Routledge Curzon,2003)等很多風格和思想方式都可以在他早年形成的這部作品中找到某些痕跡。雖然很難說這是佛爾禪學研究巾最重要的一部,不過在國內日前 塒他的憚史研究還缺乏系統了解的情況下,優先選擇這部書進行譯介,我以為是比較合適的。

    佛爾的禪學研究有著鮮明的“洋格義”風格,這對我們的學術史寫作而言好像是件很忌諱的事情。佛爾就公開聲明,自己的禪學寫作就是要有意識地將禪納入到西方 思想書寫的傳統巾進行論述,在學科交叉的脈絡下對禪思想史和研究史進行多視角的批判性號察。他的這種論述方式也給他的禪學研究帶來了許多我們所意想不到的 結果,其中很多結論都是極富挑戰性,甚至革命性的。這使得他在國際東亞佛學圈內一時間成為極具影響力,而同時也是頗具爭議性的一位學者。無論我們如何評論 佛爾的學術成就,可以說,他的批判性研究在思想和方法論方面給傳統的禪學研究所帶來的新的思考空間和問題意識,都是任何一位嚴肅的禪學研究者甚至佛學研究 者所應該認真面對的。

    雖然禪很早就進入到西方的想象之中,而作為學術的禪學研究卻是在二十世紀初由一批具有國際視野的日本學者——主要是鈴木大拙——帶到西方的。鈴木對西方禪 學研究所起的作用是巨大而又復雜的。盡管上個世紀八十年代西方禪學的研究發生了重要的典範轉移,而主要的問題,還是針對鈴木在西方禪學研究中所發生的效應 而作出的反應。鈴木傳送給西方人的禪學觀念主要是傳統南宗一系所構建的系譜。隨著敦煌禪宗文書的不斷發現,特別是日本柳田聖山等一批學者運用新的資料和文 獻批判的方法對初期禪學史進行了精確研究之後,西方學界才恍然大悟,發現鈴木以那種超歷史和超邏輯的敘述帶給他們的禪學圖式與禪學歷史之問存在著多麼大的 差異。盡管鈴木後來對敦煌禪宗文獻的收集與研究也有所貢獻,但他基本的禪學圖式和觀念完全沒有改變。于是,二十世紀的最後二十年,嚴肅的西方撢學史著作大 都在肅清鈴木禪學史觀念的脈絡中來開展,而這其中最引人注阿的就是對初期禪宗,尤其足達摩和北宗的重新討論。佛爾的這本書與馬克瑞(John R.Mcrae)的《北宗及其初期禪佛教之形成》(The Northern School and the Formation of Early Ch’an Buddhism,Honolulu: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1986)一起,可以說代表了這一時期西方禪學研究的標志性著作。有趣的是,他們都不約而同地選擇了早期禪學史當中的北宗來作為自己的研究主 題,並對東亞禪學研究中的北宗論述進行了很有顛覆性意義的批判研究。在他們看來,東亞佛學研究過于被傳統觀念所影響,以至十禪史研究界一直存在著褒南貶北 的傾向,甚至新的敦煌材料的發現,也只是讓東亞學者在傳統禪學圖式的結構內進行一些細節上的補充、修正和討論而已,根本還沒有動搖到傳統禪宗有關南北論述 的結構本身、佛爾就指出,“北宗禪所遭受的偏見應該在某種程度上得到糾正”。他認為,東亞禪學的歷史觀緣于一種被“傳統”制造出來的“目的論概念”的誤 解,從而把禪宗史解讀為單面的歷史,埋沒r以神秀為代表的北宗所作的貢獻,輕率地把北宗的思想和歷史定位為次級的教派。因此他們試圖通過新材料的研究以及 對中日禪學研究史的分析,重新檢討北宗在傳統禪史譜系和現代禪學論述中那些被“曲解”化了的圖式。

    ……
     
     Marking a complete break with previous scholarship in the field, this book rewrites the history of early Chan (Zen) Buddhism, focusing on the genealogy and doctrine of one of its dominant strains, the so-called Northern school that flourished at the turn of the eighth century.

    The traditional interpretation of the Northern school was heavily influenced by the polemics of one of its opponents, the monk Shenhiu, who characterized the Northern school's teaching as propounding the belief that enlightenment occurred gradually, was measurable, and could be expressed in conventional language. To all this, Shenhiu and his teaching of "sudden enlightenment" were opposed, and Shenhiu's school and its version of history would later prevail. On the basis of documents found at Dunhuang, this book shows how the traditional view is incorrect, that Shenhiu's imposition of a debate between gradual and sudden conceals the doctrinal continuity between the two schools and the diversity of Chan thought in the period. The author buttresses his conclusions by placing the evolution of early Chan in the intellectual, political, social, and economic context of the mid-Tang.

    The book is in three parts. The first part treats the biography and thought of the "founder" of the Northern school, Shenxiu, the nature of his followers, and his affinities for Buddhistic scholasticism. The second part studies the way in which the Northern school, after Shenxiu, adapted to new circumstances: changes in imperial policies, the rise of rival schools, and changes in the nature of its followers. The third part focuses on the internecine struggles around the genealogy of Chan as reflected in the Lengqie shizi ji (Record of the Masters and Disciples of the Lankavatara [School]) by the monk Jingjue. A close reading of this work reveals that it foreshadowed many of the themes and issues that would later come to the forefront in Zen, and contributes significantly to our reassessment of the teachings and practices of "pre-classical" Chan.
     
     
     
     

2012年10月21日 星期日

施肇基(植之)


參考資源 - 胡適紀念館

施肇基述,傅安明記,施肇基遺族印本,《施植之先生早年回憶錄》(無出版項,1958年);胡適序
可惜只有這部分的自傳 ,贊美施肇基將大部分成績歸功下屬 ,可知下屬願意為此種領導賣命。
--

胡適之先生的世界The Many Worlds of Dr. Hu Shih: 傅安明《如沐春風二 ...

2011年5月24日 ... 《如沐春風二十年》內有許多很寶貴的第一手資料。譬如說,它附的胡適先生的一些文稿影印,包括胡適與傅安明談施植之先生早年回憶錄的英譯的一些翻譯 ...
  1. 胡適日記全集: 1953-1962 - Google 圖書結果


    1942.5.19 日記.....有時蔣先生來電給我和他兩人的,他(宋)也不送給我看,就單獨答復了( 手下的施植之封人說的。)昨日我復雪挺一長電,特別抄了送給子文看,並且親筆寫信告訴他,意在問他如何答覆,他今天回我這封短信,說, ...

