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3日 星期三

《哀希臘歌》斐倫(拜侖)作 胡適譯




哀希臘歌

斐倫(拜侖)作  胡適譯 (楚辭體) 

 胡適日记全集, 第 1 卷 1906-1914  見不到 此篇佳作,可惜 。 胡適雖只花四小時(各章多有詳說) ,不過".......自視較勝馬蘇兩家譯本。一以吾所用體較恣肆自如 ,一以吾于原文神情不敢稍失,每委曲以達之。至於原意,更不待言矣。......"

晚近中國學者陳樂民先生將此篇寫成兩米多的長卷 ,中楷行書共十六段。"樂民還為此譯文寫了一篇文章,題為《先賢可畏》,發表在《筆會》....."春蠶到死絲未盡。資中筠自選集 。不盡之思 》2011 ,頁1-23 ,據該文 ,這些都收入《一脈文心--書畫中的陳樂民》


 .


惟希臘之群島兮,實文教武術之所肇始。詩媛沙浮嘗詠歌於斯兮,亦羲和素娥之故里。今惟長夏之驕陽兮,紛燦爛其如初。我徘徊以憂傷兮,哀舊烈之無餘!

悠悠兮,我何所思?荷馬兮阿難。慷慨兮歌英雄,纏綿兮敘幽歡。享盛名於萬代兮,獨岑寂於斯土;大聲起乎仙島之西兮,何此邦之無語

馬拉頓後兮山高,馬拉頓前兮海號。哀時詞客獨來游兮,猶夢希臘終自主也;指波斯京觀以為正兮,吾安能奴僇以終古也!
 
彼高崖何巉岩兮,俯視沙拉米之濱;有名王嘗踞坐其巔兮,臨大海而點兵。千檣兮照海,列艦兮百里。朝點兵兮,何紛紛兮

日之入兮,無復存兮!
          往烈兮難追;
          故國兮,汝魂何之? 
          俠子之歌,久銷歇兮,
          英雄之血,難再熱兮,
          古詩人兮,高且潔兮;
           琴荒瑟老,臣精竭兮。

          六


雖舉族今奴虜兮,豈無遺風之猶在?吾慨慷以悲歌兮,耿憂國之歸磈磊。
吾惟餘赬顏為希人羞兮,吾有淚為希臘灑。
           磈磊,赬顏

徒愧汗曾何益兮,嗟雪涕之計拙;獨不念我先人兮,為自由而流血?吾欲訴天閽兮,
還我斯巴達之三百英魂兮!
但令百一存兮,
以再造我瘦馬披離之關兮!
    (胡適原瘦馬披離 (Thermopylae),關名。紀元前480之戰 ,勇士300人守此 ,關破 ,盡死之。)

沉沉希臘,猶無聲兮;惟聞鬼語,作潮鳴兮。鬼曰:“但令生者一人起兮,吾曹雖死,終陰相爾兮! 嗚咽兮鬼歌,生者之喑兮,奈鬼何!

吾嘵嘵兮終徒然!已矣兮何言!且為君兮歌別曲,注美酒兮盈尊!姑坐視突厥之跋扈兮,聽其宰割吾胞與兮,君不聞門外之簫鼓兮,且赴議此貝凱之舞兮!
    (胡適原注原文第三四句指1822年突厥人屠殺Sciop城事。........貝凱者(Bacchanal) ,賽神之會 ,男女聚合巫舞禱以娛神。)


汝猶能霹靂之舞兮,霹靂之陣今何許兮?舞之靡靡猶不可忘兮,奈何獨忘陣之堂堂兮?獨不念先人佉摩之書兮,寧以遺汝庸奴兮?


十一

懷古兮徒煩冤,注美酒兮盈尊!一醉兮百憂泯!阿難醉兮歌有神。阿難蓋代詩人兮,信嘗事暴君兮;雖暴君兮,猶吾同種之人兮。
十二

吾所思兮,米爾低兮,武且休兮,保我自由兮。吾撫昔而涕淋浪兮,遺風誰其嗣昌?誠能再造我家邦兮,雖暴主其何傷?
十三

注美酒兮盈杯,悠悠兮吾懷!湯湯兮白階之岸,崔巍兮修里之崖,吾陀離之民族兮,實肇生於其間;或猶有自由之種兮,歷百劫而未殘。
十四

法蘭之人,何可托兮,其王貪狡,水可度兮。所可托兮,希臘之刀;所可信兮,希臘之豪。突厥慓兮,拉丁狡兮,雖吾盾之堅兮,吾何以自全兮?
十五

注美酒兮盈杯!美人舞兮低徊!眼波兮盈盈,一顧兮傾城;對彼美兮,淚下不能已兮;子兮子兮,胡為生兒為奴婢兮!




此章譯者以為全篇最得意之作。
 

十六

置我乎須寧之岩兮,狎波濤而與為伍;且行吟以悲嘯兮,惟潮聲與對語;如黃鵠之逍遙兮,將于是老死:奴隸之國非吾土兮,碎此杯以自矢!

(錄自1914年2月3日《藏暉室札記》)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