  2. 胡適日記全集: 1938-1949


    ... 決不能任此外交要職」,最後推薦施植之,許以「以私人助其疏尊輿論」。林斐成兄見此電稿,大不以為然,他不贊成我此時推卻此事。夜與復初長談,他也不贊成我推卻。 ...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施肇基 (《中國名人錄》第五版, 1936年)

施肇基 (1940年左右)

施肇基與他的孩子


《胡適日記
19387,胡適猶豫是否接駐美大使,起初拒絕,推薦施植之先生(7月26)
823有晉麟先生向他說,施先生做為政治家之敬慎風度
“…..做公使,每約了去見總統或外長,前一夕即不多睡,必將要說的話一一想出來,並擬ABCD幾個可能的答復,又一一想好A答法應如何答之………
植之亦甚留心人才
……他自己不是學者,而能用學者,甚不可及也


施肇基(Alfred Sao-ke Sze,1877年4月10日-1958年1月3日),植之,祖籍浙江省杭州府餘杭縣,出生於江蘇省蘇州府吳江縣中國近代著名外交家。

目錄

[隐藏]

[編輯] 青少年時代

施先求學於南京,學習英語一年後因患腳氣病輟學,後於1888年轉入上海聖約翰大學學習。光緒十九年(1893年),隨同中國駐美國公使楊儒赴美,任翻譯生,入華盛頓市立中心中學學習。1897年伍廷芳代楊儒為駐美公使,施肇基博士升任隨員,旋辭職入康奈爾大學學習。
1899年,楊儒出任駐俄羅斯公使,將施肇基博士調來聖彼得堡,並委其以參贊身份隨同赴荷蘭海牙出席國際和平會議。其後,施返美繼續學業。

[編輯] 外交生涯

[編輯] 步入舞台

1902年,施肇基博士獲康奈爾大學文學碩士學位,回國,入湖廣總督張之洞幕。1905年,隨同端方戴鴻慈出使各國考察憲政,回國後被保舉為道員。之後歷任郵傳部吉林省外務部各職。辛亥革命爆發後,清駐美公使張蔭棠辭職,施肇基博士被任命為駐美、西班牙秘魯公使,未及赴任,清廷已垮台。

[編輯] 巴黎和會

1912年3月,施肇基博士入唐紹儀內閣,任交通及財政總長,不久因病辭職。1914年1920年任駐英國公使,其中並與外交總長陸徵祥顧維鈞(駐美)、王正廷(廣州政府代表)、魏宸組(駐比)等人組成中國代表團出席1919年巴黎和會。會後,中國代表團拒絕在出賣山東的和約上簽字。

[編輯] 資深外交官

1921年,施肇基博士赴任駐美國公使,並以首席代表身份率領中國代表團出席華盛頓會議。之後至1929年,除了曾於1923年短暫回國代理外交總長之外,一直擔任中國駐美最高使節。1929年至1932年,再次任駐英公使,並任駐國際聯盟中國全權代表。1932年至1937年再任駐美公使,1935年兩國外交關係升格後任駐美大使
1937年辭職回國,不久抗日戰爭爆發,隱居上海。1941年,施赴美,歷任多職,其中包括聯合國中國代表團高級顧問。




留美博士施肇基在濱江關道黑龍江日報 (本網2007-02-24轉載)哈爾濱走過漫長的一百年,回眸,想起了濱江關道。關道衙門,從廢墟中站起來,卻遺忘了曾使它令洋人刮目相看的施肇基!施肇基,這位祖籍浙江杭縣的留美博士。 1908年至19​​10年裡的26個月,他曾被清廷以正四品頂戴委以哈爾濱海關道、濱江道道台。受任時雖年僅31歲,但小小年紀已有15年與洋人打交道的經歷。他16歲隨出使“美日秘國”的欽差大臣到華盛頓做翻譯學生。 22歲被清廷駐俄欽差大臣邀到聖彼得堡幫忙一年。 1902年留學回國,入張之洞幕府。 1905年,施肇基隨五大臣出國考察,時年28歲。第二年,出任京漢鐵路督辦。他是在京漢鐵路督辦的任上,被調任濱江關道的。委派這樣一位人才到開埠不久的哈爾濱出任道台,與其說朝廷對邊城的重視,不如說清廷對哈爾濱乃至極北邊疆形勢的憂慮。其時,與哈爾濱命運攸關的中東鐵路全線通車才5年,哈爾濱開埠設治不足三年。日俄戰爭硝煙未散,受戰爭刺激的各國列強紛紛插手東北事務,爭先湧入哈爾濱。沙俄於1907年1月14日在哈爾濱設立領事館,七天​​后,美國領事館便在哈爾濱掛牌;兩個月後,日本駐哈爾濱領事館開張;緊接著法國領事館在哈爾濱出現。此後,西班牙、德國等國家也相繼在哈爾濱開設領事館。哈爾濱陡然風緊雲急,成了列強角逐的新舞台。與此同時,由於日俄戰爭驅動,哈爾濱人口從1903年的四萬四千餘人,猛增至1905年的25萬人。其中,傅家店人口達15萬。偏偏此時,因沙俄戰敗,俄國在哈爾濱的勢力大大衰退,致使哈爾濱經濟蕭條,僅房租就下降了10-20倍。更為糟糕的是,首任濱江道道台杜學瀛雖因在任時“頹靡自私,罔知政體”被朝廷革職,但其初創的關道衙門徇私舞弊之風盛行,辦事效能低下。施肇基走馬上任,面對內政外交上的種種難題,自然想從整頓關道衙門入手。他就此事向道台衙門掌文案的畢祖光先生求教,畢祖光建議:“道署之人,不必多換,'就生不如就熟',只要長官不貪,下屬焉敢舞弊?”施肇基虛心採納此議,從自己做起力戒徇私舞弊,除本人應得的“薪俸公費之外,不納分文額外收入”。結果,他到任後,“未換舊人,而前弊俱去”。按規定,濱江關道負有巡防吉林省西北一帶地方,兼管哈爾濱等處商埠以及關稅、刑名事務,下轄新城、雙城、賓州、五常四府和濱江、榆樹二廳及長壽、阿城二縣。事務繁雜程度及施肇基當時的心情,可從他的早年回憶中察知。他說,“餘在(濱江關道)任26個月……經辦事務煩而且重,前任後任無一終局者”。 (《施植之先生早年回憶錄》)

偏偏他自己又是“一出洋學生,對國內情形隔膜”,如何不辜負國家委命,使自己擺脫在任“無終局”的命運,曾幾度困擾過施肇基
好在他畢竟受過良好的教育,經辦過大大小小的政務。在濱江關道處理本埠民事時,他一改前任專橫跋扈的作風,依靠道衙內畢祖光等屬員,發揮他們“思慮周詳,文筆圓到”的長處。由是關道政風為之一新。與此同時,施肇基集中精力以自己受過西方教育的優勢,經常拜訪各國駐哈爾濱的領事及中東路局,視察轄區的各處海關、商埠、處理錯綜複雜的涉外事務。他處理地方事務與外交的能力,很快征服了洋人。當時,“英國駐哈爾濱領事SIY嘗告同僚雲:此間交涉事項宜多遷就施道台,使其久於其任,施道台若離任,其規模辦法必皆隨之俱去。因其方法甚新,同時中國官吏不能行其法也。”(《施植之先生早年回憶錄》洋人認識到施肇基執掌濱江關道的重要性,盡力維護他,這為施肇基處理涉外事宜提供了有利條件。當時,濱江關道最艱鉅的工作是處理轄區內沙俄侵犯中國主權的事。施肇基上任不久,即奉命與東三省總督代表到沙俄中東鐵路公司談判,收回松花江的航行管理權。松花江航行管理權問題,一直是清政府的棘手問題。 1900年(清光緒二十六年)爆發“庚子事件”,俄軍乘機佔領東三省,同時藉機攫取了松花江航行管理權。中國政府多次指責沙俄侵犯中國主權的行為,都無效。 1908年5月,施肇基到任後,對前任未能完成的這項任務,進行了仔細的調查分析。在第一次與中東鐵路總辦霍爾瓦特的談判中,施肇基就援引國際法,明確提出了撤消俄國在哈爾濱成立的水利會,收回松花江航行管理權的主張。由於施肇基談判有理有據,深得東三省總督的欣賞。後來,總督將談判事宜全部委託施肇基。施肇基在第二輪談判時(1908年10月),終於使沙俄低頭,同意撤消俄國在哈爾濱成立的水利會。 11月21日,施肇基代表中國政府接收了沙俄的水利會。在新的行船章程製訂前,中國方面製訂了《水利會暫行章程》,收回了松花江的航行管理權。接著,施肇基又於1909年6月為抵制俄船獨占松花江航運的局面,他奏請獲准宣布松花江對各國開放,並在哈爾濱、三姓、拉哈蘇蘇設立海關,開徵關稅。從有關史料看,施肇基在濱江關道任上遇到的最麻煩的事,是與清廷外務部一起反對沙俄在中東鐵路界內搞“自治”的陰謀。早在1902年,沙皇在俄羅斯全境推行城市自治。 1905年俄財政大臣提議,將俄城市自治規則推廣到中東鐵路租界內,並成立了相應的“哈爾濱實施自治問題審議委員會”。其用心,是想以“自治”為名,分裂、吞併中國領土。 1906年沙俄財政、外交、陸軍大臣召開特別會議,討論由俄國滿洲軍後方總司令伊万諾夫中將為首的“哈爾濱實施自治問題審議委員會”提出的所謂《哈爾濱自治草案》,並通過《在中東鐵路附屬地內建立民​​政處大綱》10條。這期間,清政府對此毫無反應。 1907年8月,沙俄財政部顧問希鮑夫來到哈爾濱,在哈爾濱逗留近半年,緊鑼密鼓策劃哈爾濱“自治”,通過、頒布了《哈爾濱自治公議會章程》。中國也未採取對策,等到施肇基上任,沙俄策劃的哈爾濱“自治”已進行兩次預選,一次正式選舉,產生了“公議會”、“公議會董事會”。董事會在不到​​半年的時間裡已開了五六次會,從中東鐵路方面接受了商務、公園泵站、上下水、水塔、消防、教育、城市規劃、醫療衛生、房地產稅收等市政管理權,還頒布了《商業稅收規則》、《城市建設規則》、《保持街道衛生規則》、《房地產稅收規則》等條例。面對這種事實,清政府直到1909年3月,才派出外務部尚書兼會辦大臣梁效彥會同施肇基,與俄使廓索維茲,中東鐵路管理局局長霍爾瓦特等就在中東鐵路界內搞“自治”,設“公議會”的問題舉行談判。首次談判,無果而終。施肇基又設計利用美英與日俄的矛盾,抵製沙俄的哈爾濱“公議會”,未能奏效。結果,只能在同年5月舉行的又一次談判中,迫使沙俄在簽訂《東省鐵路界內公議會大綱》的文件裡寫明“承認中國主權”的條文,其它既成事實,都未能改變在這期間,施肇基還參與處理了“烏泰借款案”。施肇基的對策打破了沙俄覬覦東蒙的美夢。當時在哈爾濱的美國人RogerS/Greene(格林)曾耳聞目睹施肇基的政治作風和政績,他後來對胡適說:“那個時候(1908-1910)離日俄戰爭才不過幾年,中國官吏能在北滿洲建樹起一點好成績,為中國爭回不少的權利,是不容易的事,是值得留下一點永久的記錄的”。施肇基於1910年底離開濱江關道,調任吉林洋務局總辦,不久出任外務部左丞。清末,民國多次出使歐美,是中國1919年出席巴黎和會的代表,一代著名外交家晚年回憶依然難忘濱江關道。 (黑龍江日報)轉自:http://news.sohu.com/20061120/n246503565.shtml施肇基

《胡適: 文化革命抄》 (1948/11/16) 近藤春雄

近藤春雄選譯胡適文存 經吉川幸次郎校
胡適: 文化革命抄"" 書名花行 (1948/11/16 胡適給同意出版信
胡適之先生年譜長編初稿 2056-57 

 近藤先生
.......拙作諸篇蒙先生選譯 認為於貴國民主制度之建設有益又蒙吉川幸次郎博士推獎校閱  我很感榮幸譯文付印流通我完全同意.....


近藤春雄著『唐代小説の研究』 : Kyushu University Institutional ...


------
http://riccilibrary.usfca.edu/view.aspx?catalogID=9449

Chūgoku bunjin no geijutsu 中國文人の藝術
AuthorKondō Haruo 近藤春雄, 1914-
Pub. LocationTōkyō 東京PublisherTaigadō 大雅堂
Date1946Phys. Desc.[4], 233 p., [4] p. of plates : ill., facsims ; 19 cm.
LocationStacksCall NumberPL2268.C484 K762 1946
Chūgoku bunjin no geijutsu 中國文人の藝術 / Kondō Haruo cho 近藤春雄著.
Shōwa 昭和21 [1946].

阮毅成 1947 1948





 吹不散的心頭人影——敬悼胡適之先生/阮毅成

1948年10月19日,胡適到了杭州,當時他住在西湖邊的新新旅館。 第一天,他參觀了錢塘江大橋、遊覽了六和塔和西湖之後,隨即來到浙江大學。 在與竺可楨校長夫婦、鄭曉滄、潘企莘等老友會面後,第二天,胡適又遊覽了西湖邊孤山的“林社”(即紀念求是書院創始人林啟的團體和景點),並且看了高嘯桐 先生的遺像;下午,胡適遂在浙大進行演講,題目是“自由主義”。 胡適應竺可楨邀請,此次在浙江大學講演,當時正是中央研究院的院士選舉之後,全國各地有許多學校紛紛邀請院士去做學術演講,胡適就是在武漢大學演講之後先 到上海、再赴杭州的,而胡適在浙江大學演講的題目,另有一說是《自由的來源》(此次演講的文稿,筆者遍尋無著,至為可惜)。 胡適講演完畢,他就經上海回到北平去了。 此事見之於阮毅成的《適廬隨筆》(刊台灣《小世界》第401期,1972年9

1948.11.18 給阮毅成信:.....並得暢談至今以為快事......


阮毅成(1905年11月15日-1988年7月28日),靜生思寧,學名冠華浙江餘姚臨山人,法學家

目錄

經歷

1918年,入讀浙江省立第一中學(今杭州高級中學)。五四運動時期,曾參與組織「新吾學社」,與查猛濟合夥創辦《明星》(月刊)。後來《明星》月刊先後改名作《雙十》、《浙江新潮》,是浙江省最早的白話思想潮流刊物。1927年,於中國公學大學部政治與經濟系畢業。畢業後赴法國留學。1931年,於法國巴黎大學畢業,獲法學碩士學位]。1931年,回國,先後擔任國立中央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央政治學校教授兼法律系主任,《時代公論》主編。1937年,擔任浙江省第四行政督察專員。抗日戰爭早期,擔任浙江省政府委員兼民政廳廳長,英士大學教授,英士大學行政專修科主任等職。抗戰勝利後,參與籌建浙江大學法學院,並擔任國立浙江大學法學院首任院長。1946年,任南京國民政府制憲國民大會代表1949年,赴台灣。先後擔任《台灣日報》、《中央日報》社社長,《東方雜誌》主編,中山學術文化基金會董事會董事兼總幹事,台灣政治大學教授兼法律系主任,世界新聞專科學校教授等職。

家屬

阮性存,字荀伯(1874年~1928年),早年留學日本,曾參加辛亥革命,為杭州第一位名律師。 妻錢英中華民國第一屆立法委員,是著名的立法院十姐妹之一。育有子女五人,三子阮大方,為知名政治評論家。

逸聞

為人有儒雅之名。善收藏。

著作

  • 《政言》
  • 《國際私法》
  • 《中國親屬法概論》
  • 《法語》
  • 《陪審制度》(為法學名著)
  • 《制憲日記》(商務印書館出版)
  • 《地方自治與新縣制》(台北聯經,1978年11月出版)
  • 《政治論叢》
  • 《比較憲法》
遺有著作:
  • 《毅成文稿》
  • 《八十憶述》

(阮毅成: 在杭州的最後半年)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十一月十九日下午,洪蘭友與邵毓麟兩兄,護送陳布雷先生的靈車,到了杭州城站。我與許紹棣兄前去迎靈。並執紼送到南星橋四明公所暫厝。晚間,蘭友兄來我家 長談。他時任國民大會秘書長,對大局內幕知道很詳。他所講的各事,尤其是春間的國民大會,怎麼會選出李宗仁爲副總統的經過,我眞是聞所未聞。他說:「現在 勦匪軍事失利,眞是兵荒馬亂之日,又值歲暮天寒之時,死者以入土爲安。布雷先生少時曾在杭州高等學堂肄業。國民政府成立後,又曾任浙江省教育廳廳長。故已 與其家屬商定,即行下葬。墓地已選定江干的徐村,日期已選定十二月十日。」屆期,我到徐村送葬。天寒路遠,到者不多。我自徐村步行到九溪十八澗,此爲我少 時遊山所常經者。我看茅亭上所懸的對聯,用俞曲園(樾)所寫的詩句:「重重叠叠山,曲曲灣灣路。丁丁冬冬水,密密層層樹。」依舊掛着。我在亭中坐了一會, 想到清初袁子才(枚)的遊九溪詩:「山無佛像山纔古,水有漁舟水不幽。我愛九溪十八澗,把人引去又勾留。」我又想到南宋陸放翁的遊山西村詩:「山重水複疑 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有人說,就是指的西湖九溪十八澗。我看,這尚待考證。我本想與少時遊與一樣,脫了鞋襪,涉水而赴虎跑或龍井,品一次好茶。無奈冬 天的水太冷,人已中年,究不能與少時相比。乃步行至赤山埠,而到了臨湖新建的辛亥革命紀念館。館已建成,而內部卻空無一物。這本是白雲庵的遺址,其旁即爲 月下老人祠。白雲庵的住持意周和尚,是參加辛亥革命的老同志。清末,先烈徐鍚麟,赴安徽謀刺恩銘,浙省革命前輩吕戴之(公望)先生等,就曾在庵中治酒送 行。抗戰以後,意周和尚掩護我敵後游擊隊,並隱藏與後方通訊的無線電臺,爲日寇發覺,予以圍捕。幸得一位小沙彌先行報信,他於午夜逾牆而走,僅以身免。而 庵房,連同月下老人兩,全爲日寇縱火焚燬,夷爲平地。抗戰勝利以後,意周和尚迄未回杭,可能已客死他鄉。我邀請當年曾參加辛亥光復之役的諸前輩,在我家餐 敍。決定就廢址建革命紀念館,再謀復建月下老人祠。建館之事,由杭州市工務局局長沈景初兄負責,自設計、畫圖,到編列預算,實際施工,我皆曾從中協助。迨 我與杭州市市長周企虞(象賢)兄先後去職,就沒有人再過問此事。
    民國三十七年十月十五日,六兒生於杭州自宅。因鷄聲初報,天方破曉,故名之曰大白。我在十年前,辭去金華專員時,二兒大正生。此次辭去民政廳廳長,亦得一兒。正是:「有子萬事足,無官一身輕」。可惜時局不靖,生活艱難,並不能「一身輕」也。
    十九日,胡適之先生來到杭州,住裡西湖新新旅館。因外間未有知者,故我於晚間去拜訪,座無他客,暢談了二小時。他說:㈠美蘇必戰,且爲期不遠;但戰爭時 間,並不如外間所想,一用原子彈,即可縮短,亦須數年方可結束,但不致如二次大戰期間之長耳。㈡原子彈對於蘇聯,威脅並不大。因蘇聯面積廣,工業建設並不 集中。㈢我國戡亂,已成爲三次大戰之一部份。世界上除美國外,能繼續反共,並與之作戰者,惟中、英二國。歐洲大陸各國,一旦有事,即可全部淪陷。希特勒當 時尚須逐步攻擊,但今後各國國內,均有第三國際組織,一呼百應,毋待戰爭也。蘇聯無強大海軍,故英國所受攻擊之危險並不大。㈣世界只有民主自由與反民主自 由兩大集團,中國必須參加一方,無置身事外或中立之可能。中國此時,仍只有一面繼續剿匪,一面等待第三次大戰之到來,一如上次抗戰時,等待太平洋事變發生 者同。㈤美國大選,杜威必可上臺。但杜係檢察官出身,氣度並不寬厚。杜今日爲競選所宣傳之如何援華等等,他日未必能全部兌現。」胡贈我最近出版的「胡適的 時論一集」一册,我贈以浙江行政學會所發行的勝流半月刊一至七卷合訂本全份。因太重,由我於十一月五日,郵寄北平。
    次日中午,浙江大學校長竺藕舫(可楨)先生,在校中約胡先生便餐,邀我作陪。飯後,參觀浙大文學院新收購之孫氏玉海樓藏書,及俞曲園賀孫琴西八十壽詩,與 章太炎撰孫傳原稿。二時,胡對浙大學生講演:「自由主義與中國」,謂中國歷史上爭思想、信仰、學術自由者甚多,因始終忽略政治自由,故迄未爲中國立下自由 基礎。四時,胡自浙大逕赴城站,登車赴滬,在城站送行的,只有竺校長與我二人。胡謂宣統三年,與竺同考取官費留學,竺名次在十名以內,胡則爲第五十五名。 胡又約我明春赴北方一遊,保證屆時北方局勢仍屬安定。
    胡先生回到北平後,於十一月十八日,致我一信:「謝謝你寄來的勝流合訂本七卷六巨册。這次遊杭,得見着你,並得暢談,至今以爲快事。北方人心較安定,可以 告慰。」但十二月十四日,北平城即已被圍,西苑機場不能使用。十五日下午四時,胡先生在南苑機場,乘政府專機南下。從此,他就未能再回北平。民國四十一年 冬,胡先生第一次到臺灣。我們見了面,他說:「那一次我們的西湖夜談,我說了許多,眞是書生之見,不足爲憑。」
    我其時也想聽聽軍人的意見,所以,就在有一次經過上海時,走訪當時任淞滬警備總司令的宣鐵吾兄。在抗戰以前,他就擔任浙江省保安處處長。抗戰時期,我二人 眞正辦到軍民合作,政令固通行無阻,私交也極爲友好。總司令部在上海天通庵,就是戰前的日本駐上海的海軍司令部。他說:「共匪在東北統一後,必將入關。傅 作義將退保察綏,平津在三天內,即可全失。屆時,東南情勢將眞趨嚴重,我方抵禦把握並不多。京滬不守之後,美、蘇之戰始會發生。但上海有英、美人士的投 資,英、美會保全上海。英、美商會現已有設立上海國際城之說,其範圍即爲總司令部所管轄之區域。」後來證明英、美並未思保全上海,國際城也並未成立,美、 蘇之戰,更迄未發生。
    到了十二月中旬,張道藩兄在到徐蚌勞軍後,回到南京,打電話到杭州給我,說:「此行身心至爲疲憊,京中氣壓低沉,人心紛亂,思來杭州作短期休息。惟不願住 旅館,亦不願住友人家中,請兄代借一招待所,可以給我好好靜養。」我說:「現值冬季,湖上遊客不多,一定可以借到。」我於是與浙赣鐵路局局長侯家源兄商 洽,借該局在西湖南山長橋的招待所,供張暫住。並於道藩兄抵杭之日,到杭州城站去接他。道藩兄與蔣碧薇女士同來,我們坐上了汽車,我說:「已在招待所留了 兩個房間,並關照絕對保密,勿使有外人與記者打擾。」蔣就對我開玩笑地說:「你這個儍瓜,爲什麼耍留兩個房間?」在道藩兄留杭期中,我與他深談過幾次。他 很坦誠的說:「徐蚌敗象已呈,現已無法隱諱。徐蚌一失,中樞就會有劇變。共軍勢必南下渡江,京、滬、杭均將不保。兄兒女眾多,又皆幼小,宜及早預作移家之 計。」我問他此後的行止,他說:「只有到臺灣去的一條路。」
    臺灣!原是中國的領土。甲午中日之戰,割讓給了日本。抗戰勝利,臺灣光復,重歸祖國的懷抱。我平時所知道的臺灣,只是如此而已。
    抗戰初期,李友邦率領臺灣義勇隊,到了浙江的金華,住在酒坊巷,我曾與他們見面,這是我第一次見到的一批臺灣同胞。第二次見到的臺灣志士,則是謝東閔先生 等一行。時在民國三十四年五月,中國國民黨在重慶,舉行第六次全國代表大會,我由浙江省選爲代表。因湖南省的衡陽,已經失陷,我們東南各省,悉爲敵軍包 圍,無法從陸路西行入蜀,只得到福建省的長汀,等侯美軍派飛機來接。謝先生等是臺灣省的代表,其時,抗戰尚未勝利,臺灣尚未光復,他們的工作是十分艱苦 的。相談之下,才略略知道臺灣的情況。我尤其對謝先生篤實踐履的風度,至爲欽遲。第三次見到臺灣的人士,則是在民國三十七年四月十五日,臺灣省參議會回國 考察團一行十三人,其中有翁瑞棠(鈐)、劉濶才等諸君。他們到杭州來訪問,我代表浙江省政府接待。大家談得很投機,此後乃皆成爲好友。後來,建造錢江大橋 的工程師茅以昇兄,訪問了臺灣,回到上海。我有一次,在上海北站候車,遇到了他。他力讚臺灣的物產之富,人民之勤,風景之美,勸我一定要去臺灣看看。當 時,道藩兄說到了臺灣,就促使我動了臺灣之行的遊興。我知道,我已有好多位門生舊屬,在臺灣任事,我便與他們通訊,申述想到臺灣一行的意思,他們皆來函歡 迎,並爲我預先筹劃行程及食宿等項。
    民國三十七年十月二十八日下午七時,杭州中國銀行經理,兼杭州市市商會會長金潤泉(百順),約我到後市街由義弄他家中晚飯。同座者,有祝芾南(紹周)、余 越園(紹宋)、斯夔卿(烈)、徐青甫(鼎年)、錢士青(文選)、張旭人等諸位先生,以我年爲最少。席間,金謂自民國成立以來,內戰頻仍。每當交迭之時,均 由商會出面維持,民間乃得免於損失。現在時局又趨於嚴重,故約諸公一談。諸公現皆無官職,不在黨政機關。故可超然交换意見。我當時懷疑金與陳公洽原係兒女 親家,是晚之會,乃陳公洽所授意,故終席未發一言。但私意則認爲此次係共黨叛亂,與以往之軍閥混戰不同。軍閥只知爭權奪利,並不干涉人民之思想舆生活。金 潤泉老於世故,對應付軍閥,具有經驗,以爲只要化錢,即可平安無事。他不了解共黨並非昔年的軍閥,如果到來,他自己也必難逃被清算闘爭的命運。
    十二月二十二日,冬至。下午一時半,余越園(紹宋)先生約至其菩提寺路萱壽里家中晤談,到有呂戴之(公望)、金潤泉、張佐時(衡)、王曉籟等諸位先生。 呂,爲老革命黨人,曾於民國五年,浙人反對袁世凱稱帝宣告獨立時,任浙江省省長兼督軍。張,時任杭州市參議會議長。王,甫自上海來。金潤泉謂:「昨日晤陳 主席,陳謂國事非其所能問。至浙省省內事,其力足以了之,希浙人不必驚慌。亦不必對省政府的應變方針,多所疑慮。」二時,余越園、金潤泉、王曉籟、張佐時 四人,同赴省政府,訪陳公洽主席。本亦推呂戴之先生,呂不願去,遂改推張。余越園先生等旋即回來,謂:「陳主席仍只有那幾句話,並謂船到橋頭自會直。」我 聞言後,心疑陳將另有異圖,我全家以早日離杭爲是。
    先是於三十七年十一月十八日,我得廣州中山大學校長陳可忠兄的來信,問我願否到中大任教。我聞中央已有如大局逆轉將先遷廣州之說,則先行赴粵也未始不是一 個辦法。我正在猶疑未決之時,又得廣東省財政廳廳長胡鐵巖(善恒)兄來信,謂:「廣東治安不佳,物價昂貴。內部並不一致,日後亦難保安全。」加以道藩兄 說:「只有臺灣一條路」,遂函可忠兄辭謝,決心前往臺灣。




 "他以烟霞洞写的梅花诗来祝福新《努力》的生命,有一天,他看见憔悴的梅树在秋风中苦撑,曾写下这样几句诗:

  我们不敢笑他们早凋;

  让他们早早休息好了,

  明年仍赶在百花之先开放罢!

   在《一年半的回顾》文中,他说:"今日反动的政治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拜金的国会议员已把曹锟捧进新华门了。……但我们并不悲观。我在《努力》第53 期上曾说:我们深信,有意识的努力是决不会白白地费掉的。"《努力周报》最终没能复刊,但后来的《现代评论》《新月》《独立评论》,我们依稀能看见《努 力》当年的影子。胡适说,将来的新《努力》要多做思想文学上的事业,"没有不在政治史上发生影响的文化"。他这样想,大致上也是这样做的。

   小住烟霞洞时,胡适曾送了一首《烟霞洞》的诗给善于烹饪的金复三居士,金烧的素菜在西湖一带有名,竺可桢说烟霞洞"以素肴清洁闻名湖上"。十多年后,竺 可桢等16人来为胡明复扫墓时,亲眼看到堂中挂着胡适当年养病烟霞洞时这首白话诗的手书。胡适的这幅手迹,在抗战期间好不容易保存下来了。1947年,已 是80高龄的金复三思念胡适,希望能亲手烧几样素菜给胡适吃,托阮毅成转告,胡适很是感动,给金写了一封长信,说要到杭州看他。可惜,等到1948年10 月胡适再到杭州时,他已离世。......

   二  讲演浙大

  1948年10月18日,胡适在离开大陆之前应竺可桢之邀到了杭州,下榻在里西湖边的新新旅馆。他俩同为庚子赔 款余额的留美学生,分别做了南北两个大学的校长。胡适此来杭州,故地重游,也许他没想到这是最后的一次。19日是个雨天,他在雨中游西湖,然后到浙大访竺 可桢,见到竺夫人陈汲等人。竺可桢约他20日中午在家里吃饭,因为其夫人多次说要在家里招待胡适。

  10月20日上午,杭州天晴,胡 适雇小船在西湖上荡了一会儿,再到孤山纪念林启的"林社",去看辅佐林启办学的高啸桐遗像。在竺可桢家吃中饭时作陪的还有苏步青、阮毅成等人。下午二点 钟,他在浙大体育馆讲"自由主义"。这是他自己在日记中记的。虽有浙大学生唐为根后来回忆,胡适在浙大大礼堂讲话,由于讲话"不得人心","台下学生不断 地出现哄声四起"。但第二天的《国立浙江大学日刊》报道:"胡先生谈笑风生,记取古今中外诗文史事,如数家珍,杂以诙谑,亦谐亦庄,听之如饮醇醪。凡历一 时有半,掌鸣有如春雷声中而毕。"(转引自段怀清《胡适1948年在浙江大学的演讲及其他》,《社会科学论坛》2008年8月上半月期,75页)如果说校 刊说的是客气话,不可完全采信,那么竺可桢当天的私人日记则是可信的,那天听讲的浙大师生八九百人,大部分都是站着听讲的,"但终一小时二十分,鲜有退 者,亦可知适之演讲之魔力也。适之小余一岁,近来人甚肥硕,但演讲时已汗流浃背矣,因下午相当热也。"他从二点一直讲到三点廿分,演讲结束,回到校长办公 室稍坐,即由竺夫人陈汲亲自送往车站,乘四点的快车回上海。胡适对此次演讲印象深刻,直到1961年12月30日,离世前不久,吃晚饭时他还和秘书胡颂平 说起竺可桢的第二个太太是陈源的妹妹,"这位陈小姐,面孔圆圆的,长得很甜。我的太太对我说,如果她死了,她劝我娶这位陈小姐,可以看出我太太对她的喜 欢。胜利之后,我到浙江大学去演讲,可桢是浙大的校长,他和他的太太住在礼堂楼上。"

2012年10月20日 星期六

臺大校訊2011-2012





關鍵字:胡適
共有 35 筆資料符合,
顯示第 1 筆到第 15 筆資料!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電子... (1)

的學思歷程】主講人:王靖宇教授 臺大慈青社多年來默默從事校園清理服務工作目前正積極推動校內環保擬具初步規劃與施行方向 土木系翁作新教授之父捐款百萬挹注工綜二期大樓興建基金 胡適紀念講座 第18屆日本亞細亞航空盃日語演講比賽優勝揭曉 行政事務 交流分享經驗兩岸頂尖現代橋梁工程專家齊聚一堂 台大慈青社緣 本校90學年度生物技術學程即日起展開招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asp?submit=指定期數&selectNum=646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電子... (1)

World Solar Challenge凱旋歸來 塯公圳風華再現復原一期工程啟用揭牌 提昇高等教育競爭力舉辦二十一世紀大學教育的發展國際學術研討會 榮耀四分之三世紀校慶園遊會學生會精采演出 胡適紀念講座11月25日黃宣範教授主講 | | | | | | | |您是網頁從1999.3.14 以來第位使用者! 【版權所有】本校刊著作權屬國立臺灣大學。未經允許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asp?submit=指定期數&selectNum=725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電子... (1)

博士後研究獎學金公告 專題演講 下週舉辦二場校長遴選公聽會歡迎師生職工踴躍參加 健康產業國際化之契機 菁英留學計畫推動方案 校外徵才 通識教育論壇我的學思歷程 胡適院 長講座-星塵與生命之起源 歡迎參加--ITS國內研討會-Workshop on Intelligent Transport Systems 2004-- | | | | | | | |您是網頁從1999.3.14 以來第位使用者!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asp?submit=指定期數&selectNum=772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電子... (1)

典音樂之美「人文新視野」藝文講座推介藝術新觀點開啟卓越藝文新視野 閒話神經科學---額葉皮質內側主司「社會認知」Medial frontal cortex is responsible for social cognition 94學年度胡適紀念講座演講---全球化趨勢對華人地區大學教育的衝擊:挑戰與回應 管理學院玉山廳個案教室揭牌啟用--哈佛商學院首度在臺舉辦以學習者為中心的個案教學研討會 菁英群聚風雲際會~工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asp?submit=指定期數&selectNum=836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電子... (1)

「與學習相遇」徵文活動—圖書館週系列 圖書館中國博碩士論文全文資料庫試用 第八宿舍及第九宿舍電話更新 駐警隊11/29逮捕竊賊1人招領贓物腳踏車 校內徵才 老照片說故事...胡適第一次到臺大演講....路統信 教職員工文康推行委員會象棋及圍棋分會活動歡迎加入 無黏貼95學年度識別證腳踏車拖吊至水源校區保管 服務課程徵文比賽得獎作品系列........a True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asp?submit=指定期數&selectNum=860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電子... (1)

合作-主辦2009國際醫學影像論壇提高醫療設備影像品質及更多診斷協助 「達爾文的奇幻旅程」再啟航人類自然史中的演化與兩性關係 臺大醫院雲林分部松柏學院徵求學院形象Logo圖案設計 「胡適紀念講座」-探索臺灣出土的貿易陶瓷 基因型鑑定核心實驗室「同步定量偵測系統」開放儀器分析服務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asp?submit=指定期數&selectNum=964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電子... (1)

自然秩序中的和諧:中國傳統法律文化研究》 臺大教職員工勇奪大專羽球錦標賽男乙組季軍 第一學生活動中心休館至8月10日 「悠遊一夏‧探索臺大─2011臺大博物館群學習體驗營」 【胡適講座】王安祈-活在國劇的戲與人生西礁子 校內外徵才 7月22日臺大出版中心舉辦《另類閱聽新書發表與談會》 高階毛細管電泳分析系統介紹以及應用說明會2011.7.25 (一) 10:00~12: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asp?submit=指定期數&selectNum=1056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1)

事情發生的時候,我的朋友們都會曉得我會如何反應。剛才我談到那個健全生涯的宮殿圖,我說基礎的知識要很廣,將來才可以蓋得越高,胡適之先生也講過:「為學要如金字塔,要能廣博才能高。」所以台灣所提倡的early and overspecialization是不對的,但這個現象卻在我們的社會中存在。總而言之我要勸各位,要先做文化人,再做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Content.asp?num=552&sn=623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1)

是僅由博士考試委員會來口試,而是貼個佈告歡迎任何人來旁聽提問,有點像是打擂臺的方式,除了我的老師之外,對我有興趣的老師也都來,當時的老師其實大多是來幫我助陣,而不是來考我,其中還包括胡適之先生的一個老朋友,他已經退休了,對我蠻有興趣,他說怕我考不過,來看看我怎麼辦。我這種撒網去讀書的辦法實在是上天給我的恩賜,不過我到現在寫出來的文章還是亂七八糟、無法歸類。但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Content.asp?num=565&sn=928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1)

獲獎人限「得獎人不得重覆申請或領取教育部、國科會及其他單位所設長期獎項」;教育部設置之「國家講座亦同。 過去本校講座及「金玉講座」依「國立臺灣大學講座設置辦法」未有設限規定;另外,「胡適紀念講座」係財團法人中華教育文化基金會設置於本校之講座,該會原委託國科會辦理審查作業,自88學年度起收回自行辦理,並由本校講座審議委員會審查後報請該基金會頒發。今後在同一時間受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Content.asp?num=584&sn=1343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4)

人的思想對我影響非常大,其中一位是梁啟超先生。梁先生的著作包括了文學及佛學兩方面,其中《研究佛學十八篇》這本書給我很大的啟發,另一本《飲冰室文集》對我的思想亦有深遠的影響。另外一位是胡適先生,當時有人借我一套《胡適文存》,對我的影響非常大。他們二位的思想、觀點不同,對我卻都具有啟發性。梁先生從資料上做整理與介紹,組織非常嚴密。而胡先生的懷疑精神─不必人云亦云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Content.asp?num=602&sn=1713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1)

戰所必須的能源。抗戰勝利後,渡海來到台灣,於1946年至1957年在台灣大學化學工程學系及農業化學系擔任教授、兼任化學工程學系系主任;以及於1946年至1948年間擔任工學院院長。於1957年至1972年應胡適之院長的邀請、在南港中央研究院內籌設化學研究所、擔任研究員;並兼任化學研究所在台恢復後第一任所長。在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Content.asp?num=619&sn=2087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2)

北京大學月刊發刊詞〉一文中,指:「大學者,囊括大典、網羅眾家之學府也」,而大學之所以為大,就在於循思想自由之通則,兼容並包各家之言,使之「樊然並峙於其中」。蔡元培在任內聘請了陳獨秀、胡適等大師,開啟了中國新文化運動的風潮,而他的自由主義教育理念,則被北大學生、後來的北大代校長、台大校長傅斯年帶到台大。傅斯年以「歸骨於田橫之島」的決心投身台大校務,他最令人津津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Content.asp?num=644&sn=2605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2)

胡適紀念講座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Content.asp?num=646&sn=2593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1)

性激素,當時廣為世界科學家認同,劉廣定經研究相關資料後,卻持否定態度;此結論後來引發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的興趣,經實地實驗證明劉教授的觀點正確,被稱作是學術的重大成就。~) 劉教授一向服膺胡適之先生「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之言,也常應用從事化學研究時遵行之原則來分析、判斷問題,查證相關資料和向專家求教,下結論則力求客觀。本書中多有翻案文章,質疑的精神與實事求是的研究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Content.asp?num=662&sn=2926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1)

煩惱。大洲兄獲美國康乃爾大學農村社會學博士。康乃爾大學的校園,美景天成,世界著名。當年胡適先生在康乃爾讀書,一日湖上泛舟落水,作白話詩一首,成為他後來推行白話文運動的濫觴。胡先生如果跌落台大醉月湖,湖水混濁,恐怕難以激發這樣的雅興。大洲兄同意我對椰林大道的咸受,立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Content.asp?num=681&sn=3325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2)

胡適紀念講座11月25日黃宣範教授主講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Content.asp?num=725&sn=4318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3)

本校出版中心於92年12月分別出版「胡適紀念講座專題演講」光碟及「臺大講座專題演講」光碟。胡適紀念講座演講於92年11月25日下午舉行,由陳校長主持,邀請本學年擔任胡適紀念講座之本校語言學研究所黃宣範教授主講,講題為「The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Content.asp?num=734&sn=4495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1)

本校訂於3月22日(星期一)下午3時30分至5時在校總區行政大樓第一會議室,邀請胡適紀念講座高明士教授舉辦專題演講,講題為『東亞世界與東亞文化圈的形成』,歡迎師生同仁踴躍參加,編制內同仁先至公務人員終身學習入口網站報名者,可取得1.5小時公務人員學習認證。 |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Content.asp?num=738&sn=4587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1)

語的語法議題,題目為“The guest playing host: Modifiers as matrix verbs in Kavalan”。歡迎參加。聯絡人:語言所謝富惠hsiehfh@ms64.hinet.net。 ●3月22日星期一下午3時30分在校總區行政大樓第一會議室,胡適紀念講座高明士教授舉辦專題演講,講題為「東亞世界與東亞文化圈的形成」。同仁請先至公務人員終身學習入口網站報名。 |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Content.asp?num=739&sn=4615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1)

胡適院長講座-星塵與生命之起源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Content.asp?num=772&sn=5252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1)

邀請吳聰敏教授(台大經濟系)主講:大租權。大學部演講會於13:30-15:00在經大講堂邀請沈中華(政大金融系系主任)主講。 ●6月3日下午3時30分至5時在校總區第2行政大樓第4會議室(農化新館5樓),邀請胡適紀念講座林麗真教授舉辦專題演講,講題為「從列子的『聖人』觀念談中華文化的特徵」,同仁請先至公務人員終身學習入口網站(http://lifelonglearn.cpa.gov.tw/)報名,2小時學習時數。 ●法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Content.asp?num=794&sn=5660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5)

學術研討會來討論傅故校長的行誼與思想。他是五四時代的北大學生運動的重要人物之一,後來負笈英德兩國。抗戰勝利1945年的秋天,當時政府任命傅孟真先生擔任北京大學校長,但是他一再謙辭並且推薦胡適來擔任北大校長,當時胡適滯美未歸,所以由傅先生來代理。他於1949年就任臺大第4任校長,1950年12月20日在省參議會接受參議員諮詢時因腦溢血而逝世於會場。 傅孟真先生主持臺大的時候是一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Content.asp?num=831&sn=6281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1)

94學年度胡適紀念講座演講---全球化趨勢對華人地區大學教育的衝擊:挑戰與回應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Content.asp?num=836&sn=6366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9)

老照片說故事...胡適第一次到臺大演講....路統信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Content.asp?num=860&sn=6896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2)

隱派(如蔡元培等)、考證派(如胡適、周汝昌等)、文學考證與批評派(如張愛玲)等。紅學的發展到二十世紀仍不能擺脫歷史的糾纏,新舊索隱仍在權貴世家、宮廷祕史、政治人物、漢滿民族鬥爭的影射裡作文章。胡適考證派雖開啟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Content.asp?num=863&sn=6944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1)

貝多芬、莫札特、愛因斯坦、馬丁羅瑟金恩;他們散發了歷久彌新的智慧光芒,他們對後代子孫充滿了吸引力,他們留下了最珍貴的遺產:文學、音樂、科學、民主思想、人權平等。近代中國出現了孫中山、胡適、張大千、貝聿銘、楊振寧、李政道。在台灣我們還可以驕傲地加上林懷民、李安、王建民等。 所有的軟實力,都植基在教育與文化。沒有普及的教育及深厚的文化基礎,一切的進步、創新、發明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Content.asp?num=882&sn=7261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3)

「現代生物學」、「進階現代生物學」等通識課程,希望學生能往基礎科學紮根,培養開闊的胸襟與宏觀的視野,以育成終身學習的精神。 通識課程的教育理念 對於通識教育的觀點,羅竹芳教授引用胡適先生〈讀書〉裡的一段話作為詮釋:「理想的學者,既能博大,又能精深。精深的方面,是他的專門學問。博大的方面,是他的旁搜博覽。博大要幾乎無所不知,精深要幾乎惟他獨尊,無人能及。」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Content.asp?num=907&sn=7703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1)

◎文學院於97年5月21日(星期三)上午10時至11時30分在文學院會議室舉辦96年度「胡適紀念講座」專題演講,邀請文學院臺灣文學研究所楊秀芳教授主講。 |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Content.asp?num=921&sn=7946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2)

胡適紀念講座」-探索臺灣出土的貿易陶瓷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Content.asp?num=964&sn=8700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1)

2004 中華教育文化基金會「胡適紀念講座」 何大安Dah-an Ho1948年生現職:中央研究院語言學研究所榮休研究員專長:歷史語言學 國立臺灣大學中國文學系學士(1970)、中國文學研究所碩士(1973)、博士(1981) 中央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Content.asp?num=1014&sn=9607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1)

校園親身體驗該校學風及人文氣息收穫豐碩,今日臺大「北大日」活動展開雙方合作的新模式,我們將創造臺大兩項歷史紀錄:第一是臺灣大學第一次舉辦的「北大日」;第二是周校長是北大自傅斯年校長、胡適校長以後50年來對臺大師生公開演講的第一位北大校長,這場演講將會與歷史同存。同時李校長也期許兩校的交流向下紮根,遍地開花豐碩圓滿。 北京大學周其鳳校長在「攜手共創,邁向卓越」的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Content.asp?num=1048&sn=10258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1)

日中午12時前至活動報名系統網站報名,歡迎同仁踴躍參加。詳網頁:http://140.112.160.126/ann2/100/100021998.pdf>。 ●100年6月24日(五)上午9時30分至11時30分,於本校第4會議室舉辦99學年度「胡適紀念講座」教授專題演講,邀請獲獎人文學院王安祈教授主講,講題為「搬演京劇史-《百年戲樓》的創作思考和學術根據」,演講前至本校活動報名系統報名可登錄終身學習時數2小時,歡迎全校師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Content.asp?num=1052&sn=10336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3)

胡適講座】王安祈-活在國劇的戲與人生西礁子
[標示關鍵字之原文]  位置: http://host.cc.ntu.edu.tw/sec/schinfo/schinfo_asp/ShowContent.asp?num=1056&sn=10407
臺大校訊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Newsletter (1)

●100學年度【胡適講座】演講訂於3月19日(一)14:00 –16:00在文學院會議室邀請中國文學系周鳳五教授主講:為學當如金字塔。主持人:李嗣涔校長。報名請至臺大【活動報名】系統登錄報名。可登錄終身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